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四合院之我是大厨开始在线阅读 - 第123章许大茂跟秦莲结婚

第123章许大茂跟秦莲结婚

        两人说好后,秦莲也不多留,走出屋门,跟秦淮茹说了几句后,就准备离开,秦淮茹见状,也跟了过去。

        走出大院,秦淮茹有些不解道:“妹子,你这就回去了?”

        “嗯,先回去几天。”,秦莲点头,不准备跟秦淮茹说什么,见状,秦淮茹也不多问,两人说了一会儿后,秦莲就离开了。

        她一走,秦淮茹刚回到四合院,就看到许大茂已经在等着她。

        “秦姐,真没想到秦莲是你堂妹来着。”,许大茂恬着脸出声,秦淮茹脸色冷了下来,哼哼一声道:“许大茂,你是真有本事。”

        “怎么的,穿上裤子就不认账了。”

        闻言,许大茂脸色微变,急忙道:“我的秦姐,你小声点,要害我不成。”

        秦淮茹冷笑起来,不过也压低声音道:“许大茂,你自己去解决吧,若是闹起来,对你没多大的好处。”

        听见这话,许大茂松了一口气,他怕的就是秦淮茹瞎咧咧,真要那样,他就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确认秦淮茹不会乱说后,许大茂讨好几句方才离开,他一走,傻柱就走过来询问情况,刚刚在后院可是什么都没听着。

        秦淮茹在这事上自然不会乱说,事关秦莲的名声,真要传开了,到时候不好收拾。

        傻柱有些失望,不过也没多问,转身回屋去了。

        却说许大茂这边,出了四合院后,就准备找一个人帮着去秦莲的村里打听打听情况,他自己是不敢去的,因为一旦秦莲说的是真的,他一出现,肯定会被讹住。

        许大茂找人帮忙的时候,秦莲已经回村了,家里人都以为她是从娘家那边回来的。

        看着空荡荡的一个家,秦莲的心思更坚决了,守活寡是不可能的,更何况她一点念想都没有,更不可能守寡。

        她回来的日子如常过着,仿佛就没有去找过许大茂一般,日子过去两天,莫名的,村里有了一些流言蜚语,甚至秦莲还“偶遇”了喝醉了的二流子于庆喜,被调戏了一番,最后被村里的两人踢了几脚这才罢休。

        夜里,秦莲目送于庆喜乐呵呵离开,她也微微一笑。

        两块钱,她给得起,至于这憨货,虽然被踢了几脚,可赚了两块钱,也不亏来着。

        秦莲一如既往过着自己的日子的时候,许大茂找来帮忙的人终于来到了村里,稍微这么一打听,这人就回去了。

        “大茂,有些事,得做得隐蔽些啊。”,这人回到城里,同为一丘之貉的狐朋狗友,他是知道一些事情的,这不,一回来,就警告出声,他们这种人,也就是看准了一些事这才没出事,不然,都去劳改吧。

        许大茂闻言脸色一红,便仔细问了起来,当得知村里一些关于秦莲的流言蜚语还有村里二流子于庆喜的一些事后,他知道,只怕这下真的压不住了。

        那个二流子现在只怕还在试探,当他决定要逼迫秦莲同意的时候,事就真大了。

        跟这朋友说了几句后,许大茂揉了揉额头,头疼欲裂离开,回到四合院,躺在床上,许大茂感觉自己麻烦大了。

        给秦莲找一个工作?这事他办不到。

        想了一会儿,许大茂又坐起来,抽了几根烟后,他最终叹息一声。

        这事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把秦莲接过来,然后结婚,如此一来,就一点后患都没有了。

        又抽了一根烟后,许大茂终于做出决定,跟秦莲结婚。

        结了婚,把这事解决,若是以后日子过得不舒服,离婚就是。

        换个角度一想,许大茂顿时觉得舒服多了,秦莲长得也不差,又没有孩子拖累,好像自己也不吃亏来着。

        说干就干,有了决断的许大茂是个行动派,找了一个空当的时间,他就去找了秦莲。

        等许大茂离开后,秦莲兴奋得差点跳起来,果然,她赌赢了。

        现在,就差她这边的行动了,几天后,在她的操作下,秦莲如愿离开了这里,没有孩子加上又是个年轻寡妇,公公婆婆自然也说不出什么来,与其留着秦莲闹出一些事非,还不如让她离开。

        当秦莲的娘家人把她接回家后,属于她的一段人生彻底结束。

        秦莲回娘家住了几天,在村里拿了介绍信后,就直接来到城里。

        四合院,秦莲第二次到来,这一次,又何尝不是她新人生的开始呢。

        许大茂也没拖拉,带着秦莲,就去领了结婚证。

        当两人在院里挨家挨户发糖的时候,院里的人才知道两人结婚了。

        院里,林家国接了糖,也恭喜出声,许大茂笑呵呵的,到真像一个新郎官。

        “这孙子,居然结婚了!”,傻柱有些傻眼,不是说好的来找麻烦的吗,怎么就结婚了呢。

        刚刚许大茂的那种嘚瑟劲头,傻柱感觉肝疼。

        看着傻柱带着不少郁闷表情回了屋,秦淮茹顿时头疼,她知道,傻柱肯定又受刺激了。

        ……

        不知不觉间已经是冬天,林家国觉得早上能起来都已经是个难题。

        哈着气,林家国推车走出大院门,准备去上班。

        “家国,等等,我们一起走。”,傻柱叫住了林家国,自从秦淮茹从一食堂调出来后,现在这院里早起上班的就他们两个了。

        “来,先抽根烟精神精神。”,傻柱递了一根烟,林家国接了过来,各自点燃后,仿佛是吞云吐雾。

        两人慢悠悠骑着车走,尽量让自己少吹冷风,将口中的烟头吐了出去后,傻柱有些唏嘘道:“家国,你说哥哥我怎么就没个动静呢?”

        闻言,林家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自从许大茂跟秦莲结婚后,傻柱就像是受了刺激,想着法相亲,可每一次要不就是自己的原因,要不就是秦淮茹的有意识破坏,到现在,他依然没个动静。

        “何哥,倒是要恭喜你了,处罚被撤销了。”,林家国不想说这事,故意岔开话题,一听这话,傻柱顿时乐了起来,脸上的郁闷都消失不见。

        看他这乐呵模样,林家国摇头失笑,这家伙,倒是有点气运主角的意思,本来被处罚三年不能评级的,可前几天这家伙在厂里出了事的时候刚好立了功,昨天广播表扬的时候,傻柱就是其中的一个。

        如此一来,他三年不能评级的事自然就撤销了,如同功过相抵一般。

        以他的厨艺,等再一次评级的时候,工资肯定又能回到三十七块多。

        两人一边说着话,一边来到厂里,分开后,林家国就来到三食堂。

        中午,休息时间,林家国来到过道抽烟,才抽了几口,就听见几人的议论声,他叹息一声。

        没错,李副厂长与杨厂长又斗起来了,波澜起伏的风声让李副厂长越发有了声势,尽管现在还没到那个时候。

        然而,风暴的出现不是一下子就起来的,总是要先刮过一些气浪,而李副厂长,仿佛已经看到了一些机会。

        林家国没办法阻止,因为前奏已经到来,尽管风暴正式到来的时间还有一年多时间,可隐约的风声已经有些风声鹤唳的感觉了。

        也辛亏娄家果决,离开得早,真要等到这个时候,他们肯定已经无法离开了。

        这样的环境下,林家国只能尽量让自己低调些,他之所以叹气,全是因为老爹林大福的原因,随着李副厂长与杨厂长开始斗起来,只怕他的一些想法都难以执行,因为,这样的条件下,中间派是做不了事的。

        想了一会儿,林家国索性不想了,船到桥头自然直,真要自家老爹林大福有那个本事,那么一定会有机会让他抓住的。

        下午,下了班,林家国悠哉悠哉回家,回到四合院,看到三小子正在屋里摇摇晃晃走着,他哈哈一笑。

        将三孩子拉过来,教他们喊人,现在他们也就能够喊几个词,不过这都是进步啊。

        正逗着孩子呢,又听到吵架声,林家国摇了摇头,习惯了。

        “家国,你说这贾张氏也是,人家秦莲虽然算得上是棒梗的姨姨,可每次都让小当还有愧花过去吃饭,太过分了些。”

        李秀芝走过来,给林家国泡了一杯茶,林家国摇头一笑,道:“她又不怕说,现在棒梗晚上的一顿都是跟傻柱还有一大爷一起吃的,这是习惯了的意思。”

        闻言,李秀芝也摇头失笑,道:“也就人家秦莲刚来到四合院不久,又有着其他情分,等过一段时间,只怕她也不会乐意。”

        “那是当然的。”,林家国点头,尽管只跟秦莲接触了几次,可他也知道,这个秦莲,可不是傻白甜啊。

        说了一会儿,林家国去厨房做饭,此时,中院,秦淮茹也正说着自家婆婆贾张氏。

        “妈,别做得太过了”,秦淮茹头疼,这段时间,小当和愧花在婆婆贾张氏的怂恿下,中午饭都是在后院许大茂家吃的。

        “怕什么!”,贾张氏哼哼一声,不乐意道:“谁敢说什么怪话来,你跟秦莲还是亲戚呢,这又是邻居又是亲戚的,让小当两个过去亲近一些怎么了。”

        秦淮茹听着,顿时嘴角抽搐,真以为秦莲是好拿捏的吗,也就是这段时间人家才过来没站稳脚跟,加上碍于一些情面没说什么而已。

        婆媳两人的对话很不顺利,而在后院,许大茂吃着热乎饭,心情倒是不错。

        有一个当家的媳妇就是好,回来都有热乎饭吃,衣服也有人洗,不得不说,秦莲在这方面做得是真妥当。

        “大茂,我那个堂姐的婆婆好像挺不在乎脸面的。”,秦莲一边吃,一边悠悠出声,许大茂听着,顿时呵呵一笑,语气悠悠道:“你就没看明白吗,她就是个撒泼打滚的高手,无理都要闹三分。”

        秦莲点头,来到这四合院后,接触这里的人后,她已经看出来一些事。

        “对了,秦淮茹或者是贾张氏要是找你借钱,你可别开那个口。”,许大茂叮嘱出声,秦莲点头,道:“我明白,她们要是借钱,京茹那边比我这边更亲。”

        聪明!

        许大茂笑着点头,悠哉悠哉喝了一杯,贾张氏也是真的挺有想法,呵呵,她若是继续不要脸,那就别怪自己不客气。

        吃好了饭,秦莲收拾一番后,就来到火炉边烤火。

        中院,屋里,秦淮茹总算将婆婆贾张氏说服了,她可不希望秦莲跟她有矛盾,毕竟秦莲也算一个帮手来着。

        想到帮手,秦淮茹就悠然一叹,她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能够拉住傻柱多久了。

        随着傻柱可以重新申请评级,以他的厨艺,工资肯定又会恢复,如此一来,他的条件又变得好了不少。

        而许大茂的结婚,前院梁拉娣的肚子一天天变大,秦淮茹都是觉得很有危机感,因为傻柱那边,越发想要结婚了。

        如此情况,秦淮茹就怕傻柱有一天突然明白过来,到时候,她就真的没有办法了。

        前院,傻柱正跟南易在屋里喝酒,冬天来了,喝点酒热乎一些,这一顿酒,是南易感谢傻柱给他介绍了几个路子的。

        林家国没过来喝酒,因为他正跟自家老爹林大福小酌几杯呢。

        “爸,最近几天怎么看你愁眉苦脸的。”,林家国询问出声,林大福抽着烟,苦笑一声道:“我们厂里的几个工程师不是搞了一个设计吗,想着申请拨款研究一下,看能不能突破一些技术。”

        “可厂里的领导现在注意力不在这边,我们的申请又被按下了。”

        闻言,林家国顿时有些好奇,问道:“爸,你们真能突破一些技术问题?”

        林大福微微点头,自信道:“我们思路设计都有了,差的就是实践,这段时间,我感觉我的进步挺大的。”

        见他如此自信,林家国是越发好奇了,虽然他知道自己给老爹林大福开了挂,但这效果也太明显了些。

        “家国,要是给我们一个稳定的环境,不知道该有多好。”,林大福叹息一声,揉了揉额头道:“我们都想着是不是干脆站在杨厂长或者李副厂长那边了,这样一来,有厂里的领导支持,倒是方便了我们做事。”

        听着这话,林家国顿时撇撇嘴,在这种环境下,不管是杨厂长还是李副厂长,都不敢冒风险的。

        虽然风险越大,收获就可能越大,可两人现在都在求稳,彼此都明白一个道理,若是没了收获,铁定就是输的那一家。

        除非他们两个中其中一个快要被逼到墙角,那个时候才有可能做出想要逆风翻盘的决断,不然的话,稳定,才是两人最需要的,风险什么的,何必去折腾呢。

        毕竟现在老爹林大福他们想要做的还只是一个可能性而已,若是最后失败了,在这种争权的环境下,就等着成为输家吧。

        “爸,你们还是不要太天真的好。”,林家国提醒一声,最好能等两人分出胜负,又或者两人持平,有人想要找突破口的时候,事才好办。

        “我就是有些不习惯。”,林大福喝了一杯,哼哼一声道:“要是真能按照我们想的突破这个技术关口,你说的外汇倒是有点可能了。”

        林家国不说话了,因为他真的不懂这些,上辈子他就是个普通人,而这辈子呢,就是一个厨子,嗯,一个有理想的厨子。

        父子两人喝了几杯后就不喝了,小酌怡情,暖暖身子就好。

        等林大福去他屋里看书,老太太又带着三个孩子去她屋里玩耍后,林家国给李秀芝按摩着。

        “家国,你有没有发现爸挺喜欢小雅那丫头的。”,李秀芝轻声说着,林家国翻白眼,轻声道:“老婆啊,你还不如直接说爸跟佟姨有点不对劲呢。”

        李秀芝吐了吐舌头,有点不好意思道:“我这个当儿媳妇的,总不能说这事吧。”

        “随缘吧!”,林家国耸了耸肩,轻声道:“真要到时候两人有那个意思,也随他们的。”

        “嗯!”,李秀芝点头,别看自家公公已经当爷爷了,可他才四十多岁,这样的年纪,总不能让他没有一点想法。

        小两口说了一会儿,林家国去了老太太的屋,看到老太太已经把三孩子给哄睡了,他才回到屋里睡觉。

        第二天,林家国来到轧钢厂上班,中午的时候,杨厂长的秘书来找他,说是下了班杨厂长请他去帮着做一桌子菜。

        下了班,林家国让胡奎把自己的自行车给骑回去,他坐上杨厂长的车,离开轧钢厂。

        “家国,今天又要拜托你了。”,杨厂长出声,看着有些心力憔悴,林家国应了一声没有多问。

        其实杨厂长真是个干事的,换做平常的时候,李副厂长根本翻不起风浪,可这种时候,李副厂长的后台就处在浪潮的常流上,南方那边,已经风云跌宕了。

        看到林家国一如既往的性子,杨厂长笑了起来,反倒是放松许多,道:“家国,要是我调走,干脆你也跟我一起走得了。”

        闻言,林家国顿时懵逼,杨厂长要调走?

        他神色变了变,还是没能忍住,轻声问道:“厂长,您要离开轧钢厂?”

        杨厂长叹息一声,轻声道:“家国,有些事说不清楚啊。”

        莫名说了一句,他是知道林家国从来不会多嘴的,这才放松说了起来。

        林家国沉默,其实杨厂长真能调走也好,免得到时候风暴到来,直接被安排去扫地。

        他现在能发出这样的感叹,就证明有些事他们这些人已经看出不少苗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