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四合院之我是大厨开始在线阅读 - 第117章 林大福回家

第117章 林大福回家

        国庆节这几天林家国这些厨师都很忙,因为放假,所以一些结婚的都选在这几天,如此一来,林家国就带着两徒弟忙了起来。

        放假结束后,开始正常上班,林家国又过上了踏实的日子。

        时间过去几天,这天,在厨房指点两徒弟后,林家国正出来抽烟,烟才抽了一半,广播响了,那激情飞扬的声音传来。

        连播三遍后,整个轧钢厂仿佛,陷入了安静,而后,欢呼声顿时传开。

        这一刻,不止轧钢厂,而是能听到广播的地方,都在传递着这个好消息。

        这一刻,林家国也欢呼出声,因为,从这一刻起,中国人的腰杆子,硬起来了。

        这一刻,举国欢腾!

        心中的激动无以言表,杨厂长等领导很快亲自来到食堂,宣布接下来两天,后勤处必须购买肉食,让工人们好好吃上几顿好的。

        欢乐的海洋传递着,林家国将自己的手艺发挥得淋漓尽致,用自己的方式增添几分气氛。

        接下来几天,每个人都笑呵呵的,干劲十足,还有庆贺游行的,四处都宣泄着欢乐的情绪。

        四合院里,林家国送走了牛队长几人后,笑得直咧嘴,本来这几天就处在兴奋当中,现在又得到了奖励,那自然是更高兴了。

        李秀芝收好了牛队长几人送来的东西,然后出去买菜去了,今天晚上,必须好好庆祝庆祝,喜上加喜啊。

        当人们还在欢乐庆祝的时候,远方的一辆火车上,坐着一个个迫不及待想要回家的人。

        林大福看着窗外,目露期待,签了保密协议后,他能回家了。

        他们有部分人需要去其他保密单位继续工作的,考虑到他林大福参与了抓捕那些人的工作,领导便让他返回原单位。

        ……

        庆贺的气氛终于慢慢平息,工人们更加努力工作了,因为,大家眼中都是希望,是未来的美好。

        这一天,四合院,秦淮茹正在等着傻柱回来,眼中的惆怅掩饰不住,这段时间,傻柱的隐约生分表现,让她头疼。

        正等着人呢,三大妈看着秦淮茹,微微撇撇嘴,贾张氏借着于莉小两口分家单过的事,可没少编排自己家,可看看她们家与傻柱的纠缠,哼哼……

        打了招呼后,三大妈不准备跟秦淮茹聊天,正好看到一大妈带着刘思缘几个小姑娘走过来,就聊了起来。

        “这几个丫头是真玩到一起了。”,看着刘思院,秀儿还有林小雅吃着零嘴,三大妈笑呵呵出声。

        “有个伴嘛,挺好的!”,一大妈也笑着出声,三个小姑娘能玩到一起,她挺高兴的。

        梁拉娣家的秀儿被教得很好,佟丽家的林小雅也是如此,几次接触以后,一大妈也知道佟丽是个很好的人,这样一来,孩子之间玩得好,她更乐意看到。

        “一大妈,又让你破费了。”,佟丽走过来,看着三个丫头手中的零食,笑着出声。

        一大妈笑了起来,道:“你啊,就是太客气,小丫又不是没在你家吃过饭,客气多了,我们之间反而生分。”

        闻言,佟丽莞尔一笑,便聊了起来,自家孩子林小雅有玩伴后,这段时间都开朗不少,她当然是高兴的。

        聊到孩子的事,一大妈显然精神头好得很,几人时不时发出笑声,秦淮茹见状,本想着去中院的,可一看傻柱还没回来,她也加入了聊天之中。

        几人正聊着呢,一个背着行李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高高大大的。

        看到来人,一大妈,三大妈还有秦淮茹都愣住了,因为她们感觉很熟悉却又一下子叫不出人名。

        “林大福,你是林大福!”,一大妈出声,中年男人看着几年没见的院里人,脑袋里恍惚一下后,也认出来了。

        “一大妈,好久不见了。”,林大福笑着出声,这下子,几人都有些愣住,林大福,怎么回来了?

        道了好后,林大福没有与几人多聊,而是回家去了,他迫不及待的,想要见见自己的儿子儿媳,见见自己的三个孙子。

        一大妈几人看着他的背影,下意识的也跟了过去,佟丽对几人的反应有些奇怪,回想了一下,好像林大福这个名字,是林家国的老爹的名字。

        林大福来到屋门前,双手都在颤抖,深深呼吸后,他推门进屋。

        屋里,老太太跟李秀芝正逗着三个孩子,见一个人进了屋,两人都是一愣,刚想问找谁呢,李秀芝就看到来人面相与自家老公有点相似的模样,心头顿时一动。

        林大福看着三个在床上拱来拱去的孩子,眼泪都差点流出来,好不容易忍住,他有些激动道:“我是林大福,家国的爸爸。”

        老太太与李秀芝这个时候也反应过来了,李秀芝向前几步,笑道:“爸,我是您儿媳妇。”

        “我知道,我知道!”,林大福现在压不住心中的激动,几步向前,先给老太太问了好后,这才想伸手抱自己的孙子。

        三个孩子看着陌生人,也许是血缘上的关系,大胖瞪大眼睛看了看,然后,直接就扑上来了,二胖与三胖见状,也有样学样,林大福见状,急忙把三孩子拦在床上,都不知道该抱谁了,只是咧嘴笑着。

        李秀芝与老太太一看,都相视一笑,先等他冷静一些再说话吧,这个时候,一大妈几人也进了屋,看着两人,一大妈提醒李秀芝,这是林家国的老爹,李秀芝点头表示明白。

        好不容易等林大福将三个孩子都抱了一遍后,冷静一些的他才走过来说话。

        很快,院里的人都知道林家国的老爹林大福回来了,来到前院看了人后,问什么的都有。

        林大福自然不会将要保密的事情说了出来,说了一个预定好的理由,给遮掩过去了。

        看着林大福,梁拉娣轻轻拉了南易一把,两人来到一边,梁拉娣轻声道:“待会儿等家国回来,你注意点情况。”

        南易微微点头,林家国的事两人是清楚的,这林大福突然回来,谁知道林家国会怎么想。

        尤其是她母亲王梅去世的时候,林大福都没有回来,这换谁谁都有想法。

        两人说话的时候,院里的人都散去了,当然了,想看热闹的还留在前院吹牛打屁等着。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当林家国哼着歌推车进了院子,总感觉所有人都盯着他。

        难道我脸上有灰?下意识的,林家国伸手摸了摸脸。

        南易看到林家国,快步走了过来,道:“家国,你爸回来了!”

        谁?我爸?

        林家国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等回了神,顿时有些意外。

        “家国,克制着点,别闹出笑话。”,南易提醒出声,他是怕这小子动手打人的,别看林家国每天乐呵呵的,也有些怂,可南易清楚得很,就是这种有些怂的人再遇到他压不住的愤怒的时候,爆发出来有多可怕。

        闻言,林家国点头,推车走了过去,停好车后,就进了屋,南易紧紧跟在他身后。

        进了屋,看着正跟老太太聊着的男人,林家国情绪有些复杂。

        要说感情吧,是真的很复杂,接收了这具身体残余的意识,那种莫名的情绪,也影响着他。

        此时,林大福也看到了林家国,他愣了愣,随即站了起来。

        父子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有说话,林家国眼中的情绪是莫名的复杂,而林大福,则是喜悦,愧疚,不一而足。

        “家国,我回来了!”,深深呼吸后,林大福终于出声,林家国张了张嘴,想到自己当初接收这具身体时候那莫名的情绪,终究还是没有叫出声。

        没听到林家国回应,林大福苦笑起来,他知道,这种情况一定会出现。

        李秀芝看着自家老公,很担心,嫁给林家国后,她一直没听到林家国抱怨这事,这种情况,要么是真没在乎,要么,是恨在心里了。

        老太太也没有说话,她也知道,如果没有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这父子之间的隔阂,只怕是少不了的。

        “家国,我们单独谈谈吧。”,林大福出声,既然上一次的事有林家国配合行动,想必这小子也被告知一些东西的,这让自己的解释能够让这小子多几分理解。

        “好!”,林家国点头,他压下了此时那莫名的情绪,两人就进了另外一个屋,南易一看,也点燃一根烟抽着,随时准备应对突发情况。

        梁拉娣走过来握了握李秀芝的手,轻声安慰道:“没事的,不要担心。”

        李秀芝微微苦笑,不担心?怎么可能呢!

        屋里,两人坐下后,林家国拿出烟,递给林大福,两人各自点了起来。

        “家国,你妈妈的事,我很对不起。”,林大福眼睛红润几分,陷入了思念之中,林家国抽着烟,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林大福抹去眼角的泪水,看着不说话的林家国,目光坚定道:“家国,我不知道你对我有多恨,可是你爸我不是负心人,如果再来一次,我还是会去做,我欠你妈的,只能下辈子去还了。”

        闻言,林家国看着他,叹息一声,恨?自己没资格恨他啊!

        当他成了林家国的时候,面前这人,就是他老爹,如果不知道他去做了什么,确实应该恨他,可有一些猜测后,林家国就无法有恨。

        这么些年,融合的意识也在他的猜测中,慢慢变得平静,其中,还有几分骄傲来着,因为,面前这个男人,大有可能去加入了那个能让中国人腰杆子硬起来的计划。

        “我没恨你。”,林家国出声,闻言,林大福顿时一愣,他怀疑自己听错了,可一看到林家国平静的模样,他顿时激动站起来,声音颤抖道:“家国,你……真的……不恨我…”

        “不恨!”,林家国抬头,再一次出声,眼神中有几分复杂情绪道:“我妈也不会恨你,尽管我和她都不知道你去干什么了,但我想,你去做的事,是能让她作为妻子能很骄傲的事。”

        林大福听着,眼泪顿时涌出,他坐下来,流着泪笑道:“你能这样想,爸很高兴,至于你妈,那就等爸以后去了,再跟她解释,我想,她会原谅我的。”

        原谅吗?不,你们这些人的家属都要为你们骄傲,一直骄傲着!

        这一刻,心中那种莫名的情绪终于消散,堵在喉咙口的“石头”消失了,林家国拿出烟,递给林大福一根,笑道:“爸,先冷静一点吧。”

        没错,林家国叫出来了,没有一丝隔阂叫出了这一声“爸”,因为不管谁是谁,这一声“爸”,就是此刻最真的情绪。

        “好,我冷静点,我冷静点。”,林大福此刻有些激动不断安抚着自己,这一声“爸”,已经抚平了他所有的担忧,这一刻,他想笑,想哈哈大笑不止。

        烟抽了半根,终于冷静了一些的林大福看着林家国,道:“有些事爸不能跟你说,等明天,爸要去你妈的墓前好好跟她说说,她啊,是最应该知道你爸我去干什么的那个。”

        “好!”,林家国点头,有些猜测的他,也不问这事。

        父子两人说着,问着,问着话的是林大福,他想要知道这些年,自己的儿子是怎么过来的。

        林家国没有隐瞒,除了空间的事,该说的都说了,他慢慢说着,用这种方式,抚平一下这个男人心中的愧疚,因为,他不应该背负着这些愧疚,他应该有的,是骄傲,深入骨髓的骄傲。

        两人说着话的时候,南易这边,过了好一会儿没听见争吵声传来,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对几人道:“今天我来做菜吧,应该喝一杯来着。”

        “还是我来吧。”,李秀芝出声,放下一些担忧后,微笑道:“我这个儿媳妇到现在才补了这第一顿饭,晚了一些。”

        几人闻言微笑起来,李秀芝看了一眼那边关着门的屋,深深呼吸后,就去了厨房,梁拉娣见状,也去帮忙。

        “应该没有问题了。”,南易轻声对老太太说着,老太太点点头,刚刚她只是跟林大福聊了一会儿,就感觉到这人心有着愧疚,可没有那种无情的情绪。

        这样的情况,就说明要么林大福真的是一个无情的,不负责任的烂人,要么,他应该就是去做了什么,他干的事,让他的良心能够压住这种愧疚。

        老太太倾向后一点,她相信自己的眼光,因为聊了一会儿,就感觉林大福很正派,一个烂人的情绪是无法完美掩藏的。

        两人说着话的时候,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等到李秀芝与梁拉娣将饭菜端上桌,深深呼吸后,李秀芝才走过去敲门。

        “爸,家国,吃饭了!”

        屋里,听到李秀芝的声音,林家国回应了一声,看着林大福,笑道:“爸,既然你回来了,也不差这一天,先吃饭吧。”

        “好,吃饭!”,林大福笑着点头,他真的很开心,因为这一刻,是他预想中最美好,而又最不敢设想的场景。

        父子两人走出了屋门,看到两人都是一脸笑容,几人都松了一口气,说了几句后,南易与梁拉娣先离开,挽留不住,林家国摇头一笑,明天,在请这哥们吃一顿好的吧。

        一家人坐下来吃饭,见父子两人真没有隔阂,气氛顿时融洽许多。

        吃好了饭,父子两人继续喝酒,李秀芝给做了下酒菜后,就去收拾房间,公公回来了,林家国自然得睡回这屋,将原本属于老太太的屋留给公公林大福。

        前院,原本想看热闹的都散去了,人家吵都没吵上两句,还有什么热闹可看呢。

        这一夜,林大福睡得很香,梦里,他梦到了妻子王梅,妻子王梅对他笑着,就仿佛,她原谅他了。

        第二天,林家国早起去上班,等他离开后,习惯了早起的林大福这一天睡了懒觉。

        起来后,洗漱一番,看着自己三个孙子都醒了,林大福咧嘴笑着,伸手抱起一个,逗了起来。

        “秀芝,这三个孩子谁是老大?”,林大福看着三个几乎一模一样的孩子,笑着询问出声,李秀芝走过来,指出了明显的辨认地方,林大福能分清楚后,顿时更加高兴了。

        逗了一会儿孩子,他跟儿媳妇李秀芝与老太太说了两句后,就出去了。

        他先去买了妻子王梅生前最爱吃的东西,根据儿子林家国说的方位,找到了妻子王梅的墓前。

        看着坟墓上的碑名,他伸手轻轻触摸,眼泪流了出来。

        “阿梅,我回来了!”,颤抖的话,思念与愧疚的情绪,在这一刻,终于全部爆发出来。

        他哭着,所有压在心里的愧疚,都在这一刻,宣泄出来。

        他坐了下来,靠着墓碑,说着话,仿佛,妻子王梅能够听到他说的话。

        想到什么说什么,絮絮叨叨说着,就好像,妻子王梅就靠在他的肩头,倾听着他的话。

        似乎是过了好久,絮絮叨叨的话才停下。

        微风吹来,林大福慢慢起身,伸手摸了摸墓碑的名字,轻声道:“阿梅,这辈子啊,我欠你的,我知道,你知道我去做的事后,你就已经原谅我了。”

        “可是,我这辈子欠你的,还不清了,要是有下辈子,我慢慢还。”

        说着,林大福深深呼吸,露出几分笑容,声音变得大了些道:“阿梅,我们的儿子儿媳都是有福的,现在啊,孙子我们都有三个了,儿媳妇李秀芝现在还怀了第二胎。”

        “等大胖他们能叫人了,我带着他们,带着他们来这里祭拜你,让他们在这里叫你奶奶。”

        “我啊,得看着孙子长大结婚,以前你总是说开枝散叶,等孙子们结婚以后,那我们就是一大家子了。”

        “阿梅,安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