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四合院之我是大厨开始在线阅读 - 第116章 娄晓娥与高平再婚

第116章 娄晓娥与高平再婚

        “那就多谢老太太您多顾着点了。”,佟丽一听这话感谢出声,她去世的老公姓林,丫头林小雅也确实是林老太太与林家国是家门来着。

        “谢什么谢,都是一个院的,互相帮衬着点。”,老太太笑呵呵出声,佟丽听着,笑着点头。

        聊了好一会儿,她才离开,她一走,梁拉娣叹息一声道:“也是个苦命的,以后啊,也就跟林小雅相依为命了。”

        几人沉默,刚刚聊天的时候,佟丽已经将自己的情况说了个大概,她是个不容易受孕的,这么些年,也就生了林小雅一个,随着年纪快奔四十,以后就更加生不了了。

        “一个养一个,等工作顺利了,以后日子会好的。”,林家国出声,叹道:“有这么多人帮衬着,以后也不太难。”

        几人点头,真要拖上个三四个的,那就真是难题了,聊了一会儿,南易两口子离开。

        林家国洗漱一番,也准备休息,却听到三大爷阎埠贵家动静大了起来。

        “难道是为了房子的事吵起来了?”,李秀芝也听到动静,眉头一皱出声,林家国摇头表示不知道,应该不会吧,毕竟今天他可是看到林主任跟三大爷阎埠贵交代着什么的。

        正准备出去听听呢,于莉的声音响起,李秀芝开门,人一进来,就看到于莉哭着。

        “于莉,这是怎么了?”,李秀芝拉着她坐下,让林家国出去看看,林家国点头,便走了出去。

        来到屋外,就看到阎解成也气呼呼走了出来,见到林家国,他走了过来,哭丧着脸。

        “怎么了这是?”,林家国递给他一根烟询问出声,南易听见动静也走了出来,林家国也递烟给他。

        “家国,南哥,我爸他太过分了。”,阎解成哼哼出声,怒道:“这一家人要是遇到了困难,总得要帮忙吧,我爸到好,忙不帮,反而是落进下石啊。”

        一听这话,林家国与南易面面相觑,三大爷阎埠贵又搞什么幺蛾子?

        三人坐在石凳上,阎解成说出了原因。

        因为是临时工的原因,由于无法转正,于莉再过几天就要找其他工作干。

        回来一说这事,他老爹阎埠贵顿时就算计开了,以前人家小两口都领着工资的时候,三大爷阎埠贵除了每个月的赡养费要拿钱,还要让两人工资上交一半。

        现在可好,于莉这工作干不成,三大爷阎埠贵可能觉得要白白养一个人,提出分开单过,不一起过日子了。

        听完,林家国与南易都嘴角抽搐,好一个三大爷阎埠贵,真特么算计到骨子里去了,这样干,以后人家小两口能待见你才怪。

        “解成,你是怎么想的?”,南易询问出声,他都为这小子默哀了,摊上这么一个能算计的爹,有时候真的觉得蛋疼。

        “分家单过。”,阎解成面露坚决,哼哼一声道:“他不乐意一起过,我还不乐意呢。”

        “正好,他现在只要了每个月五块钱的赡养费,单过就单过,最好就这样了。”

        听着这话,林家国抽了一口烟,道:“如果真是这样,倒也合适,你的工资以后会提高,像你每个月上交工资一半确实也不太合适。”

        “毕竟这种事,时间短了是帮着一个家,时间长了,人家于莉还有她娘家人那边就有话说了。”

        南易与阎解成都点头,如果三大爷阎埠贵与三大妈有一个不在了,作为哥哥嫂嫂帮着养这个家,倒是没人说什么。

        可两老还在,像工资上交这事,时间短了,也就有些话说而已,可真要以后于莉怀孕了,到时候又怎么算呢,人家得有自己的小家要顾吧,到时候三大爷阎埠贵真要继续这样干,只怕于莉的娘家人就要有想法了。

        “我也是这样想的。”,阎解成点头,苦笑道:“可我这口气就是过不去,你说他缓一段时间说这事也好啊,这于莉今天刚得知这事呢,他就开了这个口,这不是让于莉多想吗!”

        闻言,两人也有些无语,这话没错,三大爷阎埠贵这样干,可不就得罪人家于莉吗。

        三人这边说话的时候,屋里,三大妈也在责怪三大爷阎埠贵这事办得不妥。

        “我这不是想着为了以后小两口能够尽快分房吗!”,三大爷阎埠贵脸色一红,强词夺理起来。

        本来今天因为房子的事,他正压着一些气呢,等于莉一回来说这事,下意识的,他就算计开了,根本没想到他今天提出这事会得罪自家的儿媳妇。

        三大妈闻言,也不说话了,一来是房子的事确实是问题,二来儿媳妇于莉没了工作,这一大家子也是个难题。

        “分了单过吧,反正都要分的,免得有人话多。”,三大爷阎埠贵哼哼出声,让小两口上交工资的事确实被人诟病着,这一点他知道。

        本来想着等于莉怀孕了再提这事,现在话都说出来了,也正好分房单过,他也不要小两口上交工资了,每个月给五块钱赡养费就好。

        “分就分吧。”,提到这事,三大妈也脸色微红,在这事上,她老两口可没少被这片的人编排,也就是人家于莉没想歪了,不然小两口能不能过下去都是一回事。

        屋里,李秀芝也安抚好了于莉,于莉去洗了脸,对李秀芝道:“秀芝姐,先借我二十块钱,既然要分房单过,就趁着今天晚上分了,明天,我去置办东西。”

        李秀芝闻言,也去拿了二十块钱给她,道:“话别说得太重了,不然闹起来对你脸面也不太好看,毕竟你是个儿媳妇,话传开,就不是那个味了。”

        “我知道!”,于莉点头,眼睛眯了眯道:“分了也好,我就不信了,这日子过不出来。”

        老太太与李秀芝一听,都是心中一叹,三大爷阎埠贵要是继续这样算计下去,以后就别想于莉念着他的好了。

        于莉是说干就干的,走出屋门,看到了阎解成,小两口说了几句后,就去直接表明态度。

        林家国与南易也走了过去,就怕话不对头打起来,这人火气一上来,有的时候真的忍不住。

        屋里,看到林家国与南易,三大爷阎埠贵脸色一红,客套了几句后,等小两口说完,他也爽快点头了。

        说好了以后每个月五块钱赡养费,其他的,都不要了,当然了,小两口也别想从他这里搬东西。

        于莉与阎解成黑着脸点头,不拿就不拿,大不了明天去置办一套就是。

        走出屋门,阎解成拿出烟递给林家国两人,长吐一口气,说了两句后,回屋去了。

        两人都回头看了三大爷阎埠贵一眼,都一个想法,明明是一家人,可因为这事,算是有隔阂了。

        各自回屋后,李秀芝说了借钱给于莉的事,林家国没说什么,还钱这事,于莉小两口倒是不会赖账。

        第二天,院里的人都知道了于莉小两口分房单过的事,至于三大爷阎埠贵的这种算计到骨子里的事,大家都习惯了。

        当然了,三大妈可没少听到阴阳怪气的话,谁让人家于莉工作刚没了,三大爷阎埠贵就这样干呢。

        没办法,三大妈只能说着一些颇为合理的话来解释这事,重点被放在了这么一分家,以后能够更加方便申请分房。

        这么一说,倒是能够压下一些话头,于莉在这事上倒是没戳破婆婆,真要风言风语的,她这个儿媳妇脸也不太好看。

        傍晚,娄晓娥与高平来到四合院,高平提着东西,说了请林家国与南易帮着做菜的事,两人自然爽快点头。

        把日子说清楚后,高平跟几人聊了一会儿才跟娄晓娥离开。

        “孙子,怎么的,是不是心里很不是滋味?”,院门,看着娄晓娥与高平有说有笑离开,傻柱揶揄起许大茂来。

        “滚蛋!”,许大茂脸黑了,看着娄晓娥与高平的背影,嘴角抽搐。

        不错,他确实心里很不爽,像他这种喜欢嘚瑟的人,如果自己过得比娄晓娥好也就罢了,可关键现在自己的日子过得真特么让人觉得蛋疼。

        如此一来,娄晓娥再结婚,可不就刺激到他了吗。

        偏偏高平这人他是真不敢惹,仔细打听过的他,知道自己明里暗里都搞不定这人的。

        “嘿嘿,许大茂,你就哭去吧!”,傻柱嘿嘿笑着出声,毒舌道:“有好日子的时候不珍惜,现在却过成了这样,回家来都没口热乎的,啧啧啧……”

        一边说还露出一副欠揍的模样,许大茂看着他,哼哼一声,压着自己心中的火气,也阴阳怪气道:“我是过得惨,可我没像有些人,光是看着就是吃不到,啧啧啧……”

        这下轮到傻柱黑了脸,许大茂见状,呵呵一乐道:“哦,对了,我是糊涂了呢。”

        他假装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道:“都说长兄如父,傻柱,你心里肯定是想着要等雨水嫁人了,才想着你自己的事吧。”

        “嗯,好哥哥,确实好哥哥!”

        说着话,许大茂还竖起大拇指“夸奖”起来,傻柱脸皮抽抽,骂了一声,想要给许大茂一拳来着。

        “怎么的,想打人?”,许大茂现在是一点不怂,反正是互相挖苦,谁也别想有理,闹起来,他傻柱更丢脸。

        “哼!”,傻柱哼哼一声,不想继续说话了,这种互相伤害,扎心得很。

        看着扭头就走的傻柱,许大茂得意一笑,拿出烟点燃一根,吐了一口烟,正好看到佟丽正在忙碌,他眼睛眯了眯。

        不得不说,从容貌身材上看,佟丽都比秦淮茹好上一些,也就是年纪大了。

        许大茂心头一想也就没继续想着,昨天那些人送母女两人过来的时候,许大茂都是看到的,毕竟都是这片的人,那些人不好惹他许大茂心中有数。

        两人都走后,林家国才走出了屋子,没看到大毛几个,便准备自己去买烟。

        走出院门,刚来到胡同口,就遇上了吴邮。

        “正好要去找你,走,有好事跟你说。”,吴邮快步走来,笑着出声,林家国问了好。

        吴邮掉头,边走边笑道:“家国,你小子这一次是真立功了,牛队长他们两天前已经行动,一网打尽啊。”

        闻言,林家国愣住,随即,他脸色一喜,迫不及待道:“康五他们被抓了?”

        “嗯!”,吴邮点头,咧嘴笑道:“据牛队长说,他们制定的计划顺利完成,不光这边是一网打尽,就是其他地方,也是顺藤摸瓜,连根拔起啊。”

        “哈哈哈……”,林家国哈哈笑了起来,此时的他,有一种成就感。

        想要摸烟,却没摸到,吴邮见状,笑着拿出烟递给他一根,两人点燃后,吴邮笑道:“这事虽然需要保密,不过我们这种参与者有一些知情权。”

        “为了我们的安全,明面上的嘉奖是不可能了,不过该有的奖励还是有的。”

        “这样最好。”,林家国点头,涉及到这些事,最好是保密,真要搞到明面上来,是出风头了,可真要有个漏网之鱼什么的一下子想不通想要报复,可不就倒了霉吗。

        两人边走边说,很快来到牛队长这边,两人一进来,牛队长就哈哈笑出声,夸奖起林家国来。

        林家国也咧嘴笑着,说了一会儿后,牛队长才道:“这事还在收尾,林家国同志,保密的事还得继续。”

        “明白!”,林家国点头,牛队长笑了起来,道:“康五被抓后,本来还挺嘴硬的,等我们说了你后,他的心理防线一下子被击垮了。”

        “这让我们的审问很顺利,抓捕也很顺利,为了让你这边安全,后面的事情,就交给我们了。”

        林家国点头,他听懂了,在这事上,牛队长他们一定会淡化自己的存在,毕竟这种事,他真不是专业的。

        说了好一会儿,林家国才乐呵呵离开,来到街上,先去买了一包烟后,这才回四合院去。

        “怎么出去一趟高兴成这样?”,李秀芝见林家国乐得很,也笑着询问出声。

        “我不是给吴叔提供了一个线索吗,他顺藤摸瓜,抓到坏人了。”,林家国笑呵呵出声,不是他有意不说,这种事,就当是秘密了。

        一听这话,李秀芝顿时没多少兴趣了,去找老太太去了。

        这一夜,林家国睡得很安心,本来他以为还要跟康五纠缠几次呢,现在可好,任务完成了,安心下来,自然睡得更香。

        ……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佟丽母女两人已经熟络了院里的生活,虽然还背着不少债务,可能够看到未来的光明。

        四合院里,就前院变得和谐起来,鸡飞狗跳的事情少了很多。

        娄晓娥与高平的婚礼在国庆节这一天,林家国一家子与南易一家子都过去帮忙兼吃席。

        因为娄晓娥与高平的住处都在一栋楼,所以也没有接亲的事,就等着大家都差不多来齐了,吃一顿饭就是。

        “家国,南易,感谢你们帮忙了。”,高老爹过来感谢出声,林家国与南易都笑着回应,一边跟高老爹聊着,一边做事。

        “高伯,以后啊,等娄晓娥给你生几个孙子孙女,好带着孙子孙女遛弯,到时候您老那日子,美得很。”

        南易笑呵呵出声,高老爹咧嘴笑了起来,连连点头,自从儿媳妇没了以后,自家儿子因为一些事,就不想着这事。

        幸好遇上了娄晓娥,几次接触以后,终于打开了自家儿子的心结,如此一来,高老爹那是最高兴的。

        再仔细一了解娄晓娥后,他更高兴了,离过婚,这不是事,至于阶级成分,那也不是事,毕竟娄家的财产处理妥当后,娄晓娥现在在这片,谁不佩服说个好字。

        南易与林家国一人一句把高老爹说得时不时哈哈大笑,等他的朋友们来了,才过去招呼。

        两个大厨联手不是白给的,这婚宴肯定让来的人都有印象了,等结束后,收拾一番,又做了几个下酒菜给高平的战友们,林家国与南易才过去喝酒。

        “家国,南易,以后我朋友要是结婚办婚宴,就得请你们了。”,一人酒酣耳热,哈哈出声,今天这一顿,确实把他吃美了。

        其他人也纷纷笑着出声,林家国与南易也乐得打开这个渠道,大家聊着天,娄晓娥见酒没了,又提来几瓶。

        “嫂子,我们今天可不能喝了,不然平哥今天晚上不能洞房,非得埋怨我们不可。”

        “哈哈哈……”

        众人笑了起来,娄晓娥也算老手,可还是脸色红了一下。

        “确实不能耽误这事。”,一人笑呵呵出声,道:“以后嫂子得多生几个,不然你们两口子的屋都住不满,不是浪费了吗。”

        大家又笑了起来,事实还真是这样,本来高平就有屋子,现在再加上娄晓娥的房子,那是真宽敞了。

        “行,我就多生几个,到时候让你们这些孩子的叔叔伯伯拿红包的时候都肉疼。”,娄晓娥也笑着出声,众人哈哈笑了起来,纷纷表示没有问题。

        一番吹牛打屁后,带着几分醉意,众人才各自离开,娄晓娥看着这个家,甜笑起来。

        有了家,以后她日子过起来就有依靠了,不再像以前一样感觉自己总是空落落的。

        这边两口子春风叠浪的时候,林家国一行人回到了家,洗漱一番后,也各自休息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