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四合院之我是大厨开始在线阅读 - 第114章 胡奎结婚

第114章 胡奎结婚

        林大福妥协了!

        这人听着这话,再看看这模样,顿时笑了起来,事终于成了。

        “好,我们那边会尽快安排!”

        “放心,我们说到做到,到时候一定不会亏待你。”

        连连保证出声的这人开始安抚出声,然后又叮嘱交代林大福不要露出破绽,说了好一会儿后,这人才带着录音离开。

        夜,空气依然有些闷热,林大福抽着烟,嘴角微微上扬。

        后半夜,林大福没有睡,他在等人,烟抽了几根后,人来了。

        “林大福同志,干得好!”,来人中领头的笑呵呵出声,现在就等着这些人动起来,然后一网打尽了。

        “领导,这是我应该做的。”,林大福笑了起来,摸了摸头道:“我都没想到,居然也能经历这种事,以后年老了,有得吹了。”

        几人听着都笑了起来,领导笑道:“接下来就交给我们吧,等这事结束,再给你论功行赏。”

        ……

        林家国可不知道自家老爹已经成了“影帝”,外面的风云变幻他只能自己安静看着,他的重心,就是一家人的日子。

        时而升,时而落的风潮让他经历着这个年代的风云变换。

        这几天,他一家人都忙着胡奎的事,秦京茹在村里开了介绍信后,来到城里,先去跟胡奎把结婚证给领了。

        四合院里,李秀芝正在问着老太太要包多少红包才合乎礼数。

        “秀芝,我觉得六块六就挺合适的。”,梁拉娣笑着出声,继续道:“少了不好,多了也不合适,六块六,刚刚好。”

        老太太听着,也微微点头,笑道:“那就六块六吧,你与家国都是一个数。”

        “会不会少了点?”,李秀芝有些犹豫,要是结婚送礼,倒是不用这么多钱,两块钱就是大数了。

        可关键这事不一样啊,人家胡奎奶奶说了,胡奎爸爸妈妈没了,新娘子进门,得敬茶,而给了胡奎新人生的师傅林家国与师娘李秀芝,那天就是要以胡奎的长辈接受新娘子敬茶。

        林家国与李秀芝一听,当时就麻了,想要拒绝,可胡奎奶奶很坚持,在她看来,若是没有林家国收徒胡奎,这个家以后都不知道过成什么样。

        见胡奎奶奶坚持,林家国与李秀芝能说什么呢,只能同意。

        新娘子进门敬茶,是要给红包的,这不,正商议着呢。

        “就六块六吧。”,老太太说着笑道:“丫头,多了反而不好,这个数正合适。”

        “人家胡奎奶奶不是贪这个钱,而是心里真把你们小两口当做是胡奎的长辈了,这新娘子进门给你们小两口敬茶,就是告诉大家,以后啊,胡奎小两口奉你们两个为父为母,若是以后两人敢做出忤逆之举,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

        几人听着都点头,他们都知道胡奎奶奶就是这个意思,她是想用这种方式来表明一个态度,那就是胡奎与孙媳妇以后真要敢做出对不起林家国夫妇的事来,将为人不容。

        “就六块六吧。”,林家国也点头,抽着烟笑道:“先提前感受一下这滋味,等以后大胖他们长大了结婚,我们也有经验了。”

        几人都笑了起来,决断以后,李秀芝也不纠结了,笑道:“前段时间京茹还一口一个秀芝姐叫着,好嘛,一转眼,就得给我敬茶了。”

        “呵呵呵……”,大家摇头失笑,这也是胡奎情况特殊加上胡奎奶奶坚持,不然不会有这一步。

        “我现在是越发想收个徒弟了。”,南易现在有些抑郁了,看着林家国道:“要是当时胡奎拜师的是我,现在等着新媳妇敬茶的可就是我跟拉娣了。”

        林家国翻白眼,哼哼一声道:“与其想着这些,还不如开始考察合适的徒弟呢。”

        见两人说着说着又怼起来,其他人都习惯了,这一天天不给彼此说几句扎心的话,都好像很不舒服似的。

        几天后,今天是胡奎去接亲的日子,准备好后,接亲队伍就出发了,几辆自行车出发后,南易这边也开始忙碌起来,准备明天的婚宴。

        秦淮茹也回了娘家,这一次,她还得吃两边酒席,娘家这边不用说,胡奎那边,她也认识。

        回到娘家后,村里的人就问起了情况,胡奎的情况秦世贵一家人也没隐瞒,该是什么就是什么。

        有些喜欢说酸话的都在说秦京茹这姑娘为了进城,是什么都不顾了,居然选了这么一个对象,还不是一样过苦日子吗。

        话是这样说,可真要能进城,想必也是乐意的,这不,秦淮茹一回来,家里就热闹了,问什么的都有。

        秦淮茹感觉心累,也就胡奎跟秦京茹看对眼了,不然城里的人挑选对象,第一选择都是城里的。

        好不容易说清楚后,秦淮茹才去了叔叔秦世贵家。

        屋里,看着堂妹秦京茹换了一身新衣服,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她笑着恭喜出声。

        接亲的人来了以后,气氛顿时变得更加热闹,王大发带着胡奎将各种礼仪做好以后,婚宴开始。

        婚宴结束后,秦淮茹也准备休息一晚上,明天早上跟胡奎他们一起回城里。

        第二天早上,秦贺背着妹妹出了屋门,将她放坐在自行车后座上,胡奎拜别岳父岳母后,骑着自行车,带着新娘子返回城里。

        中午,鞭炮声一响,新娘子来了!

        一番礼仪后,胡奎带着新娘子秦京茹拜堂成亲,林家国与李秀芝坐在侧面,小两口开始敬茶。

        众人一看,就有些明白过来了,都微微点头。

        敬茶以后,新娘子去了新房,孩子们就开始要喜糖吃了。

        婚宴开始,热闹的气氛达到高潮,看着南易忙得满头大汗的,林家国也过去帮忙。

        夜晚,客人都走了,李秀芝几人和这院里的人帮着收拾一番后,这才离开。

        屋里,胡奎带着一些醉意来到新房,看着自家的媳妇,他走了过去。

        这一夜,春宵一刻值千金啊!

        ……

        几天后,胡奎的婚假结束,开始了正常的上班,而从女孩变成女人的秦京茹更是多了几分成熟韵味。

        看到秦京茹跟胡奎奶奶有说有笑提着手工活计成品去街道换钱,许大茂也不由得觉得舒服了些。

        心想秦京茹要是跟了他,能是这样的日子?

        这么一想,心里就舒服很多,可一看秦京茹那多了几分女人味的模样,许大茂又多了几分心思,便去找了秦淮茹。

        去找秦淮茹,是许大茂发现了,这她们秦家是有几分美人基因的,说不定娘家那边还有漂亮的呢。

        他一打听,秦淮茹就冷笑起来,直接拒绝了,许大茂这家伙是什么人她还不清楚吗,这家伙,就是个喜新厌旧的,她秦淮茹真要敢介绍,到时候人家日子过不成,回娘家不知道要被说成什么样。

        “秦姐,真不考虑考虑?”,许大茂被拒绝了也有些不爽,可一想到自己现在这情况,还是忍住了。

        “没有合适的。”,秦淮茹还是摇头,许大茂可不是傻柱,他在这方面太精明了,秦淮茹可不想又得罪人到时候又没得到好处。

        见秦淮茹还是这态度,许大茂顿时就明白,没这回事了。

        带着些许不满,他转身离开,秦淮茹看着他的背影,微微哼哼一声,然后抬脚就走,准备出去买点东西。

        走到胡同口,刚好看到了堂妹秦京茹带着胡奎的两个妹妹走了过来。

        “姐!”,秦京茹见到人,就打了招呼,秦淮茹看着她,笑道:“你倒是适应得挺快,两小丫头都亲近你了。”

        秦京茹笑了起来,让两小丫头先回去,才笑道:“虽然小,都挺懂事的,小嘴可甜了。”

        “你啊,等你有了孩子,到时候才是累的时候。”,秦淮茹叹息一声说着,秦京茹闻言笑道:“我已经有心理准备了。”

        “真要到时候有了孩子,我能够把日子过好的。”,

        想到胡奎,想到胡奎奶奶,秦京茹就多了几分底气与自信,虽然只是几天时间,可能看出来的都已经看出来了,这个家虽然苦一些,可真的有盼头。

        秦淮茹看着她自信的模样,顿时也是心中一叹,要是自家婆婆贾张氏也能学着胡奎奶奶那样,自己的日子不知道要好过多少。

        两人正聊着,就看到胡奎跟徐大虎有说有笑走了过来,看到秦淮茹,胡奎也笑着打了招呼。

        秦淮茹也笑着回应一声,说了几句后,就去买东西了。

        她一走,秦京茹招呼着徐大虎回家去坐,徐大虎呵呵一笑道:“弟妹,先去师傅家吧,师傅去接师公了,师公有些事要说。”

        秦京茹一愣,看着胡奎,胡奎笑着点头,道:“走吧,先过去,师公特意交代你也要一起过去。”

        带着些许迷糊,三人就来到四合院,来到屋里,问了好后,见师娘李秀芝还在厨房忙着,秦京茹就去帮忙。

        “师娘,这是有什么事吗?”,秦京茹询问出声,改口倒是挺一点尴尬没有,结婚那边,敬茶的时候都叫了,适应了。

        “我也不知道,是胡奎师公交代家国,今天要过来,有事要说。”,李秀芝笑着出声,开始炒菜。

        几人等着的时候,林家国跟王大发到来,问了好后,大家坐下,李秀芝与秦京茹端菜上桌。

        大家开始吃饭,林家国给自己师傅倒了酒,吃好饭后,李秀芝与秦京茹收拾起来,等收拾好了,王大发才让两人也过来,笑道:“今天让你们都过来呢,是有些话说清楚。”

        “我这身体不知道能坚持到什么时候,所以呢,有些人情我也想着用了。”

        一听这话,几人都有些迷糊,林家国却若有所思,王大发看着胡奎与秦京茹,笑道:“你们两个的情况呢,确实难了些,我这个当师公的,也得帮个手。”

        “胡奎这边我是不用操心了,京茹这边,我想用个人情,给你找个工作,让你们小两口的日子轻松一点。”

        闻言,胡奎与秦京茹都站了起来,有点不知所措,王大发哈哈一笑,让两人坐下,道:“你们觉得如何?”

        “谢谢师公!”,小两口激动得感谢出声,尤其是秦京茹,现在感觉呼吸都急促几分,如果有了一份工作,这个家,压力会更小。

        见两人激动,王大发目光看向徐大虎,笑道:“你呢,也不要觉得我偏心,你的情况比胡奎好很多,我现在也帮不了你什么。”

        “我这身体呢,也不知道还有多少日子,真要到时候还能帮你一把,那最好不过,要是不能,虎子你也得认了。”

        “师公,我没有想法的。”,徐大虎也站了起来,听着这话,眼睛一红,相比胡奎,他跟师公的感情还要深一些,当初可是他亲自考察自己来着。

        王大发点头,让几人坐下,这才道:“我这个做长辈的也希望你们以后越过越好,能做的,就这么多了。”

        “谢谢师公!”,三人异口同声感谢出声,王大发笑呵呵的,抽着烟道:“你们两个多把你们师傅的本事学到手,以后又收徒,我这一系啊,是越兴旺越好,到时候,我这老头子就算去了,也要让那些老伙计提到我就眼珠子发红。”

        众人哭笑不得,老爷子这话,算是一种理想了。

        又交代了一些事后,王大发要离开,林家国送师傅回去。

        聊了一会儿后,徐大虎告别离开,胡奎与秦京茹也一起离开。

        人都走了后,李秀芝笑道:“现在好了,京茹丫头有了工作,压力也少了不少。”

        老太太点头,也有些唏嘘,王大发的身体,估计也就这一两年的事了。

        他这样做,除了是真要帮徒孙胡奎一家子外,也算是一种另类的交代后事了。

        用功利一点的话来说,他王大发的身体坚持不住,到时候真去了,有些人情就真的浪费了,毕竟现在王俊他们,都有自己的路子。

        现在帮了胡奎,以后胡奎有能力了,等到王大发的孙子辈长大,需要帮忙的时候,胡奎就得还这个情分。

        这种扯不清的关系中,不就是你帮我,我帮你吗。

        老太太思绪翻飞的时候,另外一边,胡奎和秦京茹回家后,也把事跟奶奶说了。

        胡奎奶奶高兴的同时,也叮嘱小两口这恩情必须记住,等小两口回屋后,胡奎奶奶笑着笑着眼泪就流了出来,都说苦尽甘来,她现在深切体会到了。

        两天后,在王大发的帮助下,秦京茹去了煤球厂上班,胡奎奶奶带着小两口,亲自上门感谢,这恩情,大了啊。

        这天,秦淮茹下班回家,做好了饭后,一家人吃饭。

        “淮茹,以后多跟胡奎一家联系。”,贾张氏悠悠出声,秦淮茹闻言一愣,自家婆婆贾张氏这又是发什么神经,前两天还说怕秦京茹借钱,得生分一些呢,怎么又变了。

        看着儿媳妇不解,贾张氏语气很酸道:“秦京茹有工作了,在煤球厂上班。”

        闻言,秦淮茹张大了嘴巴,秦京茹有工作了?

        “妈,你确定?”,秦淮茹询问出声,这工作有那么好找的吗?

        “嗯。”,贾张氏确定点头,一脸羡慕嫉妒恨道:“我都打听清楚了,是胡奎的师公王大发给帮着找的,现在秦京茹每个月也有二十多块工资了。”

        听着,秦淮茹就感觉自己心头一抽,秦京茹的命也太好了些吧,本来她以为这事得林家国出手帮忙呢,可现在人家师公干脆利落就把事给办了。

        吃好了饭,秦淮茹决定先去看看秦京茹,她算是明白过来了,胡奎小两口养一个家压力确实很大,可人家的圈子可不小。

        师傅林家国一家子,师公王大发一家子,还有师兄徐大虎那一路。

        这么一想,秦淮茹就觉得不是滋味,她也很想有这样的圈子好不好。

        刚走出胡同口,就看到秦京茹正提着一些东西准备回家。

        “京茹,你有工作了?”,秦淮茹直接询问出声,想再确认一次。

        “嗯,在煤球厂上班。”,秦京茹笑着出声,一脸感激道:“是师公帮着找的。”

        “恭喜你了!”,确定以后,压着心中的酸味,秦淮茹笑着恭喜出声。

        两人聊了一会儿后,秦淮茹没去胡奎家,返回四合院去了。

        “我看京茹挺喜欢小当与愧花的,以后多让她们过去玩耍。”,贾张氏看着坐下来不知道想着什么的秦淮茹悠悠出声。

        闻言,秦淮茹嘴角一抽,她知道,自家婆婆又动一些心思了,摇了摇头,道:“妈,亲近一些没关系,我们毕竟是亲戚,可一些事,别做得过分。”

        她不得不先“打预防针”,实在是自家这个婆婆有时候想一出就是一出,真要把关系搞僵了,回娘家都不好意思。

        “我知道”,贾张氏撇撇嘴,哼哼一声道:“说到底,你也算是她的媒人来着,要不是你把她带到城里,她能遇见胡奎?”

        “就凭借这一点,她就得谢着我们家。”

        秦淮茹听着,有些无奈,话是这样没错,可有些事,真的不能过分。

        婆媳两人说了一会儿后,就各自去休息去了,秦京茹那边不是重点,傻柱这边才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