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四合院之我是大厨开始在线阅读 - 第113章 何雨水的提点与林大福的表演

第113章 何雨水的提点与林大福的表演

        人的悲欢总是不尽相同的,当胡奎每天乐呵呵忙着自己的婚事的时候,整个家感觉都不一样了。

        有奖励的三百块钱打底,胡奎奶奶也认为不能太委屈了快要进门的孙媳妇,所以新的家具,要搞一些,该布置的得布置着。

        李秀芝与老太太也过来帮忙,该买新的就买新的,一些不太重要的,就买二手的。

        这天是休息天,早就准备好的胡奎先去接了师公王大发来到家里,徐大虎也来了,他也要帮着跑这一趟。

        准备好后,胡奎骑着师傅的自行车,车后座捆绑的都是要提过去的东西,徐大虎也骑着自行车带着师公,三人就去秦京茹家去了。

        他们走后,林家国看了已经布置干净通透的房间,笑着点头,就准备返回四合院。

        胡奎奶奶叫住了他,递了烟后,胡奎奶奶笑道:“按理说我家这情况,婚宴的事就请个两三桌就行,可我这个老太婆一想,觉得还是要操办一下。”

        林家国听着一愣,胡奎奶奶有些唏嘘继续道:“胡奎爸爸妈妈没了,我就想着,这以后的人情往来啊,胡奎得有个考量。”

        听着,林家国明白了,办这个婚宴,人家来了,以后胡奎就还礼,至于不来的,以后就没必要去走了。

        “这个倒是可以。”,林家国点头,胡奎可不像他,他的情况是连个旁亲都没有,而胡奎这边,亲戚还是有的。

        说得现实一点,这人情往来就是你走我我就走你,人家要是觉得没必要来,这边以后自然也没必要过去。

        胡奎奶奶笑了起来,道:“也没个大办的心思,但人家来了,也不能让人家觉得招待不周,所以我想着请南易师傅帮着掌这个勺。”

        “等胡奎回来,确定了日子,就去请人。”

        林家国点头,南易确实合适,看了看胡奎奶奶,林家国想着,办这事肯定也要用一些钱,不过从某种程度上,也应该办。

        心有所想的林家国便笑道:“刘奶奶,这样吧,您看要办到什么程度,我先给您开个菜单,然后我来买这些东西吧,毕竟我有些门路。”

        说好的辈分之间各论各的,胡奎奶奶也没在意这些了,现在一听林家国这样说,她就点头,要做几个菜,主人家得先有个考量,还有桌数,也得差不多预定好了。

        两人便商议起来,过了好一会儿,确定了需要买的东西后,胡奎奶奶给了林家国一些钱,多退少补。

        拿了钱,林家国就离开,他准备就找自己熟络的人,用空间里的好东西换菜单上需要的粗粮与部分细粮,还有一些干货也换。

        为了不让人怀疑,林家国决定多跑几处,就在他四处跑的时候,胡奎三人已经来到秦京茹家。

        王大发懂这些礼,所以游刃有余,与秦京茹长辈那是相谈甚欢。

        吃了一顿饭,该办的都办了后,三人离开。

        他们一走,秦世贵一家人也开始商议起来,日子已经定了,该做的准备也必须准备着。

        “当家的,这婚宴要办吗?”,秦母询问出声,秦世贵想了想,还是点头道:“要办,京茹丫头是嫁去城里,我们不办,不知道要被一些人编排到什么地步去。”

        秦母一想也是,然后又有些愁道:“京茹这事要办,那么秦贺的事也要办,不然到时候儿媳妇就会有想法。”

        秦世贵点头,抽着旱烟,这事确实也必须有所考虑,看着枕边人愁容满面,他道:“那就都办,这是好事,我来想办法。”

        钱是必须借一点的,秦母愁的就是这个,可秦世贵觉得,这事必须得办妥当,总不能让未来儿媳妇有想法。

        两人做出决断后,秦世贵就去请人回家商量了。

        胡奎三人回来的时候,林家国已经办好了事,虽然累得够呛,不过收获满满。

        “师傅,这么多东西不会只是那么点钱吧?”,胡奎看着已经放在家里的这么多东西,又想到奶奶给师傅的钱,都不用算了,一看就超标了。

        “行了,你师傅这几年也没白混,我把你奶奶给的钱去搞了一些好东西,然后用好东西跟人换这些东西的。”

        林家国给了一个解释,胡奎一听,想了想,也不继续纠结了,反正拜师后他内心深处都是将林家国当父辈对待的,以后师傅家需要帮忙,人情慢慢还就是。

        将师公王大发送回家后,胡奎提着东西,来到四合院这边,请南易帮着掌勺。

        “你小子这动作,雷厉风行啊。”,南易确定点头后,就调侃出声,胡奎又递烟,笑道:“南师傅,那到时候就麻烦您了。”

        “行了,别搞得那么生分。”

        几人聊了一会儿,胡奎才先离开,他一走,南易啧啧啧出声看着林家国,笑道:“你小子真的要往爷辈上窜了,牛了。”

        几人都笑,林家国抽着烟,悠哉悠哉道:“南哥,你现在还不是羡慕我的时候,等过上个几十年,我估计你想到我你都觉得心酸,毕竟那个时候,我肯定都是老祖宗辈了。”

        南易翻白眼,几人摇头失笑,不过林家国这话没错,真要人家胡奎或者徐大虎的孩子以后结婚生子了,林家国可不就是成了老祖宗辈了吗。

        “家国,你小子还需要几十年,现在老太太要不了几年就是老祖宗了。”,梁拉娣笑呵呵出声,几人下意识的看向老太太,好嘛,还真是这样。

        如果真的要算起来,等胡奎有了孩子,老太太可不就是成了老祖宗了吗。

        老太太听着这话就眉开眼笑的,这日子啊,真是美滋滋的。

        几人说笑的时候,中院,秦淮茹也在想着事,自家堂妹秦京茹已经与胡奎定下日子了,走到这一步,亲戚关系是有了。

        “你说那丫头为什么那么死心眼呢?”,贾张氏到现在还是有些愤愤然,胡奎家可不是傻柱啊,论困难程度,明面上跟她家差不多,就算成了亲戚关系,也无法开那个口。

        “谁知道呢!”,秦淮茹微微叹息一声,她不知道堂妹秦京茹以后日子会过得怎么样,可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自己在这方面就别想再多动其他的心思了。

        “傻柱现在天天想着的都是相亲,你可要注意一点。”,贾张氏意味深长说着,秦淮茹点头,随即苦笑起来。

        傻柱先是被南易家的事刺激,现在胡奎跟秦京茹的事更刺激到他了,现在院里的人一提这事,老刺激傻柱了。

        “妈,要不要想办法让棒梗跟一大爷易中海认个干亲?”,秦淮茹悠悠出声,这几天,她一直在想这事。

        没错,她在想其他路子了,一来真要棒梗能认一大爷易中海干亲,就多了一条路走,二来,把一大爷易中海拉上船,到时候有他帮着稳住傻柱,自己这边会轻松一些。

        “认干亲?”,贾张氏一听这话顿时就眉头一皱,这事别说一大爷易中海那边能不能同意,就是她这边,也有些不乐意。

        现在一大爷易中海是离了婚的,看他这态势,以后说不定都不会再找一个了,如此一来,孤家寡人的,到时候棒梗认了干亲,说不定就得给一大爷易中海养老。

        想到养老的事,贾张氏就不乐意,毕竟到时候路真要走到那个地步,棒梗长大了压力就大了,这是贾张氏不愿意看到的。

        见自家婆婆贾张氏的抗拒之色,秦淮茹想了想就有些明白过来了,道:“妈,一大爷易中海养老的事,肯定是算在傻柱头上的,棒梗认了干亲,也就是孙辈的,到时候有他帮衬着,我们的路会好走很多。”

        闻言,贾张氏看着秦淮茹,想了想,道:“那你先试着试探一下,看看他有没有那个心思?”

        秦淮茹点头,看了婆婆贾张氏一眼,准备去洗漱去了。

        其实她心中还有一个更好的想法,那就是自家婆婆贾张氏如果能够跟一大爷易中海成事,很多问题自然就解决了。

        可惜,这样的想法她不敢提,就算提了,也不容易操作。

        中院,傻柱家,看着哥哥喝闷酒,何雨水微微一叹。

        “雨水,你哥我现在啊,算是天天都郁闷着了。”,傻柱喝了一杯,就想倾述一下,何雨水这一次倒是没离开,而是坐了下来。

        “哥,你知道你相亲的事为什么总是不成吗?”,何雨水看着自家哥哥如此模样,心中也不忍心,就算心中有怨,面前这人,依然是自己的嫡亲哥哥。

        “为什么?”,傻柱脱口就问,想听听自家妹妹有什么见解。

        何雨水看着他,伸手从盘子里拿了几颗花生米,吃了起来,然后,才道:“因为你三心二意?”

        我三心二意?傻柱被这说法搞得一懵,他这段时间可是专心着相亲的事的,那来的三心二意?

        见他茫然,何雨水嘴角抽了抽,压低声音道:“哥,其实你心里一直惦记着秦淮茹的吧!”

        一听这话,傻柱顿时脸色一红,刚想摇头否认,何雨水却继续道:“哥,你别否认,我说你三心二意,就是因为你一边惦记着秦淮茹,然后因为一些原因刺激着你继续忙碌相亲。”

        “哥,你妹妹我也是个女人,从我的角度来看,你这就是三心二意,人家姑娘也不傻,打听到你的情况,谁敢点头跟你过日子。”

        傻柱听着,顿时有些麻了,何雨水却不管他怎么想,而是继续道:“哥,在你没有想明白之前,我劝你还是别继续相亲了。”

        “相一个黄一个,到时候对你名声的影响更大,人家会想啊,这个傻柱为什么相亲那么多次都没成,肯定有着事。”

        “我看你啊,先冷静下来,想明白再说吧,你要是没想明白,做再多都没用。”

        闻言,傻柱神色严肃下来,认真回想妹妹何雨水的这话,好像真的很有道理的。

        见哥哥沉思,何雨水就不再多说了,聋老太太敲打那么多次都没让他明白,她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晚上这些话有多大的作用,自己能做的就是这些了。

        不打扰哥哥傻柱,何雨水走出屋门,去后院找一大妈去了。

        屋里,傻柱点燃一根烟,抽了几口后,想着想着就心乱起来,他知道,妹妹何雨水的话没错,自己内心深处依然惦记着秦淮茹的,只不过是自己强制把它压下去罢了。

        “确实是三心二意!”,傻柱苦笑出声,悠悠一叹,现在的他,也不知道路该怎么走了。

        有些心乱的他起身走出屋子,想出去走走,看看自己能不能有所决断。

        走出院门,抽着烟,一边想一边走着,不知不觉中,就走到了胡同口,看了看天色,他还是往公园那边走过去。

        而在后院,何雨水也跟一大妈说着哥哥傻柱的事。

        “一大妈,你说我哥能想明白吗?”,何雨水询问出声,一大妈摇头,道:“我不知道,你哥跟秦淮茹的纠葛太深了。”

        听着,何雨水点头同意这个说法,随即,她摇头一笑道:“算了,该说的我都说了,让他自己想吧。”

        一大妈点头,这种事别人说再多也没用,他傻柱自己想不明白,该做的还是会继续做,人啊,就是这么复杂。

        “你哥这一次算是被刺激得不轻了。”,一大妈说着都面色怪异,胡奎与秦京茹成了事,而傻柱在这事中也是局中人,换谁都会被刺激够呛。

        “确实不轻。”,何雨水深以为然点头,这人啊,就怕对比,尤其是熟人之间的对比。

        自家哥哥傻柱多好面子啊,比不过林家国也就罢了,最多心酸一些。

        可现在连人家林家国的徒弟他都快比不过了,这样的刺激,不让人郁闷才怪。

        “倒是有些可惜了。”,何雨水叹息一声,道:“秦京茹那姑娘敢在这个时候选择胡奎,可想而知,是个当家的媳妇啊。”

        一大妈点头,何雨水这句话没有说错,秦京茹敢做出这样的选择,就证明人家有那个自信,有那个勇气。

        如果傻柱真与她成了,日子肯定就不一样了。

        只可惜,错过了,这人啊,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只能说是有缘无分。

        一夜过去,第二天,轧钢厂,胡奎请了三食堂的人,说了日子,到时候去喝喜酒。

        众人纷纷恭喜出声,然后又调侃起徐大虎来,徐大虎被这么一调侃,觉得自己也必须抓紧了,这日子,再这样过下去,真是够呛。

        林家国听着众人的调侃,也摇头失笑,这样也好,免得徐大虎吊儿郎当的不注意这事,有压力才有动力嘛。

        ……

        就在林家国这边每天悠哉悠哉过日子的时候,另外一边,康五他们通过隐秘的渠道,总算把录音拿到了林大福面前。

        林大福听着录音里儿子林家国那都快溢出来的怨气,心中直抽抽,若不是他是知道其中内情,只怕都会相信了。

        心中有数,可明面上他却必须表现出愧疚,痛苦,甚至是怨愤的模样来。

        看到林大福的情绪变化,这人嘴角上扬,击穿林大福心理防线的利器来了,接下来,他就不怕林大福不被拖下水。

        只要有第一次,以后就不怕他敢反抗。

        录音被林大福接连听了三遍后,他颓废懊悔着,呆呆坐在哪里一动不动。

        过了好一会儿,这人才出声,道:“林大福,如果你真的觉得亏欠你的儿子,就得让他以后过得好一些。”

        听着这话,林大福微微抬头,面露一丝纠结,这一丝变化,被这人抓住了,他心中一喜。

        “林大福,你觉得你坚持着心中的信仰,可你妻子死了你不知道,你儿子现在过的日子,就等着慢慢学坏吧。”

        “你是一个丈夫,林大福,你已经对不起你妻子了,难道你想让你妻子的在天之灵也不能安息吗?”

        “她的儿子正在过着苦日子,路已经开始走歪了,林大福,你真的还要再对不起你的儿子林家国吗?”

        杀人诛心的话语一句接一句,林大福脸色变换起来,有痛苦,有犹豫,有坚定,不一而足。

        这人见状,嘴角又微微上扬,诱惑性十足的语气悠悠道:“林大福,我们可以帮你,只要你帮我们。”

        “你帮了我们,到时候我们可以帮你把你儿子林家国送到国外,等你这边完成了任务,我们也会送你离开。”

        “到时候,你们父子二人相聚,我们可以给你们一大笔钱,一大笔让你们一辈子都不愁钱花的钱。”

        “林大福,到时候你可以慢慢弥补你跟你儿子之间的裂痕,等你们和好了,我想你妻子的在天之灵才会安息。”

        林大福听着这些话,更是纠结了,神情变换的速度,都快是一种绝活了。

        这人没有继续说,而是等着林大福的决断,他不说话,林大福自然继续表演着,前段时间,为了让今天这会面的场景不露出破绽,领导可是找了人培训他林大福的。

        那几个同志教会了他心理暗示后,林大福现在心中就在放大他对妻子王梅的思念,对儿子林家国的愧疚。

        如此一来,他现在活脱脱就是一个“影帝”了,该有的都有,让人一看,就觉得是真的。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感觉时间差不多了,林大福一下子瘫软在椅子上,声音有些嘶哑道:“我可以帮你们,不过,你们必须安排好我的儿子。”

        说着,他“非常痛苦”流出泪水,纠结与犹豫后,他露出坚决的模样,一字一句道:“我必须先看到我儿子出了国的照片我才会帮你们,不然一切免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