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四合院之我是大厨开始在线阅读 - 第109章 秦京茹的纠结

第109章 秦京茹的纠结

        第二天,院里的人都去上班后,秦京茹才起来,本来想着今天要回家的,可现在,她得等等,昨天晚上那个领导可是交代了,需要她等两天。

        在家坐着无聊,想着昨天买的东西都丢了,看着小当和愧花,秦京茹就带着两人出去买零嘴去了。

        睡了一觉,她彻底缓过来了,脑海里蹦出胡奎那高高大大的模样,她就觉得安心。

        想到胡奎,秦京茹眼睛眯了眯,堂姐不是说他的师傅也在这个院吗,要不,去问问?

        脸色一红的她,拉着小当和愧花回到四合院后,咬了咬牙,还是决定去问一问。

        问了院里的一个人后,秦京茹就来到了李秀芝家,看到秦京茹,李秀芝有些愣住,不过还是客气招呼着。

        互相介绍后,秦京茹脸色微红,问起了胡奎的事,李秀芝与老太太面面相觑,姑娘,你不是秦淮茹带来跟傻柱相亲的吗?怎么现在一看,有点不对劲呢。

        人家姑娘问,李秀芝也没瞒着,反正胡奎那边也没有什么需要瞒着的事。

        秦京茹听着听着,越发放松下来,然后开口问了一些事,老太太目露几分了然,所以,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问了个大概后,秦京茹才离开,她一走,李秀芝有些哭笑不得道:“老太太,我怎么感觉是胡奎在相亲呢?”

        老太太呵呵一笑,道:“丫头,看来这其中有趣事了。”

        就在两人感觉有些懵的时候,轧钢厂这边,胡奎被叫去了厂长办公室。

        等他回来的时候,红光满面的,让大家都看得一愣。

        “胡奎,你捡到钱了?”,刘岚调侃出声,她挺喜欢这个弟弟的,胡奎咧嘴一笑,对师傅林家国道:“师傅,我要转正了。”

        “噗!”

        林家国一口茶喷出来,是惊的,他瞪大眼睛看着胡奎,其他人也看着胡奎。

        “胡奎,怎么回事?”,林家国回了神,询问出声,神色严肃起来。

        胡奎帮厨的工作就像是一种临时工,转正这事可不是开玩笑的,林家国都想着等过上一年时间,这家伙表现很好,再想办法给他搞这事。

        一旦转正,不光工资会提高几块钱,更重要的是,以后胡奎想要评级,就容易很多,只要手艺到了,就能申请考核。

        人家徐大虎那是先工作了两年,然后加上了一些关系,才能够转正的。

        “奎子,这事可开不得玩笑的。”,一人出声,大家都挺喜欢这家伙,可不想看到这家伙因为一些事犯错误。

        “师傅,我没胡说。”,胡奎摸了摸头,憨笑道:“刚刚我被叫去厂长办公室,领导说的,说是表彰我昨天的功劳。”

        大家听得一头雾水,胡奎见状,便将昨天晚上王局长教给他的说词说了出来,不是他要瞒着师傅,而是领导叮嘱交代,这事要保密。

        正说着呢,厂里的广播通报嘉奖就响起来,大家让胡奎闭嘴,安静听了起来。

        当听到胡奎不但能转正,还被奖励一些票以及一百块钱的时候,林家国哈哈笑了起来。

        广播连播三遍,三食堂众人纷纷恭贺出声。

        “你小子真是不声不响就做了大事啊,抓了坏人,牛啊。”

        徐大虎赞叹出声,胡奎憨厚笑着,广播里播出的缘由就是王局长教给他的说词,至于要求保密的,就埋在心里吧。

        二食堂,傻柱的徒弟马华与胖子一听胡奎都转正了,两人顿时抑郁了。

        如果是人家师傅林家国帮忙,两人还有话说,可现在这广播通报嘉奖一出来,谁都没有话说。

        一食堂,秦淮茹听着广播,顿时就知道是昨天晚上的事了,想到胡奎对秦京茹的救命之恩,秦淮茹想了想,这事还真得回家一趟,娘家人那边,秦京茹的家人必须过来一个到人家胡奎家里亲自感谢才可以。

        下了班,众人各自回家,胡奎回到家后,派出所的同志与街道林主任就过来了,锦旗要送,奖励也得给。

        所长是亲自来的,亲自将两百块钱奖励给胡奎后,又给了一些票。

        看到这些奖励,胡奎有些懵,厂里不是奖励过了吗。

        看到他懵,所长把他拉倒一边,轻声解释道:“轧钢厂那边的奖励,一部分是轧钢厂的对你的奖励,另外一部分是其他奖励。”

        “为了让这事保密,领导交代,我们特意错开奖励的,那一伙人犯的案子可不少,审问以后,又问出了人命案,都是要吃枪子的,你这边可以安心。”

        闻言,胡奎就明白了,安心收了奖励后,说了一会儿话,其他人才离开。

        等人都走后,胡奎将钱和票都交给了奶妈,笑道:“奶奶,我们家总算有点家底了。”

        胡奎奶奶重重点头,笑呵呵的,有这三百块钱,这个家的压力就少了一些。

        再加上自家孙子工作转正,胡奎奶奶更是笑得合不拢嘴。

        街道林主任离开胡奎家后,又带着两个警察同志去了四合院那边,对秦京茹也是有奖励的,奖励二十块钱,两个警察同志叮嘱秦京茹保密后,就离开了。

        院里的人议论纷纷,胡奎的事轧钢厂那边已经通报嘉奖了,现在一看秦京茹又被奖励,都开始问了起来。

        秦京茹也是同样的说词,领导交代要保密,昨天的事,就当是她与胡奎共同的秘密吧。

        前院,林家国下了班,心情很好,他高兴的是胡奎转正了,如此一来,倒是少了他一件心事。

        回家将事情跟李秀芝与老太太一说,两人也跟高兴,胡奎那孩子的路,是真正走出来了。

        心情很好之下,林家国做了几个菜,又拿出半瓶酒,准备喝两杯。

        一家人吃着饭,林家国悠哉悠哉喝着酒,李秀芝看着他,想到今天秦京茹来问胡奎的事的情况,就说了起来。

        听着,林家国酒也不喝了,一脸诧异,厂里通报以后,他是知道胡奎昨天跟秦京茹一起做的事的,刚刚秦京茹被奖励了二十块钱她也知道。

        可听老婆秀芝这么一说,他怎么感觉不对劲呢。

        “秀芝,你别跟我说,秦京茹那姑娘有可能看上胡奎了?”

        他将心中的猜测说了出来,李秀芝与老太太都微笑着点头,实在是今天秦京茹问胡奎的事的那种热乎劲,是个人都能看得出来。

        见两人点头,林家国有些麻,秦京茹那姑娘倒是很不错,可只要跟秦淮茹扯上关系,他下意识的都觉得不妥。

        不过回过头一想,这事估计成不了,胡奎那小子是怎么考虑的他这个师傅是清楚的,就他的坚持,秦京茹知道了他的具体情况估计会退缩,毕竟是一大家子人呢,可不是脑子一热的事。

        见林家国眉头紧皱着,老太太眼睛眯了眯,笑道:“家国,胡奎那孩子转眼就十九了,而秦京茹那丫头也才二十一,都说女大三抱金砖,如果真能对上眼,我倒是觉得不错。”

        李秀芝微微点头,秦京茹长得也不差,今天聊了一会儿,对她感官也挺好。

        胡奎的结婚态度李秀芝这个师娘也是知道的,那就是女方必须接受照顾一大家子的条件,这一点,她这个师娘是举双手支持,自己当初,又何尝不是处在这样的情况之中呢。

        家人,是一辈子的事,胡奎能有这样的责任感,他就已经是真正的男子汉了。

        “老太太,年龄问题倒是没问题。”,林家国点头,随即轻声道:“关键是秦淮茹那边啊,她为什么找来秦京茹跟傻柱相亲,也就存了一些心思的,我是担心……”

        他话没说下去,老太太与李秀芝都听懂了,老太太眼中精光闪烁,微笑道:“家国,亲戚是亲戚,自己是自己,你啊,担心太多了。”

        “还有,胡奎那孩子是个比你还内秀的,这点不用担心。”

        说着,老太太看着两人,眼睛眯了眯继续道:“胡奎的态度,说实话,想找到一个合适的姑娘挺有难度的,除非他出师了,难度才会小很多。”

        “如果秦京茹真的能在这样的情况下愿意进家门,那就是最合适的了。”

        林家国与李秀芝一听,顿时就明白过来了,老太太这句话算是说到关键上了。

        真要秦京茹在胡奎这样的情况下都下定决心进家门,那就证明人家是做好了吃苦的准备,如果真是这样,那就真是合适了。

        同甘共苦,说得容易,做起来就难了。

        “同甘”倒是容易,吃香喝辣的,谁不乐意呢,可“共苦”就难了,没有那种决心,是下不了决断的。

        婚前爱情?好吧,这个年头说这个有点奢侈了,这年头,爱情这东西,大多数人都是结了婚以后,慢慢有的。

        放下了担忧,林家国又笑道:“我们就别在这里分析了,人家是怎么回事都不清楚呢,毕竟胡奎昨天帮了秦京茹一次,如果是人家姑娘出于这个原因来问问情况呢。”

        李秀芝与老太太闻言都是一笑,她们都是女人,对于秦京茹的反应是看在眼里的,明显,人家姑娘是真的有那个苗头了。

        一家人继续吃饭,中院,秦京茹也在秦淮茹家吃饭,被奖励了二十块钱,她给棒梗三个一人一块钱,这让贾张氏更加热情了。

        “京茹,我得回家一趟,人家胡奎救了你,家里的长辈得有一个人过来登门拜访感谢,这才合礼数。”

        秦淮茹一边给愧花夹菜,一边说着,秦京茹点头,道:“那我就等家里人过来,到时候一起回去吧。”

        “京茹,真不跟傻柱相亲了?”,贾张氏出声,有些急,自己不是把许大茂的情况说了吗,那个家伙说的话,怎么能作数呢。

        秦京茹摇头,笑道:“算了,婶子,我没那个心思了。”

        贾张氏一听,还要再劝,秦淮茹这个时候出声道:“京茹,你跟姐说,是不是许大茂跟你说了一些事的?”

        秦京茹下意识想要否认,可一想自己打听到的,那个许大茂也不是好东西,她觉得也没隐瞒的必要了,谁说的是真,谁说的是假,她真的没兴趣了。

        “嗯。”,她点头,秦淮茹与贾张氏尽管已经差不多确定了,可当秦京茹点头承认的时候,两人还是怒火上涌。

        “京茹,你别听许大茂那家伙胡说八道,在这院里,谁不知道他跟傻柱不对付,总是喜欢坏傻柱的事。”

        秦淮茹愤愤说着,哼哼一声道:“他说给你听的话,就是想让你跟傻柱相不成亲的。”

        是这样吗?

        秦京茹看着堂姐秦淮茹,想到自己这两天看到的,听到的,她摇头一笑,算了,没心情去了解了。

        “姐,我没那个心思了。”,秦京茹微微一笑出声,对两人道:“许大茂的话我也不会信了,跟傻柱相亲,我也不继续了。”

        此言一出,秦淮茹与贾张氏都有些无奈,无奈的同时,也安心一些,听这丫头的话,明显是不准备将一些事说出去了,这一点让两人安心。

        看着两人,秦京茹心头一动,看着堂姐,玩笑般道:“姐,我知道你是好心,可你们这个院,让人是心惊胆战的,我走这一趟就够了,家里那边的姐妹们可没我这么好的适应能力,你可别把她们介绍过来了,我怕吓到她们。”

        闻言,秦淮茹脸色变了变,这丫头这句话,就差点说你秦淮茹就别想再祸祸娘家那些姐妹了。

        果然,这丫头真的看出什么来了!

        有些尴尬的秦淮茹强笑起来,对秦京茹翻白眼道:“娘家那边就我们两家最亲,你这事都没成,我可没心思去给别人介绍了,不然叔叔婶婶怎么想!”

        秦京茹笑了起来,她也听懂了秦淮茹话中之意,她不会在娘家那边动这个心思了,这事到此结束。

        姐妹两人相视一笑,这事,算是过去了。

        贾张氏此时感觉头皮一麻,这个秦京茹,也是个灵透的,真要她跟傻柱成了,说不定还真会出问题。

        看着姐妹两人,贾张氏目光复杂,心里想着,你们秦家真是出人才,儿媳妇秦淮茹就不说了,作为婆婆,贾张氏深有体会。

        现在就连秦京茹这个二十来岁的姑娘也有这本事,服了!

        一顿饭在言语交锋中吃完,秦淮茹说好明天请假回家,而秦京茹本想直接去睡觉的,可不知怎么的,她又想起了胡奎。

        说真的,她现在心里挺纠结的,胡奎救了她,她很感激,昨天晚上一路走回来聊天的时候,她能感觉到,胡奎那家伙真的是个很好的人。

        可今天问了胡奎师娘李秀芝,知道胡奎家的情况与胡奎的结婚态度后,秦京茹纠结了。

        养一个家不容易,更何况是一大家子,看看自己的爸爸妈妈就知道了,家里操心的事太多,秦京茹想着,就很纠结,她心里问自己,真的有那个勇气去承担着一个家的责任吗。

        长兄如父,长嫂如母,这个道理,她懂,而胡奎的态度,就是这个。

        一想到胡奎的弟弟妹妹还小,家里还有年长的奶奶,秦京茹就很纠结,过日子,过日子,这可不是脑袋一热就能做了的事。

        真要进了人家的家门,就要把事做好,至于挑拨什么分家的事,秦京茹心里没那个想法,当一个男人直接将他的态度表明后,就不要存了那个心思,不然一个家就会鸡飞狗跳,那种日子,过得更苦。

        想着事,秦京茹又走出了屋门,往前院去了,秦淮茹没注意到,因为她正在傻柱屋里说事呢,秦京茹已经表明态度,她这边得安抚一下傻柱。

        等秦淮茹有些尴尬把事情说了,傻柱垂头丧气的,很郁闷道:“姐,这又黄了,劳累你白跑一趟了。”

        “我找机会再给你介绍一个合适的吧。”,秦淮茹安慰出声,现在她比傻柱更头疼,秦京茹那丫头已经是相当于警告了,这让她很抑郁。

        如果她再敢回娘家找一个姑娘过来介绍给傻柱,秦京茹那丫头,肯定会说事,这是姐妹两人的心里默契。

        好好的一条路,就这样给断了,秦淮茹心里憋屈,忍不住骂道:“都怪许大茂那混蛋,要不是他搬弄是非,京茹就没这变化了。”

        提到许大茂,傻柱的气性也来了,对,就是那孙子坏的事,想到他,傻柱也咬牙切齿,许大茂那孙子,看他能躲多久不回家。

        两人这边将矛头指向许大茂的时候,前院,秦京茹又来到了林家国家,胡奎也在,这让她脸色顿时红了一下。

        打了招呼后,各自坐下,林家国看着两人,兴致就来了。

        有句话怎么说来的,生活并不缺乏电影中的桥段,只要你自己稍微脑补一下,那就是充满哲学感的现实电影。

        因为有些害羞,秦京茹与李秀芝和老太太聊天,而胡奎,也跟师傅喝酒。

        看他咕噜咕噜就连喝了三杯,林家国翻白眼,知道这小子心里也有些心思了,很紧张呢。

        “我说奎子,你是提酒来看师傅我的,你这喝法,是不是想要喝回本啊。”

        听着师傅这句玩笑话,胡奎脸色一红,他知道师傅肯定看出什么来了。

        见他这样,林家国莞尔一笑,道:“走,我们去院里石桌上喝,方便我抽烟,免得大胖三个又吸了我的二手烟。”

        胡奎一听,急忙提起酒瓶,端着一盘花生米,走了出去,林家国翻白眼,拿起桌上的酒杯与烟盒,也走了出去。

        两人出了屋门,秦京茹也感觉轻松许多,李秀芝与老太太一看,都意味深长一笑。

        屋外,师徒两人坐下来,南易看到了,也走过来坐下,胡奎站起来问了好,又拿出烟递给两人,这才坐下。

        “你小子倒是学得快。”,南易接了烟,笑呵呵调侃出声,胡奎憨厚笑着,他本来只喝酒不抽烟的,可跟师傅还有师兄四处去做菜,也学会了抽烟,有时候,接了一根烟后,很多话方便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