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四合院之我是大厨开始在线阅读 - 第108章 大发神威的胡奎

第108章 大发神威的胡奎

        见傻柱怒气冲冲要去找许大茂,秦淮茹急忙拉住了他,虽然她现在也恨不得把许大茂给打一顿,可现在是在轧钢厂。

        “秦姐,你放开我!”,傻柱的怒火是真压不住了,相亲又要黄了,这才高兴一两天呢,落差感让他怒火冲天。

        “傻柱,你别乱来,别忘了,你现在再犯错误,可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了。”

        秦淮茹急切出声,这句话,如同一盆凉水泼下来,傻柱停住了脚步。

        稍微压下了怒火,他知道,秦淮茹说的是对的,不能再犯错误了,不然又要完犊子。

        见他冷静一些,秦淮茹松了一口气,道:“回家再说,到时候他许大茂跑不了。”

        “好!”,傻柱咬牙切齿出声,哼哼一声,转身就回后厨去了,下班,快点下班,到时候抓到许大茂,非得给他好看不可。

        秦淮茹见状,又跟马华说了几句,让他看着傻柱后,这才转身离开,返回一食堂。

        另外一边,浑然不知自己已经暴露的许大茂正乐呵想着要怎么将秦京茹给拿下,首先,钱是必须用的,得先给那姑娘看到跟着自己的好处,剩下的,就是自己这张嘴的本事了。

        下了班,许大茂就悠哉悠哉准备回家,刚走出轧钢厂大门,就看到了傻柱。

        没错,傻柱提前过来堵他了,他是真的按耐不住了。

        许大茂看到了傻柱,傻柱的目光也瞄向了他,虽然隔得有些远,可许大茂突然心中一突,总感觉傻柱好像是专门等他的。

        看着正下班的人流,许大茂本想跟着走的,可当看到傻柱站起来,正往这边走过来的时候,许大茂脸色一变,然后,很干脆转身就跑。

        傻柱正要大喊出声呢,就看见许大茂跑回去了,刚要去追,他一看下班的人,再看看保卫科的人,一咬牙,决定先回家。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傻柱就不信,许大茂不回家了。

        而许大茂呢,从另外一个方向走出轧钢厂后,就觉得有些蛋疼了,秦京茹那姑娘,不会把他给卖了吧。

        心中不安的他决定先去半路等着林家国或者南易,有人在身边,就算傻柱要干架,也有人拉着不是。

        只可惜,等了不少时间,就是没等到人,待看到胡奎,许大茂一问,得知林家国被叫去做菜去了,许大茂捂头。

        得,还是再想其他办法吧,南易到现在也没出现,要么是已经回家了,要么也跟林家国一样,被叫去做菜去了。

        胡奎一头雾水离开,他怎么感觉许大茂好像有些怕的样子。

        看了天色,胡奎加快脚步,他还要回家做饭呢,做好了饭,还得去看望一个朋友,今天晚上要办的事可不少。

        却说秦京茹这边,心情挺郁闷的她中午也没去四合院,花钱买了一点吃的后,就去其他地方逛了逛。

        没敢去太远的地方,熟悉了周边的胡同,逛了一小圈后,用她的钱给棒梗几个孩子买了一些东西,算是她这个当姨的心意了,提着东西,她准备回四合院,休息一晚上后,明天回村。

        接连两盆冷水把她心里泼得哇凉哇凉的,进城过日子的事,还是算了吧,还是回农村感觉安全一些。

        看着天色,她准备走近路,一边想着一边走,走在稍微的狭窄的胡同里,秦京茹看着这路两边的院子,叹息一声,算了,明天回家,就当没那个命了。

        至于堂姐秦淮茹的事,管她真真假假,不掺合了,反正怎么过日子是她自己考量的事,她是真有些怕了。

        垂头丧气的她刚走到拐角,就被一人撞倒了,她手里提的东西散落在地上。

        这两人一人提着一个箱子,一个跟在在后面,这么一撞,提着箱子的这人箱子顿时脱了手。

        箱子一脱手,落在地上,刚好磕在扣子上,咔咔的一声,箱子就弹开了,露出里面的东西。

        “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注意到有人。”,秦京茹被撞倒后,下意识就道歉,然后伸手捡自己的东西,就看到了箱子里露出来的东西,她顿时一愣。

        此时,两人也是脸色大变,两人下意识的急忙弯腰将箱子关好,天虽然快黑了,这么一弯腰捡自己的东西,就让三人都各自看清楚了彼此的脸。

        另外一人看着秦京茹,暗骂一声,都说要小心要小心,可到了这一步居然出了问题。

        “快走!”,这人催促出声,提着箱子的这人也快步离开,刚走了几步,两人又突然停下了,对视一眼,都目露凶光。

        这姑娘,不光看到了东西,还看到他们两个的面孔了,一想到老大的狠辣,两人都是一哆嗦。

        稍微这么一犹豫,看着正在弯腰捡自己东西的秦京茹,都做出了决断。

        “姑娘,等等。”,一人叫出了声,秦京茹下意识回头,回头一看两人正快步走过来,她心中一慌,不知怎么的,抬脚就跑。

        干!

        两人脸色铁青,不得不加快脚步追了上去,秦京茹怎么能跑得过两人,很快就被堵住了。

        一人拿出匕首,话也不多说,直接就要抹脖子,秦京茹见状,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大声喊着。

        动静一大,两人又暗骂一声,随即就准备给了理了,就在这时,声音传来。

        “干嘛呢你们!”

        一声大吼让两人动作就是一滞,惊慌失措的秦京茹下意识的,就往来人那边跑过去。

        “救命,他们要杀人!”

        这话一出,两人都脸色大变,转身就要跑,特么的,这下子真的麻烦了。

        一听杀人这个词,正跑过来的胡奎奔着两人就过去了,回家做好饭后,他准备去看望一个朋友呢,听到喊声,就跑了过来。

        要杀人?这还了得!

        飞跑就是一飞腿,直接把一个人给踢靠墙了,跟着师傅林家国四处做菜,营养补充了些,本来就力气很大的胡奎现在不缺的就是力气了。

        被踢得贴墙的这人就感觉自己的腰好像是断了似的,爬都爬不起来,而提着箱子的这人才拉开一段距离,又被胡奎冲上一脚同样踢贴墙,疼得哎呀一声,也爬不起来了。

        “你是胡奎!”,秦京茹认出来人了,哆哆嗦嗦的她现在直接瘫软在地,哭了起来。

        胡奎也认出了秦京茹,不过现在他没时间理她,因为他看到了两人身上掉落下来的枪,顿时,他不寒而栗。

        有些发慌的他先将枪踢到一边,然后快速给两人搜身。

        “兄弟,放了我们,我们给你钱。”,一人疼得呲牙咧嘴,这特么是个狠人啊,太特么残暴了,一人一脚,自己两人就特么起不来了。

        “不用了,你们等着给警察同志交代吧。”,胡奎解下两人的皮带,就把两人给反绑起来,以前四处打零工的时候,遇见一个老兵,两人聊得来,交给了胡奎不少技术性的东西。

        两人一听这话,顿时感觉浑身乏力,这下,真的完蛋了。

        绑好了两人,胡奎才走过来把秦京茹拉起来,道:“别哭了,走,提着箱子,我们去派出所,将事情给警察同志说清楚。”

        正害怕的秦京茹被胡奎这么一拉,不知怎么的,她都不那么怕了,高高壮壮的,好有安全感的感觉。

        秦京茹颤抖着的手慢慢稳了下来,提着箱子,看着胡奎将两把枪收好,然后,两只大手各自从后面掐住两人的脖子,推着两人往前走。

        天已经黑透了,当胡奎带着秦京茹捏着这两个来到街道派出所后,值班的警察同志都懵逼了。

        当胡奎把两把枪拿出来,两个警察同志顿时一下子紧张起来,先拿出手铐,把疼得冒汗的两人给烤上。

        听胡奎说了个大概后,两个警察目光看向秦京茹还有桌子上的箱子。

        秦京茹现在冷静了些,也大概说了,两个警察同志对视一眼,立即打开了箱子。

        看到箱子里的东西,两人脸色都是一变,一人立即道:“快,打电话报告,东西找到了,还抓到了人。”

        很快,派出所里的其他警察同志都动了起来,审问的审问,就留下一个陪着胡奎与秦京茹,顺便给两人记笔录。

        二十分钟后,几辆车停到派出所门口,一群人走了进来。

        “东西呢?”,领头的大声询问出声,快步走了过来,很快,箱子被再一次打开,看到东西,领头的松了一口气,立即道:“立即去审问,务必一网打尽。”

        “是!”,身后的人有几个快步去了审问室,领头的听着陪胡奎两人的警察同志说了几句后,他哈哈一笑,走过来对胡奎道:“胡奎同志,你立大功了,干得好。”

        两人伸手握了握,胡奎变得拘谨起来,陪着两人的警察同志笑着介绍道:“胡奎同志,秦京茹同志,这是我们王局长。”

        “领导好!”,胡奎出声后更加拘谨了,王局长见他这样,哈哈笑了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别拘谨,我刚刚可是听说了,你是一腿一个啊,得拿出那种气势来。”

        胡奎听着,憨憨一笑,这模样,让王局长笑得更加爽朗了。

        几分钟后,一人走了过来,王局长一看,便起身走了过去。

        “报告局长,两人已经招了!”

        王局长一听,眼睛一瞪,大声道:“还愣着干什么,抓人,都给老子给抓回来。”

        “是!”

        很快,几辆车离开了派出所,王局长没让胡奎与秦京茹离开,还得让人给两人再仔细记一下笔录。

        笔录记好以后,王局长神色严肃叮嘱两人保密,又教给两人一套说词后,等两人记住了,复述两遍后,才让两人离开,走出派出所,秦京茹下意识的靠近胡奎一些,感谢道:“胡奎,今天谢谢你了,要不是遇见你,我肯定都出事了。”

        胡奎闻言,憨厚笑着,道:“行了,你都谢了好几回了,走吧,我送你回去,你姐找不到你会很担心的。”

        灯光下,看着这憨厚的笑容,不知怎么的,秦京茹也笑了起来,点点头,两人就回四合院去了。

        四合院这边,傻柱正冒火等着许大茂回来呢,左等右等,就是不见许大茂回来,要不是秦淮茹拉住了他,他非得把许大茂的家给砸了不可。

        安抚住傻柱后,秦淮茹回了屋,没看到秦京茹,问了婆婆贾张氏后,她脸色又是一变。

        这丫头,又是个不省心的,这么晚了都不知道回来。

        想到接连的事,她又怕秦京茹多想,就转身出了屋门,先去把人找回来再说。

        走出大院门,秦淮茹顺着胡同走,想到秦京茹这两天最熟悉的地方就是公园,她得先去看看。

        去公园找了一圈,没找到人,秦淮茹有些慌了。

        “这死丫头不会回村了吧?”,秦淮茹慌了,一来是秦京茹不见人了,二来是怕秦京茹真的回家,到时候家人一问,她说了这两天的事怎么办。

        “我真是自找麻烦啊。”,秦淮茹慌乱之中,苦涩一笑,准备先回四合院看看秦京茹回去没有,要是人没回去,只怕今天晚上她得找人跟她一起回娘家了。

        走出公园,秦淮茹的脚步加快了些,来到胡同口,正好遇上了胡奎与秦京茹,两人正一边说着一边慢悠悠走着呢,有说有笑的。

        秦淮茹傻眼了,合着她这边慌着找了小半天,这丫头居然聊上了。

        脸一黑的秦淮茹快步走了过去,听见脚步声,秦京茹下意识的就靠近胡奎一些,这姑娘现在还没彻底缓过来呢。

        “秦京茹,你跑那里去了?”,秦淮茹走过来,看到秦京茹拉着胡奎的手,她瞪大了眼睛,这又是怎么回事?

        “姐!”,看到是秦淮茹,秦京茹下意识的就松开了拉住胡奎的手,脸色通红。

        见她如此,秦淮茹目光飘向胡奎,她懵了,我的老天爷,这到底是怎么了,她去上班只是一天而已,不是一个月。

        怎么就感觉一眨眼间,事情的变化方向让她都懵逼又懵逼。

        “秦姐,事情是这样的,我们……”,胡奎解释起来,将王局长教给两人的说词说了一遍,他倒是没有被抓包的感觉,毕竟他现在就没有相亲的心思,他现在的情况,不允许他多想。

        胡奎道明始末,秦淮茹一听是遇见了坏人,心惊肉跳的。

        “京茹,你没事吧?”,秦淮茹拉着秦京茹的手,询问出声,这丫头,运气也太倒霉了些,居然遇上这种事。

        “姐,我没事。”,现在秦京茹已经缓过来了,目光下意识看向高高大大的胡奎,脸色一红道:“是胡奎救了我,坏人都被抓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秦淮茹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要是这丫头出事,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交代了。

        “秦姐,京茹姐,我就先回去了。”,本来想送秦京茹回四合院的,现在遇上秦淮茹,胡奎就准备回家了。

        “胡奎,谢谢你。”,秦淮茹感谢出声,这可是救命之恩,明天得去他家郑重感谢。

        说了几句后,胡奎转身离开了,看着她的背影,秦京茹就想问他住在那儿,可一看堂姐在旁边,她忍住了。

        “走,先回家。”,秦淮茹感觉心累,这事一糟一糟的,她得回家缓一缓。

        两人回到四合院,傻柱看到秦京茹,就要过来解释一下,可秦京茹现在一点兴趣也没有,她得好好睡一觉缓缓。

        “秦姐,看来又黄了啊!”,傻柱一看,顿时苦涩一笑,秦淮茹微微摇头,道:“傻柱,还没黄,京茹现在需要缓缓。”

        说着,她就将胡奎说的事大概说了一遍,傻柱听着张大了嘴巴。

        “京茹没事吧?”,傻柱回了神,询问出声,秦淮茹摇头,笑道:“没事的,胡奎说了,警察同志已经开导过她了,睡一觉,就没事了。”

        “没事就好。”,傻柱点头,然后,他又笑了起来,道:“这么说,我还有机会喽?”

        秦淮茹微微点头,只是神色有些复杂,想到刚刚看到秦京茹与胡奎有说有笑的模样,她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这一夜,两人没等到许大茂回来,可在派出所这边,人倒是抓回来六七个。

        “陈老,东西被损坏吧?”,王局长轻声询问着正检查这东西的一个老者,老爷子放下手中的东西,露出笑容道:“没有,这东西还是完好的。”

        闻言,几人都松了一口气,王局长道:“陈老,这东西明天再交接吧,我们将这伙人一网打尽,先审问一下他们还有没有做下其他的案子。”

        “好”,这老爷子点头,眼睛眯了眯道:“这伙人胆大包天,敢对这东西下手,估计是送往国外的,你们对帮助破案的同志要保密这事,免得有人报复。”

        王局长点头,这东西是古董,算得上国宝了,这伙人费尽心思从博物馆里偷出来,估计就是送到国外卖钱的,毕竟现在国内的经济情况,这东西虽然值钱,估计也没人敢买。

        “陈老,我已经叮嘱那两个同志了,教给了两人一套说词。”,王局长说着,陈老笑着点头,道:“虽然是需要保密,不过该奖赏的也要奖赏,我们那边,会尽快做出决断的。”

        “哈哈哈,陈老,不光你们那边要奖赏,我们这边也要奖赏,那个小子一脚一个,合我胃口啊。”,王局长笑了起来,几人听着,都忍不住笑了起来,那两个被胡奎抓来的家伙,现在还疼得哇哇叫呢,医生可是说了,两人得躺一段时间才能缓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