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四合院之我是大厨开始在线阅读 - 第81章 被狠狠敲诈的许大茂

第81章 被狠狠敲诈的许大茂

        一听这话,傻柱反应过来后,瞪大眼睛。

        “家国,你是说?”,傻柱有点不敢相信,林家国这是怀疑那两家伙是给他棒梗下套的人。

        “嗯!”,林家国点头,道:“这算是我的一个直觉,不过是不是我就不知道了。”

        “不过何哥,你不觉得那两人来找你的时机太好了吗,我觉着,你先确定一下也好。”

        “如果不是,那你再调查两人大概住在那片区,到时候我可以帮你这个忙。”

        “如果那两人就是,那就直接堵人,找到害你的人就好了。”

        听着,傻柱连连点头,林家国这么一说,他也感觉有些不对劲了,那两个街溜子来找自己的时机确实太好了些。

        厂里的处罚通报没说明其中情况,四合院那边,就算有些话传出来,也不知道偏到什么地方去了。

        那两个家伙,凭什么这么快就能确定自己就是那个被害的人呢?

        “家国,多谢你提醒,我先走了。”,傻柱风风火火走了,林家国看着他的背影,眼睛眯了眯,吐了一口烟,他也想看看是那个家伙费心费力给傻柱下了套,这样的人,不认识,那就算了,要是认识,以后得防着。

        却说傻柱这边被林家国提醒后,心中已经有了一些打算,而在另外一边,许三与赖头的小日子就过得滋润了。

        喝着酒,吹着牛,两人都感觉自己这脑袋瓜子,也是能干大事的嘛!

        “赖头,明天,我们去找许大茂!”,许三喝得脸色通红,拍了桌子一下出声。

        赖头本就有些醉意,反应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有些不懂道:“许三,你不是说先吃一头,许大茂那边再等等吗?”

        “我改主意了。”,许三吐了一口烟,眼睛眯了眯道:“赖头,钱还是落袋为安的好,我们从许大茂那边拿到了钱,傻柱这边,一样可以继续吃上几口。”

        “等时机差不多,我们就不再去人家面前晃荡了。”

        赖头听着,点头同意,那傻柱可不是棒梗,人家是大人,真要让人家感觉不对劲的时候,想找他们两个,最多也就是费些力气而已,到时候他们两个,跑不掉。

        两人说好以后,就继续喝酒,然后,商量着要讹诈许大茂多少钱。

        ……

        这天,许大茂跟一个姑娘约会结束后,送姑娘走了,许大茂心情很好,就自己去吃了一顿,离婚了,回家也吃不上一口热乎的。

        心情一好,就喝了一些酒,带着些许醉意,许大茂准备回家。

        骑着车,哼着歌,一路悠哉悠哉往家回。

        想着自己结婚的时候,要请林家国当婚宴主厨,还是请南易,还是干脆两人都请,给自己长面呢。

        “嘿嘿,傻柱,我……”

        话还没说完,许大茂就看到了等在路边的许三与赖头,这一刻,他心一慌,差点摔倒。

        不是说,让这两人最近不要在这片出现的吗?

        停了车,来到路边,许大茂看到两人,有些恼怒道:“许三,赖头,你们两个有些不够意思啊。”

        许三与赖头闻言,对视一眼,呵呵笑了起来,看到两人这笑容,许大茂顿时有很不好的预感。

        “许哥,这边说话不方便,我们去那边聊聊。”,许三手指了指路边的小路,呵呵说着,许大茂眉头一跳,看着两人,随即眼睛眯了眯,便推车走到小路边。

        三人来到偏僻一点的地方,看着周边无人,许三看着许大茂,便笑嘻嘻道:“许哥,废话我们就不说了,今天我兄弟两人过来,就是想让许哥给点封口费的。”

        “封口费?”一听这话,许大茂顿时心里就一咯噔,看着两人嬉皮笑脸而又贪婪的模样,他有些慌。

        应该不可能吧,这两个家伙难道知道了?

        “许三,你这话什么意思?”,许大茂保持着面上神色不变,眼睛眯了眯道:“你们帮着我办事,钱给你们也不算少吧。”

        “许哥,这就没意思了。”,许三不再嬉皮笑脸,而是笑得冷冽起来,盯着许大茂道:“我哥俩是帮你给棒梗那小子下了套,可你事是做得真好,我们哥俩可差点被你连累了。”

        “许哥,你也别想拒绝,要是没打听清楚,我哥俩能过来跟你要封口费。”

        闻言,许大茂脸色终于变了变,有些心虚道:“你说什么呢,我就是跟棒梗那死去的老爹有仇,他老爹死了,所以我才给棒梗下套的。”

        谎话张口就来,一点不带结巴的,许三与赖头听着,顿时呵呵笑了起来,两人仿佛像是看小丑一样看着许大茂。

        “行,许哥你要是这样说,那我哥俩就去找那个叫傻柱的好了。”

        许三又笑嘻嘻说着,一脸戏谑之色。

        听到“傻柱”这个名字,许大茂顿时脸色大变,酒意都没了,头皮发麻。

        他们两个,居然真的知道了!

        看到他这变化,许三与赖头各自点燃一根烟,乐呵呵的,一点也不慌,得让人家许大茂缓缓不是。

        两人如此平静,许大茂脸色变换,他知道,自己这一次,又特么麻烦了,这两家伙,肯定又得狮子大开口。

        “说吧,你们要多少?”,许大茂现在只能认栽,杀人灭口?呵呵,他没这个想法,也不敢有这个想法。

        一听这话,许三与赖头都笑了起来,许三竖起右手,手指全部张开,一脸贪婪道:“五百,你给我们五百块,这事就此了结。”

        “五百块?”,许大茂差点跳起来,怒道:“许三,你们过分了。”

        五百块,别说他许大茂现在没有,就算有,也不可能给。

        “许哥,你要是不给,我们就去告诉傻柱,你才是背后的人。”,赖头也威胁出声,现在他是心跳加快,那可是五百块钱,真要到手了,他跟许三日子过得肯定很滋润。

        “五百块我没有?”,许大茂看着两人,现在他冷静了些,摇头道:“你们真要继续狮子大开口,大不了我们一拍两散,到时候出了事,谁也别想跑掉。”

        闻言,赖头脸色一变,许三却冷笑起来,看着许大茂道:“许哥,你也别说这话威胁我们哥俩。”

        他伸手指了指自己跟赖头,冷冽笑道:“我跟赖头都已经这样了,大不了破罐子破摔。”

        说着,他的手指又指了指许大茂,戏谑道:“可是你不一样,事发了,你就等着毁了吧,说不定到时候我们出来的时候,还能一起在街上溜达呢,你说是不是?许哥!”

        许大茂脸色顿时阴沉下来,他现在很后悔,后悔找这两个人办事了。

        不得不说,许三的话让他怕了,两人可以破罐子破摔,可他许大茂不行啊。

        事要是发了,闹大了,他许大茂日子肯定不好过,真要去劳改一次,这辈子是真的毁了。

        别说结婚了,到时候工作都是大问题!

        见许大茂脸色变换,许三吐了一口烟,呵呵笑道:“许哥,这五百块你必须给。”

        “钱给了我们,你也不用怕我哥俩继续敲诈你,那可是五百块,我们拿了钱,同样也有把柄拿捏在你手里。”

        “我们要是在继续敲诈你,你可以报警,到时候我哥俩的罪就不是那么轻了。”

        闻言,许大茂咬牙切齿,许三这孙子,真特么狡猾得很,这话说得没错,真要给了两人五百块钱,彼此就都有把柄捏在手里了,到时候真要一拍两散,两人也讨不了好。

        深深呼吸,许大茂考虑起来,看着样子,讨价还价是不可能了,这两孙子,就是肯定了自己不敢做出一拍两散的决断的。

        “我现在没那么多钱,你们得给我一点时间。”,许大茂还是妥协了,丢了工作的滋味他已经尝过了,想到比那种日子还要悲惨的日子,许大茂就是一哆嗦。

        “当然,不过我们只给你三天时间。”,许三竖起三根手指,笑道:“许哥,钱给我们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从此两不相干。”

        看见这笑容,许大茂就想大人,真特么的,他许大茂居然也有被这种人拿捏的时候。

        “好,给我三天时间。”,许大茂咬牙切齿说着,眼睛发红盯着两人,语气冷冽,一字一句道:“许三,赖头,以后你们若是敢继续在这事上拿捏我,让我走投无路。”

        “我在被毁之前,也会破罐子破摔的。”

        许三与赖头一听这话,顿时心里一咯噔,现在的许大茂,让两人有些怕。

        “说就此了结就就此了结。”,许三保证出声,他与赖头也没想再敲诈许大茂,拿到钱后,两人都想躲一段时间避避风头呢,毕竟许大茂这家伙,手段有些狠,两人也怕被算计。

        约定好三天后在这里给钱,许大茂黑着脸离开了,他一走,许三就对赖头道:“傻柱那边,不能去了。”

        赖头一听,连连点头,刚刚许大茂那反过来威胁的话,让他也心惊胆战。

        真要逼急了许大茂,他破罐子破摔,到时候大家都讨不了好。

        两人也快速离开这里,准备先找一个地方躲三天,他们也怕许大茂搞手段。

        却说许大茂这边,怒火压不住,他没去四合院,现在五百块钱他都不知道去那里找。

        “特么的,特么的。”,许大茂咬牙切齿,怒吼起来。

        心里头想着是不是给许三与赖头来一次狠的,可一想许三那狡猾的模样,许大茂就暗骂自己一声。

        知道这一次确实是被拿捏住了,许大茂又一次深深呼吸,准备先去找他爸,然后再去借钱。

        许大茂没回四合院,院里的人都没注意,习以为常了。

        就在许大茂忙着筹钱的时候,傻柱也在等着那两人出现,可一天过去了,那两个没出现,两天过去了,那两人还是没有出现。

        这天晚上,许大茂终于回到四合院了,疲惫的模样让院里的人都是一愣。

        许大茂没心情跟院里的人搭话,两天时间,他四处借钱,最后还是不够,没办法,自行车也被他卖了,这钱才够。

        一想到自己幸幸苦苦算计让傻柱倒霉,最后自己也欠了一屁股账,好像也跟傻柱差不多,他就气得差点爆炸。

        回到屋里,许大茂躺在床上,也许是累得够呛,很快就睡过去了。

        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醒来后,许大茂洗漱一番,这才出门。

        出了院门,他就去约定的地点,他过来的时候,许三与赖头已经等着了。

        许大茂看着两人就想打人,可忍住了,将钱拿出来,语气冷冽道:“你们最好别给我破罐子破摔的机会。”

        许三与赖头咽了咽口水,好像这一次,搞得有点大了。

        “许哥,以后我们不会出现在你面前了。”,许三也没说什么硬话,真要逼急了许大茂,谁知道他会搞出什么事来。

        两人数了钱,话也不多说,转身走人。

        许大茂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感觉事情处理好了,许大茂就回轧钢厂了,这几天,他可是请假的,现在得努力工作了,不然这日子,真的过不下去。

        ……

        却说许三与赖头拿到钱后,也决定先避避风头,他们也怕许大茂报复。

        两人不再出现,傻柱顿时急了,这天下班,他决定找林家国帮忙,现在的他,越发肯定林家国的猜测了。

        准备回四合院跟林家国说这事的时候,看到许大茂正走着路回家,傻柱刚想揶揄几句,就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许大茂的自行车呢?

        好像已经接连三天没看到许大茂骑车上下班了!

        “许大茂,要不要我带你回家?”,傻柱嬉皮笑脸的,目光中都是揶揄,他倒要看看,许大茂的自行车去那了?

        “滚蛋!”,许大茂听着这话,再看看傻柱嬉皮笑脸的,就心情不好。

        “我说许大茂,你这是喜欢走路吗,有车不骑?”,傻柱嘿嘿说着,许大茂冷哼一声,转身就走,骑车?他倒是想来着,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搞一辆了,现在他可是一屁股债。

        “不对劲啊!”,傻柱嘀咕一声,许大茂这孙子不会把自行车给卖了吧?

        “也没听说他最近有什么难事啊?”,眯了眯眼睛的傻柱又嘀咕一声,想了想,还是想不明白,算了,他还得回家找林家国帮个忙呢。

        回到四合院,傻柱将事情一说,林家国也无语了,道:“何哥,这忙我可帮不了,你连人家大概住在那儿都不知道,怎么找?”

        一听这话,傻柱也头疼了,事实确实是这样,这真要四处找,就不是一个人情的事了。

        林家国看着傻柱,继续道:“何哥,这就像是大海捞针了,我就算跟吴叔熟悉,可人家也不能耗费这么大的人力物力帮着吧。”

        “你最好能先找到两人大概住在那儿,这事我才能帮。”

        闻言,傻柱苦着脸点头,知道林家国说的话是事实,为了一个不确定的事,耗费太多人力,别说一个人情了,就是他林家国面子再大,也干不了这事。

        “好吧,我先想办法自己找人。”,说着,傻柱有些头疼离开了。

        他一走,李秀芝便问了起来,林家国将事情一说,听完,她也有些目瞪口呆。

        “真要是那两人干的,这胆子也太大了吧。”

        “谁知道呢。”,林家国微微摇头,抱起三胖,道:“这事,估计还有得折腾。”

        说完,抱着三胖,就走出屋里,准备去胡同那边逛一逛。

        来到胡同这边,林家国正准备去胡奎家看一看,就遇上了许大茂。

        “家国,能不能先借十块钱?”,许大茂笑着出声,递烟给林家国。

        “许哥,你借钱干嘛?”,林家国有些意外,许大茂这家伙一向不怎么开口借钱的,他比院里的大部分人都活得滋润呢。

        “遇到了一些事,哥哥我连自行车都卖了。”,许大茂苦笑说着,现在他口袋里都是空的,吃饭都成问题了。

        “自行车卖了?”,林家国懵逼,问道:“许哥,这是遇上了多大的事?”

        “家国,别问了。”,许大茂苦笑连连,无奈道:“你就知道哥哥我现在过得惨就行了,先借我十块钱,以后还你。”

        “行吧。”,林家国点头,道:“我现在身上没有,我们回四合院再拿给你。”

        “谢谢了,家国。”,许大茂松了一口气,有了十块钱,他能撑一段时间了。

        回到四合院,林家国让李秀芝拿出十块钱给许大茂,许大茂感谢几句后,这才离开。

        “家国,许大茂是遇上什么事了吗?”,李秀芝询问出声,虽然因为娄晓娥的事,她对许大茂的感官不好,不过都是一个院的,也问出了声。

        “不知道。”,林家国将三胖放到床上,才道:“他连自行车都给卖了!”

        “自行车都卖了?”,李秀芝有些懵,这是遇上什么事了?

        小两口一边说一边猜测的时候,大胖跟三胖两小子一个拱一个,林家国与李秀芝哈哈笑了起来,这两小子,又斗起来了。

        两人一人抱一个,看到二胖呼呼大睡着,李秀芝笑道:“也辛亏有一个睡着了,不然就热闹了。”

        林家国哈哈一笑,抱着大胖道:“以后能跑能闹了,还有得我们头疼。”

        为了不吵醒呼呼大睡的二胖,两人一人抱一个,走出屋外,刚坐在石凳上,就看到街道林主任来到四合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