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四合院之我是大厨开始在线阅读 - 第79章 许三成功与酒话

第79章 许三成功与酒话

        一听是要帮这个忙,林家国没有拒绝,点头笑道:“何哥你既然有这个心,我们就互相知会一声。”

        帮这个忙,林家国没有拒绝,他与南易都是这样干的,都是厨师,这算是互换资源了,谁都不亏。

        “那哥哥先谢谢你了。”,傻柱听到林家国这话,顿时松快几分,他本来也有一些路子的,现在出了这事,人家找上门的时候,估计都得先找林家国与南易,毕竟一个院三个厨师,谁都想手艺好的那一个。

        他也不求多,先缓过这口气再说,这事对他影响确实不小,可厨师终究还是凭借手艺吃饭。

        “何哥你客气,这事没什么。”,林家国笑了笑,傻柱的手艺不差,只是这家伙有时候嘴太毒而已,现在互换资源,不算是帮他。

        两人一边说,胡奎没有搭话,只管闷头前进。

        待到三人来到许三和赖头守在的地方,许三一看三人,顿时犹豫了,傻柱,他看到了,可另外两人也在,压力好像大了一些。

        “许三,要不等明天吧?”,赖头也有些发怵,实在是一看林家国与胡奎的块头,压力就大,他们两个这种街溜子,可不是什么狠人,就只是普通的小混混而已。

        许三想了想,还是摇头,对赖头道:“不管了,又特么不是去打架,走,我们去拦人。”

        鼓起勇气,许三便与赖头来到路边,代林家国三人靠近一些,看到两人,并没有在意。

        “傻柱师傅,我们有好事找你,能不能说两句。”

        出了声的许三也有点心虚,傻柱一听,顿时愣住,看着这两人,他不认识啊。

        林家国与胡奎都刹车,停了下来,两人倒要看看,这两街溜子要干嘛!

        傻柱也落在地上,看着两人,眉头一皱道:“两位,我没得罪过你们吧。”

        对于街溜子,一般人心里都下意识的不想有牵扯的,傻柱也不例外。

        “傻柱师傅,不是得罪的事,而是我们听到一些风声,有关你的。”,许三可不想因为误会打架,急忙解释起来,傻柱一听,顿时又愣住。

        “我说两位,能不能说得清楚一些?”,傻柱有些迷迷糊糊的,许三一看林家国两人,便对傻柱道:“傻柱师傅,我们到路边上说,这挡着路,影响不好。”

        一听这话,傻柱点头,便跟许三两人来到路边,林家国与胡奎见状,也将车推过来,许三见两人也靠近过来,本来不想让两人听的,可就是没敢提,实在是两人给人的压迫感有点强。

        几人靠到路边,许三便对傻柱道:“傻柱师傅,我们两个是街上混饭吃的,前几天意外听到一些话,当时我们没在意,等到我兄弟两人来这边走亲戚,才听说了关于傻柱师傅你的一些事。”

        “我们一琢磨,好像是有人给傻柱师傅你下了套,这不,我们兄弟两人想着,给傻柱师傅你知会一声,顺便换点钱花花。”

        一上来,许三就直言是来换钱花的,傻柱三人一听,顿时都是一愣,很快,傻柱脸色一变,盯着两人,怒火顿时就上来了,迫不及待道:“你们是说,你们知道一些关于有人给我下了套的事?”

        这事不能提,一提傻柱就憋不住火,见他这样,许三不忧反喜。

        这么大的怒火?哈哈,那更好不过!

        “傻柱师傅,我们也就听说了一点,这不合计着,呵呵……”,许三笑呵呵的,大拇指与食指搓了搓,这模样,是数钱啊!

        “你们要多少?”,傻柱现在一点不关心钱的事,他只想找到幕后黑手,那孙子,真特么让他傻柱倒了大霉,偏偏还有苦难言,憋屈啊。

        闻言,许三与赖头眼睛都放光,这么顺利的吗?

        本来想着还多费点口舌呢,看来许大茂那家伙,可把这个傻柱师傅坑得不轻。

        许三眼睛眯了眯,对傻柱笑呵呵道:“傻柱师傅,一看你就是爽快人,你给我们兄弟两人十块钱,如何?”

        “十块?”,一听这数字,傻柱有些冷静了,十块钱可不是小数了。

        林家国此时也眼睛眯了眯,看着两人,若有所思。

        见傻柱犹豫,许三笑呵呵道:“傻柱师傅,不是我哥俩趁机讹钱,我们是这样想的,这十块钱呢,就当是傻柱师傅你给我们兄弟两人的定金。”

        “定金?”,傻柱又懵,还没问话,许三又道:“傻柱师傅,想必你也看出我们两人这情况了,我们都是在街上晃荡的无业游民。”

        傻柱听着,目光审视两人,点了点头,许三见他点头,没有一点不好意思,而是接着道:“傻柱师傅,这定金的意思呢,就是我兄弟两人可以帮你打听这事,如果打听到了其他消息,到时候你看着给,五毛一块我们不嫌少,三块五块我们不嫌多。”

        这下子,傻柱与林家国两人有些听明白了,合着这两人是听到了一些消息,这是准备找“一份工作”干干了。

        本来傻柱还有点怀疑这两人是来骗钱的,现在这话一说,心中的怀疑就消散了,这两人明显是准备做“长久”生意。

        “我怎么相信你们,现在我都不知道你们的名号呢。”,心中的怀疑是消散了,可傻柱也不会轻易给出十块钱。

        闻言,又看了看傻柱,许三心中有数了,便笑道:“傻柱师傅,名号我哥俩是不会告诉你的。”

        说着,他神色“凝重”下来,目光有些“闪躲”,压低声音道:“傻柱师傅,就我哥俩听到的一些风声,办这事的是个狠人,我哥俩可惹不起。”

        “要是告诉了你名号,到时候傻柱师傅你嘴巴一张,我哥俩就等着倒大霉吧。”

        傻柱看着许三这害怕担忧的模样,有些信了,不过他还是道:“我不说出你们两个的名号不就行了。”

        许三顿时摇头,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道:“傻柱师傅,我们就说开了吧,我们哥俩不信你,傻柱师傅你是有正经工作的,不怕那些人,可我哥俩不行啊,都是在街上溜达的,一些事我们得防着不是。”

        说着,许三眼睛眯了眯,继续道:“傻柱师傅,我们办这事都是小心谨慎的,不过为了钱,我们也就想着干了。”

        “傻柱师傅你要是不信我们,就当今天没见过我们,这事就当没发生过,如何?”

        欲擒故纵这一招一出,许三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傻柱真要坚定问他们的名号,这事就办不成了。

        此时,傻柱也思考起来,这人说的话有几分道理,人家有顾忌,也是理所当然。

        “你先说一点有用的,我听听再说。”,傻柱眼睛眯了眯,认真看着许三,心中想要找到幕后黑手的怒火,还是压制不住。

        一听这话,许三的心,总算落下了,他看着傻柱,又装着看了看周围,一副小心谨慎的模样,轻声道:“傻柱师傅,我们哥俩听到的风声,就是有人用一个孩子给傻柱师傅你下了套。”

        闻言,傻柱顿时眼睛瞪大,现在,他是真信了这人了,因为棒梗被下了套这事,院里就几个人知道。

        棒梗一家子不会说出来,毕竟偷东西这事,不光彩。

        一大爷与一大妈,也不会说出来,这点傻柱可以确定。

        聋老太太更不用说,她现在根本出不了院子。

        至于李秀芝与林老太太,甚至包括可能已经知道这事的林家国,在这事上也不会乱说,毕竟这一家子,一向不怎么喜欢掺合事。

        剩下的梁拉娣和可能已经知道的南易,也不会说,两人的性子,就不是说细话的那种。

        排除掉这些人,那么这人能听到这事的一些风声,那就是真的了。

        “呼呼……”

        呼气又吸气,傻柱这才冷静一些,方才道:“十块钱我给了,不过你们得尽快帮我把消息给打听出更多来。”

        许三与赖头一听,顿时露出喜色,随即,许三笑呵呵道:“傻柱师傅,你放心,我哥俩在这里等着你,想着的就是赚点钱花花。”

        “等我哥俩打听到更确切的消息,傻柱师傅你……”

        他话没说完,数钱的动作又比划上,傻柱无语,知道以后两人要是有了确切的消息,就得用钱来换。

        “傻柱师傅,你也不用担心我们讹你,我们虽然想在这事上用消息跟你换钱,可也没胆子狮子大开口。”,赖头恰好在这时候补充一句,许三一听,顿时暗暗叫好,这话说得,正是时候。

        果不其然,一听这话,傻柱顿时安心不少,人家帮着办事,自然也要点好处,合情合理。

        傻柱心中有了决断后,就想从口袋里摸钱,可一摸就是个空,他顿时有些尴尬。

        “家国,你身上带钱没?先借我十块钱。”,傻柱对林家国出声,林家国摇头,道:“我现在只有两块钱,我的钱都在秀芝那里呢。”

        一听只有两块,傻柱目光又转向胡奎,胡奎不用他开口,也摇头道:“何师傅,我也没钱。”

        知道胡奎情况的傻柱也没说什么,而是偏头对两人道:“你们要不跟我去四合院那边,现在我没十块钱。”

        听着要去四合院那边,许三与赖头都下意识摇头,去四合院那边?要是遇上许大茂与棒梗怎么办?

        林家国看到两人摇头,感觉这两人好像有点害怕去四合院那边啊,他眼睛眯了眯,略有所思。

        “傻柱师傅,我们还是在这等着吧。”,许三一副有些怕的模样道:“傻柱师傅,我们两人要是跟着过去,人多嘴杂的,到时候风声传出去,我哥俩事没帮你办好,说不定还要倒霉。”

        傻柱一听,又看两人确实不乐意过去,便道:“那你们就在这儿等着,钱一会儿我给你们送来。”

        “傻柱师傅爽快。”,许三点头,笑呵呵道:“为了我哥俩的安全考虑,以后我们打听到更多的消息,也在这等着傻柱师傅你,如何?”

        “好!”,傻柱点头,接过胡奎的车把头,风一般骑车走了。

        林家国与胡奎一看,也准备走人,临走之时,林家国的目光又审视着两人一番,许三两人被看得心一虚,只得露出笑容掩盖。

        没有多说什么,林家国便与胡奎走了,两人见人走了,赖头才喜道:“许三,这事是不是成了?”

        “当然成了!”,许三得意一笑,本来想着就是吃傻柱一口的,可现在一看,还有得吃啊。

        事本来就是两人帮着许大茂办的,到时候时不时给傻柱提供模糊中带着真实的消息,不由得他傻柱不掏钱。

        至于许大茂那边,先等等再说,那个家伙是跑不掉的,等先在傻柱这里吃饱了,再去对付那小子。

        两人抽着烟悠哉悠哉等着傻柱的时候,没过多久,傻柱又一头汗水骑车返回。

        将十块钱递给两人,傻柱眼睛眯了眯,威胁道:“两位,按说我不该说什么不好听的话的,可若是事办得不地道,朋友就成仇人了。”

        许三与赖头一听,就知道这是威胁呢,不过两人不在意,现在鱼儿已经上钩,就不怕傻柱跑了。

        说了几句好话后,许三与赖头才离开,看着两人的背影,傻柱目露期待,他倒要看看,是那个孙子搞他。

        哼哼一声后,傻柱这才返回四合院,他回到四合院的时候,林家国已经在吃饭了。

        吃好了饭,收拾一番后,看到老婆秀芝正叠着三孩子的衣服,林家国看到了几套新衣服,笑问道:“怎么想着去给孩子买新衣服了。”

        “不是买的,是妈给她三外孙做的。”,李秀芝笑着,将叠好的衣服放到衣柜。

        “妈这手艺真好,我一看还以为是百货大楼买的呢。”,林家国喝了一口茶,笑着出声。

        “你以为呢。”,李秀芝白了他一眼,笑道:“妈现在在纺织厂的等级又升了一级,你说她手艺好不好。”

        “厉害啊!”,林家国赞叹出声,岳母这本事,强了!

        “当然厉害。”,李秀芝很开心,老妈那边工资提高,对一个家的重要性不用说,老爸虽然断了腿,可双手还好着呢,现在也走出路子来了,一家人现在压力不知道轻了多少。

        两人说着话的时候,老太太换了一身新衣服走出来,笑呵呵道:“秀丫头这眼睛,厉害了,我这老太婆一穿,就感觉很合身。”

        林家国看到老太太也有新衣服,顿时笑道:“老太太,总算看到你换新衣服了,看来,还是妈能说服你啊。”

        老太太听着,双手理了理衣服,笑道:“秀丫头这是又顾小又顾老的,这衣服,穿着舒服,合身。”

        一家人说着话,夜里,与李秀芝一番缠绵后,这才睡去。

        第二天,林家国刚起了洗漱,徐大虎与胡奎已经来了,今天是休息天,也是师傅林家国带着他们两人去做事的日子。

        出门的时候,林家国带上了小懒,今天这一回,可是康五拉的线,涉及到康五,小懒就得出马。

        胡奎骑车,带着林家国,徐大虎带着小懒,三人一狗,就去了说好的地方。

        来到主家的时候,已经有人忙碌着,三人到来,主家便递烟,说了几句后,林家国三人就忙了起来。

        十来点的时候,康五来了,如同以前一样,他上来就递烟,说着赞美的话。

        “林师傅,今天我们得好好喝一杯,这一次你可不要拒绝了,不然我是真不好意思了。”

        康五笑呵呵说着,林家国眼睛眯了眯,心中一动,便笑道:“行,那就等我忙完。”

        “哈哈哈,林师傅爽快,那我就等着了。”,康五爽朗笑了起来,又说了几句后,这才笑呵呵去吹牛打屁去了。

        他一走,林家国看着他的背影,略有所思,看来今天,要有些收获了。

        有了胡奎帮忙,师徒三人都轻松不少,眼看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就等着开宴呢,林家国趁着这个休息的空当,坐下来后,点燃一根烟。

        抽着烟,他假装闭目养神,实际上是让小懒找人呢。

        “呼!”

        确定这家人还有来到的客人都没有跟康五一伙的时候,林家国松了一口气,睁开眼睛,他悠哉抽烟。

        下午,时间一到,管事一说开宴,林家国三人就忙得团团转。

        等忙完以后,康五已经提着酒,笑呵呵走过来等着,笑道:“林师傅,今天我们就借着主家这喜,好好喝一顿。”

        林家国见康五与这家人很熟络,也笑着点头,几人就坐在这边,一边聊,一边喝。

        胡奎与徐大虎都有意收着,两人没喝多少,林家国知道康五今天可能有些打算,便陪着喝。

        两人喝得酒酣耳热的时候,康五抽着烟,拍着林家国的肩膀,“酒话”就来了。

        “家国兄弟,哥哥我佩服你,真的!”

        康五抽着烟,口中呼出酒气,一脸佩服,继续道:“哥哥我也算交友广阔,像你这年纪的,我也见过不少。”

        “人家这个年纪,没结婚的还在找对象,结了婚的,照顾两口子都是难题。”

        “可兄弟你呢,一个人就撑了一个家,还奉养着老太太,光是这一点,哥哥就佩服你。”

        听着,林家国自然也说着“酒话”,叹道:“大家都有难的时候,我这是运气好,遇到了我的师傅,他教会了我一门吃饭的手艺啊。”

        “五哥,你说,要是我没遇上我师傅,这日子,估计也够呛。”

        一听这话,康五顿时心头一动,伸手就倒酒,两人又喝了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