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四合院之我是大厨开始在线阅读 - 第77章 处罚与反应太晚

第77章 处罚与反应太晚

        一大爷易中海说着,回头转身进了轧钢厂,上班去了。

        秦淮茹背着棒梗,泪水流了出来,边走边呢喃道:“棒梗啊棒梗,你什么时候才能懂事一点,你知不知道,妈这一次差点把你傻柱叔叔给害了。”

        看着骑着三轮车的傻柱已经快要消失眼中,秦淮茹背着棒梗,去坐公共汽车回家。

        中午,一张关于傻柱的通报被低调贴在公示栏,等厂里的人看到后,才慢慢传开。

        却说傻柱带着聋老太太和一大妈回到四合院后,看到傻柱,院里的人都想问,可傻柱没有说话,而是背着聋老太太返回四合院去了。

        中院,贾张氏已经回来了,看到傻柱和聋老太太,她下意识就进了屋。

        傻柱与聋老太太也当做没看到一样,回到后院屋里,将聋老太太放在床上,傻柱才勉强笑道:“老太太,孙儿让您担心了,这一次,要是没您,我都不知道闯多大祸了。”

        聋老太太本来想给他一巴掌的,可一看他现在这状态,悠悠一叹,这才道:“傻柱啊,以后做事多考虑,考虑清楚以后再去做,你要是再脑子一热,我这个老太婆也帮不了你了。”

        “我知道了,老太太。”,傻柱重重点头,深深呼吸后,这才道:“您也应该饿了,我先去做饭。”

        “嗯,去吧。”,聋老太太点头,傻柱起身,对一大妈点点头后,才回去了中院。

        傻柱在自己屋里做饭的时候,秦淮茹带着棒梗回到了四合院,院里的人一看秦淮茹的神情,也没敢问。

        刚一进屋,贾张氏就迫不及待道:“是不是没事了?”

        秦淮茹没说话,先是将棒梗放在床上,给他盖了被子后,这才走了出来。

        “淮茹,是不是解决了?”,贾张氏又一次询问出声,她怕,怕棒梗出事啊。

        “嗯,解决了。”,秦淮茹点头,脸上却没有高兴的意思,只是深深的疲惫感。

        “解决了就好,解决了就好。”,贾张氏想到孙子棒梗没事后,她就放松下来。

        “傻柱是怎么处理的?”,也许出于心里的一些感激与愧疚,贾张氏还是询问起傻柱的情况来,刚刚看到傻柱背着聋老太太回来,她没敢问。

        听到自家婆婆贾张氏提到傻柱,秦淮茹偏头,目光看着她,然后,秦淮茹正坐起来,目光直视婆婆贾张氏,一字一句道:“妈,以后你不要总是护着棒梗了,一次又一次,他现在的路,走得都不知道歪到什么地方去了。”

        说着,秦淮茹又加重了语气,紧盯着婆婆贾张氏,咬牙道:“妈,你知不知道,这一次要不是有聋老太太,傻柱的工作不光要丢,还会以偷盗罪被判劳改。”

        “而这些,都是棒梗惹出来的!”

        “这一次有傻柱帮着,下一次呢?谁帮我们?”

        “您要是再是非不分护着棒梗,不将他掰正过来,以后再闯祸,我们两个就去少管所看他吧。”

        闻言,贾张氏下意识的就想反驳,可一看儿媳妇清冷与严肃的表情,她缩了缩脖子,弱弱道:“以后我们教育好他就好了,他现在还小,等他长大一点,就听话了。”

        一听这话,秦淮茹噌的一下站起来,眼中冒火,压不住怒火道:“妈,你就知道说他还小还小,可你看看他做的事,屡教不改。”

        “现在都敢干这样的事,以后长大了,是不是要拿着刀去抢?”

        贾张氏被这么一怼,心虚的同时,也有些不乐意了,哼哼一声道:“事情不是解决了吗,又没有多大事。”

        “没多大事?”,秦淮茹听见这话,差点气哭,感觉身体一软,她颓然坐下,苦笑连连道:“妈,你真以为没多大事吗?”

        “这一次,聋老太太打了一个电话,才让厂里的领导在这事上放了一马,聋老太太这电话一打,人情就用没了。”

        “妈,你知不知道,傻柱的工作确实是保住了,可他的等级退到了最初评级的时候的等级,也就是说,以后他每个月的工资,只有二十来块了。”

        “妈,你知不知道,从今天开始,傻柱的等级三年内不能再继续评级,也就是说,三年间,他的工资一点也不会增加,除非他在这期间,能够立功。”

        一边说,秦淮茹的目光,冷冷盯着婆婆贾张氏,道:“妈,你知道这一次傻柱会有多大的想法吗,就这一次,他几年的功夫白费,还要搭上未来三年时间。”

        “你说,换做是你,你会怎么想?你会不会恨?”

        贾张氏傻了,秦淮茹去医院接棒梗的时候,就告诉她聋老太太出面帮忙了。

        当时,她还以为,这事傻柱不会被处罚太重,可现在一听,她傻了。

        秦淮茹看着她呆滞,不想多说了,感觉好累好累的她,现在就想好好睡上一觉。

        此时,轧钢厂,许大茂已经看到了公示栏上的通报,认真读了几遍后,他撇撇嘴。

        “聋老太太,没有想到,你还有这个面子!”,许大茂嘀咕出声,这有关整篇关于傻柱的处理通报,字只不提关于棒梗偷东西的事,只是说傻柱管理不当,以至于让厂里财产出现损失,所以做出这严厉的处罚。

        点燃一根烟,抽了几口后,许大茂呵呵一笑,也罢,虽然没达到让傻柱被开除的目的,可现在对傻柱的处罚,也让他憋在心里的一口气发泄出来不少。

        等级退到了最初评级的等级,三年内不得评级,够了!

        又抽了几口烟后,许大茂露出笑容,转身离开。

        傻柱,我们扯平了!

        傍晚,下了班,林家国也才看到关于傻柱通报的处罚公示,看完以后,他摇头无语。

        骑着自行车,返回四合院,刚回屋,李秀芝便道:“家国,一大爷说今晚院里全员开会解决一些事,是不是事情解决好了?”

        林家国知道她说的是傻柱与棒梗的事,便将他在厂里看到的有关傻柱的处罚通报说了出来,听完,李秀芝与林老太太是面面相觑。

        “这傻柱,是傻了吗?这都能帮棒梗扛着。”,李秀芝结合昨天的事,又听着刚刚林家国说的关于傻柱处罚通报的理由是让厂里财产出现损失,她就很快明白过来了。

        “谁知道?”,林家国摇头无语,也不知道经过这一次的事,傻柱会不会有所改变。

        “这算是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吧。”,老太太微微摇头出声,这一次要是没有聋老太太的人情,估计关于傻柱的处理,就不会这么简单了。

        “若是他记住了这一次教训,聋老太太的人情用了倒也值得了,可若是没有记住,就真辜负了聋老太太对他的关爱之心了。”

        老太太又叹息一声说着,人情这东西,只会越用越少,越用越薄,像她们这样的老太太,别人因为一些原因愿意给个人情,那是人家念着好。

        一次两次也就罢了,可要次数多了,你再倚老卖老都没用。

        林家国闻言耸了耸肩,傻柱给他的感觉,可不像轻易记住教训的人,或许他现在又清醒了几分,可等缓过一段时间后,谁知道什么时候他又会倒在秦淮茹的攻势之下。

        夜里,院里家家户户吃了饭后,都来到中院,李秀芝与梁拉娣看到傻柱将聋老太太背到了中院坐下,便同老太太一起过去,坐在旁边。

        南易与林家国没过去,两人找了一个位置,同李二猛坐下抽烟。

        见人都差不多来了以后,一大爷易中海便大声道:“今天晚上让大家过来,就一件事,那就是给昨天关于傻柱与棒梗的事给一个说法,免得大家乱传,影响我们院的形象。”

        众人一听,不少人撇撇嘴,虽然他们不知道其中的事,可一大爷易中海这么一说,总感觉好假。

        一大爷易中海也看到了靠近他的人的表情,忍不住也嘴角抽搐,他知道众人对他这说法有意见,可他必须要说啊。

        现在厂里已经处理好了,院里这边要是再乱传,不管是对傻柱,还是对棒梗,影响都很不好。

        深深呼吸后,压下心中的心思,一大爷易中海这才道:“关于这事呢,厂里关于傻柱的处罚通报已经出来了。”

        “这事就到此为止吧,我们都是一个院的,就不要闹得沸沸扬扬了。”

        这话一说,大家的目光,都看向被秦淮茹抱着的棒梗,其实大家都心里有数,傻柱怎么去偷那些东西呢,人家想拿,直接拿熟的多好,在二食堂后厨做好了带回来,谁敢说他偷呢!

        秦淮茹此时感觉自己脸上火辣辣的,若非棒梗现在还没好,她都想当着大家的面将他好打一顿了。

        见气氛尴尬,聋老太太叹息一声,让旁边的李秀芝与梁拉娣扶她站起来,两人扶起她后,她对大家道:“这事我求大家给我这个老太婆一个面儿,到此为止吧。”

        她一出声,众人目光看向傻柱,这家伙,有个好奶奶啊,不是亲奶奶,胜似亲奶奶。

        “散了吧,散了吧!”,二大爷刘海中出声,三大爷阎埠贵也出声附和几句,众人一看,顿时摇头晃脑离开。

        李秀芝与梁拉娣跟着老太太去聋老太太的后院屋子了,林家国与南易一看,起身离开,返回前院。

        “家国,你说这算不算掩耳盗铃?”,南易一边走,一边轻声询问出声,林家国点头,道:“话是堵不住的,秦淮茹家这一次,欠傻柱欠大了。”

        南易点头,傻柱等级和工资都降低,还三年不能评级,代价可不小。

        “也辛亏这家伙没有结婚,没有孩子,不然就要命了。”

        闻言,林家国翻白眼,无语道:“若是他结婚了,你觉得还会有这事?除非他是跟秦淮茹结了婚。”

        两人说着话就回到了前院,说了几句后,各自回家。

        中院,贾家,秦淮茹看着棒梗的精神状态好了不少,黑着脸道:“明天,跟我去向你何叔道歉,还有,你以后再敢偷,妈就将你的手给剁了。”

        棒梗一听,下意识就将手躲在后背,贾张氏听到这话,刚要出声,秦淮茹目光转向她,盯着她。

        贾张氏被看得没有出声,秦淮茹这才转向棒梗,继续道:“明天,去后院感谢聋老太太,给她磕头,这一次没有她,不光你何叔要倒大霉,你也会去少管所,你明白吗!”

        听着,棒梗泪花都出来了,弱弱道:“妈,那些东西不是我放在傻柱的地窖里的!”

        “叫叔!”,一听棒梗又直呼傻柱的名字,秦淮茹脸一黑,刚要发火,她突然回过了神,刚刚棒梗说什么来着?

        她盯着棒梗,问道:“棒梗,你说那些东西不是你放在你何叔的地窖里的?”

        棒梗流着泪点头,到现在,他算是已经缓过来了,不再怕得要死的他,思绪清晰很多。

        “妈,东西是我从轧钢厂二食堂偷拿的,可我都把它卖了,我没放在傻……何叔的地窖里。”

        闻言,秦淮茹与贾张氏面面相觑,两人都盯着棒梗,秦淮茹认真问道:“棒梗,你真没骗妈?”

        “我没骗,东西我已经买了,换了钱,都买零嘴吃了。”,棒梗说着,小心翼翼的,生怕被打。

        可这个时候,秦淮茹的关注点不在这里,棒梗现在既然已经承认了偷东西,那他就没必要再在这事上骗她。

        想了想,秦淮茹突然又想到了一点,看着棒梗问道:“你前段时间是不是买了很多零嘴,所以你回家后才不怎么吃饭?”

        棒梗没说话,只是将头低下来,秦淮茹一看,就知道自己说对了。

        深深呼吸后,秦淮茹让自己的语气变得平静些,拉着棒梗,问道:“棒梗,跟妈说说,你拿了东西,是怎么卖的?”

        闻言,棒梗本来有些怕的,可一看秦淮茹的模样不像是要打人,他就说了起来。

        听了一个大概,秦淮茹与贾张氏脸都黑了,她们可不是棒梗这孩子,思维简单,不会多想。

        “到底是谁害我孙子?”,贾张氏怒火就往上涌,棒梗虽然只说了一个大概,可她与秦淮茹都清楚,棒梗这是被人下套了。

        那有每一次都让棒梗看到,还每一次都在那个时间段搞什么交易的,他们的目标,只怕就是为了给棒梗下套。

        “走,我们去报警,天杀的贼,这是害了我的棒梗啊。”,贾张氏骂着就要站起来,秦淮茹拉住了她,急道:“妈,人家专门给棒梗设了套,现在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还有,这事才刚压下,我们又去报警,到时候警察上门,动静又会大起来,如果能查到人也就罢了,查不到人,对棒梗的影响可就很大了,别忘了,人家是下了套,可东西确实是棒梗偷的。”

        一听这话,贾张氏张了张嘴,最后有些火道:“那你说这事怎么办?”

        秦淮茹让自己冷静些,最后看向棒梗,又一次认真问道:“棒梗,你刚刚说的,都没有骗妈吗?”

        “没有!”,没有挨打,棒梗不再那么怕,说话清晰很多。

        确认棒梗真不是说谎后,秦淮茹长呼一口气,对贾张氏道:“妈,有人给棒梗下了套,应该不是对付他的。”

        贾张氏闻言,顿时点头,棒梗只是个孩子,有什么值得人家算计的,刚刚两人可是听清楚了,棒梗每一次偷来的东西都是卖了。

        就光听棒梗记住的几次价格,两人就知道,那些东西,根本不可能值那个价。

        之所以提高价钱,就是为了引诱棒梗继续去偷,然后换钱。

        “傻柱!”

        两人异口同声,因为那些被棒梗卖了的东西,最后却被装了一大袋子,放在了傻柱的地窖里。

        “妈,棒梗,我们现在去后院聋老太太家里。”

        秦淮茹起身,伸手拉着棒梗,对他道:“棒梗,待会儿你把事情再说一遍,不要怕,你说得越清楚,我们就能够抓到坏人,明白吗?”

        “嗯!”,棒梗点头,秦淮茹吐了一口气,拉着他,与婆婆贾张氏,就去了后院。

        此时,后院聋老太太屋里,李秀芝几人还在,都跟聋老太太聊着天,而傻柱与一大爷易中海坐了一会儿,就想回去睡觉,他们两个在这儿,感觉有些不自在。

        正要离开呢,敲门声响起,傻柱起身去开门,门一开,看到是秦淮茹一家子,傻柱不知道要说什么,这么短的时间,他根本没有缓过来。

        秦淮茹看着他,也知道他这一次对自己一家子很有意见,不过这个时候可不是说其他的时候。

        看到三人,屋里的人都是一愣,秦淮茹先是打了招呼,也不准备避讳李秀芝几人了,反正棒梗偷东西的事情就是事实。

        “老太太,一大爷,傻柱,我刚刚问了棒梗,他说了一些情况,我感觉是有人要害傻柱!”

        害傻柱?

        大家都懵了,说到这点,你这一次可不是好好的坑了傻柱一次吗。

        “秦淮茹,到底是怎么回事?”,聋老太太眉头一皱,询问出声,她现在是真觉得这一家子麻烦得很。

        秦淮茹将棒梗拉过来,握住他的手,语气轻一些道:“棒梗,你慢慢说,将你知道的都说出来,不要怕,你说出来后,我们就能去抓坏人了。”

        看着这么些人,棒梗本来很怕很紧张的,可被老妈秦淮茹拉着手,又听到抓坏人,他顿时不怎么怕了,就开始说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