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四合院之我是大厨开始在线阅读 - 第75章 傻柱背锅与两个都在心里祈求的人

第75章 傻柱背锅与两个都在心里祈求的人

        “我帮……”,傻柱下意识就要说我帮个屁啊,他现在正憋着火呢,棒梗这死孩子不光偷东西,还将东西放在他的地窖,这事干的,他傻柱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又想到这段时间棒梗跟他热乎劲头,傻柱这个时候也终于回过味了,顿时,他有一种被“背叛”和膈应的感觉。

        “傻柱,秦姐求你了。”,秦淮茹又轻声恳求出声,眼泪汪汪的,仿佛下一刻傻柱要是不帮忙,她就无所依靠的感觉。

        傻柱一看秦淮茹这模样,顿时心头一软,可一想今天这事不小,他怎么帮忙?

        秦淮茹的声音被棒梗的哭声给压住了,其他人都没有听到,叫傻柱脸上出现犹豫之色,秦淮茹心中生出了几分希望,刚要说话,这个时候,队长出声道:“这里不是处理事情的地方。”

        “将东西收好,带回去。”,队长说着,走过来看着傻柱还有棒梗,冷声道:“回厂里,把事情说清楚。”

        傻柱张了张嘴要说什么,这个时候,棒梗一听又要回去,顿时更哭得不行。

        “不行,你们不能带走我孙子。”,贾张氏尽管很怕保卫科的人,可还是咬牙出声。

        “这位大妈,既然你是她奶奶,也一起过去吧。”,队长可不惯着她,又对秦淮茹道:“你这个当妈的也一起去,孩子还小,我们不是不讲人情。”

        很快,保卫科的人又带着傻柱几人离开,他们一走,院里的人都面面相觑。

        “贾张氏溺爱,秦淮茹护着,现在好了,事大了吧!”,一大妈忍不住骂了一声,众人一听,顿时纷纷议论出声。

        “奶奶,我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劲?”,李秀芝轻声出声,老太太眼睛眯了眯,也微微点头,确实有点不对劲。

        傻柱应该不会干这种事,而棒梗呢,棒梗如果是偷钱,最多也就是秦淮茹没让他记住教训,可棒梗偷这些东西干嘛?

        吃是能吃,可也得做成了饭菜,才能吃,他棒梗偷这些东西,敢拿出来吗?

        院里人议论纷纷的时候,傻柱几人正坐车返回保卫科,秦淮茹想办法与傻柱挨坐着,贾张氏抱着棒梗,一脸担忧。

        发动机的声音很大,秦淮茹伸手抓了抓傻柱,依然一脸恳求模样,傻柱看着她,心中犹豫不决。

        见他犹豫之色,秦淮茹假装被车晃了坐不稳,靠近傻柱耳边,快速说着话:“傻柱,秦姐求你了,棒梗要是毁了,我也活不下去了。”

        又坐稳后,她眼泪汪汪看着傻柱,这时,傻柱听着这话,心中一震,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害怕缩在贾张氏怀里的棒梗,他咬了咬牙,还是对秦淮茹点头了。

        傻柱点头,对于秦淮茹来说,无异于是死死抓住了这跟救命稻草,她差点直接喜极而泣哭出声。

        车来到轧钢厂,队长就将几人带到一个房间,然后准备开始询问。

        这个时候,轧钢厂的工人们下班了,没人注意到这事。

        房间里,队长目光环视几人,审视着。

        别看东西在傻柱家里的地窖找到了,可恢复冷静的队长感觉有点不对劲,主要是小国嘴里说的那个叔叔,他既然发现了这事,怎么到现在都还没出现过。

        所以,他得问清楚了,若是处理结果最后是冤枉了人,那他们的责任可不轻。

        队长现在最想问的,是棒梗这孩子,可一看他害怕的模样,又担心把这孩子吓出问题,看了看后,只得将目光转向傻柱。

        “何雨柱同志,说说吧,这到底怎么回事?”

        有人已经开始记录,这已经是相当于审问记录了。

        队长目光直视傻柱,保卫科几人也看着傻柱,而秦淮茹,更是眼睛不眨看着傻柱。

        这一刻,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她怕,怕傻柱这个时候突然反悔,尽管刚刚傻柱已经点头。

        心跳加快的她,握着棒梗的手下意识用力了一些,这让棒梗想抽手,可秦淮茹根本没注意到。

        她的目光,她的思绪,这一刻都在傻柱身上。

        这一刻,她心里求神拜佛,祈求它们保佑。

        这一刻,傻柱下意识的,偏头看了一眼秦淮茹,又看了一眼缩在贾张氏怀里,脸色有些涨红的棒梗。

        “哎!”

        心中一叹,傻柱再看了一眼秦淮茹,看着她一脸恳求与柔弱的模样。

        “这事,是我做的,我认了!”

        傻柱出声,此言一出,队长与几个保卫科的人眼睛眯了眯,而秦淮茹,则是在这一刻,差点因为紧张到极致,然后放松下来的落差感瘫软在地,幸好她现在是坐着的。

        这一刻,贾张氏也露出意外之色,意外之后,就是大喜。

        傻柱认了?

        贾张氏看着傻柱,她心里也清楚,东西不可能是傻柱偷的,可他现在还是认了。

        这一刻,贾张氏因为对孙子棒梗的担忧与溺爱,对傻柱担了这事的决定,心里第一次有了对傻柱的感激之情,而不是以前的理所当然。

        此时,棒梗是最迷糊的那一个,他怕,所以他听得最认真。

        东西是自己偷的,他心里清楚,可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傻柱家的地窖,他不知道。

        自己每一次偷来的东西,不都是卖了的吗?

        “何雨柱同志,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队长出声,他可不知道现在秦淮茹一家子心里的想法,傻柱认了,对他们的审问反而方便很多。

        “我也是没有办法。”,傻柱一副懊悔与无奈的样子,既然已经决定帮棒梗担了这事,他脑海的思绪变得清晰不少,稍微想了想,他就已经找到了理由,想尽快落定此事,不让这些人再继续查下去。

        想着这些,他便道:“队长同志,我买自行车的钱是借的,每个月都要还钱。”

        “而前段时间我奶奶聋老太太摔倒伤了腿,需要卧床休息,我每个月工资根本不够。”

        “队长同志,是我错了,是我起了贪心,想着我在二食堂工作,这才让棒梗这小子经常过来找我,让他帮我把东西带回去。”

        “棒梗这孩子以为是我的东西呢,所以稀里糊涂帮了我,队长同志,我错了,我不该用利用孩子懵懂无知的来做这事,我错了。”

        “我认罪,我请求厂里给我严厉的处分!”

        噼里啪啦的话说到这里,傻柱又露出一脸恳求模样道:“队长同志,请给我一个改正的机会,这样的事,不会有下一次了。”

        队长与几个保卫科的人听着,脸色难看,听傻柱这话,他们保卫科的巡逻的漏洞这是被人抓住了,这特么有点打脸。

        此时,秦淮茹心里放松下来,对傻柱的感激之情,在这一刻,达到了最高值。

        贾张氏此时也安心很多,而棒梗呢,他是怕,可他不傻,听到傻柱这些话,他迷糊的同时,更多的是安心。

        紧绷的状态放松下来,棒梗就感觉自己好困,迷迷糊糊的,他就想睡觉,好累啊!

        “何雨柱同志,你现在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凭证,如果再敢骗我们,罪加一等,你明白吗?”

        队长反应最快,顿时语气冷冽警告出声,傻柱虽然认了,这解释听起来也合情合理,可队长依然感觉有些不对劲。

        所以,他必须出声,目光盯着傻柱,等待他的反应。

        “队长同志,都这个时候了,我还有说谎的必要吗?”,傻柱苦笑起来,这一刻,他不是演的,而是真的苦笑。

        他不知道,自己为了秦姐帮棒梗担了这事后,厂里领导会怎么处罚他。

        他也不知道,这件事会搞得有多大,苦笑,是因为他也怕后果会很严重。

        听着这话,又看着傻柱的苦笑,队长眼睛眯了眯,让手下人再一次询问傻柱,他自己,则是拿出一根烟,自顾自抽了起来。

        就在傻柱被反复询问,而傻柱又不断想着法弥补他话中漏洞的时候,贾张氏感觉棒梗怎么烫呼呼的,低头看着睡过去的棒梗,脸色通红,她伸手一摸棒梗的头。

        “淮茹,棒梗的头好烫,是不是发烧了?”

        贾张氏出声,秦淮茹偏头,看着脸色通红的棒梗,也伸手摸了摸棒梗的额头。

        “妈,是发烧了!”,感觉很烫的秦淮茹站了起来,脸色有些急。

        两人的动静被队长以及几个保卫科的人听着,一听孩子发烧,队长起身,走了过来,伸手摸了摸棒梗的头。

        “应该是发烧了!”,他出声,立即道:“送去厂卫生……”

        话没说完,他才想起,现在都下班了,厂里的卫生室估计也没人了。

        “送去医院!”,他说着,对秦淮茹两人道:“你们先把孩子送去医院,这事还没有处理好,我们这边会再找你们。”

        秦淮茹与贾张氏点头,队长抱起棒梗,让秦淮茹背上,两人便带着棒梗去了医院。

        她们走后,队长又对傻柱道:“何雨柱同志,今天晚上,你就留在这里吧,明天上班,我们会上报厂里领导。”

        傻柱一听,除了点头,他能说什么呢!

        却说秦淮茹与贾张氏带着棒梗去医院的时候,四合院这边,下了班的人回家后,才知道了今天下午时候院里发生的事。

        许大茂听着众人议论纷纷,他也参与其中,事做到这一步,他心中唯有寄托于秦淮茹能按照他预想的方向,让傻柱帮着背黑锅。

        他现在有些紧张,一旦秦淮茹没有那样做,这事就难结束了,毕竟棒梗一旦开口,事情又会不一样了。

        “秦淮茹啊秦淮茹,你千万不要让我失望,你才是我整个计划的关键点啊。”

        “你不是将傻柱拿捏得透透的吗,这一次,你千万也要拿捏住。”

        心里期待与祈求着,许大茂有些失神。

        院里的人议论纷纷的时候,后院,聋老太太与一大爷易中海在屋里都眉头紧皱着,知道这事后,两人也是一个想法,那就是棒梗偷那些东西干嘛?

        偷了回来,他敢拿回家去吗?不能拿回家,又不能直接吃,那他偷来干嘛?

        “老太太,我先去厂里保卫科那边看看情况吧。”,一大爷易中海出声,聋老太太点点头,她现在心里还有一个担忧,那就是傻柱。

        先不说棒梗为什么要偷那些东西,就说那些东西是被保卫科的人在傻柱家的地窖里找出来的,这一点,聋老太太就担忧傻柱。

        不是担忧傻柱会偷这些东西,她心里清楚,傻柱是混了些,可不会这样做。

        她担心的,是傻柱那小子又做一些糊涂事!

        一大爷易中海说了几句后就离开后院,看到许大茂也在,他便跟许大茂说要借自行车。

        一听一大爷易中海要去厂里保卫科,许大茂很爽快借了车,本来想着他也跟着去打探打探情况的,可还是忍住了。

        院里的人都知道他许大茂跟傻柱不对付,这个时候他太过热心,事后肯定会被怀疑的。

        按下了心思,将车给了一大爷易中海后,许大茂也不继续和院里的人议论了,抽着烟,先回屋去了。

        前院,回了家的林家国听李秀芝说了事后,顿时眉头一皱。

        “家国,你说棒梗胆子怎么那么大,下午我可看了,那小袋小袋的,一看就不是一次两次,而是很多次。”

        林家国抱着大胖,眼睛眯了眯,如果是这样,那么前段时间棒梗经常去轧钢厂二食堂的事就说得通了。

        “先准备吃饭吧。”,林家国又摇了摇头,道:“这事厂里的保卫科会查清楚的。”

        李秀芝与老太太点头,虽然她们也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可这事,也不由她们来查。

        此时,南易家,梁拉娣正教育着大毛几个孩子,棒梗越是搞事,梁拉娣对大毛几个孩子也盯得越紧。

        不光是她,院里其他家的孩子的父母,也在教育自家孩子。

        孩子调皮捣蛋,当父母的最多是头疼,孩子嘛,少有不调皮捣蛋,上串下跳的。

        可孩子要是路走歪了,那就不是头疼,而是害怕了。

        院里的人在给自家孩子开教育大会的时候,另外一边,送棒梗到医院后,医生给棒梗处理后,秦淮茹看着时不时说着梦话的棒梗,她真想给他好一顿打。

        “棒梗,我的孙儿,没事了,没事了!”,贾张氏也听清了棒梗迷迷糊糊中说的一些话,见这孩子睡了还怕着,她就心疼得直抽抽。

        见自家婆婆贾张氏说话以后,棒梗睡得轻松了一些,秦淮茹又是气,又是无奈。

        “妈,你照顾着棒梗,我得回去!”,秦淮茹出声,贾张氏闻言愣住,不解道:“小当和愧花不是被一大妈照顾着吗,你现在回去干嘛!”

        她有些不乐意,没看见她的孙儿棒梗现在还发着烧吗。

        “妈,这事不是傻柱帮着担了就完事的。”,秦淮茹压低声音,苦笑道:“现在傻柱在厂里是帮着棒梗担了,可院里那边呢。”

        “院里那些人是不会相信的,你别忘了,还有一个聋老太太呢,她要是知道了这事的结果,怎么可能善罢甘休,别忘了,她可是将傻柱当孙子的。”

        一听这话,贾张氏也紧张起来,立即道:“那你快点去处理,可不能让棒梗再被吓住了,今天他发烧,估计就是被吓的。”

        秦淮茹点头,看了一眼棒梗,心中一叹,便转身出了病房。

        走出医院,秦淮茹并没有去四合院,她心里清楚,出了这事,一大爷易中海不管是因为傻柱的原因,还是因为聋老太太的原因,都会去厂里的保卫科打探情况的。

        刚刚她跟婆婆贾张氏说的是真话,这事还没完呢,真要到时候让聋老太太撕破了脸,她们一家子,在四合院只怕也抬不起头了。

        所以,她必须去解决这件事,最好能够让事情往好的一些方面发展,如此一来,她对傻柱心里的愧疚感会少一些。

        心中已经有些思路的秦淮茹一边走,一边想着,而在轧钢厂这边,一大爷易中海来到这边后,就询问情况。

        保卫科的人还是给易中海这个厂里的八级钳工一点面子的,将傻柱认了的事告诉了他。

        一听傻柱认了,一大爷易中海懵逼了好一会儿,回了神后,他眉头紧皱着。

        思绪有些乱的一大爷易中海拿出了烟,又给保卫科几人散了烟,然后在一人的带领下,找到了今天主持这事的保卫科队长。

        “队长同志,我跟傻柱是一个院的,一听出事,院里的聋老太太就差点背过气去,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队长一听易中海这名字,又想到询问傻柱的时候,傻柱说借钱买自行车是跟他们院里的一大爷易中海借的,莫非就是这个?

        他眼睛一眯,便道:“易师傅,正好你来了,我们也问你一些事。”

        闻言,一大爷易中海心中一跳,很快冷静下来,道:“队长同志,你们要问我什么事?”

        “走,先去屋里。”,队长出声,带头往前走,一大爷易中海只能跟上,进了屋,让易中海坐下后,队长又找来记录员,便开始询问起来。

        一问一答,问了几个问题后,队长点点头,看来傻柱在这一点上确实没有说谎,他确实借了一大笔钱用来买自行车了。

        此时,一大爷易中海也有些回过味了,他现在终于知道“傻柱认了”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了。

        事确实是棒梗干的,只不过现在傻柱帮着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