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四合院之我是大厨开始在线阅读 - 第72章 胡奎拜师

第72章 胡奎拜师

        两人到胡同口等王大发一家人的时候,李秀芝已经买了菜回来,看她提了不少菜,三大妈有些不解道:“秀芝,你买这么多菜干嘛,这又不是冬天,菜不好放得久了。”

        “三大妈,这是今天吃得呢。”,李秀芝笑着回应了一声,三大妈愣住,有些疑惑道:“今天你们家要请人吃饭吗?”

        “嗯,我嫂子张琴和家国的师傅他们要过来,今天家国收徒胡奎,这不是想着我们也好长时间没在一起吃饭了,趁着这一天,聚一聚。”

        李秀芝说着,又对三大妈道:“三大妈,待会儿您过来坐坐,我先回家忙了。”

        话说完,就提着菜回家了,梁拉娣也正好走出来,跟着李秀芝一起进了屋。

        “家国又收徒弟了,还是胡奎那憨憨的小子!”,三大妈啧啧出声,这片想拜师林家国的不知道有多少,可林家国就是没有松口,现在憨憨的胡奎居然被看重了。

        回到了屋里,看到三大爷阎埠贵正准备去钓鱼,三大妈便说了起来,听着,三大爷阎埠贵也是一愣,回了神后,他有些羡慕道:“看这动静,林家国对胡奎挺重视的,又是拜师又是吃饭的,还是在他家,这动静,啧啧……”

        一般来说,应该是胡奎来林家国这里拜师后,请师傅师公吃饭的,可现在,作为师娘的李秀芝,把事都给办妥了,这徒弟,当得值了。

        两人说话的时候,于莉听着,便出声问道:“爸,妈,我们要不要去帮个忙?”

        三大妈闻言,微微摇头道:“这不是事,我们就不去打扰了,若是需要帮忙,秀芝会开口请人的。”

        三大爷阎埠贵点点头,林家国的媳妇李秀芝是个能当家的,做事大气有分寸,今天她没开口,显然是人家一家人吃个饭这事而已。

        这边说话的时候,李秀芝家,梁拉娣与李秀芝忙碌着,南易系着围裙走了进来,玩笑般道:“家国这小子,他收徒弟,我来做厨,就不怕胡奎吃了我做的菜,被我给拐跑了。”

        梁拉娣听着,顿时有些哭笑不得,这两人,怎么有点像小孩子呢。

        “南哥,那就看你的本事咯。”,李秀芝也玩笑出声,三人都笑了起来。

        看着三人忙碌,刘奶奶就要过来帮忙,老太太笑道:“就让这些孩子忙着吧,我们聊聊天,待会儿等着吃就好了。”

        “这本该是我家来张罗的,老姐姐,这……”,刘奶奶有些不好意思说着,这又是拜师,又是要吃饭的,怎么觉得反而是林家国拜师胡奎的感觉呢。

        她话没说完,老太太便笑了起来,道:“妹子啊,现在是年轻人当家咯,听我的,我们等着吃就是了。”

        听着这话,刘奶奶也不再多说了,今天李秀芝这动静,就可见她对胡奎的认可,以后啊,胡奎日子好过咯。

        “刘奶奶,老太太说得对,今天您两位,等着吃就好了。”,梁拉娣说着,玩笑出声道:“今天确实应该是由秀芝张罗,待会儿人家胡奎头一磕,茶敬了,秀芝可就是师娘了,这师娘为孩子张罗事,可不就是应该的吗。”

        “哈哈哈……”

        几人都笑了起来,气氛变得欢乐,南易也呵呵接着话头,像个孩子一样调皮调侃道:“还有啊,等胡奎拜师后,从辈分上讲,他就得叫老太太您太奶奶,老太太,您和刘奶奶以后互相称呼起来可就麻烦了,所以啊,趁着现在,您两位还是先想想吧。”

        几人又笑了起来,老太太看着南易,也调侃道:“易小子,听着你这话,怎么感觉像是挑拨我和刘妹子的关系呢,该打屁股。”

        李秀芝几人哈哈笑着,南易嬉笑道:“老太太,您两位还是各论各的吧,您看,我主意也出了,您老还是别出手了。”

        几人又笑,一边说着,一边忙碌起来。

        没过一会儿,林家国一行人回来,徐大虎也在其中,大家彼此道了个好后,嫂子张琴也过来帮忙做事,一起来的几个孩子来过四合院,与大毛他们也认识,便一起玩耍去了。

        聊了一会儿,梁拉娣热好了茶,等水温降了一些,便让李秀芝去洗手,解下围裙。

        “师傅,请您老就坐!”,林家国起身,恭敬出声,扶着师傅走过来坐下。

        林家国面向师傅王大发,跪倒在地,磕头一次,恭敬道:“师傅,今天徒儿收第二徒,姓胡名奎,请您老见证,允他入我门墙。”

        “允!”

        王大发神色肃穆出声,林家国起身,站起来,落到侧面,对胡奎道:“胡奎,师公已允,敬茶!”

        胡奎跪倒在地,对王大发叩头三次,接过茶后,双手端起,恭敬道:“辛得师公贵口一言,允胡奎得入门墙。”

        “师公,您请茶!”

        王大发接过茶,喝了一口,神色肃穆对胡奎道:“既入门墙,当尊师重道,勤学苦练,以待将来成就一代名厨,方不负你师看重。”

        “谨遵师公教诲!”

        放下茶杯,王大发站起来,神色转而笑容满面,起身伸手扶起胡奎,对大家笑道:“今日,我王大发,又得一好徒孙了。”

        众人笑着恭贺出声,胡奎扶着师公到旁边坐下,等王大发坐下以后,胡奎按照昨天奶奶教的,来到林家国这边,恭敬道:“师傅,请您就坐!”

        说着,他也扶着林家国,林家国没有拒绝,走过来坐下,胡奎退后几步,又走向李秀芝,伸手轻扶,恭敬道:“师娘,您请就坐。”

        李秀芝也坐到林家国旁边,一脸笑容,此时,梁拉娣端来几杯茶等着,南易向前几步,神色肃穆,声音放大道:“今日,林家国收第二徒,姓胡名奎,传道受业。”

        话说完,他退后一步,胡奎跪倒下来,先对林家国磕头三次,南易给他端来一杯茶,胡奎接过来,双手抬高递上,恭敬喊道:“师傅,您喝茶!”

        林家国接过茶,喝了,胡奎又再一次对李秀芝磕头三次,敬茶李秀芝,李秀芝也接过茶喝了。

        两人起身,扶起胡奎,林家国笑道:“去跟你师兄问个好,师傅望你们互相扶持,不生嫌隙。”

        “是,师傅!”

        胡奎恭敬出声,退后几步,转向徐大虎,躬身道:“师兄好。”

        “师弟好。”,徐大虎伸手扶了扶胡奎,笑道:“我为兄,你为弟,你我同为一门,自当互相扶持。”

        “是,师兄!”

        “好了,拜师已成,那就准备吃饭,我这个老头子也饿了。”,王大发哈哈笑着出声,众人也笑了起来,便开始忙碌起来。

        胡奎拿出买好的烟,开始散了起来,走出屋门,来到前院,他散烟给看热闹的三大爷阎埠贵还有傻柱等人。

        众人也纷纷恭喜出声,傻柱看着这憨憨的小子,想知道林家国是看重他那一点。

        今天这拜师的场景他可是看着的,规矩不大,可足够郑重,这就说明,林家国是要将真本事传给这小子的。

        看了一会儿,还是觉得胡奎憨憨的,没看出优点来。

        胡奎散了烟,看热闹的人也散去了,回到中院,傻柱对一大爷易中海嘀咕道:“这林家国就又收了一个胡奎,看这动静,胡奎估计也跟徐大虎一样,不用做三年学徒工了。”

        一大爷易中海闻言,想到自己与陈技术员上一次算计不成,反而让胡奎现在入了林家国的眼,他就觉得有些无语。

        “傻柱,林家国这样做算不算坏了你们这一行的规矩?”,一大爷易中海有些好奇,询问出声,据他所知,傻柱的徒弟胖子与马华现在还是学徒工呢,傻柱是一点本事没教。

        “不算。”,傻柱摇头,叹息一声道:“三年学徒工是师傅考验与挑选的过程,不管是徐大虎还是胡奎,拜师都很郑重,这就是林家国的亲传弟子了。”

        说着,他又嘟囔一句道:“也不知道林家国怎么想的,这考验的时间也太短了些,难道他就不怕徐大虎与胡奎心思不纯吗。”

        话说到这,傻柱心里就有些嘀咕的,徐大虎现在的手艺已经开始上路了,自己的徒弟胖子和马华也有些想法了,马华还好,老老实实做事,没怎么提,可胖子已经多次试探他傻柱了。

        闻言,一大爷易中海看着傻柱,不知道该说什么,这小子,估计是想让胖子跟马华走他以前走过的路,现在林家国那边在加快速度,估计傻柱又有些想法了。

        “算了,各人有各人的做事方式,你也不必去学。”,一大爷易中海提点一句,傻柱闻言,顿时点头,反正到现在,他觉得还是得继续考验胖子与马华,亲传弟子这事,得考虑清楚了。

        院里的人议论着的时候,前院已经饭菜飘香,大家分了几桌,开始吃饭。

        吃好了饭,又聊了一会儿,师傅王大发一家就回去了,他们一走,刘奶奶也带着胡奎,告辞离开。

        “师傅,我也走了,我还得去相亲呢。”,徐大虎嘿嘿笑说着,林家国一听这话,也乐了,笑道:“那你小子加快脚步,我要是当了师爷,给你包一个大红包。”

        “师傅,您就等着吧。”,徐大虎眉开眼笑的,风风火火就走了。

        看他出了院门,梁拉娣笑道:“秀芝,你这辈分,是越来越高了,要是徐大虎的好事成得快,要不了多久,你就成了师奶,啧啧啧……”

        李秀芝莞尔一笑,对梁拉娣道:“既然这么羡慕,那就让南哥也收徒弟呗。”

        “我也想收啊。”,南易抽着烟,眼神有些幽怨道:“秀芝,以后让你家家国少怼我一点,这小子又收了第二个徒弟,以后估计少不了在这方面怼我,想着这日子,我都觉得头皮发麻。”

        “哈哈哈……”

        几人笑了起来,林家国抽着烟,乐呵呵道:“南哥,以后多给我点好处,我保证不怼你。”

        “去你的吧。”,南易翻白眼,哼哼道:“你小子这是趁机讹上我了吧,不行,我也得尽快找一个能撑着面的了。”

        话说完,摇头晃脑拉着秀儿就出院门去了,林家国摇头失笑,相比自己的运气与收徒自由,南易那一派,规矩就严多了,想短时间内收徒弟,估计不可能。

        想了想,林家国哈哈一笑,走到屋里,将三个孩子放到婴儿车,笑道:“走咯,今天你们老爸我带你们遛弯。”

        见林家国推着婴儿车就走了,李秀芝与老太太摇头失笑,孩子被他老爸带去遛弯了,两人索性去后院看聋老太太去了。

        第二天,轧钢厂三食堂,当胡奎开口叫林家国师傅的时候,众人顿时一愣。

        等知道胡奎正式拜师林家国后,众人纷纷恭贺出声,对于林家国收徒胡奎这事,大家多少已经有些预料了。

        毕竟这段时间,林家国对胡奎的关注,大家可都看在眼里的,只不过他们没有想到这么快而已。

        恭贺后,众人又继续忙碌起来,见胡奎又去干往常的工作,忙得满头大汗的,本来心里有些羡慕嫉妒恨的人见林家国没有阻止,顿时心中的羡慕嫉妒也散去不少。

        感觉到气氛恢复如常,林家国微微一笑,胡奎虽然已经是他的徒弟,可他现在的本职工作还是帮厨,真要自己开个口,大家也不会多说什么,可是,他们与胡奎之间,必然会出现隔阂,这是林家国不愿意看到的。

        工作该干还得干,最多是回归正常化,这样一来,其他人才没有话说。

        此时,胡奎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以前怎么干,今天还怎么干,拜师后,他的精神头更好了。

        休息时间,胡奎洗了一把脸,这才来到林家国这边,听他的指导,徐大虎也过来旁听。

        “啧啧啧,本来我想着有机会拜师林师傅呢,看来,我是没这个命了。”

        外面过道,一年轻人抽着烟,摇头晃脑说着,其他几个也有心思的,也苦笑起来。

        以前,他们是认为林家国收了徐大虎当徒弟后,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再收了,可现在,后面来的胡奎又成了林家国的徒弟,可见林家国就没看上他们啊。

        看着几人失意的模样,刘岚微微摇头,厨艺可不是好学的,像林家国这个年纪就有如此厨艺的人,挑选徒弟自然也选好的,看不上就是看不上,总不能随便收一个,以后只学了三脚猫的功夫,这不是丢人家林家国的人吗。

        几人正说着话呢,二食堂的胖子走了过来,笑呵呵散着烟,打听起胡奎的事来。

        刘岚看着胖子,有些想笑,这小子机灵,可就是太过机灵了,他与马华到现在还没能让傻柱教点真本事呢,现在过来打听,估计又得被打击一下了。

        果不其然,等确认了胡奎真被林家国收为亲传弟子后,胖子的笑容中出现了一些不满与苦涩。

        抽完了一根烟,胖子有些丧气返回二食堂去了,回到二食堂,看到师傅傻柱正悠哉喝着茶,他是欲言又止。

        想了想,他还是没有开口,因为他知道傻柱的脾气,这个时候出声,就等着被骂吧。

        走到一边,看到马华,胖子心里不由得有了同病相怜的感觉,以后,他们两个,只怕是跟徐大虎两人,又要越拉越远了。

        且不说胖子心里怎么想,三食堂这边,指点了两个徒弟一番后,林家国走出来抽烟。

        一天工作就这样结束,下了班,林家国推着自行车走出轧钢厂大门,刚想回家,就听到有人叫他,偏头一看,就见吴邮在路那边对他招手。

        林家国推车走了过去,笑道:“吴叔,你这是准备过来抢轧钢厂保卫科的活吗。”

        吴邮摇头失笑,道:“行了,别说俏皮话了,我们边走边说。”

        林家国拿出烟,两人各点了一根烟,一起走着,吴邮轻声道:“牛队长让我告诉你,你父亲那边的行动已经有了很大进展。”

        “他这个鱼饵一放,一些鱼儿开始扑腾了,有了动静,牛队长他们那边工作进展得很顺利。”

        抽了一根烟,吴邮神色凝重许多,道:“接下来一段时间,你自己多加注意,只要跟你接触的,时不时提到你父亲的人,你就及时告诉我。”

        “领导指示,既然鱼儿扑腾起来,那就一网打尽。”

        “我知道了。”,林家国点头,康五的事,他到现在都没跟吴邮他们说,不是他不想说,而是康五太能忍了,都已经接触不少次了,他话都没提到自己的父亲林大福。

        要是现在就跟吴邮他们说,他们肯定会做出部署,说不定,会惊了康五他们。

        自己可是有着小懒这个大杀器的,等着自己这边摸清楚一些,才告诉吴邮他们,到时候一网打尽,就不会留有后患。

        两人说了一会儿,吴邮才离开,他一走,林家国眼睛眯了眯,随即呵呵一笑,也不知道怎么的,刚开始,他还有些怕来着,等适应了一些,他怎么感觉自己有些兴奋呢。

        “呼”

        吐了一口气,骑车上路,林家国回家去了。

        吴邮来找林家国的时候,另外一边,康五也正跟几人再一次聚集一堂。

        “康五,你这边可以继续往前一步了。”,一人出声,显然心情很好道:“那边的计划很顺利,上面的人命令我们,这边也必须要配合好。”

        “那边计划顺利,我们这边,就要用上林家国了,唯有林家国,才能彻底击穿林大福的心理。”

        “好,我知道了。”,康五点头,对几人笑道:“林家国这个目标我们挑选得很好,有几次我提到他去世母亲王梅的时候,那个家伙情绪波动有些大,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