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曝光马甲后她一夜封神在线阅读 - 第209章 我不痛的,你哭我就好痛啊(加更)

第209章 我不痛的,你哭我就好痛啊(加更)

        围墙内到处都是鲜血,帽子扣在脑袋上的宋景蹲在中年男人的尸体前,修长白皙的指尖和手掌上全是往下滴的鲜血。

        “宋景!”时宴立刻冲上去,一把将人抱进怀里,声音都在颤抖,“宋景,听得到我讲话吗?”

        宋景滴血的指尖颤了颤,过了一会儿才开口,声音嘶哑的好似破败了一般。

        “我没事。”

        时宴紧紧抱着她。

        宋景取掉口罩,吐出嘴里的血腥,用手背蹭掉嘴角的血迹,声音又低又沉。

        “不要担心。”

        “这条命是我的,谁都不可能越过我去掌握它!”

        “好。”时宴的声音依旧在颤抖,他一辈子从来没有如现在这样深切的体会到什么叫惧怕,“宝贝儿,我想查一点关于你的事情,能查吗?”

        “不要查。”宋景掀开帽子抬头看他,眼底依旧压着邪红,“你想知道什么就问我,能跟你说的,我都告诉你。”

        “你为什么会这样?”时宴低头看她。

        小姑娘本来就白,此时脸色更白,衬得她眼底压抑的邪红无比的刺眼,这样的隐忍像利刃一样戳进时宴的心脏。

        他恨不得小姑娘身上所有的异常都转移到他的身上。

        她那么能忍,连生死都不在意。到底是什么东西,能把她逼成这样!

        时宴心疼的红了眼眶,低头抵住宋景的额头,“告诉我,我想知道。我要拔掉它!”

        宋景摇头,伸手环住他的脖子,回身抱住他,“你不要哭,我不难受的。”

        “时宴,你不要哭。”

        “我本来不痛的。你一哭,我就好痛啊。”

        时宴紧紧搂住她,恨不得将她挤进自己的血肉里。

        宋景把脸埋进他的脖子里,狠狠吸了一口气,让独属于时宴的气息完完全全的包裹住她,渐渐平息她血液里那股嗜血狂躁的沸腾。

        过了一会儿,宋景的气息逐渐变得平稳而绵长。

        时宴略微松开一些,偏头看她。

        小姑娘靠在他的怀里已经安稳的睡了过去,一张小脸苍白的好似宣纸。

        “爷!”甲一他们从旁边走出来。

        时宴将宋景打横抱起来,让宋景靠在他怀里睡觉,“查!动用风声所有的力量,从她为什么被抱错了开始查!”

        在他知道的情况下,宋景都已经两次陷入这种明显不正常的状态了。

        那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宋景又自己默默的克制了多少?

        他可以不去查宋景身上到底有多少秘密,但只这一点,他必须知道。

        他的人,他要自己护着!

        甲一他们闻言都是一惊。

        动用风声所有的力量?那可是足够撼动风国,甚至在国际上都能掀起轩然大波的力量。

        不管是什么人对宋小姐做了什么,这次是真的触及到了他们爷的逆鳞,是绝对不可能善终的了。

        甲一敛下眼里的震惊,恭敬的低头接下命令,“是。”

        时宴抱着宋景回去,向文星他们那边因为老郑死了,没有时间运转能反制他的时间静止,战斗也已经接近了尾声。

        军械所的军力伤亡不小,已经有军医赶来救治。

        “宴哥,景姐这……”向文星看到宋景是被抱着出来的,吓了一跳,担忧的冲上前。

        “累的,睡着了。”时宴扫了一眼被控制下来的还活着的几个血影的异能者,双眼中眸色一变,强大的异能素瞬间倾泻而出,在空气中化作实质性的利刃,将还活着的几人瞬间戳成了刺猬。

        向文星心里一惊,景姐收拾血影暗处的那些人时到底发生了什么,竟然让宴哥动了这么大的怒气。

        “时宴,他们已经被控制了,你这样……”

        风国的异能者珍贵,一般即便是犯了事的,只要肯将功补过,都不会击毙。

        以往异能局也都按照这样的规矩办事,就算是抓到血影的人也都照着这个规矩走流程。

        今天这几人明显已经求饶,时宴却依旧当场击毙,明正业觉得有些不妥,所以开口想制止。

        “明司令,异能局的事情,我说了算。”时宴清冷的扔下这一句,抱着宋景转身往招待所走。

        向文星知道他还有吩咐,立刻跟上去。

        “血影送我们这么大一个礼,我们就双倍的还回去。换了一个老大,他们就真当自己虫变龙了。”

        “一个在无境州被驱逐的废物,到了这里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另外,军械所查一遍。我的行程都是保密的,不可能无缘无故泄露出去。”

        “明白。”向文星点头,“我马上联系老戚,这一桩一件件,都得让他们付出代价。”

        向文星说着又顿了一下,看了一眼宋景,“宴哥,景姐真的没事吗?”

        时宴的眸色沉了沉,里面翻涌的情绪又黑又深,浑身的气场森寒恐怖,没有回答,抱着宋景回了招待所。

        向文星面皮紧绷背脊发寒,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宴哥露出这样的神情了。

        血影这次是真要倒大霉了。

        不过这群龟孙子是该死,搅屎棍,哪里都有他们!

        向文星呸了一声,转头摸出手机打电话,开始处理后续的事情。

        时宴把宋景抱回招待所,“宝贝儿,我先给你洗个澡。”

        宋景身上的衣服全是血,不可能这样睡觉。

        她窝在时宴的怀里不吭声,时宴就当她是默认了。

        时宴放了水,抱她进浴室,轻手轻脚的替她脱掉衣服,把身上的血迹洗干净,才用浴巾把人裹住抱去床上。

        时宴给宋景盖上被子,准备脱掉身上的工作服打电话处理后续的事情,刚把手抽出来,宋景就抬手抓住了他的衣袖。

        她也没睁眼,眉心皱了皱,抓着他衣袖的指尖已经用力到发白。

        时宴心脏一疼,又坐了回去,用指腹轻轻揉开她紧皱的眉心,“你安心睡,我不走。”

        宋景的手指依旧没有松开。

        时宴俯身在她的眉心亲了亲,“乖,睡吧。我陪着你,你醒来就能看到我。”

        宋景的手指这才轻轻的松开,又陷入了沉睡。

        时宴脱掉身上的工作服,换了一身衣服,拿起手机本来要拨电话,看了一眼睡着的宋景,直接拉了一个群聊,关掉声音,开始打字处理后续的事情。

        宋景这一觉睡的很安稳,没有走到不尽头的噩梦,也没有其他的纷扰,鼻息间一直萦绕着令她安心的木质冷香。

        直到肚子饿的咕噜咕噜叫,她才缓缓睁开眼睛。

        时宴就坐在床头,还在处理事情,察觉到她醒了,放下手机转头看她,“你再不饿醒,我都要把你叫醒了。”

        他说着低头在她的嘴角轻了轻,“宝贝儿,两天两夜,你可真的太能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