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偷香高手在线阅读 - 第1604章 天高任鸟飞

第1604章 天高任鸟飞

        萧峰第一反应是西夏一品堂的人跑来劫狱了,心中寻思对方到底是来救他还是来杀他的,还没得出结论,便看到了宋青书冲了进来。

        “二弟,是你?”萧峰惊喜交加,因为他与段誉也结拜过,所以和宋青书结拜时把段誉也给算上了,段誉年纪最小排第三,宋青书正好排第二。

        “萧大哥,我来救你。”宋青书听到二弟的称呼也是有些郁闷,一来么男人被唤作“老-二”怪怪的,二来么他也瞧不上段誉那混吃等死的公子哥脾性,不过段誉此人虽然跟贾宝玉一样是对家族百无一用的米虫,但胜在温润如玉,人品还不错,所以他也勉强接受了这个便宜义弟。

        宋青书伸手一震便震断了牢房的锁链,来到萧峰身边,注意到他手脚都被上了镣铐,便伸手一挥,剑气四射而出,镣铐应声而断。

        “二弟的剑气当真是无坚不摧,连精刚锁链也挡不住其锋芒。”萧峰重获自由,一边活动手脚一边赞叹道,他本来就身为天下顶尖高手,如何看不出这一手剑气有多么登峰造极。

        “大哥取笑了,”宋青书拿出了悲酥清风的解药过去让他闻了闻,“伯父在外面守着,我们快出去。”

        萧峰虽然中毒不深,但总不可能一直这样摒着气,闻了悲酥清风的解药瞬间精神大振:“好!”没有丝毫拖泥带水便与对方一同往外冲去。

        这就是他与郭靖最大不同之处,郭靖某些方面还显得有些迂腐,但萧峰却要杀伐决断得多,并没有在这关头思考是否背叛辽国的问题,一切等出去后再说。

        萧远山守在门口,免得闻讯赶来的援兵将他们全堵在里面,见宋青书带着儿子出来,不由大喜:“这么快就出来了?我们走!”

        几人连寒暄的话都省了,趁着守卫被悲酥清风迷晕,外层的士兵还没反应过来,三人快施展轻功离去,整个过程可谓是来去如风,让人咂舌惊叹。

        三人一路往外跑去,此时入夜后城门早已关闭,不过这难不倒三人,他们本来就没打算从城门走,直接选了一处偏僻的城墙,直接攀墙翻了过去。

        翻过城墙后,几人疾驰在山野之间,此时犹如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萧峰再无顾忌,哈哈大笑起来:“二弟的轻功当真是举世无双,刚刚我还要踩城墙借力,爹爹也利用长鞭,二弟你却能轻松一跃而过。”上京城毕竟是辽国都城,城高墙厚,以至于连萧峰、萧远山这样的顶尖高手也没法一跃而上,必须中途借力继续,不过宋青书却很轻松就登上了城墙,难怪让他惊叹不已。

        萧远山也在一旁感慨万千:“我练了一辈子武,直到遇到青书才觉得自己这些年真是活到狗身上去了。”

        宋青书笑着答道:“论掌法刚猛我不及萧大哥,论鞭法精妙我也不及萧前辈,两位实在是过谦了。”

        “年轻人不骄不躁,还有这份心性更是难得。”萧远山越看他越满意,若是有个女儿,多半要将女儿都嫁给他了。

        宋青书这次刻意放慢脚程和他们父子俩齐头并进,幸好两人本就是当世有数的高手,度也是极快,很快三人便赶到了约定的地方与阿紫会和。

        “阿朱!”看到木屋中那个粉红衣裙的少女,萧峰不由得百感交集。

        “萧……萧大哥!”一开始阿紫还有点生涩,不过很快就进入了阿朱的角色。

        见萧峰也没有把阿紫认出来,宋青书不由得松了口气,同时暗暗庆幸,也亏得萧峰是个真正的君子,平日里与阿朱也是以礼相待,没有丝毫身体亲密接触,不然此时自己心情还真有点古怪。

        “事不宜迟,我们快赶路吧!”萧远山牵来了准备好的几匹骏马走了过来。

        “我们现在去哪儿?”萧峰一怔。

        “去金蛇营……”萧远山将之前的考虑和他说了一遍。

        谁知道萧峰却是迟疑起来:“我之前就是拒绝带兵攻打金蛇营被皇上所忌,如果我现在去金蛇营不是坐实了罪名?”

        萧远山却是不满地说道:“耶律洪基如此待你,你还管他干嘛?”

        宋青书微笑着说道:“萧大哥有所不知,之前你被耶律洪基下狱主要是因为耶律乙辛从中作梗……”大致将耶律乙辛欲叛乱所以逐一剪除耶律洪基羽翼的阴谋讲了一遍。

        “哼,耶律乙辛阴谋明明被揭,皇帝却丝毫没有放你的意思,还加派了重兵把守,”萧远山提起这茬便恨恨不已,“常言道君心难测,他知道经过这次的事情你心中嫌隙已生,所以不敢再用你。只是因为你的威望暂时不敢对你下手罢了,再隔一段时间他将朝局稳定后,恐怕就是你的死期。”

        萧峰沉默不语,显然以他对耶律洪基的了解,也认同父亲的判断,不过两人昔日有结拜之情,他也不好说什么,便主动转移了话题:“耶律乙辛叛乱是怎么回事?”他关在牢中,倒是隐隐听起过狱卒议论此事,不过接收到的信息断断续续的,了解得并不完全。

        萧远山这才将他入狱后京城中生的事情大致讲了一遍,听得萧峰惊奇不已:“皇上真是高深莫测,这种情况下居然还能翻盘。”

        “所有人都在猜测皇上到底有什么底牌,有人说皇上本身其实是个级高手,有人说皇宫中隐藏着不世出的老太监,还有人说是惕隐司的耆老出手…….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萧远山语气中也是充满了疑惑。

        “皇上虽然有武艺,但算不上级高手,”萧峰与他结拜前交过手,自然知道他的底细,“大惕隐司素来神秘,多半是他们出的力。”

        宋青书在一旁听两人议论,同时暗暗警惕,得提醒赵敏苏荃一下,让她们在这方面稍微布置一下,免得被聪明人怀疑。

        聊了一会儿后,阿紫适时开口道:“萧大哥,如今天下大乱我们想去塞外牧马放羊也不行,正好无处可去,更何况青书数次救了我们的性命,于情于理我们都该去金蛇营那边帮忙报答他。”

        宋青书急忙摆手:“我救你们是出于兄弟之情,朋友之谊,可不是为了什么报答啊。”

        萧峰哈哈大笑:“二弟多虑了,我们现在来帮你,也是出于兄弟之情朋友之谊啊,更何况我正需要金蛇营提供庇护呢。”

        其实若是他一人,他到不怕什么,不管追兵也好刺客也罢,只要他想走,自信没人能留住他。不过如今有阿朱在身边,他就没十足的把握了,不得不替她考虑一个安稳的环境,不想她陪着自己奔波受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