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劫天运在线阅读 - 第五千七百五十五章:掉队

第五千七百五十五章:掉队

        一秒记住【    ..】,!



        “北狐傲,你娶这位丁姑娘,你爷爷和姑姑知道么?这万一没办法扛下来,你爹怕不得给你鞭子。”古龙纣不免讥讽道,爷爷是北狐战,姑姑当然就是北狐芸了。



        北狐辰向来是胡闹惯了,儿子现在看着也是这性子,而压着这父子俩的,无疑是北狐战和北狐芸了,所以古龙纣这话让北狐傲一时间也有些心虚,当然,嘴上却硬朗:“哼,再怎么的,我爷爷和姑姑也是多支持我些,难不成还看着你们得逞么?古龙纣,你以为我不知道么?你想的不过是把这早衰的姑娘纳入门中,把人家剑谱学到手,到时候指不定用完了怎么把人家丢了,你妻妾成群,也不是没干过这种事吧?”



        “闭嘴!”古龙纣凝起了眉,不过这四大公子斗嘴,就算再凶也不敢真的斗起来,这要是动起手,天剑仙门也不会轻易放过他们,所以终究还是要回到嘴皮功夫上:“我纳丁姑娘为妾,也不过是暂时的!当然是得先治好她的早衰,这才好明媒正娶,你也别跟我扯这些有的没的,你北狐傲什么人还需要我来给你一一点明?你虽然没有妻妾,不过是始乱终弃的事没少干吧?我好歹会给女子名分,可你呢?却是玩弄了人家,连名分都不给!”



        在场的可不只是有四大公子,还有天剑仙门的弟子,甚至还有一些四皇治下的家族子弟跟班,这揭伤疤之举,难免让双方一时剑拔弩张。



        幸儿频频皱眉,没想到这些公子哥都那么肮脏:“师父,这些人一个个心怀鬼胎,幸儿真是打心中看不起他们!”



        我无奈摇头,这些纨绔子弟确实符合他们的名头,品行实在不怎么的。



        “行了,你们两个名声早就遗臭千里了,差不多可以退下了,这里剩下我胜屠瑜和九方兄就行,只有我们两人的品行,配得上丁姑娘,毕竟我们可没有你们那么恶劣。”胜屠家的胜屠瑜笑呵呵的说道。



        九方透谦虚摇头,说道:“怕是要让胜屠兄失望了,我来这里,可不是要娶丁姑娘的。”



        “嗯?九方兄应该还没有婚娶吧?这丁姑娘可是道尊弟子,还会道尊所创新天剑十三式,我就不信你不心怀觊觎,这要是不拿出足够的筹码来,你还打算让丁姑娘倒向你们九方家?你九方透的位置可远没有我们稳固,正是因此才让你平时做事的时候,考虑得比我们多吧?。”胜屠瑜笑道。



        “那倒不是,在下自小举止便是如此,况且我也并不喜欢这丁姑娘,只是不想让你们诓骗了她罢了。”九方透笑道。



        胜屠瑜轻皱眉心,说道:“你这是损人不利己呢,知道你喜欢小公主,不过凭你这癞蛤蟆,也想吃天家的饭?”



        九方透朗声一笑,道:“有些事,并非是需要一定得到才去做的,况且小公主嘛,谁不喜欢,只是也得看有没有这资格,小公主在的话,你们三个的眼睛难道就能甘心移开么?”



        余下三个公子哥无不是轻哼,而九方透看向了丁若幸,说道:“丁姑娘,我们九方家对道尊忠心耿耿,姑姑也时常训诫在下行止需对得起本心,故而从来不敢以家族为靠山,做出超过本份的事情,但听闻了丁姑娘的事情,九方透绝非是想要觊觎姑娘剑法,却也同情姑娘先前的遭遇,所以既然姑娘是道尊弟子,那在下愿意想办法以家族的名义,帮助姑娘治疗早衰之症,想必就是姑姑和老祖,也会欣慰和同意在下的做法,只是不知道姑娘可愿意让九方家帮这忙?”



        幸儿听罢一愣,看着九方透俊朗中气度洒然,脸上也颇多诚挚,心中顿时嘀咕道:“师父,这九方透是好人么?幸儿倒是觉得他和其他三人不一样。”



        “呵呵,这还不好说,但如果说聪明,这九方透远比那三位要精明多了。”我笑了笑,九方家最善筹谋,否则也出不了九方桃这兵仙,这九方透不知道是不是九方家的直系,但至少应该是这里最强的竞争者。



        这白拿出来的治疗资源,谁都很难拒绝,当然,幸儿可不需要,因为她师父是我,别说九重天的一切都是我的治下,上面创世天都是我的证道天。



        幸儿想了想,说道:“师父,那幸儿要是让这九方透治疗早衰,那他是不是就会成为众矢之的呢?”



        “会的。”我笑道。



        “可这样会不会对他不公平?”幸儿说道,她当然知道自己的早衰四大家族或有办法,但绝非好过生机神树,可眼下她也知道要挑起世家的战争,就必须要做出一番选择。



        “公平?站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没有公平可言了,是好是坏,都是自己选择的赌注,要是输了,难道还要怪别人么?”我淡淡的说道,到了我这位置,已经不论谁好谁坏了,只要把手伸出来押注,就算是被人斩了也活该。



        “九方公子,你真的愿意治疗我的早衰之症么?”幸儿笑道。



        九方透两眼一亮,但脸上仍然没有太多的情感波动,因为一个工于心计的人,已经算准了这结局出现时的重重可能性和解决方案,从而选择最优的那一步:“故所愿,不敢请,只求丁姑娘给个机会,就当做是让我们九方家报答道尊也好。”



        “九方透,你可不能这么阴险,这就想要把丁姑娘占为己有?可得问过天剑仙门给不给你带走吧?”胜屠瑜刚才一招祸水东引小公主,给九方透轻描淡写的抹去,正郁闷呢,哪想到事态就倒向了九方透,所以现在连忙又生一计。



        别看这胜屠瑜一本正经,这胜屠家的两面三刀,背信弃义早就根深蒂固了。



        至于古龙家的人,虽然现在不吱声,可平时行事向来诡计多端,自家的特色古龙纣关键时刻怎么可能丢掉?



        北狐家倒还好些,可也是赌徒心态,别人有的自己也绝对要有,断然不会掉队,我也想要看看这三位公子还能怎么反戈一击。



        skbwznaitoa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