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农门福妻全家是反派在线阅读 - 第716章 真相是什么

第716章 真相是什么

        “我没有。”应如晨当然不会承认。

        陆少羽早就料到她嘴硬,又说起另一桩事情。

        “邢老夫人,有件事情你应该没有告诉应夫人。”

        “什么事情?”邢老夫人不明所以。

        “你儿子没有迎娶她的真相。”陆少羽淡道,“当年邢太傅与应夫人青梅竹马,感情深厚。邢太傅又是个作风正派的人,按理说抛弃心上人的事情做不出来,他真正另娶的原因是应夫人的亲爹指明了不会把应夫人嫁给邢太傅,还说应夫人早有了更好的姻缘,让邢太傅不要耽搁她的前程。”

        “不可能。”应如晨说道,“这绝对不可能。”

        “邢太傅当然不可能凭这几句话就放弃心上人,所以他必然找过应夫人。”

        “没有,他没有找过我,你说的这些都不存在。”

        “他真的没有找过应夫人吗?要不,还是让当年伺候你的仆人告诉你真相。”

        官兵又把一个中年妇人带了进来。

        “灵菊。”

        “小姐。”中年妇人哭道,“小姐,当年表少爷找过你,你正在陪当时的钱公子逛花园,钱公子还摸了小姐的脸,表少爷这才气愤离开。”

        应如晨深受打击,身子往后面倒去。

        旁边的仆人扶住了她。

        “那天,我爹说钱公子是我哥的朋友,我哥不在,让我带他在花园里走走。他说我脸上有灰,这才帮我擦一擦。表哥为什么要走?为什么不问问我?”

        “哎!”邢老夫人轻叹,“这些陈年旧事,按理说我不该提的。当年我们邢家只是普通的人家,没有官职,没有钱财,可是钱家不一样,钱家是当地的富户。你爹娘看不上我家,看不上我那儿子,这门亲事的确不是良缘,便没有再强求。如晨,你可知你爹当着许多人的面把你表哥说得一无是处?”

        “娘,那你还挺大度的,居然还愿意接纳她。”二夫人嘟囔道,“要是我啊,既然以前看不上我们家,那就别进我们家的门。”

        “不是的,这不是真的。”应如晨说道,“表哥为什么不告诉我?我埋怨了他这么多年,他什么也不说。”

        “那是因为我大哥早就放下当年的事情了。”二老爷说道,“他与我大嫂夫妻情深,当然不想提起以前那些不开心的事情。”

        “如果夫妻情深,那他为什么还留着我送给他的东西?我第一天到邢府的时候,他们就吵了一架,可见在表哥的心里,我还是很重要的。”

        “之所以还留着那些东西,是因为那些东西全扔在仓库里,他很多年没有过问,早就不记得仓库里有哪些东西。要不是那天你去仓库找什么,把那些东西翻了出来,我大哥早就不记得了。至于大哥大嫂吵架,还不是因为你把那些东西翻出来,我大嫂吃醋了。我大哥哄了好久,我大嫂才原谅了他。你觉得我大哥对你还有情意,那这些日子他有没有单独找过你?你去找他的时候,他是不是没有单独见你,让你直接去找我娘?”

        “不可能,大表哥不可能不记得我。他的那几个妾室,明明都有我的影子,长得都像我。”应如晨崩溃了。

        “那几个妾室是我塞给他的。”邢老夫人说道,“当时他们成亲多年还没有一子半女,我便做主给他塞了几个丫头,这和他自己的选择没有关系。”

        邢家的人毫不客气地撕破应如晨自欺欺人的假相。

        应如晨的情绪有些失控了。

        “其实你知道邢太傅早就对你没有感情,你接受不了,所以连同情夫郑束杀了邢太傅夫妇,对不对?”

        “我没有杀表哥,表哥不是我杀的。”

        “郑束是你的情夫,他嫉妒你还爱着邢太傅,所以杀了他还不解气,还要毁坏他的尸体,对不对?”

        “没有,我没有让他这样做。”应如晨大叫。

        “哦,所以,郑束就是你的情夫,你知道他要杀了邢太傅夫妇,对吧?”陆少羽淡道。

        应如晨扶着旁边的柜子,看向离她不远的邢老夫人:“姨母……”

        邢老夫人双眼通红,愤怒地看着应如晨。

        “夫人这是有几个月的身孕了?”陆少羽又扔出一个重磅。

        邢家众人看向她,一双双眼睛停留在应如晨的肚子上。

        “她怀孕了?”

        “她那死鬼男人死了半年了,而且成亲多年都没有孩子,明显是在花楼里玩多了,生不出孩子,那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大哥真是你害死的?”

        “那个凶手是你的情人?”

        邢佳诗走到应如晨的面前:“表姑,真是你害死了我的家人吗?如果当时小弟不下马车,我不跟着他下去,是不是连我也不会活着?”

        “我不知道他会这样做。”应如晨闭上眼睛,“我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他们已经死了。”

        “所以,你承认这件事情与你有关。”陆少羽说道。

        “郑束原本是我们家的护院。我男人死后,婆家容不下我,娘家又不让我回去,我就想着来投靠姨母。郑束担心我的安危,愿意护送我来到京城。在路途中,我们喝多了,就……我很生气,想把他赶走。他一直在忏悔,说想把我送到京城,送到了就走。他还知道我喜欢表哥,想和表哥在一起。”

        “表哥早就有正妻,我从来没有奢望过他会休掉妻子娶我,所以我想让他纳我为妾。表哥知道我的想法,训了我一通,从此再也不单独见我。表嫂也是听见我们的谈话,与表哥闹脾气。我很难过,正好郑束混进来看我,我给他说了几句,还说我已经怀孕的事情……”

        “之后,他就做了这件事情。我知道后很担心,但是这件事情真不是我指使他做的。”

        “你就算没有明说,只怕也暗示过他吧?你暗示过他想给肚子里的孩子一个好身份,不想他像自己那样过着卑微的生活。郑束多听你的话啊,打听到邢夫人带着儿女去了寺庙,筹备了这件事情。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邢太傅也跟过来了,只有连同他一起解决了。邢太傅原不在你们的计划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