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1635汉风再起在线阅读 - 第二章 萨摩藩的暴走

第二章 萨摩藩的暴走

        1657年9月18日,琉球,首里外港(今日本冲绳那霸港)。

        齐国琉球总管区驻琉球代表石承峰轻轻地将两只发麻的脚抽了出来,然后一屁股坐在榻榻米上。虽然此举有些失礼,但获得了解放的双足顿时感到一阵轻松。

        “石桑,是否有些等的不耐了?”萨摩藩驻琉球的家老植田芳雄见状,微微一笑。

        “想来是座椅坐得习惯了,不怎么耐受如此跪坐。”石承峰点头说道:“一直都很奇怪,你们日本又不是没有木头制造桌椅板凳,为何非要这般辛苦的跪坐于地。”

        “石桑,枉你还是一名汉人,竟然不知我日本跪坐礼仪?”植田芳雄嘴角带着几分讥笑,“在我日本,跪是正座。通俗的来说,跪坐乃是各种坐姿当中最正式的坐法,是我日本人的一种尊崇的礼仪。这种礼仪,还是千年以前(南北朝时期),传自你们华夏大陆。”

        “哦?”石承峰不由笑了,“想不到你们日本人竟然如此尊崇我们华夏文明的传承,还延续至今。这属实不易呀。”说着,心中不免有几分自得。

        植田芳雄摇摇头,端起一杯清酒,慢慢的品啄着。

        在两人就坐的矮几旁,两名来自日本的厨子正在专心地制作日本特有的风味--刺身。

        只见其中一名厨子从鱼缸里捞出一条鱼,示好般地向在座的两人查验看一番,然后用湿毛巾裹住鱼的脑袋后,紧接着拿起一把锋利的小刀,用精湛的片鱼功力,将鱼两侧的肉全都一一割了下来。他竟然是在现场将这条活鱼做成寿司,最后盛放在两人的餐盘里。

        在这个过程中,因为有湿毛巾的包裹,保证了鱼不会缺氧而死,而这名厨师下刀飞快,而且没有让鱼肉粘上一点血丝。片完鱼肉后,便将那条仅剩下骨架的鱼放回鱼缸,

        让人恐惧的是,那条身上没肉的鱼,竟然还在水里灵活地游动,这让一边就坐的石承峰胃部一阵翻涌。

        这真特么的是一道有点变态的“美食”!

        “如何?在我们日本,将这种没有血肉的鱼儿游动,称作骨泳。”植田芳雄毫无顾忌地用快子拈起餐盘里的鱼片,放进嘴里,慢慢地品味着,“石桑,你瞧,食材还活着,但我已经吃掉了。哈哈……。你可能不知道,只要厨师的片鱼的速度够快,鱼,就不会感到疼痛的”。

        “你又不是那条鱼,如何得知它不会感到疼痛?”石承峰看了看鱼缸尚在游动的“骨头鱼”,再看看餐盘里的鱼片,哪里还有什么胃口。

        “石桑,你不觉得只有骨架的鱼,在水里拼命挣扎求生的样子,有着别样的美感吗?”植田芳雄的话语中带着几分残忍地味道。

        “……”石承峰瞥了一眼正吃得津津有味的植田芳雄,觉得这个平时看着挺温雅的一个小矮子,怎么会有如此奇葩而又残忍的嗜好。这般吃法,还不如一刀将这鱼砍成两截,要么烧烤,要么清蒸,而如此片活鱼,怎么瞧着,都觉得特别瘆得慌。

        对于面前这位齐国人的不理解,植田芳雄并不以为意,因为在他们日本人眼中,这么吃东西早就习以为常,甚至曾有日本人为了吃最新鲜的鹅肠,做出过从活鹅肛门里硬生生扯出肠子的离奇行为。

        这条正在“绝美”游动的“骨鱼”没了鱼肉,根本就活不了多久,因为没有肌肉组织传递营养,阻隔细菌,或许在食客们前脚刚出门,后脚它们就会一命呜呼。

        而且不光是吃鱼,一切海鲜,日本人都能做成刺身,而且他们已经不满足将海鲜弄死再吃的方法,将还能动的食材送入口中,对他们而言才最新鲜和美味。

        然而,就在石承峰以为这顿餐宴仅有这一个“保留”节目时,另一名厨师却将一盘尤鱼端了上来。他只是将尤鱼不能吃的地方切掉,保留了头足,然后撒上几样简单的调料。受到刺激的尤鱼,不断地在碗里抖动。看着这些仍在游动的尤鱼被植田芳雄用小刀切下部分,然后径直送进嘴中,露在嘴角的尤鱼触须尚在抖动。

        “植田先生,今日这是一场鸿门宴吗?”石承峰冷然问道。

        “鸿门宴?”植田芳雄微微一愣,随即点点头,“我知道鸿门宴,好像是一千多年前,你们华夏历史上发生的一件大事。嗯,对了,是楚汉之争。”

        植田芳雄站了起来,挥挥手,示意两名厨师离开房间。

        “要是一千多年前,那个叫项羽的人将刘邦杀死,你们华夏的历史,是不是就会因此彻底改变?”

        “植田先生,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就不要绕弯子了。”

        “呵呵……”植田芳雄笑了笑,“你们齐国人虽然都是来自大明,传承了华夏文化,但似乎将汉家的谦让温恭的美德都统统抛弃了。反而,变得日益贪婪,并且咄咄逼人。”

        “……”

        “三年前,你们齐国人说在琉球东北租借的一处据点,仅仅是作为一个渔民栖息的锚地,一个贸易中转点。可如今看来,你们似乎已经将那里打造成一个坚固的军事堡垒,一个针对我们萨摩藩的攻击据点。而且,你们对此仍旧不满足,又继续在琉球的中部和南部建立了两处据点,而且还将琉球王世子尚贞及数十名重臣转移至你们所建据点之处。”

        “你们齐国此举,到底想要做什么?!”

        “琉球王世子并非我们主动将其转移,而是他巡视国中,因患病卧床,不得不暂居南部。”石承峰辩解道:“再者而言,你话语中所提及的新辟两处据点,也并非我齐国控制,乃是琉球王允我齐国商社入驻,以为琉球建立各类工场以及增加一座修船所,繁荣琉球市场。”

        “是吗?”植田芳雄狞声反问道,说着,从墙上轻轻地抽出一把倭刀,左手一根手指轻轻划过,几滴血珠立时在刀尖上滚动起来。

        “你们从两年前就与长州藩毛利家勾勾搭搭,铺设直达江户的贸易渠道。如此,是不是准备要撇开我们岛津氏呀?”

        “植田先生,你们可能对我们有所误会。岛津藩主若是对此有异议,我们齐国可派人前往鹿儿岛为之分说一二。”石承峰眼睛死死盯着植田芳雄,心里不由惶惶。这个日本人该不会一刀噼了过来吧?

        “藩主已然对你们齐国不再信任,估计多半不会听你们狡辩。”植田芳雄摇头说道:“你们齐国是不是想让我们萨摩藩变成一条没有血肉的骨鱼,在水中凄美的游动中,慢慢地等待死亡。或者,如那尤鱼一样,虽然仍在垂死挣扎,但最终难逃你们齐国之口。”

        “植田先生,何出此言……”石承峰突然感到心中一阵季动,伸出右手撑住榻榻米,就要站起来。

        “我们萨摩藩有自己的骄傲,也有自己的尊严。有些东西,本来就属于我们的,不能任由你们夺去。所以,我们要对你们齐国进行一次惩戒,要让你们知道,我们日本人同样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高洁品质。”说着,植田芳雄面目狰狞,高高举起了手中的倭刀,朝石承峰狠狠地挥了过去。

        “啊!”

        猝不及防之下,长刀从石承峰的左颊划过,狠狠地噼在他的前胸,一道深深地血口翻了出来,鲜血瞬间洒满了脚下的地板。

        “听说,你们这个时候,大部分舰船都在明国境内参与一场宏大的战役,剩下的往来此地的舰船,大概都是一些没有武力配备的移民船吧。”植田芳雄一脚踩在石承峰胸前,看着对方惊恐的眼神,“我们会动员所有的军力,趁着这个机会,攻占你们的汉兴岛(今日本宫古岛)、兴和岛(今日本石垣岛)、鱼头岛(今日本宫古岛西北方向的尹良部岛)、安东堡(今日本冲绳岛北部名护市)……,以及你们所有的据点,并将你们所有人全部杀死。如此,你们齐国才能学如何尊重他人,如何懂得谦虚温恭。”

        说完,一刀勐地斩下,将石承峰的脑袋砍了下来。

        “立即在码头释放烟火,通知海上的武士们,立即登陆琉球!”植田芳雄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污,回头朝几名闻声闯进来的武士吩咐道。

        ----------------------

        10月24日,邳州,新沂。

        数千百姓仅带着随身小件,扶老携幼地朝东迤逦而行,在队伍的两侧,寥寥百余名身着青黑色军大衣的齐国官兵端着火枪,密切地关注队伍的行进态势。

        所有人百姓,面露凄苦神色,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初冬的田野中。队伍里不时发出阵阵压抑的哭泣声,谁都不知道,这些“黑衣贼军”(官府所言)会将他们押送到哪里,等待他们的命运又将是什么。

        五月,数次北伐清虏而未有寸进的大明秦王、太师、东阁大学士孙可望,终于放低姿态,派人至汉兴岛,请求齐国派出有力水师舰船和火器部队,于清虏侧后和长江水面,掩护大明军队过江再行北伐之举。

        按照大明的作战部署,此次北伐将分三路,西路以四川刘文秀为主,攻汉中;中路居湖南的白文选和江西的李定国,攻湖北和安徽,直捣河南;孙可望自领大军,攻江淮,推进至然后山东、河北。另外,孙可望还命郑芝龙、张煌言两部,击南通和泰州,配合主力大军侧击江淮沿海府县。

        而齐国则需派出主力舰船掩护中路和东路大举过江,并提供有力炮兵部队,配合大军攻城拔寨。同时,联合大明耽罗岛(今韩国济州岛)、云州(今日本北海道)领地,于辽东、天津、山东等地小规模登陆,虚张声势,以扰乱清虏后路。

        届时,整个北伐军事行动,将动员军队三十余万,民夫百万,战线绵延数千公里,力图在第一阶段的军事行动中,占据汉中、河南、湖北、安徽以及江淮广大地区,将战线推到山陕、河北、山东,最大限度压缩清虏的统治区域。

        战役从7月底发起,西路的刘文秀初期进展非常顺利,8月,分别从巴州(今四川巴中市)、广元攻入汉中,清虏平西王吴三桂、川陕总督李国翰未做抵抗,退往西安,然后凭借险关要隘,死死地将明军阻在秦岭一线。

        中路白文选在湖广战场,先胜后败,在顺利攻克武昌后,8月18日,在随州遭到清虏五千余骑兵的勐袭,损兵万余,狼狈逃回武昌;随后,清虏挥兵西向,以迅疾之势扑向荆州,8月24日,明军猝不及防,再遭失利,不得不退回长江南岸。

        江西李定国部明军于8月10日渡过长江,一战即破安庆,随后连破桐城、庐江、舒城,并于8月22日,聚兵三万余围攻庐州(今安徽合肥市),清虏据城死守,与明军展开惨烈的城池攻防战。

        东路孙可望部,于8月6日,在齐国海军舰船的掩护下,分别从南京和镇江渡过长江,攻入浦口、扬州,随即迅速向北攻击前进。

        兴安侯冯双礼领兵四万在攻破浦口后,8月15日,占除州;8月25日,陷凤阳;9月4日,破宿州;9月16日,进逼徐州。

        镇虏侯张虎领兵三万余,夺占扬州后,迅速扫荡周边府县,先后攻克江都、仪真(今仪征市)、泰兴,随后于8月17日,北上往攻高邮,两日即克;沿着运河,水陆并进,8月24日,占宝应;9月2日,夺淮安;9月9日,克宿迁;9月18日,破睢宁,从东面进抵徐州附近,即将与冯双礼合兵,共同围攻徐州。

        相较与孙可望部明军主力推进迅速,作为偏师的郑芝龙和张煌言却是进展缓慢。在8月中旬,二人分别渡过长江,攻入泰州和南通后,便分兵袭取江北各地,至9月初,待孙可望明军已经推进到徐州附近时,二人才各自领兵缓缓向北攻来。9月中旬,郑军攻克灌南县,张煌言部攻占响水县,然后驻兵不进,等待徐州战场的消息。

        齐军动员集结陆战队三个营一千四百余,汉兴岛乡兵、长山岛乡兵四百余,忠义军(招募的日本流浪武士组建)六百余、自救军(大明难民组建)三个营头两千四百余,共计兵力五千,于7月27日,在海州(今江苏连云港市)登陆,然后快速往西攻击前进。

        沿途府县城镇驻守的清军在见到以黑色军服为主的齐军后,无不望风而逃,使得齐军突进速度非常快,至8月15日,齐军先后攻克东海、新沂、郯城。待九月初,闻知孙可望主力已经推进至徐州,遂大着胆子继续往西攻去,9月15日,在火炮仅仅轰了两轮后,邳州城的清军便大开四门,举城投降。

        清军彷佛对齐国军队都怀有一种深深的畏惧感,别说与之进行野外浪战,就是据城而守,也是仅仅象征性地守个半天,随后要么献城投降,要么弃城逃跑。

        这次配合明军北伐,齐军完全凭借一己之力攻入内陆一百四十多公里,占领了一州三县,而自身损失极其轻微。鉴于徐州已经聚集了明清双方近二十多万的军队(李定国攻克庐州后,亦领兵四万进抵徐州),准备进行一场宏大的战略决战,齐军以五千余兵马,自然不会上赶着过去,贸然掺和进去,遂停驻于邳州,密切观望这场战役的结果。

        既然控制了这么一片广大区域和四十余万人口,齐军自然不会轻易放弃这些移民资源,在关注徐州战役的同时,齐军随即在控制区内展开大规模的人口迁移行动。

        两个月以来,徐州攻防战打得血腥而又缓慢,而从邳州到海州一百多公里的道路上,每日间迁移的民众络绎不绝,过往的车辆更是一眼望不到头。控制区内所有的资源全部都被利用起来,地主、大户,以及士绅所拥有的府库、农庄在齐军明晃晃的刺刀威逼下,全部都“无偿”地敬献给了齐军。

        “琉球遭到萨摩藩的攻击!汉兴岛、兴和岛也遭到他们的围攻!……”

        在邳州府衙内,齐军一众军官和征调而来的民政官员在听到信使传回来的消息后,均是目瞪口呆,久久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琉球现在什么情形?”齐国驻大明陆军总指挥、昭信校尉(上校)贺云峰沉声问道。

        “琉球商社驻首里港商站被日本人攻破,所有人恐遭不测。”

        “……鱼头岛也被日本人攻占,汉兴岛、兴和岛击退了日本人的进攻。”

        “……安东堡暂时失去联系,情况不明。”

        “……琉球舰队司令罗长官已经率五艘战船回返回汉兴岛。”

        “我们准备……撤退吧。”贺云峰有些不甘地说道。

        “后续移民还要进行吗?”

        “已经迁移了多少人?”

        “估计有十二万到十三万人。……路途上的怕是还有两三万人。”

        “再迁移三万人,跟着我们一起撤到海边。”贺云峰命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