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犯罪心理档案在线阅读 - 死心不息 第六章 来自地狱

死心不息 第六章 来自地狱

        韩印让艾小美通过qq联系上毕业舞会的主办人,在传阅过照片后,主办人指出包括替夏雪解围的那个男生在内,共有两个案件的受害人是他邀请到舞会去的,其余几个人那晚他没见过,不过不能确定他们没到场,当时现场人实在太多了,朋友把他们带去也说不定。

        虽然目前只能确定两人,但大大增加了七个受害人同时与夏雪出现在舞会现场的可能性,可是会有这么巧的事吗?八个人同时在同一个场合出现,然后没多久夏雪被车撞死,剩下七个人时隔一年后相继遇害了?韩印和顾菲菲乃至所有人都有一种感觉,真相似乎呼之欲出,但仍隔着一层纱幔。

        不管怎么说,案子已经有了明确的追查方向,眼下便是希望能确认八人同时在场的可能性。韩印和顾菲菲商量着如果实在没有别的途径,只能试着把几个受害人的照片放到陈怡微信的朋友圈里让同学们指认一下,但需先谨慎评估后果和应对方案,以免引起轩然大波,使警方处于被动地位。没承想,艾小美这小丫头片子说根本不用如此大动干戈,只要把陈怡的微博、微信账号和密码给她就ok啦!

        另外,杜英雄和康小北一直在夏明德家楼下等候到傍晚,才终于看到夏明德的影子。说到夏雪有没有男朋友的话题,夏明德坚决否认,而提到夏雪跟同学聊天时无意中说起的“王子”,夏明德先是沉吟一阵,继而模棱两可地说,好像听夏雪在家里提到过一次,不过当时没太在意,也没有追问。由此大家都觉得这个所谓的“王子”也许确实存在,甚至有可能是破案的关键。

        一大早,韩印和顾菲菲以及杜英雄结伴走进专案组办公间,看到艾小美举着咖啡杯端坐在笔记本电脑前,面色深沉而凝重。看到她这副“做作”的样子,众人都知道这丫头片子这一夜肯定是没白熬,估计是有所发现。

        果然,未等众人走近,艾小美便忍不住唰的一下把笔记本电脑屏幕转向众人,只见屏幕上并列有几张照片,虽然都是多人的群照,但有的人被一圈红线标记了,艾小美又顺势把几个受害人的生活照潇洒地往众人面前一甩。

        “找到这几个人了?那天他们果然都在舞会上!”杜英雄比对受害人的生活照和电脑屏幕上的照片说,“行啊,小美,怎么做到的?”

        “很简单,现在有特别多的人尤其是学生喜欢在微博和微信上秀自拍照,那高中毕业舞会是在去年8月10日,所以我就把与陈怡相互关注的同学的微博以及她微信朋友圈里在去年8月10日左右发的来自舞会现场的自拍照片全部收集起来,然后逐一比对,想试着从照片的背景人群中找找那几个人,结果还真就找到了。”艾小美一副立下大功的样子,带点撒娇的语气说,“就是有点费眼力,有好几百张呢,看得我眼睛都快瞎了!”

        “辛苦啦,小美,这回可立了一大功!”顾菲菲扶着艾小美的肩膀说。

        “没事。噢,对了,夏雪也有微博。”艾小美把电脑转回自己身前,滑动几下鼠标,“这就是她的微博,发得挺勤的,有很多记录心情的自拍照。最后一条微博发上去的时间,是去年8月10日傍晚,你们看这照片,应该就是在进入舞会现场前发的。”

        “夏雪是舞会过后一周去世的,这期间她没有再发微博,按她以前的频率是很反常的,说明舞会那晚发生过什么。”韩印指了指电脑屏幕说。

        “肯定不会是好事。”顾菲菲接下话,顺着韩印的思路说,“再想想那七个受害人也在现场,其中有一个还帮过夏雪,可能搭讪过后,顺势请她喝杯酒,然后……”

        “夏雪难道被这七个人轮奸了?!”杜英雄和艾小美几乎同时脱口而出。

        结论一出,办公间瞬间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须臾,顾菲菲开口道:“那夏雪是自杀的?”

        “有可能。”韩印应道。

        “这下嫌疑人方向更清楚了,肯定是夏雪亲近的人,可如果不是她父亲,那还有谁?真的有个所谓的‘王子’?”杜英雄疑惑道。

        “好像隐隐约约有个关心她的人。”艾小美点开夏雪最后一条微博的评论栏,指着最后一条评论说,“你们看这条评论是不是有些诡异?什么也没写,只发了七根蜡烛的表情图,而且是今年8月19日下午发的,距离夏雪去世也一年多了,而且前一天晚上,刚刚出现了第七个受害人,这是不是有点告慰英灵的意思?”

        “能追到源头吗?”顾菲菲问。

        “手机发的,用的是wi-fi无线网络,ip显示是古都市的一个大型休闲广场,密码是公开的,想找到人基本不可能。”

        “夏明德一直在小北的监视中,肯定不是他发的。回帖人也许就是咱们要找的凶手。”韩印凑到电脑前冲艾小美说,“夏雪的微博中再没有可疑的地方了吗?比如和别人的合照什么的?”

        “还真没有,都是她的自拍照,照片我都保存下来了,专门建了个文件夹。”艾小美滑动鼠标,打开一个文件夹,“您看,这些就是她发在微博里的照片,好像都是在她自己家里和学校的什么地方拍的。”

        “这在哪儿拍的?背景都是些什么东西?”韩印指着其中几张照片问。

        “很明显是她自己的卧室,身后堆的都是些公仔啊,什么芭比娃娃、机器猫、抱抱熊,我们女孩子房间里都爱放这些东西,很正常吧?”艾小美大大咧咧地说。

        “把这张照片背景放大。”顾菲菲眯着眼睛指着一张照片。

        “还是公仔啊,这不是白雪公主吗?”艾小美说。

        “背景再放大点,我说白雪公主身边的。”顾菲菲的语气不知为何严肃起来。

        “这就是白雪公主身边的七个小矮人呗!”艾小美还是不知就里。

        “看到小矮人的表情了吗?”顾菲菲扭头问韩印。

        “涂鸦!”韩印重重点头,“案发现场墙上的涂鸦都是小矮人脸上的表情!”

        “小美,我记得这七个小矮人都有名字吧?”顾菲菲问。

        “好像是有,我查一下。”艾小美在搜索引擎中搜索一番,“有了,分别叫开心果、害羞鬼、瞌睡虫、迷糊鬼、爱生气、喷嚏精、万事通。”

        “应该能对上,把现场涂鸦图调出来。”顾菲菲冲艾小美吩咐道,待屏幕上显出涂鸦之后,她指着屏幕接着说,“一号案发现场的涂鸦:凶手画了一个圆脑袋,眉毛向下弯曲,嘴角上翘,一看就是一张笑脸,也就是说凶手想画的是‘开心果’;二号涂鸦:笑脸上多了两块绯红,明显是在画‘害羞鬼’;三号涂鸦:一字眉、一字嘴,闭着眼睛闭着嘴在睡觉,画的是‘瞌睡虫’;四号涂鸦:一字眉,嘴巴是个叉,这个画得不太形象,看不出来对应哪个小矮人。”

        “是‘迷糊鬼’。”艾小美提示说,“网上资料介绍迷糊鬼是不会说话的。”

        “嘴巴画成个叉,应该就是这个意思。”顾菲菲点点头,接着说,“五号涂鸦:眉梢上冲,嘴角下沉,画的是‘爱生气’;六号涂鸦:八字眉,“o”形嘴,嘴角边有气泡,画的应该是‘喷嚏精’;七号涂鸦:一个圆脑袋,一副眼镜,表现的是知识渊博,对应的是‘万事通’。”

        “凶手不是别人,就是夏明德,这是一种祭奠。”韩印笃定地说。

        “不一定吧?可能别的与夏雪亲近的人,也知道她喜欢七个小矮人的公仔呢?”杜英雄略微表示质疑。

        “上次离开古都前我拜访过夏明德,当时看到他把夏雪的房间收拾得非常干净,家具和生活用品也都码放得很规矩,就好像特意要保持夏雪原先住时的样子,但偏偏没有这些公仔。如果夏明德心里没鬼的话,他为什么要将公仔收拾起来呢?”韩印解释说。

        “夏明德是不是凶手还是不好说,毕竟后两起案子肯定不是他做的。但如果像韩老师刚刚说的,他起码会是一个知情者。”顾菲菲把各种信息迅速在大脑里综合了一下说。

        “那咱昨天找过他,有没有可能打草惊蛇?”杜英雄担忧地问。

        “对啊,他应该知道咱们找过陈怡了,也早晚会知道舞会上发生过什么。”顾菲菲冷不丁提高音量催促说,“英雄你赶紧通知小北,你们俩去趟夏明德家。不,咱们都去!”

        大约半小时后,两辆警车猛地一个刹车,相继停至夏明德住所的街边。

        支援小组四人加上康小北,飞快地从车里跳出来,迅速钻进单元楼的门洞,十几秒的工夫便敲响夏明德家的门。不过很长时间都没人回应,顾菲菲指使几个年轻人到周围邻居那儿问问,说不定有人知道夏明德的踪迹。很快有邻居反映说:今早六七点,看到夏明德背着一个大挎包,鬼头鬼脑地走了,连车也没开。看来夏德明是担心开车目标太大,这是准备要潜逃了!

        除了顾菲菲吩咐康小北立即向局里汇报,对夏明德展开各种围追堵截的部署之外,五个人又以最快速度找到夏明德的妹妹,希望以她对哥哥的了解,能够尽可能帮助警方找出夏明德可能的藏匿地点。

        夏明德的妹妹想了好长时间,说如果哥哥有不为人知的栖身之处,恐怕就是他岳父母那边的老房子了。他岳父母死得早,把房子留给唯一的女儿,也就是夏明德的老婆,后来她在生夏雪时难产去世了,房子就留给了夏明德,但夏明德很多年都没过户,他一心想着等夏雪长大了,直接把房子过户到她名下,也算是一份财产。

        五个人遵循夏明德妹妹给出的地址再度出发,两辆警车的警笛嘶吼着,一路疾驰狂飙,在快要接近目标时才关掉警笛……

        夏明德岳父母家的房子位于市区中心地带,现今整个区域都残破不堪,由于各种原因,至今也没有得到良好改造,反而阴错阳差地成为整座城市中唯一保留比较完整的民俗建筑群。这里的房子最高不过四层,韩印他们的目标位置,就是在一个四层楼的顶层。

        五个人留下杜英雄和艾小美在楼下警戒,以防夏明德逃脱,其余三人上楼摸查。康小北贴着门听了半天,房内毫无动静,轻轻敲了两下,也未出现变化,估计里面没人。三人打量下房门,由于房子老,门相应也很简陋,没有防盗门,就是一道木门,加上老式的转锁。

        以康小北的经验,这种锁很容易撬开,而且他注意看了下门锁位置,似乎有被人撬过的痕迹。他从兜里掏出钱夹,打开抽出张信用卡,冲着门锁缝隙处用劲别了两下,门果然就打开了。

        房子很小,对着门的是一条细窄的走廊,一侧是洗手间,另一侧就是唯一的卧室了。卧室里窗帘挡得很严实,三人没有去拉开,以免夏明德从外面望见,有所警觉。康小北走到对面的一张木桌前,试着按下台灯开关,竟然还是好使的。借着不算太亮的灯光,三人看到桌上有一台电脑和一台打印机,紧接着康小北把台灯擎在手上,冲四周挥了一下,随即贴满黑白打印照片的一面墙便呈现在三人眼前。

        照片似乎都是偷拍的,上面的人他们都认识,也都死了——就是案件中的七个受害人。而尤为显眼的是钉在中间的两张彩色照片,三个人凑近,仔细看了看,照片上的人竟然分别是孙海涛和陈威!

        那七个劫杀案中受害人的照片出现在这里是合理的,他们也许轮奸了夏雪。夏明德利用这间房子作为复仇大本营,把他们的日常活动偷拍下来,以此理清他们日常活动的区域,待他们单个出现之后伺机报复作案。可是与夏明德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恋童癖者的照片,为何也会出现呢?实在很让人费解。三人面面相觑,各自陷入思索。在迅速整理思路后,韩印忽然一副茅塞顿开的样子,但似乎还要卖个关子,说:“你们想想夏明德和强奸幼童案中的谁有瓜葛?”

        “是徐麟,也就是徐静怡的哥哥,对吧?”康小北很快想到。

        “就是他。”韩印重重点头说,“我有一个大胆的设想:夏明德和徐麟是一对复仇伙伴,劫杀案中前五个人是夏明德杀的,后来他在排查中落网,而因媒体报道和夏明德频繁更换律师,很多案情内幕都流传到社会上,而且是专案组还将涂鸦在本地报纸上刊登过,以寻求公众协助解读,而唯一把它们解读出来的人就是徐麟,也许他给妹妹同样讲过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的故事吧?

        “徐麟是夏雪车祸事件肇事方的代理人,他当然很清楚夏明德的遭遇,当他知道警方以涉嫌杀死五名富家子弟的罪名逮捕了夏明德,他可能会与我当初的判断一样,认为夏明德在悲愤之中心理变态,以移情杀人的方式宣泄愤怒,所以利用假装谋求代理人身份的机会在看守所见到了夏明德,并最终与夏明德达成一笔交易。

        “徐麟的动机很简单,就是要报复杀死侵犯他妹妹徐静怡并导致他家破人亡的孙海涛和陈威。这个报复计划他蓄谋已久,原本会由他亲手来执行,可惜老天不遂人愿,偏偏让他患上胰腺癌,且已到晚期,他很清楚自己等不到孙海涛和陈威出狱的那一天。但也正应了‘老天爷为你关上一扇门,同时也会为你打开一扇窗’这句话,夏明德连环杀人行径的败露,给了他一个很好的补救机会,就算他并未如我上面分析的那样,对夏明德杀人动机有个明确的方向判断,可能只是懵懵懂懂,但他也只能抓住这最后一个有可能帮他完成复仇计划的机会。

        “当然,在这之前他需要先帮夏明德获取自由,便按照夏明德的指示杀死后两个受害人。这可谓一举两得,既完成了夏明德的复仇计划,又直接促使夏明德被释放。我想这个地方他一定也来过,从这里获取了他要杀死的目标的详细信息,同时也留下了孙海涛和陈威的资料和照片。”

        “分析很有见地,但有一个核心的问题说不通。”康小北稍微消化一下韩印的分析,便找出破绽说,“徐麟在第七个受害人出现前两三天就自杀了,法医方面已经很明确地做过认定,所以这个设想还是有些缺乏现实依据。”

        “不一定。其实先前我隐约觉得徐麟的自杀有些说不清楚的地方,我想咱们再去现场勘查一下,也许可以找到支持韩老师的依据。”顾菲菲选择站在韩印一边。

        “那没问题,上次叶姐把人家房门踢坏了,后勤科把门修好了,钥匙也不知道交给谁,还在队里放着呢!”康小北说。

        “先等一下。”韩印似乎突然又想到什么,“以夏明德的为人,就算现在自身难保,我觉得他应该也会履行完对徐麟的承诺。”

        “您是说他这会儿没逃走,而是已经去杀陈威了?”康小北接下话说。

        “赶紧跟监视组联系下,看夏明德去没去陈威家。”顾菲菲催促道。

        “没人啊!案子不结了吗?人早撤了!”康小北摊摊手说。

        “咱分头行动,小北你带顾组和小美去徐麟家,我和英雄去找陈威。”韩印紧跟着提议道。

        “英雄认得路吗?”顾菲菲不放心地问一句。

        “认得,他跟我去监视地点探过班。”康小北加快语速道,“那咱赶紧走,我让就近派出所先去陈威家探探,再让专案组过去支援。”

        很快,两组人马相继上路,大概一刻钟后,韩印便接到康小北的电话。

        “韩老师,晚了,派出所方面说陈威已经被刺死了,夏明德不见踪影!”康小北语气低沉地说。

        “知道了,我过去看看情况再说。”韩印也稍带沮丧地说,“你那边到了吗?”

        “刚到。”康小北简单回应道。

        挂掉电话,康小北和顾菲菲、艾小美已经站在徐麟住所门口,他从一名专程赶来送钥匙的警员手中接过钥匙,打开房门。

        徐麟这也是老房子,虽然大白天的,却也是幽仄沉暗。顾菲菲与韩印当时一样,下意识去摸门边的电灯开关,但同样没有反应。

        “电源断了。”康小北适时解释说,“电表是插卡式的,估计里面没钱了。”

        “上次你们进来时就断了?”顾菲菲问。

        “对,顾姐,你觉得徐麟自杀有什么不对?”康小北问。

        “感觉似乎不符合人性。如果换成你想要自杀,是会选择体体面面穿戴整齐安然躺在床上,还是裸着身子躺在浴缸里?”顾菲菲打量几眼客厅,边说话边走到卫生间门口。

        “我可能会选择前者!”康小北摸摸后脑勺,略微思索下说。

        “可在浴缸里割腕自杀的也不少见。”艾小美也走过来说。

        “有是有,但那种自杀者当时的思维比较混乱,而徐麟的遗书是想表达因病厌世的情绪,这种自杀者应该说更多的是想让自己死得有尊严些,所以徐麟的行动看似与其思维是相矛盾的。再有,你们见过几个割腕自杀的人,会在自己胳膊上深深割上两刀,难道一刀不够?”说着话顾菲菲已带着两人走到浴缸边。

        “那您是觉得……?”康小北问。

        “裸着身子肯定比穿着衣服尸体腐烂更快,尸体伤口越大,蛆化周期相应越短,同样也可以加快尸体腐烂。”顾菲菲哼了下鼻子说。

        “可这种加速对于尸体腐败是微不足道的,不足以误导法医判断死亡时间吧?”康小北说。

        “我当然知道,我要指出的是徐麟的主观意志有问题。”顾菲菲说着话,上下左右打量起卫生间来,少顷仰起头,视线在顶棚定格了几秒,忽然迈步向门口走去,接着又凑近设置于洗手间门边的灯源开关处端详一阵,说,“这上面的开关当初你们动过吗?”

        “应该没有,勘查组来的时候已经被告知电源断了,不会有人多此一举按这些开关的。”康小北有些摸不着头脑,愣愣地说。

        顾菲菲满意地“嗯”了一声,没多言语,转身向门外走去,康小北和艾小美不明所以地跟上去,却见她莫名其妙地去敲隔壁邻居的房门。等了一小会儿,邻居有人出来应门,是个上了年纪的大爷,顾菲菲未多客套,直接亮出警官证,问道:“不好意思,大爷,打扰您了。我想请您回忆一下,今年8月份是不是有几天特别热?”

        “是啊。也不知道怎么了,有两天热得邪门,屋里像个大桑拿箱。”老大爷不假思索道。

        “您能想起具体是哪天吗?”顾菲菲接着问。

        “8月中旬有两三天吧,具体日子还真记不住,人老了,不中用了!”大爷感慨着说。

        “是不是待在客厅里时会觉得特别热?”顾菲菲再追问。

        “对对对。”大爷连连点头称是,加重语气道,“我小孙子在客厅里蹦跶一会儿都差点中暑!”

        “谢谢您。”顾菲菲突然就结束了问话,未等人家大爷表示,便扭头径自走进徐麟家,在卫生间门口等康小北和艾小美跟上来后,指着灯源开关处说,“你们看这开关有什么蹊跷的地方?”

        “就两排四个按钮呗,上面两个是打开的,下面两个是关着的。”康小北还是没太搞懂顾菲菲的意思。

        顾菲菲抬手指指洗手间顶棚,自问自答说:“看那是什么?是安有两个加热头的浴霸。你说的开着的两个开关,就是控制这两个加热头的。”

        “我懂了。”艾小美蓦地提高音量,兴奋地嚷着说,“徐麟自杀时浴霸是开着的,卫生间里的温度自然要比正常的高,尸体腐败的速度也随之加快,大大干扰了法医的判断!”

        “夏天,古都这边室内温度通常能达到30摄氏度左右,加上两个加热头的浴霸,温度应该会在35摄氏度到40摄氏度之间,是极利于细菌生长的。加之徐麟遗书上落款的时间为8月16日,也在潜意识里对法医的判断多少形成些影响。”顾菲菲接着解释说。

        “隔壁大爷的客厅与徐麟的卫生间是挨着的,所以才会感觉比平时热。”康小北恍然大悟。

        “这栋楼的电表是插卡式的,应该是预交费的那种,徐麟肯定有意识地计算过,可能一两天之后,电费卡里的钱‘跳’光了,电自然就断了,神不知鬼不觉便把自己的死亡时间生生提前了两三天。”顾菲菲补充解释道。

        “如果真实死亡时间比咱们判断的,也就是比遗书落款时间晚个两三天,就意味着他完全可以替夏明德杀死第七个复仇对象。”康小北苦笑一下,摇摇头说,“这徐麟为了掩护夏明德,当然也是为了保障他自己的复仇计划,真可谓用心良苦!”

        “他们肯定是商量好的。”艾小美吸了口气,叹息道,“看来8月19日在夏雪微博上回复七支蜡烛表情的,肯定是徐麟,意在告知夏明德他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这就对上了!“康小北一拍脑门,“我们监视夏明德时,有一次大半夜的,他莫名其妙跑到十字路口烧纸,我当时还挺纳闷,现在想来应该是祭拜徐麟的!对,那晚就是8月19日!”

        “耶!咱们彻底破案喽!”

        随着艾小美冷不丁喊一嗓子,三人彼此使劲击了下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