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犯罪心理档案在线阅读 - 死心不息 第五章 复仇王子

死心不息 第五章 复仇王子

        张可儿一身粉色睡袍,安详地躺在床上,床下一个瓷盆里装有烧过的木炭灰烬,床头桌上摆着一把带齿的瑞士军刀,刀下压着一张写有几行字的白纸。

        张可儿烧炭自杀了,留下一封遗书,上面写道:

        如果你们能找到我,想必也见过我男朋友了,在他家发生过什么,你们应该也知道了,那我讲讲后来的事吧!

        在我的人生中,最亏欠的就是我男朋友,我爱他,很想把一切都交给他,可惜我做不到,他压在我身上,就如恶魔压在我身上,那些噩梦般的画面便不可抑制地浮现在我眼前!生理上的快感越大,心理上的屈辱感便越重,所以我注定做不了他的爱人。

        那天傍晚,我像一只无头苍蝇,跌跌撞撞从他家跑到公园里,整个人心如死灰,似乎失去了最后一丝活下去的勇气。就在那时,我看到了那张恶魔的脸,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放出来了,又怎么会出现在公园里,我以为是自己的幻觉,但孙海涛真真切切地与我擦身而过。当然他已经认不出我来了,又或者他的心思都放在水池边几个玩耍的孩子身上。那一刻我仿佛回到从前,浑身发麻,双脚不听使唤,胃里不住地痉挛,我忍不住想要呕吐,似乎想要把住在心里的恶魔呕吐出来……我在路边的石凳上坐了几个小时,彷徨、畏怯、抑郁、憋闷,各种情绪包围着我,我开始害怕自己找不到出口,不论是公园的,还是我生命的。

        我看到一个男人(恶魔)从我身边走过,我想也许把他除掉,就会逃离所有的束缚。我仿佛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牵引着,拾起地上的石块,冲着那人的后脑狠狠地砸了下去……

        我以为我会害怕,但那晚是我十几年来睡得最踏实、最放松的一晚,我出窍的灵魂似乎终于归位了。于是第二天醒来,我发现自己爱上了这种感觉,由此便有了一个星期后的第二次和又一个星期后的第三次,直至杀死孙海涛这个真正的恶魔。唯一遗憾的,我知道你们已经接近我了,我没有机会再去杀死陈威……

        所有的人都是我杀的,与其他人无关!

        张可儿的遗书阐明她就是制造包括孙海涛被杀在内的四起案件的凶手,内容有一定可信度,作案时间和细节都对得上,瑞士军刀也与凶器规格相匹配,只是整个刀都被细致消过毒,联苯胺实验检测结果呈阳性,表明上面残存血迹,但无法提取dna做比对。

        有了遗书加凶器,犯罪动机也解释得很清楚,证据链完整,古都方面宣布案件告破,但韩印心里真的高兴不起来,因为实质上并没有直接证据指出孙海涛是张可儿所杀,张可儿在遗书中提到这起案件时言辞也甚为模糊,还有她为什么要有意识地破坏凶器上的dna呢?难道仅仅是个卫生习惯的问题吗?

        韩印的情绪顾菲菲还是有所察觉的,所以吃过晚饭她特意拽着韩印来到江边,两人牵着手在夜色下漫步,顾菲菲说:“破案了,你不高兴吗?”

        “破了吗?”韩印淡然一笑,反问道。

        “不知道。”顾菲菲默契地笑笑,“反正具有杀死孙海涛嫌疑的人选都已经排除,只剩下死无对证的张可儿了。”

        “不跟你兜圈子了。”韩印使劲呼出一口气,气恼地说,然后又反问道,“你觉得张可儿有没有可能是出于感恩有人帮他杀死孙海涛而揽下罪名,反正她笃定是死罪了?”

        “倒也不是没有可能,咱们先找的梁晓婷,然后她发短信告诉张可儿孙海涛被杀,张可儿知道咱们一定会在不久之后通过她男朋友找到她,预感到她犯的案子很可能会败露,所以干脆一人承担下罪名。”顾菲菲顺着韩印的思路,试着还原整个情形,接着问道,“如果不是她,你还有新的思路吗?”

        韩印无奈摇摇头,说:“现在还没有,我想可能要重新捋一遍案件相关资料再说。”

        “先不着急,稍微等等看,古都这边正在兴头上,你突然站出来说案子有问题,会让他们觉得你故意找碴儿,容易激化矛盾。”顾菲菲叮嘱说。

        “我知道,那咱把先前那个系列劫杀案接过来吧,他们不是还没查出个所以然吗?”韩印试着问,“这个案子,我有点新想法。”

        “这几个晚上,我抽空看了卷宗,我说下我的想法。”顾菲菲停住步子扭头说,“案子确实挺复杂的,也很绕人。在夏明德车上搜出凶器,而且他女儿夏雪车祸事件的肇事者又与几名受害人类型相似,可以推断出一个合理的移情杀人动机,但事实证明他并不是凶手,案子便走进死胡同。所以咱们要继续办这个案子,就有可能要跳出夏明德和夏雪这个框框,你愿意吗?”

        “说实话我没有什么证据,但我总是有种直觉,这案子就是与夏明德或者夏雪有关系。”韩印语气坚定地说。

        “好,我不反对咱们继续顺这个方向查下去,但必须尽快找到案子当中牵涉这父女俩的因素。我觉得先前忽略了对夏雪的社会关系的调查,如果像你侧写的那样,有人因为她被富二代酒驾撞死,而迁怒于其他醉生梦死的富二代,那么除了夏雪的父亲之外,还有没有别的什么亲近的人?比如男朋友或者暗恋对象等。”顾菲菲似乎对韩印的坚持早有所料,所以也特别深思熟虑地研究过他的观点。

        “跟我想的一样。”韩印故意上下打量顾菲菲,“你现在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了?”

        “对啊,吃定你了!”顾菲菲紧了下鼻子,俏皮地说。

        “不管怎么说,这是一出悲剧,因为幼年遭到性侵的经历,最终一个破罐子破摔成了妓女、一个改变性取向、一个疯了、一个性压抑成为变态杀手……”韩印总是这样不解风情,气氛正好,又悲悯地提起张可儿的案子,“伤害孩子的罪过,真的是不可饶恕!”

        “像是蝴蝶效应,在某一时刻孙海涛成为恋童癖者,于是四个女孩的命运便发生悲惨的转折。”顾菲菲的情绪也趋于沉重,“说句警察不该说的话,对恋童癖者进行化学阉割都太轻微了,就应该逮一个毙一个!”

        次日一早,顾菲菲找到古都市局领导,提出要参与系列劫杀案的侦办工作,当即就获得批准。其实该案专案组也正一筹莫展,周智国早就懊悔自己接下这个烫手山芋,所以巴不得赶紧由支援小组来接手。

        按照昨夜商量好的思路,韩印和顾菲菲负责走访夏雪曾就读过的高中,康小北和杜英雄去找夏明德,询问夏雪是否曾经在家里提过有人喜欢她的话题。

        韩印和顾菲菲来到学校,找到当时任夏雪班主任的老师,但老师除了感慨一番之外,也讲不出个所以然来,韩印只好让老师提供几个与夏雪平时关系较好的同学的联系方式,老师便指点他们俩去本地一所大学,找与夏雪关系最好的一位同学陈怡。

        韩印和顾菲菲辗转来到那所大学,找到叫陈怡的同学。陈怡介绍说:“夏雪人特别好,又漂亮又温柔,学习也棒,很多同学都愿意和她接触,要说追他的男生,那太多了!”

        “有没有比较突出的追求者?”顾菲菲问。

        “我跟您说,真的是大半个学校的男生都在暗恋她!”陈怡仰着头,用力想了半天,摇着头说,“我真想不出来她和哪个男生比较亲近。”

        “那她拒绝那些男生有什么理由?”韩印问。

        “夏雪是个心里特别有主意的女孩,她就是觉得自己还不到交朋友的年龄……”陈怡顿了顿,回忆一下说,“不过有一次我们一群女孩聊天,大家都有男朋友了,就起哄说她也应该找个白马王子什么的,她好像说什么她已经有一位保护她的王子了,大家逼她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就开玩笑说是她家里的公仔。”

        “私下里她再没跟你提过这个所谓的王子?”顾菲菲追着“王子”的话题问。

        “没有。”陈怡干脆地摇头说。

        “你最后一次见夏雪是什么时候?”韩印问。

        “毕业舞会那次啊!”陈怡脸上显出些忧伤,“没多久她就出车祸了!”

        “毕业舞会?”顾菲菲诧异地问,“你们现在也学老外那套,都有高中毕业舞会了?”

        “去年8月10日,我记得很清楚,好像是古都有史以来第一个高中生毕业舞会。”陈怡颇为自豪地说,“主要是我们这一届有个男生家里特别有钱,他家有一个会所可以同时容纳好几百人,我们整届的高三毕业生那天基本都去了,大家都盛装打扮,穿晚礼服、走红地毯什么的,玩得特过瘾。”

        “夏雪也去了?”韩印问。

        “对,她那天扎个马尾辫,穿了件简单的白色连衣裙,脚上穿的还是一双白球鞋,气质脱俗极了,把那些特意做过头发浓妆艳抹踩着高跟鞋的女生都秒杀了!”陈怡抿嘴笑笑,“那天很多校草争相邀请陈怡跳舞,把一些自诩校花的女生嫉妒坏了,故意找碴儿欺负夏雪,幸亏一个校外的男生帮她解围。”

        “怎么会有校外的人参加舞会?”顾菲菲追问道。

        “有很多啊,据说有些是主办舞会的那个男生的朋友,还有些也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连主办舞会的男生都不认识,不过大家一起玩挺有意思的。”陈怡眨着眼睛说。

        “哦。”顾菲菲和韩印对视一眼,从包里拿出几张照片——劫杀案中七个受害人的日常生活照,送到陈怡手上,“看一下这里面有没有帮陈怡解围的那个男生?”

        陈怡把照片拿在手上,看到一半,便抽出一张递给顾菲菲,“就是这个男生,真人可帅了,说话也很酷。本来那几个欺负夏雪的女生家里都挺有势力的,平时在学校也是嚣张跋扈,她们几个趁跳舞的时候把夏雪撞倒好几次,夏雪说让她们看着点,她们便开始推搡夏雪,我们也不敢惹她们,只能干着急。然后这个男生就出来把夏雪拉到身边,指着那几个女生警告她们不许欺负人,让她们离夏雪远一点,然后转头就走了,反正特别有气势,那几个女生立马了。”

        “看看照片里还有没有人出现在那天的舞会上?”顾菲菲指着陈怡手上剩余的照片说。

        “想不起来了,那晚人实在太多了,就那帅哥印象比较深刻。”陈怡反复打量照片说,“不过我记得那帅哥确实跟一帮人在一个包间里喝酒来着,是不是这几个人就不清楚了。”

        “后来这个男生在舞会上与夏雪还接触过吗?”顾菲菲问。

        “那天大家都玩疯了,夏雪也被我们灌了不少酒,我记得这男孩过来搭讪过,再后来就记得不是很清楚了。”陈怡红了下脸说,“开舞会的那会所里有好多房间,后来有对象的同学都各自亲热去了,我和我男朋友也……”

        “你能不能帮我们多找几个同学,问问照片上的这些人当晚是不是都在场?”半天没吭声的韩印说。

        “你们到底想查什么啊?是夏雪的死有问题吗?”陈怡机灵地反问道。

        “还不能确定。”韩印模糊地应道。

        “行吧,我和夏雪是好姐妹,跟她有关的我一定会帮忙。”陈怡一脸义气模样,随即又为难地说,“可是大多数同学都在外地,我熟悉的留在本地读大学的几乎没有。如果你们愿意的话,我可以把这几张照片发到我的微博和微信朋友圈里,看有没有同学能认出他们来?”

        “这恐怕不行,照片流传到网上,影响无法预估。”韩印和顾菲菲凑近嘀咕了几句,顾菲菲说,“我们要考虑一下。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把微博和微信的登录名以及密码借给我们留作备用吗?”

        “当然可以。”陈怡爽快地说。

        “还有,那天舞会主办人的联络方式你有没有?”韩印问。

        “对,你们可以问问他,不过他在外地读书,我可以把他的手机号和qq号码给你们。”陈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