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犯罪心理档案在线阅读 - 杀人魔咒 ◎第十九章 无头女尸

杀人魔咒 ◎第十九章 无头女尸

        工作了一整夜,顾菲菲未见倦容,与韩印在分局停车场会合时,穿了条米色休闲裤,搭配蓝色牛仔衬衫,外罩白色小风衣,一身休闲打扮,反倒比平时显得阳光许多。

        上车之后,韩印本想就她这身小清新装束开两句玩笑,但转念一想,还是别自找麻烦了。顾菲菲一贯喜怒无常,说不定哪句话惹毛了她,再弄得自己难堪。不想,车子开出去不久,顾菲菲竟先开起他的玩笑。

        “韩老师,你和叶队昨夜那身打扮,是要准备私奔吗?”

        “呵呵,私奔?我倒是想啊!可惜是为了办案……”韩印哈哈两声,将昨夜调查许三皮之事大致介绍了一番。

        “就没发生点儿别的?”顾菲菲粉唇微张,露出雪白的牙齿。

        顾菲菲一向以冷感示人,冷不丁这么一笑,虽有些讥诮的味道,但足以让韩印有阳光灿烂之感。

        “没发生什么啊!你觉得还会发生什么别的?”韩印一脸坏笑,故意要逗一逗顾菲菲。

        顾菲菲斜了韩印一眼,又板起面孔,但语气还是玩笑的语气,嗔怪道:“不说拉倒。”

        “真没有什么了。”韩印解释了一句,担心她还不依不饶,赶紧将话题转到案子上,“取完dna样本,最快要多长时间才能看到结果?”

        “以目前的设备,至少要两天。”顾菲菲顺势问,“你觉得,当年被害的真会另有其人吗?”

        “这个不太好说。”韩印面露无奈地说,“关于我的直觉,骚扰电话,还有那宿舍留下的血字,真的让我很难理顺。如果证明当年被害的确是尹爱君,那眼前是谁在装神弄鬼?会是余美芬吗?如果不是她,还会有谁呢?”

        顾菲菲迟疑了一下,说,“你有没有想过一种可能性?”

        “什么?说来听听。”韩印转过头注视着顾菲菲。

        “也许是因为……”顾菲菲顿了一下,抬手理了理发梢儿,避开韩印的目光,把脸转向窗外,“算了,等我考虑清楚再和你说吧。”

        顾菲菲话说到一半又缩回去,让韩印很是纳闷,不过既然她现在不想说,他也不好勉强。

        q市,位于s省中部,距离j市三个多小时车程。进入市境还要再开四十多分钟的车,才能抵达位于城市北郊的尹爱君家所在的前盐镇高沈村。

        一路上还算顺利,韩印将车开进村子的时候,刚到中午。

        村子不大,很宁静,许是午饭时间,路面上行人零星。村中间是一条河,河水泛绿,有鹅鸭在悠闲游嬉。村民的房舍大都建在河岸两边,青瓦灰砖,分布密集凌乱。

        连接小河两岸的是一座木桥,只容得下一辆车通过。过桥不远,遇一村民,经他指点,很快便找到尹爱君的家。

        尹爱君家距河岸不远,院门是敞开的,院里很干净,收拾得井井有条,中间有一棵粗大的枣树,枝繁叶茂,生长得颇有些年头。

        见有人在院外张望,一年老者由房内出来。

        老人个子不高,满头白发,眼神温和,看起来便是一个慈祥的老人。韩印猜想,这应该是尹爱君的父亲——尹德兴。

        果然就是尹德兴。彼此介绍身份,客套几句,老人将韩印和顾菲菲领进屋内。

        房子是挑担房,中间一间是厨房加饭厅,挑着东西两个厢房。看起来人家刚吃过饭,一个老大娘和一个30多岁的女人正在收拾餐桌碗筷。

        大爷说,上年纪的是他的老伴,年轻的那个是他的二女儿,比尹爱君小一岁,已经嫁到市里去了,今天没事回来探望探望老人。

        坐下之后,说了几句闲话,韩印含糊地提出要提取二老的dna样本,但未说出明确缘由。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跟老人家解释。十几年过去了,失去女儿的伤痛虽不可能完全愈合,想必也在一点一点地淡化。韩印不想因为此行给这个家庭带来任何无端的希望,生怕搅乱老人家本已平静些的生活。好在老人家也没多问,配合地完成样本采集。接着,大娘去烧水沏茶,大爷和小女儿便陪着韩印和顾菲菲说话。

        话题自然还是围绕尹爱君。

        大爷话很少,基本上是问一句说一句,目光盯着桌角,脸上总是含着温和的笑容。身旁的小女儿说起姐姐,眼泪便止不住吧嗒吧嗒掉下来。她恳请韩印和顾菲菲一定要还姐姐清白,这么多年,一些媒体和网络传言,把姐姐形容成一个喜欢摇滚、同时结交很多男友的放荡女孩,这让做妹妹的很是愤怒。姐姐其实是个特别文静、特别善良、特别懂事的女孩,妹妹说她死也不会相信,姐姐会和地痞流氓混在一起。上学时,她比姐姐低一年级,姐妹俩总是一起上下学,姐姐从来不和陌生人搭讪,而且还时常叮嘱她要注意安全……

        韩印比较关心的是,自尹爱君遇害之后,围绕这个家庭有没有什么特别异常的事,尤其是最近。

        大爷想了想,说:“最近倒是没有,三四年前曾经有个自称是记者的男人来过家里。带了好多礼物,都挺贵的,还要留下一些钱,我没收。他也没问什么,就是随便聊聊,在屋子各处看看,要了爱君的几张照片便走了。”

        “他大概长得什么样子?”韩印希望大爷能描述一下那个所谓的记者的模样。

        大爷摇摇头:“时间太久了,记不清了,只记得好像有四十多岁的样子。”

        “还有别的吗?”韩印问。

        大爷踌躇一会儿,显得有些犹豫,恰逢大娘沏好茶端上来。老两口对视一眼,大娘暗自点了点头,大爷又犹豫了一阵子,才叹息一声道:“还有一件事,挺玄乎的,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当年你们警察留下一些样本便把爱君火化了,我带回骨灰盒,在后山坟场那儿给孩子立了个墓。有一天傍晚吃过晚饭,我和老伴没事,便溜达到墓地想去和孩子说说话。当时天刚擦黑,还有些光亮,隔着很远我俩就看见孩子墓前好像站着一个人。她背对着我俩,身材啊、个头啊、发型啊、穿着啊,都特别像爱君。我当时边跑边叫爱君的名字,老伴在身后不小心脚底打滑跌了一跤,我回身扶她,再转头人便没了。我以为自己眼花了,可老伴说她也看得很真实。我俩回来一宿没睡着觉,怎么也想不明白……”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韩印问。

        大爷说:“我记得很清楚,前年8月。”

        “那以后呢?”韩印又问。

        “没了,就看到过那一次。”大爷回答。

        “二位警官,你们说,姐姐有没有可能还活着呢?”妹妹插话进来说。

        韩印哪能告诉她这就是他们此行要证明的,便支吾着说:“这种事情不能胡乱猜测,你们要相信我们警方,有消息一定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们的。”

        这话说完,韩印和顾菲菲便起身告辞。

        想着两位警官千里迢迢为了自家孩子的事,连杯水都没喝完就走,尹家人觉得过意不去,便极力挽留二人吃过晚饭再走。韩印和顾菲菲一边感谢人家的好意,一边执意推辞,彼此正客套着,村子里突然响起刺耳的警笛声,紧接着尹家院前跑过一队警察。尹德兴面色一紧,冲着老伴说:“不会是赵老师家的孩子‘也’出事了吧?”

        “说不好,看这阵势估计在附近发现那孩子了。”尹爱君母亲一脸惊恐地说道,说完可能意识到自己说多了,忙掩饰着转头冲二女儿说,“老二啊,没事你收拾收拾回市里吧,最近也别总回来了,我和你爸挺好的,不用你挂记。”

        “嗯,知道了。”尹爱君的妹妹一脸惊恐地说。

        见一家人紧张的模样,说话又隐晦地遮遮掩掩,韩印和顾菲菲不免好奇起来,韩印问:“大爷怎么了?你们这村子出什么事了吗?”

        “是出事了,而且是大事!”尹德兴使劲点了点头说。

        尹德兴话音未落,身边的老伴抬手捅了他一下,嗔怪地说:“别乱说话。”

        “我怎么乱说话了,人家也都是警察,说说怕什么?”尹德兴瞪了老伴一眼,没好气地说,然后缓和口气冲韩印和顾菲菲解释,“你们别怪老婆子,是镇里和村里不让往外传的。”

        听尹德兴的口气,韩印意识到这村子准是出了大乱子,不由自主地又坐回到椅子上,身边的顾菲菲也跟着坐下。

        尹德兴接着说:“从上个月开始,先是老李家的二姑娘从镇上下班后不知怎么就失踪了,隔天早晨有人在咱这木桥边发现一个麻袋,打开一看是一具无头的尸体。具体的我也说不上来,听说尸体被切得乱七八糟的,后来通过衣服辨认,正是老李家二姑娘的。这事过了一个星期,老张家大姑娘又不见了,也是从镇上下班后失踪的。隔天中午也是装在一个大麻袋里,被扔在了村委会门口。据说同样被切成好多块,头也不见了。还有昨天,村里小学赵老师的姑娘下班之后就不见人影了,估计这会儿尸体刚刚被找到。”

        “这事闹得特别大,市里都来人了,村里特别嘱咐村民不让出去乱传,说镇里下的命令,怕影响咱这镇子的形象。”尹德兴老伴忍不住插话说。

        “这帮当官的,就怕出事情影响他们的乌纱帽。”尹德兴愤愤地说,“越是捂着,这村子里传瞎话的越多。我跟你们说,现在传什么的都有,有的说这俩姑娘作风不好,给领导当小蜜,领导把她们玩够了就找人灭口;还有的说这两人都在镇上工作,有点儿小权,准是经济方面不干净,估计被人报复了;更过分的是,传言竟然都扯到俺家爱君身上。那两个姑娘和爱君是同一年生的,生她们那年村子里发了一场大水,岸边的龙王庙被冲垮了,于是现在便有人借题发挥,说那年年份不好,先是爱君被杀,现在又是这俩女孩,说不定那年生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这不是胡扯吗?”顾菲菲忍不住插话说。

        “是啊,谁说不是哪,真是太过分了!”尹德兴附和着说。

        看来尹德兴了解的情况还是很有限,具体情况也未必就与尹爱君没关系。同年生的三个女孩相继被碎尸,虽然时间跨度很长,但说不定还真的存在某种关联。韩印觉得有必要与当地警方碰碰头,详细了解一下案情,看看能否找到突破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