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犯罪心理档案在线阅读 - 尾声

尾声

        午夜时分,韩印还是毫无睡意。

        韩印可以确认余美芬在“1·18”碎尸案中的关键作用,她肯定知道尹爱君失踪前最后接触过的男人是谁。但她是否与眼下的“1·4”碎尸案有关系这一点,韩印心里还很模糊。

        装神弄鬼的女人到底是谁?她为何要徘徊在碎尸残骸第一发现地华北路?为何会时常出现在尹爱君的宿舍?又为什么要给自己打求助电话?她真的是余美芬吗?不对,韩印蓦然发觉,自己先前的思路太过狭窄。除去凶手故弄玄虚,除去余美芬,难道没有第三个人选了吗?

        当然会有!那么动机呢?是想通过这种装神弄鬼的不理智的手段,让警方重新关注“1·18”碎尸案?还是说她因为对“1·18”碎尸案有深度痴迷,导致患上某种精神疾病呢?最关键的是,她是不是一个知情者?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此女子如此费尽心思,想来必定与“1·18”碎尸案有某种瓜葛。

        次日一早,韩印急着到专案组找付长林。原因很简单,没有人能比他更了解“1·18”碎尸案,韩印希望他能给出一些当年在案件调查中表现反常的女性名单。

        付长林现在是专案组、积案组两头跑,可谓异常辛苦,但丝毫没有改变他早到的习惯。平日里,他总是第一个到专案组报到的那个人,但今天有些例外,当他走进办公室时,韩印在里面已等候多时。

        “今天怎么这么早?有新线索?”做刑警的大抵都会有些直觉,而且很准,付长林先是感到意外,随即笑笑说。

        “是,是有个事要向您请教……”韩印把自己的来意向付长林道出,强调此条线对破案有多少帮助还不好说。

        付长林如今对韩印已是十分信任,所以对韩印的请求也未有他想。他放下包坐到椅子上,仔细回忆了好一阵子,说道:“说起举动怪异的女人,倒还真有一个。其实我给你的那本许三皮写的书并不是我买的,是有人快递到积案组的。我当时觉得邮寄人的举动有些蹊跷,怀疑这个人可能知道内情,便顺着快递上写的邮寄人信息查找一番。结果发现信息是假的,后来通过邮政大厅监控录像,终于发现邮寄人的身影,之后又费了些周折才找到她。她叫苏瑾,是尹爱君的高中同学,两人在高中时关系特别好,毕业后尹爱君考到古都大学,她也考到本市师范学院。她说,她一直关注尹爱君的案子,偶然买到《礼物》那本书,发现其中有影射案子的情节,便给警局寄来一本,希望能对破案有些帮助。随后我们对她进行了调查,未发现可疑之处。但事情到这儿还没算完。2008年底,本地一个网络论坛上出现了一篇全面分析‘1·18’碎尸案的文章,文章虽只是个人臆想,与案子风马牛不相及,但在当时还是造成不小的影响。我们通过ip地址找到发帖的人,竟又是那个苏瑾。讯问动机,她说希望引起大家关注,从而让案子能得到重新调查的机会。”

        付长林果然是“活字典”,给出的人选正是韩印要找的嫌疑人类型,他急切地问道:“苏瑾在本市吗?”

        “在。她大学毕业不久就嫁人了,丈夫是她的同班同学,本地人,家境非常优越,支持她开了一家美容院。”付长林从包里拿出一本外皮有些破旧的笔记本,打开来,翻找了一会儿,须臾,他把笔记本冲向韩印,指着其中一页道,“喏,这就是她美容院的地址,还有她的联系电话。”

        韩印随手从身边办公桌上找到一张白纸和笔,瞅着付长林的笔记本记下苏瑾的信息,完事扬了扬手中纸片:“谢了付队,待会儿我去会会这个苏瑾。”

        付长林客套地说:“要不等早会结束,我送你过去吧。”

        “不用,您那边也是一大摊子事,我自己打车去就行。”韩印说。

        苏瑾开办的美容院,名号便是以她名字命名的,叫“苏瑾美容院”。位于j市繁华区域,紧邻一条城市主干道,共有三层楼,规模不小。

        韩印推开美容院大玻璃门,即刻有一位身着粉色制服的女接待笑吟吟迎上前来,“先生您好,您是来做美容的吗?”见韩印笑笑摇头,接待员又机灵地问,“那您是来接女朋友的吧?您说一下她的名字,我帮您找一下。”

        “也不是。”韩印笑着解释,从裤兜里掏出警官证递给女接待,“我是市刑警队的,想找你们老板了解点儿事情。”

        女接待双手接过警官证,仔细看了一眼,奉还给韩印,指着玻璃门边的沙发,得体地说:“韩警官,您先坐着稍等一下,我去看看老板在不在。”

        “好的,麻烦你了。”韩印点头笑道,目送女接待由白色木质盘旋楼梯上到二楼。

        屁股刚沾到沙发上,还没来得及仔细打量四周,韩印便听到二楼楼梯口传来一阵高跟鞋的声响。先露出身子的是女接待,紧随其后是一位身着白衬衫、灰色休闲裤,时尚白领打扮的女子。她身材纤瘦,容貌姣好,但眉宇间似隐隐带些疲惫。

        “这就是韩警官,这是我们老板。”从楼梯上下来,女接待引着老板来到从沙发上站起的韩印身前,为彼此介绍之后,女接待礼貌地退到一边。

        “您好,我是苏瑾,请问您找我是……”苏瑾礼貌地冲韩印伸出手,一脸职业的微笑。

        韩印轻轻握了握她的手,手很软。“想和你谈谈尹爱君。”

        “太好了。”苏瑾的笑容变得真诚许多,“是不是你们又开始调查她的案子了?”见韩印笑笑,不置可否,苏瑾忙指着楼梯说,“走,到我办公室谈去。”说完转头冲候在身后的女接待轻声交代,“沏两杯茶来。”

        紧随苏瑾踏着楼梯而上,韩印来到一间洁白带着清香的房间。坐下不久,茶水便端了上来,苏瑾热情催促韩印先喝上几口茶润润喉,再说正题。

        苏瑾如此盛情,韩印倒不好一上来就提有关她嫌疑之题,只能先拿尹爱君铺垫。他端起茶杯,浅抿两口,想了想说:“您和尹爱君是好朋友吧?”

        “对,我们在高中时期关系最好。”苏瑾垂下眼帘,把玩着茶杯把手,稍显低沉地说,“爱君出事之后,我难受了好久,简直没法相信,几天前我们还睡在一张床铺上,转眼她人就没了,而且是永远的分别。”

        “她失踪前,你见过她?”韩印问。

        “是啊!”苏瑾不无感伤地说,“1月7日是我的生日,当天正好赶上周日,我邀请她和几个朋友一块儿出去聚了聚,晚上她留宿在我那儿,我们聊了一整宿,说了好多高中时候的事……”

        “你们有没有提到过有关男女朋友方面的话题?”韩印又问。

        “我问过她,她说刚到学校没多久哪儿来的男朋友,”苏瑾顿了一下说,“不过她说认识了一个男作家,但也只是认识,连朋友都算不上。”

        “所以当你看到《礼物》那本书中有影射当年碎尸案的情节,就把它寄到了警局,希望我们警方能查下那个作者,是吗?”韩印接下她的话问道。

        “对。可是你们警察好像也没对那个作者有什么动作,倒是查了我一通。”苏瑾语气微带着些不忿,“所以我又在网络上发表了一篇分析案子的帖子,我知道我的观点很幼稚,不过我的目的是希望大家都来关注爱君的案子,从而促成你们重新调查。”

        “不,你误会我们了,其实那本书的作者我们一直在调查,只是没查到什么证据而已。”韩印这算是替付长林解释,接着又问,“你确定尹爱君和你提的那个作家,就是《礼物》一书的作者吗?”

        “不,不!”苏瑾连连摇头解释,“那本书只是我偶然买的,爱君没提过她认识的那个作家的名字。”

        “噢,是这样……”韩印沉吟一阵,开始引入正题。他拿出手机,查了查来电记录,说出两个日期,问苏瑾能不能记得自己当时在哪儿,在做什么。

        “这两天怎么了?不是要谈爱君的案子吗?怎么问起我的问题?我有什么问题?”苏瑾十分诧异,一脸莫明其妙地拋出一连串问号。

        韩印不可能透露有关案子的情况,只好歉意地笑笑说:“不好意思,案子详情我没法和您说。我知道冷不丁问您这样的问题有些唐突,还请您不要介意,配合我们的工作。”

        “我当然介意,但我也没什么可隐瞒的。”苏瑾脸色暗淡下来,不快地解释,“你说的这两天,我想我都应该在婆婆家。上个月,我婆婆被查出胃癌,我和老公便搬到婆婆家住,以方便照应老人。从那时起,我的行动只有三点:单位—婆婆家—医院,而且晚上从不出门,更不会那么晚出门。我爱人和公公还有小保姆都可以证明我的话。”

        苏瑾如此说,想必人证方面不会有问题,而且苏瑾眉宇间疲惫的神情,也许正是被婆婆患病所累,那这个话题暂且不说了。韩印再次表现出极大的歉意,但仍旧不放过追问她在元旦前夜以及元旦假期之间的活动。

        这回由于过了几个月的时间,苏瑾需要稍微回忆一下,好在元旦期间的活动让她记忆深刻,所以也没用多久便给出答案。“元旦前夜那晚,我和老公还有公司的员工先是在新界口美食城聚餐,饭后到‘曼哈顿酒吧’一起迎接倒数,再后来又换了一家叫作‘夜色’的酒吧续摊。其余三天,1日放假,2日、3日我们正常上班。”

        苏瑾说完这番话,仰着头盯着韩印,眼神中带丝敌意:“我就不明白了,我怎么就会牵涉到你们要查的案子里去呢?你们警察办案总要证据吧?我就是想知道,你们无缘无故怎么找上我的?”

        “这个……”面对苏瑾一连串逼问,韩印忍不住,只好有所保留地说,“元旦期间本市发生了一起碎尸案,案情与当年尹爱君的案子有些类似。怎么,你没听说过这个案子吗?”

        “没啊。”苏瑾一脸茫然,“真没听过,也可能这段时间我的心思都放在婆婆身上,与外界接触得比较少吧。”苏瑾态度有所缓和,“是当年的凶手又出来作案了吗?”

        “这个不能和您透露,怎么说呢……”韩印停下话,斟酌一下说,“我没法向您透露我们是如何界定嫌疑人的,但是我可以跟您说一点,基本上当年与尹爱君有过接触的人,都在我们的调查范围内,所以还请您千万不要介意我的唐突。”

        “这我能理解。”苏瑾此时已对韩印少了很多戒意,脸上多了丝笑容,甚至带些娇态问,“我解释了元旦前夜的行踪,那是不是就可以排除我的嫌疑了?”

        “当然,不过还要讯问您的员工为您证明。”韩印笑着说。

        “这没问题,你可以随便问,他们那天晚上在曼哈顿酒吧玩得可疯了。”苏瑾显得急切要证明自己的清白,“要不要我现在叫来几个你问问?”

        “不用,不,等等,你刚才说的是‘曼哈顿酒吧’?”见苏瑾使劲点头确认,韩印拽了拽头发,心里暗骂自己,差点漏过了重要线索——“曼哈顿酒吧”,不正是“1·4”碎尸案被害人王莉最后出现的地方吗!

        王莉与苏瑾当晚在一家酒吧,怎么会这么巧?韩印满脸狐疑,道:“你们是大概几点离开‘曼哈顿酒吧’转到另一家的?”

        “新年倒数之后不长时间,老公说那里还不够high,所以要换一家酒吧……”苏瑾皱着眉头短暂回忆了一下,“应该在凌晨1点左右吧。”

        “凌晨1点!”时间正好也是王莉离开酒吧的时间,韩印忍不住提高声音追问,“你确定是1点左右吗?”

        “怎么了?这时间点很重要吗?”被韩印这么一咋呼,苏瑾有些拿不准,又费力回忆好一会儿,才缓缓点头说,“应该是那个时间,我记得我好像看了一下表,要不我问一下公司员工或者我老公吧?”苏瑾拿出手机,欲拨号,随即又停住了,叹口气说,“唉,没用,他们当时都喝高了,估计更拿不准了。哎……”苏瑾眼睛一亮,“对了,我记得我们离开‘曼哈顿’时,在门口碰见一个美容院会员,既然你这么重视时间点的问题,要不我给她打个电话问问吧?”

        苏瑾说着话,手里摆弄手机翻看通讯记录,找了一会儿,可能是没找到,嘴里嘟念了一句:“我好像没有她的电话号码。”念罢,拿起办公桌上的座机,拨了一个简单的号码,冲话筒里吩咐,“营销部,我是苏瑾,帮我查一个会员的电话号码,她叫王……对,叫王莉……”

        什么?王莉!真的会如此巧合?“曼哈顿酒吧”“凌晨1点”,莫非苏瑾口中的王莉就是“1·4”碎尸案的被害人王莉?韩印赶紧掏出手机,调出储存在手机里的王莉照片,举到苏瑾眼前,“你说的王莉,是不是她?”

        苏瑾盯着手机看了一眼,疑惑地说:“就是她,怎么了?”

        得到苏瑾的确认,韩印指着苏瑾手中的话筒,沉沉地说:“那你把电话放下吧,王莉就是我们案子的被害人。”

        “啊!”苏瑾张着嘴,眼睛瞪得大大的,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除了凶手,你很可能是最后见到王莉的人。”韩印说,“请将当晚你们碰面的情形详详细细地说一遍,尽量不要有遗漏。”

        苏瑾显然还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手里仍举着座机话筒,样子呆呆的。韩印无奈,只好把刚刚的话又重复了一遍,这才把她拉回到谈话。

        苏瑾扣下电话,羞怯地笑笑说:“不好意思,我有些失态,不过还真没想到,竟然这座城市有两起碎尸案都能和我扯上关系。噢,当晚的情形是这样的……”苏瑾轻咳两声,稳了稳神说,“我们一干人从‘曼哈顿’出来的时候,看见王莉站在街边打车,我便过去打声招呼,问她怎么走得那么早。她说身子不舒服,要回家休息,可是一直没打到车。我说可惜我们还要继续玩,不然可以送送她。她笑笑,说了几句谢谢。之后我们就分手了。就这么简单。”

        “还有呢,你再好好想想,你们分别之后,她还在酒吧门口吗?”韩印追问道。

        苏瑾想了一下说:“呃,对,那晚我们一干人除了我不会喝酒比较清醒外,其余的人都喝高了,我老公更是醉得厉害,在进‘夜色’之前,他蹲在街边吐了好一阵子。我在旁边照顾他,帮他拍背,在我用纸巾帮他擦嘴时,不经意冲远处望了一眼。那时王莉已经差不多走到街头了,我看到她身边停了一辆车,她好像冲车里望了一眼,便拉开车门坐了进去。之后我就扶老公进了酒吧。”

        “那车是什么牌子?什么颜色?车牌号多少?”韩印急促地问。

        苏瑾眯着眼睛,考虑片刻,说:“没看清,距离太远了,光线也不好,只模糊地看着好像是一辆轿车。”

        乍听苏瑾目击到王莉失踪当晚上了一辆车子,韩印别提有多激动了,可惜随后苏瑾无法提供有关车子更详尽的信息,他心里又是一阵失落。不过就此次走访结果来说,应该还算不错,本来是奔着苏瑾的嫌疑来的,没承想有意外收获——能够确认王莉最后失踪的地点和方式。如果苏瑾的话是真实的,那么王莉当时是自己主动坐上车的,意味着她与凶手很可能相识甚至是熟人,同时也意味着韩印的侧写报告中,对凶手与被害人之间关系的描述是错误的。在他的判断中,虽然凶手所要报复或者惩罚的对象具有固定形象,但从凶手掳获王莉的地点和时机来看,显然是缺乏预谋的,显示出一定的随机性和运气,也就是说,两人并不相识。

        此时韩印内心无比矛盾,亦喜亦悲。悲的是:事实竟然与他的侧写报告有如此大的出入,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专案组的同事,更无法面对叶曦;喜的是:如果凶手与王莉在生活中存在交集,那么嫌疑人的范围要比现在缩小很多,最终成功抓捕凶手的希望就要大得多。

        当然,苏瑾的话只是她的一面之词,还需要证明。离开美容院后,韩印找到她老公,又登门拜访她的公公以及小保姆,最终排除了她的所有嫌疑。

        从苏瑾婆婆居住的小区出来,韩印顺着马路漫无目标地乱逛了一阵——心乱如麻。虽说犯罪侧写作为一门学科而不是科学,是无法做到严丝合缝的,不可能不出现任何差错,但这种方向性的错误是致命的。他无法原谅自己在报告中犯下如此大错,更羞于面对叶曦。除去对她的好感不说,就是那份无比坚定的信任,已足以让他难以承受。

        怎么面对?怎么解释?怎么弥补……

        纠结。只能是纠结而已。结果是注定的。无论作为一名公安院校的讲师,还是作为一名专业学者,还是作为一名警察,都必须谨遵“客观事实”,这是社会责任,也是起码的职业道德。纠结不过是一种自我心理辅导,骂自己两句,可怜可怜自己,让自己心里稍微好过点儿罢了,最终还是要守住底线,不能用错误去弥补错误。

        好了,还是回到案子上吧!如果凶手与被害人存在交集,那么就要重新审视王莉的社会关系。此时最应该做的,就是全面审阅“1·4”碎尸案的调查卷宗,同时把突然出现的新线索如实向叶曦汇报。

        韩印从裤兜里掏出手机,面色异常悲壮地拨下叶曦的号码……

        晚上8点,新界口广场,酒吧一条街,“夜色”酒吧门前。

        接到韩印的电话,叶曦比想象中要镇静,没有多余的话,只是让韩印先回专案组再说。

        碰面之后,韩印的尴尬自不必说,惹得叶曦一通安慰。不过叶曦的话并非只是为了让韩印心里好过一些,而是确实有一定道理。

        叶曦提出一个观点:有没有可能凶手既与王莉相识,同时又与尹爱君有联系呢?

        对啊!这种可能性完全存在!如若这样,虽然先前的调查方向有些偏颇,可并不影响结果!叶曦一句话,犹如一针强心剂,立刻让韩印眼前一亮,精神随之振奋起来。

        随即,两人调出“1·4”碎尸案调查记录,由王莉的社会关系入手,首先筛选可能与王莉和“1·18”碎尸案共同存在交集的人,结果令人失望。接着,两人全面研读每一个接受过调查的嫌疑人记录,从中也未发现有可疑之处。卷宗显示:每一个嫌疑人不在案发现场的证据都很充分。不过这不意味着他们中间没有凶手,也许有些人先前给出的信息和证据是假的。于是,韩印和叶曦根据年龄、私家车等信息,划定了几个人选,由于天色已晚,只能留待明天再详细追查。

        收拾好卷宗,看看表已将近8点,韩印提议去夜色酒吧附近做一次模拟。他想确认:夜间光线下,从酒吧门前是否真的无法辨清街道尽头静止轿车的颜色和车标。不过,这并非对苏瑾的不信任,韩印考虑到当晚苏瑾很可能心思都放在照顾醉酒的老公身上,从而忽略了轿车的颜色或者标志,也就是说,可能颜色和汽车品牌标志都在她视线之内,但被大脑认知所忽略了。如果现场模拟结果如此的话,那么韩印就可以再次运用“认知谈话”,来挖掘出那部分记忆。

        此时,韩印与叶曦站在夜色酒吧大门正对的街边,冲北望去……

        酒吧一条街,位于新界口广场正南方,整条街长四五百米,夜色酒吧的位置大概在这条路的中段,距离街头有两百米左右的样子。这个距离如果是白天,视线所及应该还算清晰,不过晚上光线昏暗,必会打些折扣,再加上虽然有路灯照亮,但街边绿化种植的梧桐树,枝叶过于繁茂,以至于街道两侧显得阴影重重。

        于“夜色”门前,驻足远眺。如果是亮色系,类如黄色,或者王莉身穿羊绒大衣的颜色——红色,比较能看得清楚之外,稍微暗点儿的颜色就很难分辨清楚,就更别提轿车的标志了。由此看来,苏瑾所言非虚。

        韩印和叶曦沿着街边一路溜达到街头广场转盘附近。很遗憾,“交通监控”设置在上一个路口。如果凶手是从上一个横道右转,便会逃过监控摄像。而下一个交通监控,与酒吧一条街中间还隔着一条侧街,如果凶手转入这条街,再由其中的巷道穿出,则很有可能逃避所有摄像监控。

        两个人站在街头讨论交通摄像问题,突然一辆轿车滑至两人身边停下,右边车窗随即打开。司机尽力将身子探向右边车窗,冲两人喊了一嗓子,“去哪儿?”

        韩印和叶曦面面相觑,一时没反应过来。司机紧接着又补了一句:“上来吧,我做生意公道,保证不宰你们!”

        这下两人明白了——敢情这是一“黑出租”啊!叶曦刚想挥手把司机打发走,韩印一把抓住她的手臂,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压抑着兴奋的语调,在叶曦耳边低声说:“我明白了,我的报告根本没问题,专案组先前对王莉的社会关系调查也没问题,王莉当晚上的应该是一辆黑出租车。”

        “或者是凶手假借黑出租的名义,诱骗王莉上车!”叶曦一点即通,接下韩印的话。

        两人对视点点头,又互使了个眼神,然后双双拉开车门,叶曦坐到副驾驶,韩印坐到后面座位上。司机以为拉到生意了,边挂挡边问两人去向。叶曦板着脸指向街边,让司机先把车停过去。

        叶曦一脸严肃,口气不容置疑,司机好像觉察到什么,把车停到街边后,哭丧着脸说:“二位不会是‘钓鱼’的吧?求你们放过我吧,一家老小都靠我开黑车养活,真的罚不起啊!”

        见司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叶曦也不愿再吓唬他,掏出警官证表明身份。司机立刻长出一口气,提着的心轻松下来,嘴里油腔滑调地嘟念着:“我就说嘛,官老爷们晚上活动那么丰富,怎么会屈驾出来‘钓鱼’呢?”

        “你什么意思?人家交通稽查有你想的那么花吗?”叶曦笑着说,“好了别废话了,问你点儿事。”

        “您说,您尽管说,我知道的一定如实交代。”司机一副急着讨好的模样。

        “开几年黑车了?”叶曦问,“生意怎么样?”

        “两年了。”司机老实地答,“生意还不错,您也知道这条街是咱们这儿夜生活最繁华的地段,打车的人特别多,出租车根本不够用。而且在周围上夜班的人,还有小姐什么的,比较喜欢打我们这种黑车,几个人拼一个车,每人几块钱而已,若是出租车,那就得各付各的。”

        “这条街大概有多少黑出租?”

        “那可没准儿,咱这黑车没有统一管理,都是各干各的,真说不上来。”

        “通常都在哪儿等客?”

        “上半夜基本上就是街边或者岔道口什么的,不太敢到酒吧、ktv门前等客,怕人家出租车司机举报。下半夜主要在一些酒店员工下班通道附近,有很多夜班服务员拼车回家。”

        “元旦前夜,你在这附近吗?”

        “在。可是基本没停过,那天晚上生意特别火爆,越晚越打不到车,基本前面的客人刚下车,后面的便接上了,要多少钱都走。就这样,还落下好几拨儿客人呢。”

        “那晚有没有比较脸生的司机在这附近等客?”

        “没太在意,光顾着拉活了。”

        叶曦想了想,应该没什么可问的了,便转头望向坐在后座一直默不出声的韩印。韩印轻轻摇了下头,示意自己也没什么问题。叶曦转回头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司机,说:“如果哪天见到陌生面孔的司机在这条街等客,麻烦你给警局挂个电话。”

        “一定,一定。”

        司机接过名片,一脸谄笑,目送二人下车后,生怕再出啥意外,赶紧打火、挂挡,麻溜地将车开走了。

        叶曦望了眼汽车驶出的方向,扭头对韩印笑笑说:“你觉得凶手应该不是黑车司机,而是假借司机的身份让王莉放松警惕对不对?”

        “对。”韩印点头道,“正如我先前报告中描述的那样,凶手有正常的工作,作息时间固定,而且他初次作案便能如此成熟完美,表明他应该具有相当高的文化程度,从事某类专业技术性职业,但未必与使用刀具类工种有关。他在单位表现默默无闻,职位不高,但不意味他所从事的工作层次不高。”韩印的自信又回来了,滔滔不绝地说,“凶手当晚是因为遭受到某种重大打击之后进而寻求宣泄的,而他选择在当时城市中最繁华的区域、最热闹的时段、人流最为密集的路段,也是最容易暴露的区域,来寻找加害对象,显然缺乏细致的预谋。但是他运气非常好,偏偏就碰上与他初始刺激源外形极为相像,身穿红色羊绒大衣,一头长鬈发的王莉,并成功实施了作案。可以说凶手这次杀人,与许多连环杀手初次作案一样,带有一定的冲动性和偶然性。如果他继续作案,不,他一定会继续作案,便会把这种偶然性变成惯性。也就是说,第二次作案他依然会在这个区域,而且依然会扮作黑车司机。因为这条街在夜晚甚至凌晨以后,仍然会有非常多的女性出现,他相信一定会有他中意的类型。”

        “如果凶手扮作黑车司机,那意味着他的车也不会非常高级,对不对?”叶曦问。

        “对,高档车扮作黑车会让人起疑的,我个人认为应该是偏国产车或者经济型的日系、韩系车类。”韩印顿了顿说,“也许凶手没有咱想象得那么严谨。明天跟交警方面联系一下,调取当晚广场周围所有的监控录像,比对一下,看能不能找到可疑车辆。”

        看到韩印又能自信满满地侃侃而谈,叶曦一脸欣慰,重重地捶了下韩印的肩膀,两人相视一笑——此时无声胜有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