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犯罪心理档案在线阅读 - 心理证供 ◎第三十一章 杀手显现

心理证供 ◎第三十一章 杀手显现

        清晨7点,牟凡在睡梦中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

        他披上睡袍,摇晃地走出卧室,由别墅二楼下到客厅。打开门,门外是一众威风凛凛的警察,为首的正是叶曦和韩印。

        叶曦将拘传证举到睡眼惺忪的牟凡面前,冷冷地说道:“由于在余美芬尸体上发现属于你的指纹,所以我们怀疑你与她的被杀有关,现在依法拘传你,请你在上面签字!”

        牟凡好像刚刚真正从睡梦中清醒过来,他打了个激灵,颤抖着接过拘传证,冲着四周瞅了瞅,以一副恳求的姿态说:“你们先进来再说好吗?”

        牟凡自顾走到客厅沙发坐下,低头盯着手中的拘传证,怔怔出神。

        良久,他把拘传证放到茶几上,抬起头迎着站在对面一众警员冷峻的目光,镇定地说:“我承认前天傍晚去过余美芬那儿,但我去的时候她已经死了。”

        “你和她到底是什么关系?”叶曦冷冷地追问。

        “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们了,她是我即将出版的小说代笔。”牟凡用双手使劲拢了几下头发说,“今年1月末,我偶然在街上遇到余美芬,得知她的境况非常不好,父母都不在了,欠下许多债,而且手中的书稿也没有出版社愿意用。一方面,我确实想帮帮她,因为她是我第一本小说的出版编辑,算是对我有知遇之恩;另一方面,我和妻子一直想找个文笔好特别是人品可靠的写手作我的代笔,这样既可以减轻我的负担,也可以加快小说出版的速度。考虑几天,我和妻子商量了一下,决定以8000块钱一个月雇用她,她当时也确实山穷水尽了,没怎么想就答应了。我给她一笔钱,让她租住房子,买台电脑,每月按时把钱打到她的信用卡上。”

        “本来我们商定好,这个月2号她要把她负责写的那部分书稿‘传’给我。但当天我给她打了好多电话她都不接,后来就关机了。再后来,我在qq上留言,给她发邮件,她也不理我。我担心她思想有什么变化,会把代笔的事情捅出去,只好上门去找她。她先前给过我一把出租屋的钥匙,我打开门后,看到她躺在浴室的地上,顺手摸了下她手腕上的脉搏,发现她已经死了。随后,我取下电脑硬盘,拿了她的手机,又抹掉一些指纹就走了。事情就是这样。”

        “那5月1号晚上,你在哪儿?”叶曦继续追问。

        “这个……”牟凡愣了一下,冲客厅中直通二楼的楼梯口望了一眼,犹疑地说,“这个我昨天没骗你们,当晚我确实在家里赶稿子。”

        “那就没办法了,你刚刚说的只是你的一面之词,无法证明你是3号去的余美芬家,而不是1号去的。”叶曦指了指放在茶几上的拘传证,“所以还是麻烦你在那上面签字,穿好衣服,跟我们走一趟!”

        “真的不是我!她的死跟我真的没有关系!你们怎么就不相信我呢!”牟凡的情绪有些激动,对着叶曦高声叫嚷着。

        “我们只相信证据!”叶曦毫不留情地回应。

        “……我来给他证明!”

        正在牟凡冲着叶曦竭力为自己辩解时,突然,楼梯上方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接着楼梯间响起缓缓的脚步声,一个身着淡粉色睡衣、面带一丝羞怯的女人,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个女人的出现令韩印和康小北大为震惊:她竟然是曾经接受过二人调查的、尹爱君与余美芬的同学、王伟的妻子——薛敏!

        “你们不要逼牟老师了,从五一小长假前一天傍晚到5月1号,我们一直在一起。”在众人诧异目光的注视下,薛敏径直走到牟凡身边坐下,用力握住他的手,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似的说,“我对我爱人王伟撒谎,说利用假期去上海探望住在那儿的姐姐,其实我是和牟老师私会去了,我们是在1号晚上10点多才回到本市的。如果你们不相信,可以查一下我们在上海住的酒店。”

        当初负责调查薛敏王伟夫妇的是韩印和康小北,叶曦只见过照片并未见过本人,直到刚刚听她提起王伟,叶曦才大概猜测出她的身份。薛敏突然冒出来,虽然让她和牟凡的情人关系暴露,但直接洗去了牟凡的杀人嫌疑。情势急转直下,令叶曦有些措手不及。她略带丧气地扭头望向身边的韩印,只见他眉峰紧皱,双目如炬地直直注视着薛敏。

        “你丈夫王伟知道你有外遇吗?”韩印突然沉声发问。

        “知道。”薛敏垂下头,尴尬地回应。

        “他是什么时候知道的?”韩印接着问。

        “元旦前一天傍晚,他偶然在我的电话上看到牟老师给我发的短信。”

        “然后呢?”

        “他把世界上所有形容放荡女人的脏话都骂了一遍,还动手打了我一巴掌,就开车走了。”薛敏看了一眼牟凡接着说,“然后我一生气,就跑到牟老师这儿住了几天,直到3号晚上才回家。”

        “你回家的时候,王伟什么反应?”韩印问。

        “他当时不在家,好像第二天也就是4号早晨他才回来的,反正我醒的时候,他已经把早餐做好了,坐在餐桌前等我。”薛敏说。

        “这么说,你当初给我们的口供是假的,是王伟逼你的吗?”

        “不,是我要求的。”薛敏详细解释说,“你们来调查的前一天晚上,刘湘明给我打过电话,说警察怀疑我们这些同学与最近发生的杀人案有关,说你们会问我和王伟在元旦假期间的活动情况。虽然我和他的夫妻关系名存实亡,但也不想家丑外扬,我担心跟你们说了实话会被传出去,会被别人指指点点,于是便和王伟商量着互相做证。”

        其实当薛敏从楼梯上走下来那一刻,“王伟”便再次进入韩印的视线中,而随着刚刚与薛敏的一系列问答,“1·4”碎尸案的凶手渐渐浮出水面:

        初次作案的刺激性诱因,是因为突然发现妻子有外遇,从而在元旦假期间杀人碎尸;第二次作案,是因为五一小长假期间,妻子与情人到外地私会,动机和时间点都与“1·4”碎尸案非常吻合。另外,王伟的年龄、职业,与尹爱君的关系,曾接受过警方的调查,与余美芬也是同学关系——并很可能听余美芬详细描述过辨认尸体时的情景,这些都在韩印针对“1·4”碎尸案凶手所做的侧写范围内。而且韩印相信:从薛敏的言语中能够听出,王伟还有一项重要的特征,一定也与他的分析相符。

        韩印走到叶曦身旁,在她耳边交代了几句,叶曦眼睛一亮,立即从刚刚无措的状态中恢复过来。她雷厉风行地吩咐康小北先将其他警员带到别墅外待命,又指着牟凡让他回二楼的卧室回避一下。

        当客厅里只剩下三个人的时候,韩印拽过两把椅子与叶曦坐到薛敏对面,才轻声问道:“你丈夫王伟性功能方面有障碍吗?”

        “嗯!”薛敏点点头,有感于自己的隐私得到保护,冲韩印和叶曦投出感激的一瞥,“我们结婚当晚头一次同房就没成功,后来稀里糊涂地做成几次,就有了我们的儿子,再后来他就完全不行了,我觉得他对那种事好像有一种本能的厌恶。所以从去年开始,我和他就分房睡了,但表面上还维持正常的夫妻关系。”

        “为什么不离婚呢?”叶曦插话问。

        “我和王伟还是有些感情基础的,他一直对我非常好,而且我们还有孩子,我和他都不想孩子没有完整的家庭。再者我和王伟谈恋爱时,家里所有人都很反对,因为我父母都是国家干部,家庭条件比较优越,而他家是郊区农村的,我父母觉得他配不上我。最后,我还是不顾家人的反对,不惜与父母闹翻和他结婚了。如果现在离婚,我面子上会很过不去。”薛敏顿了一下,咬了咬嘴唇说,“其实我骨子里是一个非常传统的女人,能够忍受无性的婚姻,直到遇到牟凡,这个男人像谜一样深深地吸引了我,让我无法自拔。但我也非常害怕,害怕我和他的关系不小心曝光后,将无法面对我的孩子和我的父母,所以当4号那天早晨,王伟说,如果我能和牟凡不再来往他就选择原谅我的时候,我同意了。此后,我尽力履行承诺,克制着自己不去想念牟凡,直到他给我发短信,说想与我在五一休假期间到外地幽会时,我的理智和道德防线便彻底地崩塌了。而那几天的相聚让我彻底爱上了这个男人,所以昨天下班后,我便迫不及待来到这里,与牟凡共度周末。”

        “这次你又用什么借口呢?”叶曦略带讥诮地问。

        薛敏尴尬地笑笑,一副豁出去的表情,说:“我直接和他摊牌了,我告诉他,如果想继续维持表面夫妻关系,那就不要再干涉我的任何自由,否则就离婚!”

        韩印很清楚,直到此时,薛敏仍不清楚刚刚这番对话的意义,她只是想尽力配合警方来排除牟凡杀人的嫌疑,未承想,把一个连环杀手从初次杀人到再次杀人的脉络清晰地展现出来。那么昨天傍晚,当王伟感受到来自妻子的奇耻大辱时,他会不会第三次作案呢?

        突然,韩印心里咯噔一下,脑袋里冒出一种不祥的预感:前两日媒体对“1·4”碎尸案的广泛报道,一定会激起王伟更强烈的表现欲望,而昨日再次受到刺激,他会不会产生与赵超明后期作案一样的动机,试图通过与警察的较量来遮掩现实中的无能呢?……康小北……刑警……女朋友……夏晶晶……失去联系一整夜……难道王伟会选择警察身边的人,作为再次作案的目标,借以挑战警方?

        韩印从椅子上蹿起,撇下愣愣的叶曦和薛敏,猛地推开别墅房门,冲着门外的康小北喊着:“别废话,立即给夏晶晶家里挂电话,问问她昨晚的行踪!”

        见韩印一副刻不容缓的模样,康小北也不敢多问,慌忙拿起手机拨了个号码,交谈几句,很快放下电话,紧张地说:“晶晶昨晚一夜未回家,她爸妈还以为她和我在一起。怎么了印哥,晶晶出事了吗?”

        “你先跟我进来!”韩印冲康小北勾勾手,待康小北进门踏进客厅,韩印与他面对面,声色俱厉地说,“先听我说两句:第一,作为警察,你应该知道,莽撞冲动不解决问题;第二,如果你冷静不下来,胆敢违背我和叶队的命令,那你现在就滚蛋!听明白了吗?”

        康小北此时,大抵已经感觉到女朋友可能出事了,他重重地点了点头:“放心印哥,我听你的。”

        得到康小北的允诺,韩印转头冲向一脸茫然的叶曦宣布:“小北的女朋友夏晶晶,很可能被王伟掳走了!”

        “什么?”叶曦一愣,随即明白过来目前的局势,她指着坐在沙发上的薛敏,急促地说,“赶紧拿你手机给家里和王伟打个电话,探探他的口风,问他现在在哪儿。”

        被眼前几个警察搞得有些发蒙的薛敏,哆哆嗦嗦地说:“手机在楼上。”

        “那就快去拿!”叶曦催促着,“注意别让他听出异样。”

        薛敏“噔噔噔”踏着楼梯跑到二楼,几秒钟后拿着手机下楼,边下楼边拨打电话……

        “家里没人,王伟手机关机!”薛敏紧张地说,“王伟怎么了,你们不是来找牟老师的吗?怎么又扯上王伟了?”

        “时间紧迫不解释了,你先坐下,听我问几个问题。”韩印指着沙发说,“你和王伟在本市还有别的房子吗?他有没有租过房子?他有没有可能还有一个独立的空间?”

        “我们就一处房子,他的工资卡由我保管着,没有大额支出去租房子什么的迹象。”薛敏顿了顿说,“如果说独立的空间,那就要说他在郊区老家的房子了。”

        “那快说说他老家的情况。”

        “我和王伟是在工作第二年正式确认恋爱关系的,听他说他父亲前一年刚刚过世,他母亲则过世得更早,他不太愿意多提父母,只跟我说他们都是病逝的。他家住在咱这儿的市郊团山镇,老房子都是住在隔壁的他二叔帮着照看着,我和他很少回去,偶尔我俩闹别扭了,他会回去待上几天。”

        “把详细地址写一下。”韩印递上记事本和笔。

        薛敏写完,韩印将记事本给叶曦过目一下,用商量的语气说:“咱们这样行吗?你现在把薛敏带回她和王伟的住处,让她不停地拨打王伟的电话。如果打通了,注意追踪一下发射塔,让薛敏问他在什么地方,他要是不肯说,让薛敏找个理由把他叫回家。从目前情况看,王伟老家的房子很可能就是杀人分尸和拘禁夏晶晶的现场。我和小北带几个人去一趟,争取人和证物俱获。”韩印紧跟着又叮嘱一句,“如果王伟回家了,先不要打草惊蛇,要注意对他的监控。”

        “行,就这样办。”叶曦也叮嘱了一句,“你也要注意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