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犯罪心理档案在线阅读 - 杀人魔咒 ◎第二十七章 解离人格

杀人魔咒 ◎第二十七章 解离人格

        午夜,骚扰电话又至。

        “呼哧……呼哧……”话筒中传来一阵冗长的呼吸。

        “帮我,帮帮我……”女孩的声音冷漠而阴森。

        “好,可以,让我帮你什么?”韩印用力平稳着心神,最大限度让自己的语气没有任何敌意。

        “我……”

        电话那端,女孩在犹疑着。韩印屏住呼吸,生怕女孩感受到压力再次挂掉电话逃走,“请说吧,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会尽力帮你。”

        “有人要杀我!”女孩冰冷的声音,一字一顿道。

        “谁要杀你?为什么要杀你?”韩印的心口猛地一阵狂跳。

        “因为我知道她的秘密,我看见她杀了人,她想灭口……啊……”随着女孩的一声尖叫,好像被什么人打搅,通话突然中断,话筒中传出一阵“嘟嘟”的忙音。

        韩印无奈放下手机,心里很是遗憾,就差那么一点点,女孩就会给出一个名字,也许那个名字对解读这个不时在午夜打来的骚扰电话有很关键的作用。不过从刚刚与女孩的通话中,起码可以掌握两条信息:一、女孩目睹了一起凶杀案;二、有人欲杀女孩灭口。那么,打电话寻求帮助的女孩到底是谁?欲杀她灭口的人是谁?欲杀她灭口的人又杀了谁?这三者是什么关系呢?

        从目前获取的信息来看,打电话的女孩曾出现在尹爱君生前住过的宿舍,以及华北路抛尸现场附近。而在先前她与韩印的一次通话中,面对韩印对她的身份以及当时所在地点的提问时,表现出一定程度的意识模糊。另外,如果她目睹了一起凶杀案,为何不光明正大地向警局报案,而是故弄玄虚,在午夜向韩印求助?还有,如果有人欲杀她灭口,为何经过这么长的时间仍未动手呢?

        这一连串的疑问,从常理上显然无法解释得通,那么也许有一种可能性,可以将这些疑问相对理清楚。

        ——所有的一切,包括那双“隐藏在某个角落注视韩印的眼睛”“午夜骚扰电话”“宿舍中的冤魂”“玻璃窗上的血字”,甚至还包括“1·4”碎尸案,也许都出自一人之手,原因是她罹患了“解离性人格”。

        解离性人格,也就是所谓的多重人格,是一种由心理因素引起的人格障碍,多因情感创伤引发,尤其是童年时期的精神创伤。简单点儿解释,即说由于“本格”(未发生分裂人格之前的人格)无法承受某种心灵创伤,从而分裂出一个或者多个人格来替本格分担,它是一种潜意识里的自我疏导。分裂出的人格与本格彼此之间是独立的、自主的,并作为一个完整的自我而存在。本格也许知道有其他人格存在,但当其他人格主宰身体也就是成为“主体人格”时,他的所作所为本格通常并不知晓,从而会形成一段时间的记忆断层。

        这一调查方向,并不是韩印想到的,而是来自于顾菲菲的建议。

        顾菲菲是法医学和心理学双博士,在国外深造时曾接触过此种案例。“宿舍血字”出现当晚,她找到叶曦详细了解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鉴于某些行为特征从正常的角度以及犯罪的角度都很难解释,所以她开始朝这一方向考虑,遂建议韩印尝试着找出具有这种特质的嫌疑人。

        本案中,余美芬和沈秀兰都具备这样的潜质,但因牵涉案件中遭到精神创伤时,余美芬已经35岁,相较于那时只有20岁的余美芬,心智要成熟完整许多,所以重点还是要放到余美芬身上。

        早间例会。

        照例汇报各组排查进展,结果都不甚理想。

        散会后,叶曦留下各组骨干,讨论下一步的重点工作。但未说上几句话,她放在桌上的手机振动起来,她看了眼来电显示,示意大家先暂时休息一下,拿着电话走出会议室。

        不多时,韩印放在兜里的电话也振动起来,是条短信。他看过之后,借口去趟洗手间,也出了会议室。在会议室不远的一个楼梯口,叶曦正等着他。

        见叶曦如此谨慎行事,韩印也警惕起来,走到楼梯口,轻声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叶曦冲走廊两边望望,压低声音说:“‘警车’的追查有消息了。据我派出去的人说,他们在郊区一家小修配厂发现了线索。那里的修车师傅说,前阵子有一辆警车去换过轮胎,而且点名要旧的轮胎,不过他没在意司机的模样,只隐约记得车牌最后的两个数字是‘46’。”

        “警车车牌,46,我怎么好像在哪儿见过?”韩印摸着脑门嘀咕着。

        叶曦显然已经知道答案,小声提醒了一句:“积案组!”

        “对啊!”韩印一脸惊诧,发现自己不自觉提高了音量,忙放低声音说,“对,是积案组的车。是付长林?还是他们三个一起?他们去做什么呢?难道是他们三个作的案?”

        叶曦忧郁地摇摇头:“谁知道呢?反正肯定是见不得人的事,否则也不会偷偷地换掉轮胎。”

        “对。那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韩印问。

        叶曦踌躇了一会儿说:“我刚刚在楼梯口考虑了一下,准备和他们直接摊牌,你看怎么样?”

        “行,我看可以。”韩印重重点头,“是到让他们亮出底牌的时候了。”

        二人返回会议室,紧挨着坐下。

        叶曦板着面孔宣布,除付长林、杜军、姚刚以外,其余的人可以散会了,然后指着自己对面,让三人坐过来。

        叶曦在文件夹中翻了一下,找出一张照片放到刚刚坐定的三人面前,说:“这是韩印老师初到咱们这儿的那天晚上,和小北勘查虎王山抛尸现场时,发现的一组汽车轮胎印迹。”

        付长林看了一眼照片,满不在乎地说:“我知道啊,怎么了?”

        叶曦盯着他的眼睛道:“据可靠消息,轮胎所属的汽车来自你们积案组。”“什么?”付长林一脸惊讶,“怎么会是我们组的车?去那儿做什么?”“这要问您了。”叶曦冷冷地说道。

        “我……”付长林耐着性子说,“小叶,你的消息可靠吗?会不会弄错了,我真没去过虎王山。”

        “不,不是付队。当晚是你开车去的,对吗?”韩印突然指着坐在付长林左手边的杜军说道。

        杜军的局促不安非常明显,在叶曦拿出照片推到三人面前的那一瞬间,付长林和姚刚都表现出相当程度的诧异,而杜军则是一脸的恐惧。

        “什么?是你?你开组里的车去那儿做什么?”付长林顿时火冒三丈,起身冲着杜军后脑勺,上去就是一巴掌。

        “我……”杜军垂下头,说不下去了。

        “到底去那儿干什么了?”叶曦厉声喝问道。

        “我去……我没事,去观察观察现场。”杜军还心存侥幸。

        “观察现场你有什么可心虚的,为什么要偷换轮胎?而且有证据显示,你不是一个人去,至少还有四个人和你一起,那几个人是谁?”叶曦顿了顿,“你们去重温作案快感,是吗?”

        “不,杀人和我们没关系,我就是带了几个外地的网友去参观。”杜军脱口而出。

        “你糊弄谁呢?你会为了几个网友,不惜丢掉工作?”付长林上去又是一脚。

        自己组里出了这种事,付长林这张老脸算是丢尽了。在局里干了一辈子,算得上是人人尊重,临了马上要退休了,竟出了这样大的纰漏。尤其是当着叶曦的面,他的面子就更挂不住了,所以情绪不免有些失控,要不是身边的姚刚一直拽着他,估计这会儿杜军早就躺下了。

        “我,我收了他们几千块钱……”杜军惶恐地偷瞟了付长林一眼,“他们说坐警车去更刺激,我就偷偷开了组里的车。”

        杜军的回答让在场的几个人极为震惊!作为一名人民警察,竟然做出这样严重违背职业道德的行为,实在是令人不齿。这不仅严重破坏了人民警察的形象,同时也是对被害人的严重亵渎。不过震惊之余,也让人有些哭笑不得,他是怎么想到这样的买卖的?

        “你还敢胡说,你给我老实交代!”付长林显然一时无法接受这样的答案,他呼哧呼哧喘着粗气,指着杜军大声地呵斥。

        “真的,真的!”杜军站起身急着辩解道,“不信,你们可以查看我的聊天记录。”

        “老实坐下。”叶曦指着对面的椅子,没好气地说,“具体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杜军坐回椅子上,低头整理一下思绪,哭丧着脸说:“一直以来,尹爱君的案子在一些网络论坛上,都是广受关注的话题。有许多网友在论坛上发帖子,发表自己对案子的分析判断。一开始我也只是随便看看,后来觉得网友的观点特别幼稚,就忍不住表明身份参与进去,得到了很多网友的追捧。”

        “再后来我干脆以群主的身份,建立了一个专门讨论尹爱军碎尸案的qq群,吸引了众多迷恋刑侦和推理的狂热网友。他们经常在群里追着我,让我给他们看看现场照片,或者多透露一些案子细节,或者让我描述案发现场的状况……”

        “其实我建立这个群的初衷很简单,就是喜欢那种被大家推崇和尊重的虚荣感,后来我做股票赔了好多钱,想找点儿路子弄点儿钱,便开始打碎尸案资源和那些网友的主意。当然,我能够想到这一点,是因为一本英国小说带给我的启发。那本小说里讲,英国人把‘开膛手杰克’的杀人路线开发成旅游观光景点,而且生意非常好,游客络绎不绝。于是我就想,是不是我也可以带一些侦探迷去参观碎尸案现场,从而收取一些费用呢?我试探着在群里提了几次,结果那些人非常踊跃参加……”

        “你一共干过几次?”付长林忍不住插话问。

        “两三次吧。”

        “到底几次?”

        “三次,每次四个人。”

        “你了解那些人吗?”韩印也插话问。

        杜军点点头:“我也怕出事,所以只选择外省人,而且利用警察身份的优势对他们做了一些调查,还装模作样地跟他们签了份保密协议。”

        “你还真是浑蛋到了极点,作为警察与你在一起共事,简直是一种耻辱。”付长林稍微有些冷静下来,摇摇头痛心疾首地说。

        杜军“扑通”一声跪到地上,拽着付长林的衣襟,带着哭腔说:“老组长,我求你了,你们怎么惩罚我都行,别让我离开警察队伍好吗?我喜欢当警察!”

        坐在对面一直未吭声的叶曦猛地拍了下桌子,冷哼一声道:“你配吗?你配做一个警察吗?你顶得起帽檐儿上这颗警徽吗?等着吧,脱掉你这身警服,把你清除出警察队伍,那只是最基本的处罚!”

        杜军总共接待了三拨“观光者”,意味着又多了12个嫌疑人,又都是外省的,这可愁煞叶曦了。不过韩印让叶曦不用担心,凶手抛尸如此顺利且不留痕迹,必定非常熟悉这座城市的街道,显然他要么就是本地人,要么就是在本地生活了好多年的。

        至于杜军所建的qq群,还是有必要仔细调查一番的。在韩印的建议下,专案组封存了杜军在单位和家里使用的电脑,安排技术人员立即提取群员资料以及所有聊天记录,从中找出ip地址隶属于本市的,也许凶手就隐藏在其中。

        几小时后,经过技术人员的努力,结果出来了。在杜军所建立的将近100个群友的qq群中,ip地址隶属于本市的只有15个,而与尹爱君碎尸案有交集的只有一个。用这个ip地址登记的用户,正是16年间先后两次目睹碎尸残骸的环卫工人——沈秀兰。

        韩印和叶曦大为振奋,一干人等火速杀到沈秀兰住处。他们在那里的确找到了“某些答案”,但真相令人唏嘘。

        还记得早前韩印登门拜访沈秀兰家的情形吗?当时丁大民是这样描述妻子受到惊吓后的表现的:“她成宿成宿睡不好觉,好不容易睡着了又会被噩梦惊醒,经常心事重重、慌里慌张的,胆子变得特别小,吃饭也吃得很少,而且脾气大了许多,有时发起脾气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这是典型的因突发性恐怖事件,导致“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的症状,但那并不是来自沈秀兰,丁大民当时描述的症状,其实是发生在——2008年考入古都大学、目前就读于中文系四年级、他和沈秀兰唯一的女儿丁昕身上的。

        事实上直到这一刻,警方才发现,其实第一个目击尸体残骸,意识到那是来自人体的,是当时年仅8岁的小女孩丁昕。可以想象,这对一个孩子来说是一般多么恐怖的人生经历,也直接导致她患上了“ptsd”。而儿童ptsd的症状,一开始并没有成人那样明显,往往容易被家长忽略。由于缺乏及时有效的心理疏导,当这种症状持续到成年之后,便会导致焦虑症、边缘性人格障碍、解离性人格等精神顽疾。

        如顾菲菲推测的那样,丁昕正是患有解离性人格——多重人格。在顾菲菲对丁昕进行催眠后发现,她人格中除了本格之外,还有三种人格:分别是“尹爱君”“杀人者”“告密者”。丁昕的本格是知道她们的存在的,但对她们所做的事情并不是太了解。

        1996年1月18日,当母亲沈秀兰提着一只深色旅行袋回家时,8岁的女儿丁昕正在客厅里陪心爱的小黄狗玩耍。母亲告诉她,包里有肉片,是给小黄吃的。丁昕等不及,自己拉开了旅行包拉链,看到了一包血色模糊的碎肉,伸手进去摸了一把,结果摸出一根人的手指。

        此后,旅行袋中的碎肉和那根手指,便每天出现在丁昕的梦中,渐渐成为她的梦魇,而她也开始沉溺于打探碎尸案的所有细节,由此知道了旅行袋中的碎肉叫尹爱君。于是,当她无法承受碎肉和手指的画面在脑海中反复出现时,她需要一个“活着的尹爱君”,来将她发现碎肉和手指的事实变成一种假象。这次分裂大概在她17岁时,每当“丁昕”转换成“尹爱君”,她便会模仿外界传说中尹爱君的穿着和打扮,出现在尹爱君生前曾经出现的地方。而随着2008年她也考入古都大学中文系后,所谓的冤魂便自然会出现在尹爱君的宿舍之中。另外,据她父母回忆,在2010年8月左右,丁昕曾失踪两天,回来后他们在她口袋里发现一张由q市返回j市的长途汽车票,但丁昕对自己去过哪儿,做过什么,一概不知。

        大概五年前,丁昕最亲密的伙伴、陪伴她多年的小黄狗,被邻居不小心骑摩托车撞死了。当时,她亲眼目睹了惨剧,前所未有的愤怒和怨恨,让她产生杀死邻居的欲望。由于先前已经有过分裂经历,所以这一次她的人格中相对容易地就又分裂出一个“杀人犯”,来处理她的犯罪冲动。在“杀人犯”的人格中,就认为邻居已经被她杀死了,而杀人的整个过程,是从“本格”中唯一对杀人案的记忆复制过来的——她杀死邻居,把他肢解了,把尸体碎块装到一个深色的旅行袋中,扔到了华北路“大垃圾箱”前面。于是,当“丁昕”转换成“杀人犯”时,她就会出现在华北路抛尸现场。

        随着韩印和康小北两名刑警的登门拜访,并留下了一张名片,让“杀人犯”的人格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慌。她觉得她已经被警方盯上了,很快会因为杀死邻居受到法律的制裁。她想要到警局投案自首,但又缺乏勇气,杀人的恐慌与内心的挣扎让“杀人犯”痛苦万分,于是人格中再次分裂出一个“告密者”来减缓焦虑。而这个告密者和杀人犯是互相知道的,告密者时刻要警惕被杀人犯灭口,所以寻求帮助的午夜来电,便从韩印拜访完沈秀兰家开始。

        目前在丁昕身上,总共体现了四种人格,当外界的某种刺激让她感到焦虑时,她就会随着心理需要在四种人格中转换。这是一种非常痛苦的人生经历,是需要丁昕本人极大的勇气和家人的支持和关爱去治愈的精神顽疾,可以想象,未来的路对这个家庭是多么艰难。

        此时,韩印既悲痛又愤恨,他会把这笔账在凶手身上清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