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犯罪心理档案在线阅读 - 杀人魔咒 ◎第二十二章 头颅仰视

杀人魔咒 ◎第二十二章 头颅仰视

        雨后的乡村早晨,空气格外清新。赵老师推开居室的两扇窗户,对着自家小院怔怔出神。几日来沉浸在女儿遇害的噩耗中,让她显得憔悴不堪,本来就瘦弱的身形也愈加单薄。

        一场大雨把小院洗刷得干干净净,清新的空气融合泥土的芬芳在四周弥散着,赵老师昏沉沉的脑袋不觉也清亮了许多。

        院子里偏房的瓦檐上还在滴着水珠,花草树木也都是湿漉漉的,窗下不远处几株还未开花的牡丹花,不堪风雨的肆虐,倒在地上,花骨朵儿泡在浅浅的水洼中。这是赵老师最喜欢的花。她忍不住从屋内出来,怜惜地把花枝扶起,随之她看到有什么东西凸出了地面,上面沾满了泥水。她轻轻地将泥水抹掉,紧接着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惊叫,眼前一黑,昏倒在地。

        惨叫声划破了村庄的宁静,东西两院的邻居闻声,担心赵老师家出事,一个撞破院门,一个直接翻墙而入,住在西厢房的赵老师的儿子刘亮也从床上弹起。他们共同目睹了这样一幕——赵老师倒在地上,身旁有一颗披散着黑发、怒睁着双目的女人头颅,半陷在泥土中!

        警笛声再度响彻这个仿佛被恶魔诅咒了的村庄。

        韩印和吴所长赶到,小院门口已经聚集了一些村民,他们一个个眼含惊恐,但又忍不住好奇地冲院内张望。

        拨开人群,走进院中。刘亮和赵老师已经不在了,留下守候现场的两个邻居说赵老师被吓得不省人事,刘亮送她去村里卫生院了。法医和技术科警员随后赶到,开始清理现场,可这一清理不要紧,竟然在牡丹花下又发现了多颗头颅。

        总共有四颗来自女性的头颅,其中三颗分别属于李岚和张丹以及刘小娥,另外一颗是“塑胶”的。它们呈半仰的姿态并排掩埋在土中,头颅上的双眼被牙签撑开,怒目圆睁地冲向东厢房,也就是赵老师的居室。

        不出意外的话,塑胶头颅应该属于影楼丢失的“新娘”,凶手用它来充数,许是真人头颅他永远也得不到。韩印分析,这颗塑胶头颅可能代表尹爱君。如此看来,乡村系列杀人案还真跟尹爱君有关系。而凶手一而再、再而三地在赵老师身上作文章,甚至把头颅摆出仰视的姿态埋在她居室的窗下,想必在赵老师和几个被害人身上一定有事情发生。不知是赵老师一时没想起来,还是她故意要隐瞒?韩印觉得真的有必要与赵老师深入地谈一次话,虽然她目前身体和精神状况都不佳,但为了她自己以及潜在的受害者,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现场勘查中间,刘亮开着厢货车回来了。吴所长问他赵老师的身体状况,他说人已经苏醒过来,正在卫生院打点滴。韩印又问他,近两个晚上有没有什么人来过,半夜里听没听到异常的响动?刘亮略微想了一下,表示没什么异常。

        现场勘查接近收尾之时,小院门口突然起了一阵骚乱,一个穿白大褂的中年人,一边与警戒线外的民警撕扯着,一边跳着脚高声喊着:“小亮,小亮,你妈出事了,她在卫生院被人杀了!”

        村卫生院是由一排刷着白色墙漆的平房组成的,设置非常简单,也不够正规。晚间只有一名医生值班,既负责问诊,又负责处置打针和输液。不过倒也不算太辛苦,大多时候晚间没什么病患,偶尔有需要输液的,医生也是挂上点滴后,该干吗继续干吗。

        一大早天刚亮,刘亮把母亲送到卫生院。输上液的赵老师很快苏醒过来,刘亮松了口气,拜托睡眼惺忪的医生帮着照应一下,说他回趟家看看情况很快就回来。医生爽快地应承着,但刘亮前脚刚走,他接着又回值班室睡觉去了。等他觉得赵老师差不多快输完液,该拔针头了,那时输液室已是一片血光之色。

        韩印、吴所长、刘亮以及一众警员以最快速度转移到村卫生院。

        输液室中,衣物散落一地,赵老师赤裸着身子躺在病床上,脑袋由喉头部位被砍掉,胸前刻有一道深深的竖杠“|”,长度要比张丹胸部所刻的长出一倍,身体以及病床四周都布满了血渍。

        法医进一步检查尸体,赵老师是被砍刀砍断颈动脉失血过多而死,死亡时间在距现在半小时至一小时之间。其阴道部位被丝线缝合住,线头还挂着弯针,显然线和针都来自卫生院,有点儿突发灵感就地取材的味道,头颅照样被凶手带离现场……

        赵老师的遇害,可以说既在韩印意料之中,也在他的意料之外。昨天,他已经预感到赵老师很有可能是凶手的下一个目标,并叮嘱吴所长派些人手注意保护,只是派出所还未来得及做出动作,凶手就已经下手了!而前三起案子间隔时间基本在一个星期左右,如今赵老师遇害距离第三起案子仅仅间隔两天,凶手作案如此之快,确实有些出乎韩印的意料。他认为,凶手很享受对赵老师心理的折磨和摧残,应该不会急于让他的猎物过早解脱,除非他已经达到先期设想的效果,或者闻到了某种危险的味道。

        目前为止,凶手已经在四个死者身上留下一条长横杠、一条短竖杠、一条短横杠、一条长竖杠。韩印分析,凶手留下的几个符号应该可以组成某个文字或者某种图形。长竖杠和长横杠能组成一个“十”字,如果在上面加一个短横杠是“干”字,短横杠加在下面便是一个“士”字,可再加上个短竖杠,无论加到哪儿都很难成字。如果变换个角度,长横杠和长竖杠和短横杠可以组成一个“上”字,再加一条短竖杠很像是一个“止”字,如果尹爱君代表一条“长横杠”,那就很可能形成一个“正”字,若是正字能代表什么呢?还有一个问题,凶手的笔画传递完整了吗?总之,到底能组成什么样的字和图形,真的是让专案组一头雾水。看来想找到案子的突破口,还得在被害人身上下功夫。

        眼下,韩印已经确信,赵老师和几个女孩一定牵扯到某个事件当中,这个事件不会是正面的,否则怎么会遭到凶手如此疯狂的报复?但是深入走访被害人家属以及一些村民,没有任何信息能支持韩印的判断。另外,昨夜讯问的11个嫌疑人,全部都有充足的案发时不在现场的证据。这样,案子便走进了死胡同,怎么办?如果在已知的被害人身上得不到有效信息,那么能不能试着从潜在受害者身上去寻找突破口?但前提必须先找出她,一定要在凶手再次作案之前找到她。

        潜在的被害人应该具备以下几个条件,或者是几个条件之一:与前三个被害人同龄,小学同班,彼此关系亲密,与赵老师关系亲密,经常出入赵老师家中。韩印希望,作为赵老师的儿子、刘小娥的弟弟刘亮,能想起这样一个名字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