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犯罪心理档案在线阅读 - 小镇狂魔 ◎第十八章 宿舍血字

小镇狂魔 ◎第十八章 宿舍血字

        傍晚6点半,按照和叶曦约定的时间,韩印准时候在招待所门口。

        从作家名气上说,许三皮恐怕只能用默默无闻来形容了。当然,一个作家的号召力,一本书的畅销与否,并不完全取决于写作能力,你开个新闻发布会,高调炒作一把,无可厚非。可书还没怎么卖,就像煞有介事地搞什么庆功宴,多半属于虚荣心作祟。还要求西装礼服出席,暴发户习性尽显,很是让韩印反感。话虽如此,还是不能失了礼数,韩印从行李中取出西装,让招待所服务员帮着熨烫平整。此时,他一身深色修身西装,内衬浅色蓝格衬衫,斯文儒雅的气质中便又多了份清爽帅气。

        等了大概两分钟,叶曦的车子停到韩印身前。

        坐进车里,韩印只觉眼前光彩照人。叶曦妆容比平日稍艳,一身银色触膝小礼服,乳沟若隐若现,肉色丝袜搭配与礼服同色系高跟鞋。雍容俏丽,完美好身材一览无余。

        韩印不觉有些痴了。

        叶曦伸手在韩印眼前晃晃,妩媚含羞,笑道:“怎么,不认识了?”

        韩印这才觉察自己失态,窘迫地收回在叶曦身上的视线,脸上一阵温热。他试着想来点儿幽默掩饰窘境,但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话语,只好尴尬地傻笑两声。笑罢,心里一阵懊悔,生怕自己花痴的表现,让叶曦误会他也是一个俗气猥琐的男人。

        见自己的一句问话,让韩印如此尴尬,叶曦善解人意地转移话题,说:“马文涛的卷宗研究得怎么样?”

        “的确有些嫌疑,值得深入调查一下……你那边情况怎样?”提到案子,韩印显得自然多了,将卷宗中马文涛的记录以及自己的分析对叶曦交代了一遍,之后又问起叶曦那边的进展。

        “没什么收获,他当年开书店的位置是找到了,但那片区域早已拆迁盖起了新楼,原来在那块儿做书店生意的也都转向别处,马文涛的去向就更不得而知。我派了几个人,让他们争取找到一些老业者,看能不能得到一些消息。”

        “嗯,实在找不到,便只能到他老家走一趟了。”韩印说。

        交流过马文涛的信息,时间也差不多了,叶曦发动车子,驶向东豪大酒店。

        东豪大酒店是j市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装修大气,富丽堂皇。韩印和叶曦穿过宽大气派的大堂,乘上电梯来到二楼宴会厅。

        电梯门打开,许三皮正于宴会厅门口迎客,眼见叶曦款款出现,两眼放光,圆圆的大脸盘即刻笑开了花,像个大包子蒸开了褶儿。他快步迎向叶曦,死死握住叶曦的纤手来回揉搓着,带有邪气的双眼,贪婪地将叶曦由上到下欣赏个够。待发觉叶曦身后的韩印,脸上现出一丝妒意——不管是仪容还是装束,韩印和叶曦看上去简直是天生一对。

        在许三皮殷勤的引领下,韩印和叶曦走进宴会厅。

        酒会是自助形式,此时已是宾朋满座。叶曦稍微打量一下,多为本市富绅名流和一些出名的浮夸子弟,如此多人前来恭贺许三皮这个三流作家,看来他是深得叔叔宠幸。

        许三皮作为宴会主人,自然要照顾全场,把叶曦和韩印引到餐台边便暂别忙去。

        叶曦的关注率自不必形容,时不时地,总会有男人炽热的目光侵袭过来,搞得身旁的韩印浑身不自在。叶曦倒是一直保持着居宠不惊、落落大方的模样。

        许三皮满场飞奔,春风得意,神采飞扬,先前的承诺看来早已抛诸脑后。韩印和叶曦本就厌弃此种场合,待了一段时间便觉索然无味,想要暗自离场。没走几步,身后传来一个女声,喊着叶曦的名字。

        叶曦转过身,见一身着艳色礼服、浑身珠光宝气的女人正在喊她。相互照面,那女人哇地大叫一声,惊喜道:“你是叶曦吧?老同学,好多年没见了。”

        叶曦走近,也认出老同学,欣喜地说道:“是姗姗吧,这么巧在这里碰见你,你还是那么漂亮啊!”

        “哪儿有你漂亮?当年你可是出了名的校花!”女人带着一丝羡慕赞叹一句,又试探着问,“怎么样,老公在何处高就啊?”

        “我还没结婚呢!”

        “还是你想得开,不像我,早早地嫁人生孩子,现在就是黄脸婆一个,好在还算嫁了个好老公……”女人说出老公的名字,有意无意挥挥手,无名指上一颗巨大的钻戒,闪闪发光。

        “你好厉害,嫁了这么个钻石王老五……”

        “我是没办法,姿色不足,不趁着年轻早点儿找个好人家嫁了,怕是嫁不出去啊!你不一样,你多漂亮啊,越成熟越有女人味,再多等几年,追求者也少不了!”

        老同学的老公在当地算是有些名气,叶曦随口夸奖两句,她便越发地得意,言语中虽是夸奖叶曦,实则揶揄气味更甚,想必读书时一定时常嫉妒叶曦的美貌,此刻总算扬眉吐气了。

        叶曦不与她计较,仍是一副笑模样,可老同学好像还没揶揄够,故作自怜的,啧啧两声说:“唉,我记得你还比我大一岁,今年应该34岁了吧?看着可比我年轻多了,还是不嫁人好啊!”

        叶曦脸色微变,笑容有些勉强。韩印实在看不下去,适时走过来,挽住叶曦,望着叶曦的眼睛,亲昵地说:“亲爱的,见到老同学怎么也不介绍一下?”

        叶曦抿嘴笑笑,回望韩印,露出甜蜜神情:“这是我高中同学李姗姗,这是我男朋友韩印。”

        “你男朋友好年轻,好帅啊,你们是姐弟恋吧。叶曦你可真行,真能赶潮流。”老同学的气势一下子弱了不少。

        叶曦笑笑,继续深情凝望着韩印,一副爱意浓浓的样子。老同学眼见自己变成了电灯泡,顿觉无趣,撇撇嘴,随便找了个理由怏怏地走开了。

        韩印赶忙放开叶曦,不想叶曦反倒揽住他胳膊不放:“嘻嘻,想反悔啊?”韩印还未反应过来,叶曦又主动抽出手臂,恶作剧般笑道,“哟,小男生,脸红了,呵呵!”

        韩印也是30岁的人了,怎么就成了叶曦眼中的小男生?他不服气,正要辩解两句,许三皮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突然冒了出来。

        “来的人太多,我都得照应两句,怠慢了叶警官,实在抱歉啊!怎么样,酒会还不错吧?”许三皮一身酒气,说话时直勾勾地盯着叶曦,好像韩印不存在。

        “酒会好不好和我没关系,我是冲着‘人’来的。”叶曦抿嘴,笑容有些暧昧。

        许三皮以为叶曦口中那个“人”是他,抑制不住一脸的兴奋,说:“冲叶警官这句话,其他人就无所谓了,由此刻开始,在我眼里,这宴会厅就只有您一位来宾。”

        叶曦翘翘嘴角,讥笑道:“您太抬爱了,不过您好像有点儿误会,我说的人是先前您承诺过要引见的人。”

        叶曦这话,如同一盆冰水浇到许三皮头上,激动的神情瞬间凝滞了,勉强地说:“噢,这,这,我没忘,是来了两位,走,我帮您介绍一下吧。”说罢眼珠一转,狡黠笑道,“不过,介绍之后,您可要陪我跳支舞。”

        “见到人再说。”

        叶曦不置可否,许三皮便识趣地前头引路,二人紧随其后。

        由宴会厅东侧走到西侧,眼见两男两女举着酒杯聚在一起亲切交谈,许三皮带着二人过去,为彼此介绍。

        这是两对夫妇。其中个子不高,稍微有些秃顶、下巴留有一撮儿山羊胡子的男人叫孙剑,是一家图书出版公司的总裁,身边是他爱人,在税务部门工作;另一个男人叫牟凡,是知名作家,身边的爱人曾是非常出名的图书策划人,目前处于半隐退状态,一年中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新加坡,照顾在那儿读书的女儿,这次是专程赶回,祝贺许三皮新书上市。

        孙剑和牟凡都是许三皮在古都大学求学时认识的,二人当时也租住在青鸟路的平房区,靠在街头摆书摊谋生,二人也都是文学爱好者……

        牟凡这个名字,韩印早有耳闻,近两年他创作的一系列丛书卖得很火,算得上是一名畅销书作家。没料到今天竟见到真人,韩印不禁仔细打量。

        牟凡身高超过一米八〇,身材瘦削但很结实,面庞清癯,棱角分明,一头长发,后及肩部,前及眉梢,配合下巴的胡楂儿,粗犷中带着优雅,整个人散发着强烈的成熟男人气息。

        此种场合和氛围实在不便打扰人家,韩印和叶曦与几个人打过招呼认识了一下,又简单聊了几句,然后记下孙剑和牟凡的电话以及居住地址,便礼貌地走开了。

        与孙剑和牟凡会面之后没过多久,宴会厅灯光暗淡下来,浪漫优雅的华尔兹音乐随之响起。许三皮正想邀请叶曦,却发现叶曦和韩印已经在舞池中翩翩起舞,而且二人表情甚是亲昵,气得他直跺脚。

        一曲终了,韩印和叶曦松开彼此,突然感觉到手机的振动。他掏出手机,按下接听键,听筒里又传出那个仿佛来自地狱的声音:

        “帮我!帮帮我!求求你帮帮我……”

        “要我怎么帮你?你到底是谁?不知道你是谁,我怎么帮你?”

        “我是谁?我是谁?我也想知道我是谁。”

        “那好吧,既然这样,告诉我你在哪里,我去找你。”

        “我在哪儿?我好像在宿舍的床上……”

        见韩印怔怔地擎着电话,叶曦觉察到了异样,紧张地问:“又是那个骚扰电话?”

        韩印点头,皱着双眉:“她说她在宿舍的床上。”

        “宿舍的床上?”叶曦想了想,心思一动,“她口中的宿舍会不会是尹爱君的宿舍?”

        “古都大学,四号宿舍楼,304房间。”韩印一个激灵,“走,去看看便知!”

        叶曦和韩印迅速离开酒店,发动车子,一阵疾驶。

        半个多小时之后,两人赶到古都大学宿舍区,与值班保卫简单交涉几句,在两位保安引领下,来到四号宿舍楼前。

        大楼漆黑一片,毫无声响,透着慑人的阴森。

        韩印伸手握住宿舍大门把手欲要拉开,两个保安顿生一脸恐惧,怯生生强调,大概十分钟之前,他们在宿舍楼附近巡视过,没发现任何异样。韩印明白保安是不想进楼,便借了二人的手电,将他们打发掉。

        进楼之前,韩印体贴地脱下西装外套罩在叶曦身上,叶曦轻轻握了握他的手背,眼神很温暖。

        打开门,踏上楼梯,二人来到304室的门口。门是开着的,里面空无一人。

        用手电在室内搜寻一番,看不出异样。二人分析,许是几分钟前保安的巡视,惊着了“目标人物”,“目标人物”躲藏起来了,于是二人便又在整个楼内仔细搜寻。

        搜寻同样是无果,二人返回304室。

        叶曦不经意将手电照向窗户,随之发出一声惊叹:“韩老师,你看,这窗户上是什么?”

        顺着叶曦手中手电的光束,韩印看见玻璃窗上印着三个鲜红鲜红的大字——“尹爱君”!

        韩印倒吸了一口凉气,走到窗前,凑近红字。字迹还未干涸,应是新鲜落下,闻了闻,腥腥的,好像是血。

        “好像是血!”韩印冲身旁的叶曦说。

        叶曦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说:“让法医过来取证化验一下就清楚了。”

        20分钟后,出现在宿舍门口的是特邀法医顾菲菲。

        叶曦有些意外,说:“你怎么亲自来了?大半夜的,让值班法医来一趟就行啊!”

        “我跟他们交代过,凡是有关‘1·4’碎尸案的法医证据,都要我亲自经手。”顾菲菲并不领情,冷着脸走进室内,冲韩印和叶曦身上打量几眼,翘翘嘴角,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但还是被叶曦察觉到了,看了看她和韩印彼此的装束,不禁万分尴尬,张张嘴,想要解释,可顾菲菲好像并不感兴趣,径直走向窗边。

        顾菲菲从工具箱中取出一根棉签,在红字上蘸了蘸,随后又从工具箱中取出一只标着“酚酞试剂”字样的塑料瓶,拧开盖子往棉签上滴了一滴,白色棉签瞬间变成粉红色。

        “是血。”顾菲菲肯定了韩印先前的猜测。

        “是人的吗?”叶曦追问。

        顾菲菲没理会叶曦,兀自继续手中的动作。她重新取出一根棉签,又在红字上蘸了蘸,从工具箱中拿出一瓶血清试剂,打开盖子,将蘸着血迹的棉签伸进瓶中搅了搅,关上盖子,使劲摇晃几下。顾菲菲在工具箱中翻找一番,手中又出现一个外观类似验孕棒的测试工具。她将溶入血迹样本的试剂,滴入测试工具头部的一个小孔中,中间的试纸上便显出两道红色横线。

        “血清检验呈阳性,是人血。”

        顾菲菲说着话,再次提取一份血迹样本,装进专用存放管中,以备dna检测使用。

        是人的血?应该是给韩印打电话的那个女孩的,可那个女孩究竟是谁呢?难道真会是……韩印与叶曦无声对视,双眉皱得紧紧的,神色中都有几分犹疑不定,似乎他们不约而同地意识到了什么。

        “这血会不会是尹爱君的?难道当年遇害的另有其人?”叶曦忍不住脱口说出。

        “这种可能性确实存在!我始终不理解,为何当年不对尹爱君的父亲取样?就算没有条件进行dna检测,起码要配一下血型啊!”接下话的是顾菲菲。

        叶曦望着韩印,想让他拿个主意。

        韩印思索一阵子,谨慎地说:“看来终究还是要去一趟尹爱君老家,取她父母的dna样本证实一下。”

        “我现在立即回法医室吩咐下去,让他们处理一下手中的这份样本,明天我和你一起去一趟尹爱君老家。”顾菲菲主动要求同韩印前往。

        顾菲菲既然主动要求,叶曦便道:“那好,正好我这边还有一大摊子事要忙,你们俩去应该是万无一失。”

        “余美芬和马文涛都要抓紧查,有线索第一时间通知我。”韩印叮嘱叶曦。

        叶曦点点头说:“知道了,你放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