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犯罪心理档案在线阅读 - 小镇狂魔 ◎第十三章 死亡之径

小镇狂魔 ◎第十三章 死亡之径

        接近傍晚,车子驶入太平镇,韩印和叶曦便感觉到一丝异样的气氛。

        天才刚擦黑,马路上便鲜有村民的身影,倒是不时能看到大批警察和协警在路上执勤,偶尔竟然还能看到全副武装的特警,好像这里刚刚经历过一场劫难,一种异常紧张的氛围正在小镇上弥漫着。

        韩印通过当地派出所找到专案组驻地与顾问组会合,叶曦则连夜返回j市。

        专案组为韩印安排了房间,将所有涉案资料提供给他,冀望他能在最短时间内,对凶手做出有效判断。

        此案最早发生在2004年。当年3月2日零时,一名16岁少女在回家途中,被人用尖刀刺中后背,当场死亡。案发仅仅间隔5天,一名24岁女青年在下夜班回家途中,同样被人用刀刺中后背,总计4刀,所幸抢救及时,她成了系列杀人案三个幸存者之一。紧接着,同年4月22日和7月11日,又有两名女青年在深夜被同一把单刃刀杀害。前者29岁,腹部被捅两刀;后者23岁,背部有8处刀伤。

        第5起案子发生在2005年12月27日深夜,一名30岁女工被凶手尾随,由背后连捅7刀身亡。此后凶手突然消失了,直至2010年5月6日晚凶手第6次作案,死者为31岁的女工。她的尸体被凶手抛弃在一拆迁废弃的锅炉房中,其下体裸露,腹部有数处刀伤,脸部有多道划痕,左侧乳房、右侧乳头被割掉,随意扔在地上……

        时隔一年左右,也就是2011年5月31日深夜,凶手第7次作案。被害人为19岁女青年,其胸腹部和背部共中7刀身亡。同年11月15日晚,一名37岁的女工回家进门时,被尾随而来的凶犯连刺胸腹部数刀,当场死亡。

        第9起、第10起、第11起案件,集中发生在2012年2月8日、2月12日、2月24日,被害人其中之一为25岁无业女青年,胸腹部有数处刀伤,当场死亡;另外两人为21岁和19岁的青年女工,她们都因抢救及时,幸运地存活下来。

        11起案件,凶手目标多为容貌年轻、穿着艳丽的女性,手法干净利落,作案后迅速逃离,因此作案现场未发现任何可以联系到凶手的证据。唯一可以判断的是,凶手应该就生活在作案区域范围内,因为11起案件发生的区域未超出1公里。

        太平镇为h省产煤重地,全省最大一家颇具历史的国营煤矿厂便建在案发区域不远。案发区域所居住的一部分为当地村民,一部分为该厂的职工和职工家属。在住总人数在3000名左右,男性为1800名左右,由于人数众多,不可能一一深入调查,专案组只能有重点地进行排查。

        自2004年年底,t市警方便针对该案组建了一个专案组。从凶手只以女性为目标,并从只伤、只杀、不抢、不奸这些案件特征上分析,专案组认为:其作案动机很可能是仇恨女性,或者因性功能不足而产生的变态释放性欲的行为。由此进一步分析,凶手童年有可能遭受过母亲的虐待或者背叛,或者有多次恋爱失败的经历,又或者婚姻遭受过挫折,家庭不正常,等等。另外还推测,凶手目前可能是单身,应该是单独居住,没有固定工作,很少与人交往……但专案组在具有这些特征的嫌疑人当中,并未发现凶手。

        引起韩印注意的是,案件资料中还提到,凶手曾经给警方邮寄过三封信。第一封是在2006年年初,也就是距离他第5起作案后不久。由于当时社会上风传凶手极度仇恨女性,他在信中澄清道:事实上,我不仇恨任何女性,对于女性甚至是妓女,我都一直保持着一份尊重。也许那些女孩遇上我,或者我找上她们,都是老天爷的安排,其实我也很想知道我为何要伤害她们。

        第二封是在他2010年重新作案后不久,他在信中写道:几年前的那一刀,从此家禽变野兽。我深刻体会到,家禽变野兽易,野兽变家禽难!

        第三封是在本年最后一次作案后,他在信中嚣张地写道:我是学生,警察是老师,我就是要出道题考考你们这些老师!

        ……

        随着对案件细节的审阅,韩印的脑海里不断浮现出一些影像,但他并不急于下判断,他想要实地勘查一下案发现场。

        夜已经很深了,正是凶手通常作案的时间,这个时候去现场走访,也许可以跟凶手感同身受。韩印不想打扰专案组,决定到镇派出所找值班民警引路。

        此时的派出所还是一副紧张忙碌的景象,据说是因为中午镇上有一名中年妇女失踪了,所以全所紧急加班,不过目前还未找到该妇女。韩印对所长说了请求,所长爽快地派了一名对案发现场特别熟悉的民警协助韩印。

        案发区域为太平镇镇中心以南一个叫作吴家坡的地方,相对而言,该区域是整个镇子低收入者居住最为密集的区域,总面积有1.5平方公里左右,密布着几百间平房。房屋之间距离很近,形成狭窄的胡同。胡同有上百条之多,宽度只有两米左右,曲里拐弯,纵横交错,且大都没有路灯,夜晚便漆黑一片,非常易于凶手埋伏和躲藏。可以说,复杂的地形也是凶手作案屡屡得手又能够成功逃脱的原因之一。当然,他必定要非常熟悉当地的地形。

        韩印走在青石板铺就的崎岖不平的小路上,小路两旁堆积如山的垃圾随处可见,住宅区内飘散着阵阵的腐臭味。在民警的引领下,韩印逐一走过所有案发现场,对于本年度最近发生的三起案发地,韩印观察得格外仔细。他显然是有备而来,戴着白手套,提着证物袋,用手电在现场周围的各个角落里搜寻着,甚至连垃圾堆也不放过。这让陪同的民警很是不解,一直不住地询问韩印在找什么?韩印只是笑笑,并不搭腔。

        终于在第9起案件的现场,他有所收获。案发现场是一个胡同口,对面是一棵大杨树。韩印在杨树背面的一个垃圾堆里发现了一团卫生纸,卫生纸好像被糨糊样的东西粘在一起。

        见韩印捡起卫生纸,放到证物袋中,民警上来打趣:“这一晚上,你就在找这破纸啊?你要它干吗啊?”

        韩印封住袋口,笑笑说:“现在没什么用,不过将来有可比对的dna样本,也许就用得上了。”

        “你是说,这纸上很可能沾的是凶手的唾液或者精液?”民警反应很快。韩印点点头:“有这种可能,不过还只是猜测。”

        民警使劲盯着证物袋看了几眼,说:“你的视角倒蛮独特的,先前可没人找过这些东西。”

        韩印再次笑了笑:“行了,咱们回去吧。”

        回到驻地,韩印将在现场采集到的卫生纸交给专案组。由于镇上没有能力检验dna,专案组方面立刻安排人手,连夜将证物送到市局法医科进行检验。虽然目前没有可比对的样本,但如果能证实卫生纸上沾的确实是精液,则说明凶手很可能回到作案现场自慰过,那就意味着他的作案动机确与性压抑有关。

        次日,在专案组的安排下,韩印见到最后一起案子的被害人。她身子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在家中再疗养些时日,便能完全康复。

        对于韩印的询问,虽然她非常配合,但所能提供的都是先前专案组已经掌握的信息。这不出乎韩印所料,他提出见见这位有幸存活的被害人,必然有他的用意。

        他希望对她做一次“认知谈话”。在完全放松的环境下,利用心理暗示引领被害人回到案发当时的场景,通过启发和描述让被害人回忆起曾经因大脑出于自我保护的目的,自动删减和隐藏的一些记忆片段。此种方法韩印曾经成功地运用过,并取得了良好的结果。

        果然,由此方法,被害人回忆起,当时她闻到凶手身上有“很重的酒气”。

        从被害人家中返回招待所,韩印接到通知,l市局法医科传回来的消息确认了手纸上沾的是精液,遗憾的是纸上的指纹遭到精液的破坏,无法完整提取。专案组方面对“精液”这一信息能否联系到凶手身上持谨慎态度,毕竟还有诸多可能性,但韩印不那样看——作案时身上有很重的酒气,很可能重回作案现场自慰……凶手的身影在他的脑海里逐渐清晰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