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犯罪心理档案在线阅读 - 虐童疑云 ◎第十一章 地狱来电

虐童疑云 ◎第十一章 地狱来电

        午夜,韩印被手机铃声吵醒,迷迷糊糊从枕边摸索出手机放到耳边,含糊地“喂”了一声。

        手机里传出重重的喘息,声音缓慢而凝重,忽而完全静默了,但随即传出一阵低沉的呜咽声,那是一个女孩在轻声啜泣……

        韩印瞬间清醒过来,由床上坐起,屏着呼吸,急促地问道:“喂,喂,你是谁?说话啊,你是谁?”

        低吟的啜泣声依然由话筒中流出,韩印脑海里突然闪现一幅画面:昏暗的路灯下,街角孤零零的电话亭,女孩手持电话,泪流满面,瘦弱的身影在冷风中瑟瑟发抖……

        韩印正待追问,话筒里终于传出女孩沙哑的声音:“……帮我……帮帮我……帮帮我……”

        “你到底是谁?要我帮你什么?”韩印大声喊道,电话那边已是“嘟嘟”的收线声。

        夜,重归肃静。黑暗的房间,韩印呆坐床头。诡谲的电话,女孩的哭泣,仿佛只是一场梦。

        但,通信记录中分明显示出一个已接电话,是一个手机号码。韩印猛然醒悟,按下回拨键,一个毫无感情色彩的女声传出:“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早会。

        通报排查进展,目前还未发现重点嫌疑对象。叶曦吩咐,各组继续依侧写报告深入细致进行排查,并再次嘱咐要拿捏好两案的分寸,避免浪费警力。

        散会后,韩印找到叶曦说了昨夜的恐怖电话,叶曦大为吃惊。待韩印继续道出有关“那双眼睛”的直觉,叶曦便震惊到无言以对。

        韩印把来电号码抄给叶曦,让她找技术科查一下,回头晚上碰个面,再一起研究研究。

        从古楼分局出来,韩印和康小北开车出发,今天的计划是走访尹爱君的同学——骨科医院的医生冯文浩,以及财经学院的老师王伟、薛敏夫妇。无奈这两个单位,一个位于城西,一个位于城东,恐怕大把时间都要浪费在路上了。

        大概10点多,两人抵达骨科医院。不巧,冯文浩正有一台手术在做,一直到中午才和他见上面。

        冯文浩是那种标准的“小男人”形象。个子不高,相貌白净,说话温柔谦卑,修养极好。刚做完一台大手术,他看起来神情稍显疲惫,但仍礼貌地将两人请到自己办公室。对于两人的讯问,基本上都有问必答,一副君子坦荡荡的模样。

        ——他至今未婚,目前连女朋友也没有。提起元旦假期的活动,他说白天都在医院值班,晚上在家待着。他早年丧父,一直和母亲同住,母亲可以给他证明。未等韩印开口,冯文浩主动拨通电话,把母亲请到自己办公室来。

        冯文浩母亲保养得极好,相貌要比实际年龄年轻许多,母子俩长得很像,感情看起来也特别融洽。

        可能是担心儿子,母亲给儿子做过证明后,便找把椅子坐下,没有要走的意思。接下来回答问题,冯文浩显得有些拘束,给出的应答也是浮皮潦草。据他说:他毕业之后,除了和王伟、刘湘明偶尔有些联络外,其余同学都没接触过,女同学的近况就更加不清楚,也实在想不出谁会在日后成为杀人犯。

        韩印和康小北见此便只能告辞。

        快要出医院大门时,路过洗手间,两人进去解手。见有保洁工人在清理洗手台,韩印便顺口问了声冯文浩平日在医院的表现。

        保洁工连夸冯是好人,但犹疑了一下,又操着东北口音道:“他母亲那人不怎么地,特别挑剔,特别强势,冯医生在她手下干,老压抑了!”

        “你怎么知道他压抑?”韩印微笑着问。

        保洁工瞅了瞅门口,低声说:“我经常会看到冯医生在洗手间里发呆,感觉他宁愿待在这里,也不愿意回办公室,有一次我还听到他在洗手间里抽泣。”

        听完保洁工的诉说,两人对视一眼,韩印意味深长地点点头,康小北也微微附和。

        桃林大学城位于城东近郊,是j市由20世纪末开始重点打造的新城区之一,城区内以高档社区和科研文化机构为主,集中了本市数所高校,财经学院也于几年前迁址于此。

        韩印和康小北在财经学院教师办,首先见到的是下午没课的薛敏。

        薛敏长得很漂亮,体态略显丰腴。面对讯问,她也想当然地认为,警方是想从她这里了解尹爱君当年在校的情况,同时对于询问她本人和丈夫的情况表示理解。

        “能说说元旦假期这几天,你和你丈夫王伟的具体活动吗?”康小北问。

        “当然可以!”薛敏几乎未加思索地说道,“本来和王伟商量1号去我爸妈家探望老人,后来给我妈打电话,我妈说很快就过年了别麻烦了,到时候和我哥我姐一起去吧。我一想可能是因为我父亲身体不太好,我妈喜欢清静,懒得招呼我们,便干脆和王伟出去逛了一天街。至于2号和3号,没什么特别的,我在家收拾收拾卫生,洗洗衣服,王伟是班主任,学校过完元旦很快就要进入期末考试阶段,他那两天一直在写期末总结和复习计划。我们俩基本上没怎么出门。”

        “王伟这段时期行为有什么变化吗?”韩印问。

        “正常啊,没什么变化。”薛敏爽朗地大笑一声说,“你们不会觉得爱君的案子和年初那个什么碎尸案都是王伟做的吧?怎么可能?他连杀鸡都不敢,更别说杀人了,就是看都不敢看一眼,他怎么可能杀人?呵呵呵!”

        等薛敏笑够了,韩印又问:“冒昧地问一句,你们夫妻感情最近出了什么问题吗?”

        “挺好啊!”薛敏扬着声音脱口说道,但犹豫了一下,又放低声音看似很实在地说,“其实也不能说有多好,和普通家庭一样,有时也会闹别扭,不过王伟脾气好,他总是迁就我。一般都是我发发脾气,他生会儿闷气,很快就没事了。”

        薛敏的应答滴水不漏,看不出可疑,韩印把话题从他们夫妻身上转到别处,“据说,你当年和尹爱君住在同一间宿舍?”

        “是啊!”

        “在她失踪后以及确认被杀害,你们宿舍的女生有没有行为比较异常的?又或者近年,你接触过的原来的同学中,有没有精神状况比较糟糕的?”

        薛敏想了想,神色忧伤地说出一个名字:“余美芬。”

        “余美芬”,这名字好熟悉。韩印快速在记忆中搜索,噢,对……

        “余美芬,她怎么了?”康小北插话问道。

        “当年正是美芬偷用电热炉煮面,牵连到爱君受处罚的。爱君失踪那几天,她很担心,后来她看到报纸上寻找尸源的启事,觉得上面说的很像爱君,便报告了老师。”

        “是余美芬最先提起要认尸的?”韩印问。

        “对。挺奇怪的,不知怎的,那天她会买份日报,她以前可从来不看的。”薛敏表情纳闷地说。

        “当日尹爱君负气出去散步,稍后余美芬是不是也跟着出去了?”韩印好像捕捉到什么,口气有些急促。

        “对啊。爱君走后不久,她也说憋屈,要出去走走。”

        韩印点点头,沉默片刻,示意薛敏接着说。

        “认尸后那段时间,美芬心情很不好,她觉得内疚,总是念叨要不是因为她,爱君就不会出去,就不会死之类的话。美芬刚来的时候是个话痨,很爱笑,但从那儿之后,她的笑容就少了,人也变得沉默了许多。”

        “大学毕业之后,你们还有联系吗?”

        “有。美芬老家在偏远农村,毕业后她不想回去,而且她当时正和冯文浩热恋,所以便留下来应聘到一家出版公司做编辑。”

        “什么?她和冯文浩是恋人关系?”康小北提高了声音问。

        “对啊!他们是一见钟情,刚到学校没几天,那时我们还什么都不懂,他俩就好上了。一直到毕业感情都很好。我们同学都看好他们。”薛敏突然话锋一转,脸上哀色更浓了,“但现实远不像我们想的那么简单。刚毕业那会儿,大家都忙着找工作,彼此联系不多。大概是一年后,突然有一天,美芬打电话,说想约我出去坐坐。我们找了一家咖啡厅,她脸色很不好,人也非常憔悴,那次我才知道她和冯文浩的恋情很不顺利。倒不是因为文浩,主要是他妈。文浩家庭条件虽好,但他妈对他的呵护和控制,简直到了变态的地步。文浩第一次把美芬领回家时,他妈直截了当地对美芬说,她不会同意他们的婚姻,说美芬配不上文浩,还说美芬不是她心目中的媳妇之类的话。当时文浩的态度还是比较坚决,他天真地以为也许美芬有了他的骨肉,他妈看在孙子面上会同意他们俩结婚。结果当他妈得知美芬怀孕的消息,简直是疯了,到美芬单位大骂美芬是坏女人,不正经,勾引她儿子,用各种手段逼美芬把孩子打掉。美芬在本地没有亲人,又不敢和文浩说,只好找我倾诉,我也做不了什么,只能尽力安慰她。那次见面一周后,我又接到美芬的电话,跟我说文浩妈突然同意接纳她了,她在电话里很兴奋,但我隐隐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果然没几天,美芬哭着打电话来,说文浩妈突然示好是为了骗她打掉孩子,孩子一打掉就变脸了,给她一笔钱,让她不要再纠缠文浩。后来,文浩妈通过国外的亲戚,为文浩在一家医学院办理了留学手续,并以死相逼文浩遵从她的安排。再后来,文浩无奈出国,美芬得了场大病,还患上忧郁症,工作也没法干了。她心灰意冷,决定回老家,临走前给我打了个电话道别,自此便再也没有了消息。”

        随着薛敏的讲述,气氛有些凝重,对于余美芬的遭遇,韩印和康小北也甚为同情。彼此沉默一阵,韩印正待发问,走廊里响起一阵下课铃声,紧接着,一个成熟帅气的男子走进教师办公室。

        男人身材瘦高,面色温和,嘴角边挂着一抹浅浅的微笑。他腋下夹着书本,径直走到薛敏身旁,揽着她的肩膀,声音柔和地问:“这二位是?”

        不用问,这肯定就是王伟了。

        “我们是市刑警队的,我叫韩印,这位是我的同事康小北……”韩印主动介绍自己和康小北。

        “这是我爱人王伟。”薛敏介绍道,说完颇为识体地站起身对王伟说,“你和警察同志聊吧,我出去一下。”

        王伟点点头,目送爱人走出办公室。

        随后,王伟也表现出相当配合的态度,对于自己元旦假日中的活动,以及他们夫妻之间的一些问题,都毫无避讳地给予应答。内容与薛敏说的几乎一模一样。

        夫妻俩口供出奇地一致,像是先前排练过,韩印怀疑是刘湘明给他们打过电话了,所以他们有所准备。

        他们在遮掩什么吗?还是说的就是事实?假设他们夫妻二人有一个是凶手,那么另外一个会配合地给出假的证据吗?按道理应该不会,因为虽然两人表现得很恩爱,但薛敏在刚刚回答询问中,总是直呼丈夫的名字,而不是说“我老公、我爱人”等话,显然他们之间并没有看上去那么亲密。

        “这夫妻二人的关系也许没有我们看上去那么好。”当汽车驶离财经学院时,韩印透过后视镜,望着身后挥手道别的王伟和薛敏凝神说道。

        “每个人都有秘密,有秘密不一定会杀人。”康小北学着韩印的口气,一脸深沉。

        “臭小子,学得够快的。”韩印笑笑,随即正色道,“派几个人从外围好好了解一下这对夫妻。”

        “明白。”康小北咬着牙说,“没想到,冯文浩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咱们现在是再回去摸摸他的底,还是先从外围调查一下再说?”

        韩印想了想,决定还是再去骨科医院,找冯文浩当面对质,看看他的表现。

        重返骨科医院,再次与冯文浩会面,韩印和康小北面色异常严肃。冯文浩亦感受到气氛有变,脸上勉强挂着笑容,一只手一直摩挲着衬衫袖口的扣子,看似有些局促不安。

        相视沉默片刻,康小北开门见山道:“为什么要隐瞒你和余美芬的关系?”

        “余美芬?”冯文浩身子蓦然一震,笑容僵硬下来,随即哀伤布满双眼。他张张嘴,但没发出声音,过了好一会儿,才抖着双唇说:“我和她之间的事,应该和你们的案子扯不上丝毫关系,所以我觉得没必要说。”

        “有没有关系,由我们来判断,你的责任是要如实回答我们的问题。”康小北语气稍显生硬。

        冯文浩长舒一口气,盯着康小北,视线空洞地说:“好吧,就算我没说实话,那又能说明什么?说明我就是你们要找的杀人犯吗?”

        “说明你曾经说过的话不可信!”康小北针锋相对,“请再详细叙述一次,你从1月1日凌晨至1月4日早间的活动情况。”

        冯文浩眼神迷离着,显然已经被“余美芬”这三个字搅乱心神,他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缓缓说道:“该说的,先前都跟你们说了,至于证明,你们可以问我的母亲,如果你们觉得她的话不可信,那就请你们拿出证据。”

        话到最后,冯文浩好像缓过神了,语气突然强硬起来。

        “你……”康小北瞪着眼睛,一时语塞,只好转头望向韩印。

        韩印看似不急于说话,冷眼注视着冯文浩,少顷,他轻扬了一下嘴角,说:“曾经夹在你母亲和余美芬之间是不是让你很痛苦?”

        冯文浩点点头,喃喃地说:“是,好在都已经过去了。”

        “真的过去了吗?你这儿不痛吗?”韩印指指自己的胸口。

        “痛与不痛与你无关,更与你们的案子无关。”冯文浩冷冷地说。

        “告诉我,在你和余美芬的爱情结晶被打掉的那一刻,你是否感到伤心欲绝、痛不欲生?告诉我,在每一个寂寞的夜晚,当余美芬那泪流满面、心如死灰的面容,浮现在你脑海里,出现在你梦中,你是否会感到悔恨,感到羞愧?”

        泪水,夺眶而出!

        面对韩印的追问,冯文浩终于崩溃,泣不成声!但韩印并不想就此放过他。

        “你为你的懦弱感到羞愧吗?失去爱人、失去孩子让你感到绝望吗?你母亲的强势让你感到愤怒吗?你觉得所有的一切都是你母亲的错,对吗?”

        “不,我从来没有恨过我的母亲,我知道她一个人把我抚养成人经历过怎样的艰辛,她把一生中最好的时光都给了我,我又有什么不能为她舍弃的呢?而且我和美芬之间,也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努力过,但是她拒绝了!”冯文浩颤抖着身子,激动地怒吼着。

        “什么?你是说,后来你和余美芬又见过面?”韩印一脸诧异。

        “对!回国之后,我们曾经见过一面。”冯文浩吸着鼻子,努力平息心绪,片刻之后,终于冷静下来,“我历尽艰辛,千里跋涉,到那个偏僻的小山村找到美芬,祈求她原谅我和我母亲,希望能与她重归于好。可她对我很冷淡,眼神平静得可怕,我看不见恨,更没有爱。她对我说,失去孩子的那一刻,她便和我毫无瓜葛了。我劝她回到j市,承诺帮她开拓一份事业,就算做朋友,我也不想她委身于那个穷山村。但是她也拒绝了,她说她已经有了事业,她是村子里唯一的老师,她爱那些孩子……”

        辞别冯文浩,回程。

        车里一时无语,直到汽车驶回招待所门口,康小北才打开话匣:“我觉得冯文浩刚才的情感很真挚,不像是表演。”

        韩印点头,又摇头:“我相信他对母亲和余美芬的感情是真挚的,但我总有种感觉,他好像在掩盖什么。”

        “会是什么呢?”康小北问。

        “不知道,总之对这个人要做重点调查。”韩印换了一副轻松的口气,“累了一天,没正经吃过东西,晚上吃点儿好的吧,想吃什么,我请?”

        “不、不了,你自己吃吧,我,我还有点儿事。”康小北盯着落地窗户,神情有些痴痴的。

        “哎,这是怎么了,不是你的一贯风格啊!”韩印戏谑一句,循着康小北的视线望去,发现吸引他目光的,是招待所前台的那两个女接待员,“噢,对美食不感兴趣,恐怕是对美女感兴趣了吧?”

        被韩印一语中的,康小北尴尬地收回视线,“呵呵”两声说:“一会儿,夏晶晶下班,我和她约好了出去逛逛。”

        “行啊!这么快就好上了?”韩印冲着前台边打量边问,“那两个女孩里,哪一个是夏晶晶?”

        康小北指向台子左边,一个身材瘦小、长相乖巧的女孩,说:“就是那个。”

        “不错,是可爱型的,你小子眼光不错。”韩印使劲看了两眼,打开车门下车笑着说,“既然你小子重色轻友,那我就自己吃点儿好的去。”

        “什么重色轻友啊,我这是给你机会,你可以约叶队一起共进晚餐,说不定你俩还能发生点儿故事。”康小北把头伸出车窗追着说。

        韩印走进旋转门,背冲康小北挥挥手,好像未听见他的提议。

        其实韩印听得非常真切,而且还真有些动了心思,反正自己正想与叶曦讨论案子,不如叫上她边吃边聊?

        韩印举着手机,瞅着叶曦的号码,踌躇不定。仿佛心有灵犀,手中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定睛一看,来电的竟是叶曦,韩印赶紧按下接听键……

        “你在哪儿,吃饭了吗?”电话里传出叶曦略带疲惫的声音。

        “刚进招待所,还没顾上吃东西,你呢,要不一块儿……”

        “我在你房间门口,买了几份小菜。”叶曦接着韩印的话说道。

        “等着,我这就上来。”韩印忙不迭地挂掉电话,奔向电梯。

        下了电梯,远远看见叶曦倚在房间门上冲自己微笑,韩印冲她扬扬手。

        等到韩印走近,叶曦笑了笑,柔声道:“开了一天的会,胃里空空的,想着你可能也没吃东西,买了几份我们当地的小吃给你尝尝。”

        “好啊,我正饿着。”

        韩印用房卡打开门,接过叶曦手上的餐盒,将她让进屋内。

        叶曦先洗漱一番,待韩印洗漱过后,叶曦已经展开餐盒,摆在小茶几上。果然都是当地特色小吃:盐水鸭、鸭血粉丝、狮子头、红烧排骨、牛肉锅贴、小笼包……

        吃饭时两人说话不多,但气氛也不沉默,两人时而会对视微笑,时而又会为彼此夹菜,像一对热恋中的情侣,默契十足。

        饭毕,尽管韩印十分留恋刚才的氛围,但终归人家是来讨论案子的。他将白天调查的情况为叶曦做了详细的叙述,强调要对冯文浩做重点盯查。

        “冯文浩的成长经历和生活背景均在侧写报告范围内,职业也符合凶手的分尸特征。他有过挫败的感情经历,而且长年生活在强势母亲的控制下,生活极度压抑,虽然表面上表现出对感情的豁达以及对母亲的宽容,但并不妨碍他成为一个变态杀手。”

        韩印顿了顿,表情异常郑重:“接下来我要说的这个人,对‘1·18’碎尸案非常重要,与‘1·4’碎尸案可能也有牵扯。这个人就是尹爱君的舍友,也是冯文浩的前女友——余美芬。”

        听韩印如此说,叶曦也紧张起来,皱紧了双眉,屏住呼吸,等着下文。

        韩印接着说:“当年正是余美芬的过失,惹得尹爱君负气外出,而稍后不久她也离开宿舍,也就是说,这两个人是前后脚外出的。另外,案发后提出认尸的也是这个余美芬,当日她破天荒买了份本市日报,在夹缝中看到尸源启事,然后汇报到学校,提出到警局认尸。还有一点,薛敏提到余美芬时,我觉得这名字很熟悉,好像在哪里看过,仔细回忆,原来在卷宗里看过。卷宗记录显示,当年有学生目击尹爱君曾出现在青鸟路,而那个学生仍然是余美芬。据薛敏说,在尹爱君出事后,余美芬表现极为反常,性情也有很大变化,所以抛开‘1·4’碎尸案不说,这个女人在‘1·18’碎尸案中应该是个关键人物。”

        “你的意思是说,她很可能看到了最后接触尹爱君的人,也就是‘1·18’碎尸案的凶手?”叶曦一脸愕然。

        “有这种可能。”韩印重重地点头。

        “那她当时为什么不对警方说呢?”叶曦问。

        “不知道,也许她认识那个凶手,担心冤枉了他;或者是对凶手有某种好感;又或者胆小不想惹麻烦……”

        “那她和‘1·4’碎尸案又会有什么牵扯呢?”叶曦又问。

        “你曾经问过我‘1·4’碎尸案凶手有没有可能是女人?我当时说如果是女人的话,那她很可能具有某种精神疾病。一直以来,余美芬对尹爱君是满怀愧疚的,可能这份愧疚感压抑在她心底,让她承受了很大的精神折磨。而在她与冯文浩的交往中,又受到来自冯文浩母亲的压力,致使最终以分手结局,并打掉身怀多月的孩子。失去爱人,失去孩子,对她的人生更是一次毁灭性打击,她甚至为此患上忧郁症。所以从目前接触过的嫌疑人中,最有可能出现精神裂变的女性只有余美芬。”韩印又补充一句,“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

        虽然叶曦一直强调,整个调查的主旨是志在解决“1·4”碎尸案,但对于突然出现的“1·18”碎尸案的重大线索,她也必须重视起来,何况还有可能关乎“1·4”碎尸案。叶曦考虑了一下说:“看来我们有必要找出这个人,可她现在在哪儿啊?距冯文浩与她最后见面至今也有好多年了吧,我们要怎么找出这个人?”

        韩印转身从背包里拿出一张照片交给叶曦,说:“这是我向冯文浩借到的余美芬照片,同时也要了她老家的地址。我们分头行事,我去一趟她老家了解一下情况,你把照片复印分发到各分局、派出所,让他们帮助协查一下。如果她真与‘1·4’碎尸案有瓜葛,那她很可能出现在本市。”

        叶曦接过照片,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然后说:“家里交给老付就行,我陪你去一趟余美芬老家,你一个人去我不放心,要是出点儿什么差错,我可没法向你们学校和省厅交代。”

        叶曦的话让韩印心里暖暖的,但也不知该如何表达,只能笑笑。笑罢,正色道:“如果余美芬真的有精神疾病,那么一直莫名萦绕在我眼前的那双眼睛和骚扰电话或许是来自于她。”

        “对了,技术科查过了,骚扰电话来自一个临时号码,唯一的通话便是昨夜和你的通话。距离电话拨出最近的发射塔,位于第一个抛尸现场华北路附近。”叶曦说。

        韩印推了推眼镜,盯着窗外沉沉的夜色:“也许她就是在那儿拨的。”

        叶曦也转过头盯着窗外,皱着眉头说:“咱们先不管骚扰电话是不是来自余美芬,假定打电话的人是‘1·4’碎尸案的凶手,那么她骚扰你的目的是什么?她又要寻求什么帮助?是故意装神弄鬼,想扰乱咱们办案的思路吗?毕竟现在变声器随处都能买到,电话里虽然是女声,但也可能是男的打的。”

        韩印点点头:“这种可能性是有的,不过从以往一些变态犯罪的案例看,也存在另外两种可能性:一种是凶手确实想寻求帮助。他厌倦杀人,也怀着深深的罪恶感,但是他控制不住自己,又没有勇气投案自首。例如‘连环杀手黄永’,他放过最后一个受害人,并不是怜悯受害人的身世和祈求,而是他厌倦了杀戮,希望有人能报告警方阻止他;另一种可能性,则可能是一种托词。是变态犯罪人在为自己的连续杀人或者即将采取的杀人行为,寻找合理的解释。就好像说,好吧,我努力过了,但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所以我杀人,不是我的错。”

        “既然她有你的电话号码,那么会不会是你曾经走访过的人?”叶曦问。

        “也,也不一定,她从别的渠道也能找到。”韩印咬了咬嘴唇,失神地说,“还有,我曾在尹爱君宿舍门口拿名片给保卫科长,不想被一阵突如其来的风吹走了。”

        叶曦眨眨眼睛,说:“这还真够邪门的。”

        “是啊!这案子太乱了。”韩印深深地舒了口气。

        “还有更乱的。”叶曦目光突然收紧,神色凝重道,“虎王山的轮胎印迹比对结果出来了。”

        “什么车?”

        “省汽车集团出品的一款汽车。”

        韩印好像知道叶曦为何如此凝重了:“和小北开的是同款车?”

        叶曦点点头:“这款车在本市特别畅销,而且‘省汽’特供给局里600台作为警用车,所以不能排除当晚在你们之前出现在虎王山的是一辆‘警车’!”

        “如果是警车,大半夜的去虎王山做什么?会不会是组里的其他同事?”韩印问。

        “不会。如果组里其他人去肯定会向我汇报,而且组里只有我一个女的,虎王山的脚印却是有男有女。”叶曦斩钉截铁地答道,顿了一下,她抓抓头发一脸烦躁地说:“至于警车去做什么,与‘1·4’碎尸案有没有关联,我还真是一头雾水。”

        “你别急,也许根本就不是警车。”

        其实韩印说这话是怕叶曦上火,实际上是有些违心的。寻常百姓大半夜的怎么可能找到虎王山的抛尸地点,能够准确找到方位的应该有四种人——对当年“1·18”碎尸案持续关注的狂热分子、“1·18”碎尸案凶手、“1·4”碎尸案凶手以及警察。

        首先剔除“1·18”碎尸案凶手,因为在韩印看来,此案为单人作案。“1·4”碎尸案凶手肯定是“1·18”碎尸案的狂热分子,不排除个别警察也痴迷于该案,再结合轮胎印迹符合警车车型,那么当晚去虎王山抛尸现场的一干人等,身份是警察的可能性最大。关键是那几个警察去虎王山是出于好奇,还是去重温快感的?也就是说“1·4”碎尸案会不会就是他们做的?当然,在韩印的分析里“1·4”碎尸案也属单独作案,但,不是还有万一吗?万一韩印的分析全盘皆错,万一真的是几个警察作的案呢?而且从亲身经历“1·18”碎尸案的角度来说,警察也的确在这个范围内,所以“车胎线索”一定要查。关键是怎么查?尤其牵涉到内部警员的调查该怎么展开?

        虽然由于办案需要,局里和有关部门打过招呼,本市几家主流报纸对“1·4”碎尸案未做过任何报道,但各种小道消息早在社会上和网络上传开了。包括市里领导和寻常百姓对此案都是严加关注,而且由于调查一直未有任何进展,局里一些人对叶曦领导的专案组是颇多微词,此时再提出内部调查,恐怕阻力重重,而一旦消息走漏,谣言四起,外界对警界的质疑声可够市局领导喝一壶的,同样也会将叶曦逼入绝境。所以说,大范围高调的排查是不可行的,也是不可能的。

        相对沉默半晌,韩印狠狠心说道:“如果是警车,你准备怎么查?”

        叶曦失神地摇摇头,咬咬嘴唇说:“还没想好。”

        韩印思索了一下说:“你看这样行不行?如果是内部警员,他们应该早就知道,技术科先前在用轮胎印迹比对车型,那么紧接着就要展开实际车辆的比对。出于心虚,他们可能会偷偷更换轮胎,而且为了不惹人注目,他们会到一些小的修配厂换旧的轮胎。这样一来,我们只要抽出一些人手,对一些小汽车修配厂进行排查即可。虽然范围也不算小,但是比起逐一排查警车要小得多,而且局里不会产生异议。”

        韩印又强调说:“最好找专案组以外你信得过的警员,切记要低调行事。”

        叶曦猛地抬头,脸上一阵惊喜,激动得一时无以言表。她心里很清楚,韩印在案子上为她提供了一个最恰当的排查策略,而且尤为贴心的是,这是他设身处地为她着想的结果。

        叶曦凝眸不语,眼眸中带丝钦佩,又含着盈盈的柔情……

        韩印下意识地想移开目光,但又觉不舍,鼓起勇气还是迎了上去。

        一阵音乐传来,手机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韩印从裤袋里掏出接听,脸色突然大变,随即按下免提键,手机里传出一阵女孩的啜泣:“……帮我……求求你……帮帮我……”

        “嘟嘟”的挂线声过去好一会儿,韩印和叶曦才缓过神来,对视着,叶曦禁不住打了个寒战:“就是这个电话,装神弄鬼的电话?”

        韩印无声地点头,既而抬腕看看表,咬着牙说:“走,去华北路,揪出这只鬼!”

        夜晚行车十分顺畅,一刻钟后,两人来到碎尸残骸第一发现地——华北路。

        已是晚上9点多,霓虹灯灿烂,整条街熙熙攘攘,仍旧非常热闹。韩印与叶曦分立垃圾箱两旁,神情机敏地审视着来往人群。

        人群中,有的行色匆匆,有的轻松悠闲,有的专注于美食,有的在向身旁伴侣撒娇。韩印的视线从一张张表情各异的脸庞上掠过,蓦然定格在对面的肯德基。

        那面茶色玻璃橱窗后面隐藏着什么?是那双眼睛吗?对,就是那双眼睛,韩印已经感觉到视线的相碰。他冲叶曦招招手,快步穿过人群向肯德基走去。叶曦紧随着韩印走进店内,里面客人不多,窗边的座位是空的,但桌上遗落的一瓶矿泉水显示这里刚刚有人坐过。环顾四周,发现一个侧门,韩印快速冲向侧门追了出去。

        叶曦叫住一位保洁员,指着窗边,问:“这儿刚刚有人坐过吗?”

        “对,有。”保洁员答道。

        “什么样的人?”叶曦又问。

        “好像是女的。”保洁员模棱两可地回答。

        “好像?”叶曦有些不解。

        “她戴了顶帽子,帽檐儿挺宽,看不清楚脸,身材瘦瘦的。”保洁员解释过后,又大大咧咧地说,“不过我也没太在意看,这店里每天人来人往,像她这种不消费、只坐着看书发呆的小年轻特别多。”

        叶曦点点头,示意她可以去忙了,从兜里掏出随身携带的证物袋,将矿泉水瓶装了进去。

        此时韩印已经由侧门返回,气喘吁吁地走到叶曦身前,摇摇头说:“没追上,让她跑了。”

        叶曦扬扬手中的证物袋:“带回去验验dna,看看到底是人是鬼。”

        韩印点点头,“嗯”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