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犯罪心理档案在线阅读 - 虐童疑云 ◎第七章 猥亵少女

虐童疑云 ◎第七章 猥亵少女

        按照局长的指示,各方警力迅速展开行动,叶曦驱车载着韩印先实地考察了案情当中提到的一些方位,接着便赶往最后失踪的小女孩家。当然这是韩印要求的,他需要更多地了解王虹的情况,因为在他的分析中,更倾向于最后这起失踪案是一起独立案件,与前面五起案件无关。

        叶曦问韩印判断的依据。韩印的解释是:其一,就目前的案情看,第二起至第五起案件中失踪的孩子,很可能都是在红旗东街2路汽车终点站附近的网吧和游戏厅中被诱拐的,表明那个区域是凶手熟悉的,对他来说是比较舒适的作案区域。另外也体现了他诱拐目标的标准,主要集中在沉迷网络和游戏的一部分孩子身上,可能是他和这部分孩子比较易交流,也易于诱惑。而最后是失踪的女孩,她既不上网吧和玩游戏,日常活动的区域也主要是在红旗西街她就读的学校和居住地之间,地图上显示这个区域距离凶手作案舒适区域有一公里左右。凶手在自己熟悉的区域接连作案,屡屡得手却从未被警察逮到,所以他是不会轻易离开这个区域作案的。

        其二,2号至5号案件中,凶手作案的时间是集中在周六和周日这两天,应该是这个时间段对他来说可选择的空间更大,符合他标准的目标比较容易找到。而昨天是周四,与他习惯的作案时间并不相符。

        其三,被害人性别不符。凶手在2号到5号连续四起作案中选择的被害人都是男孩,这意味着男性孩童才是他想要的。韩印解释到这里的时候,叶曦立即提出质疑,凶手首起作案选择的目标也是女孩,这又怎么解释?其实这并不难解释,在某些连环杀人案中,凶手首起作案的目标大多是“机遇型”的,缺乏足够的心理准备。本案中,很可能那个时候,凶手还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当他对小女孩施以暴力之后,发现感觉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完美,所以他遵从自己内心的感受,把目标转移到男孩身上。事实也表明,他在男孩身上得到了完全的宣泄和释放,所以他是不会再回过头寻找女性目标的。就好像一个吸毒成瘾的人,他先后尝试过摇头丸、大麻、冰毒,直至白粉,尤其当他吸食过纯度精良的白粉之后,先前的那些东西就再也无法满足他的毒瘾了。

        凶手违背上面所提到的某一种习惯是可能的,但是同时违背三种习惯的概率很低,所以韩印认为最后一个女孩失踪案,应该与前五起案件没有关联。这就需要韩印尽可能地深入了解王虹以及她父母的情况,找出她失踪的动机,从而制定出相应的调查策略。

        目前所剩下的时间并不宽裕,依照统计:被诱拐之后遭到谋杀的孩子当中,在1小时内被杀害的占44%,在3小时内被杀害的占74%,在24小时内被杀害的高达91%以上。也就是说,在诱拐发生的24小时之后,几乎所有孩子都被杀害了。现在是上午10点,留给韩印的时间只有六七个小时,形势非常严峻。

        红旗街是j市南郊的一个城乡集合地,聚集居住了大量外来务工人员,街道被一条主干道划分成东西两大区域。主干道中间有一个丁字路口,路口往东称为红旗东街,往西便是红旗西街。围绕这条主干道,周围分布的几乎都是老旧低矮的楼房以及大量的棚户房,是整个城市棚户房分布最为密集的一个区域。

        叶曦驾驶汽车由红旗东街高速经过丁字路口进入西街,五分钟之后在一个岔路口右转,行驶不远再拐进一条小巷。这里是一片平房聚集区,王虹的家便在其中。

        韩印和叶曦走到王虹家门口,正见王虹的母亲宋娟扑向丈夫王成的怀中,泪眼婆娑,惴惴地问:“孩子找到了吗?”

        王成显然刚刚又出去找了一圈女儿,面对妻子祈盼的目光,忍着眼泪,无声地摇头。宋娟即刻瘫倒在地,“哇”的一声哭叫起来。

        两人赶忙过去,帮王成把妻子扶到床边坐下。

        孩子的父母是北方人,都是一副老实巴交的模样。由于相较于其他家长,他们的孩子是最晚失踪的,所以情绪也格外激动。看见妻子不断抽泣着,王成也受到感染,蹲到地上,捂着脸失声痛哭起来。

        韩印俯身把他拉了起来,使劲握住他的手,诚恳地说:“我能理解您二位的心情,但现在不是难过的时候,你们要相信我们警方,一定会帮你们找到孩子。但这需要二位的配合,我希望你们能马上冷静下来,集中精神听我的提问好吗?”

        见孩子的父母瘪着嘴,忍着泪,用力点点头后,韩印抓紧时间问道:“孩子的警惕性怎么样?”

        “应该可以,俺们天天叮嘱她不准跟陌生人搭话,要小心人贩子。”

        “你们最近与人结过怨吗?”

        “俺们都是老实人,又是外地的,从来不敢惹事,在市场里以及和周围邻居相处得都特别好。”

        “你能保证?”

        “俺保证!”

        “在本地,你们有没有亲戚?”

        “没有。”

        “你们家周围的邻居有没有对孩子特别热情的,总喜欢带着孩子玩的?”

        “他们都挺喜欢俺家闺女。俺闺女可懂事了,平常又能收拾家,又会做饭。我和她妈整天做买卖,晚上收摊儿很晚,孩子总是把饭做好了等我们回来吃。昨晚俺们回来,没看到孩子,就觉得要出事,没承想孩子真没了……”

        “周围的邻居有没有单身居住、年龄偏大一点儿的男人?”

        “有一个孤老头子,住在东面把头那间房子里,是在市场卖烤地瓜的。不过,昨天下午俺看见他一直在市场里,还是跟俺们一起收摊儿回来的。”

        “再没了吗?好好想想,单身、年龄稍小的也没有吗?”

        “真没有了。俺们这块儿住的大多是夫妻俩或者兄弟姐妹一起做买卖的,单身的很少。”

        “学校附近呢?孩子有没有说过认识什么人?”

        “孩子才从农村转过来,和那些同学都不熟,也没说过最近认识什么人。”

        ……

        韩印一口气问了多个问题,基本上都是孩子父亲来答,偶尔母亲也补充两句,但并没有带来韩印想要的答案。

        “女孩虽然年满16岁,但长得偏小,只有十三四岁的模样,初到大城市。思想单纯、行为幼稚、缺少同龄朋友!”韩印吸了一口凉气,他有些担心这是一起猥亵虐童案。

        从孩子父母那儿得不到太多有用的信息,韩印只能靠自己了,他开始里外打量这间只有十几平方米的小房子。

        小平房分里外间,外间是一条过道,很窄,放着简易的炉子和炊具,应该是做饭用的。里间竖排摆着一张大床和一张小床。小床的床头边,杵着一个破旧的小柜子,这也许就是孩子写字和做作业的桌子。上面擦得干干净净,几本漫画书码放整齐地摆在桌边。

        韩印在小床周围转悠着,嘴里神神道道、断断续续地念着:“一定是你认识的人……他关心你……带着你玩……给你好吃的……送你礼物……你叫他叔叔……或者爷爷……他有时会拉拉你的手……拍拍你的肩膀……高兴时还会抱抱你……你觉得很亲切……很温暖……”

        韩印坐到床边,随手翻起孩子的漫画书。书很旧,页面里有的地方有黑乎乎的污垢,有的地方被画笔涂得乱七八糟。能够把书码放如此整齐的孩子,是不会把书里面弄这么脏的。这显然不是孩子的书。

        “这书是哪儿来的?”韩印扬扬手中的一本漫画书问。

        夫妻俩双双摇头:“不知道,可能是跟同学借的吧?孩子拿这些书可金贵了,看了一遍又一遍的。”

        “借的?”韩印放下书,眼睛仍然停留在书上思索着。

        他站起身,觉得脚后跟碰到床下面的什么东西了,发出一阵乒乓乱响。他赶紧俯下身子,撩起挡住床边的床单,看到几只散落在方便袋中的饮料罐。

        “呃,孩子很懂事,在街边捡到饮料罐就会带回来,攒多了就拿到废品收购站去卖。”王成解释道。

        “布满污垢的漫画书”“饮料罐子”“废品收购站”……韩印一个激灵,急切地问:“废品收购点在哪儿?经营人年纪多大?是单独居住吗?”

        见韩印的模样,王成紧张起来,嘴唇哆嗦地说:“距离咱这三条街,是个老头子,就住在收购站院中的平房里,好像就,就他一个人住。我,我刚刚还去他那儿问过,他说没看见孩子。”

        “糟了!但愿他没被惊着!”韩印心里咯噔一下,随即嚷道:“快!带路……”

        废品收购站。

        一辆警车疾驰而至,车刚停稳,韩印和叶曦还有孩子父亲便冲下车来,直奔小院中的平房而来。

        应着急促的敲门声,一个60多岁模样的老大爷打开门出现在门口。大爷面相和善,衣着朴素整洁,看上去如邻家爷爷般慈祥。

        眼见众人,他和气地问道:“你们找谁?是有废品要卖吗?”

        这么略一照面,叶曦下意识刹住了身子,神色犹豫起来。与她一样,女孩的父亲也有些不敢相信这样一位长者会是个衣冠禽兽。但反过来想,面对如此气势汹汹的三个人堵在门口,老者却能够表现出气定神闲,这不反常吗?

        韩印未像二人般犹疑,顾不得敬老——这样的老人也不值得尊敬,他一巴掌拨开老人身子,闯进屋内。

        房内的格局和失踪女孩家租住的房子差不多,也分里外间,但较之要大些。外间很简单,有砖砌的炉子、碗柜,还堆放着一些杂物。里间的家当也不多,窗边一张单人床,对面是一张矮桌子,上面摆着一台很小的电视机,正冲门口有一个旧式衣柜,又高又宽,看起来像是一个“老物件”,可能是老人收废品时淘到的。

        里外间基本一目了然,当然除了衣柜,也唯有衣柜可以藏人。孩子会在衣柜里吗?她还活着吗?

        韩印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屏住呼吸,盯着衣柜。而屋主老人此刻面色涨红,气息加快,身子不经意地微抖起来。见此光景,韩印几乎可以肯定孩子必然藏在柜中,怕只怕生命已逝,只留下一具尸体。

        “孩子你千万要活着!”韩印在心中默默祈祷,双手颤巍巍地握住柜子把手,猛地拽开。

        ——这一瞬间,永世难忘!若是梦魇该有多好?一个孩子,一个只有十几岁的孩子,正值花季,为何要遭如此之难!人世间还有什么样的恶,能甚过此恶!

        小女孩王虹一丝不挂,赤身裸体,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蜷缩着仰面躺于柜中。一双无辜的大眼睛圆鼓鼓地睁着,脸肿得不成样子,嘴上被塑胶带封着。女孩双手双脚被塑胶带紧紧捆住,下体红红的,有血迹黏在大腿两侧。

        嘴是被封住的,意味着她还……

        韩印身子一震,一瞬间几乎扑到女孩身上,猛地撕开胶带。小女孩眼球转动了一下,微微吐出气息……“活着,还活着,孩子还活着。”韩印惊喜地回头冲叶曦和孩子父亲说道。

        父亲带着一声哀号扑到女儿身旁,这摸摸、那摸摸,好像怕孩子冻着似的,进而用自己整个身子护住女儿,干张着嘴,已发不出声音。

        趁着空隙,叶曦掏出手机,向上级做了汇报。

        突然,孩子父亲回过神来,发疯般扑向呆立在门边的罪魁祸首:“你这个畜生!我掐死你!掐死你!这么小的孩子,你也下得去手……”

        孩子父亲将老人扑倒,狠狠地扼住脖颈。叶曦赶紧过去,欲将两人拽开。三个人搅在一起,屋内乱作一团。

        韩印则脱掉外套盖到小女孩身上,爱怜地凝视片刻,转身自顾自向室外走去。

        一阵警笛乱作,大批警员赶到,120急救车赶到,小女孩被医护人员抬到急救车上,犯人被押上警车……小院里进进出出,杂乱异常。

        而这一切仿佛跟韩印没有任何关系,周围的一切也好像都不存在。此刻,在韩印的世界里,只有他和柜子中的小女孩。他呆呆地站在小院中央,失神地望向院门口,仿佛看到小女孩手里拎着一袋子易拉罐活蹦乱跳出现的模样。韩印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他最清楚,孩子再也回不到那个天真烂漫的时刻了……

        不知过了多久,韩印觉得外套回到了自己身上。他转头,看到了叶曦。

        叶曦拍拍他的肩膀,轻声说:“走吧,还有更重要的任务等着咱们。”

        韩印默然点头,机械地跟随叶曦上了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