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犯罪心理档案在线阅读 - 碎尸血证 ◎第四章 碎尸报告

碎尸血证 ◎第四章 碎尸报告

        勘查完抛尸现场回到招待所已是下半夜,韩印又看了会儿卷宗,觉得睡下没多久,便被手机铃声吵醒。电话是叶曦打来的,说她知道韩印和康小北昨夜勘查过抛尸现场了,已经让康小北带着技术科的人前往虎王山取证。

        早晨8点,专案组会议室。

        早会照例由叶曦主持,由于有法证方面的讨论以及要正式介绍韩印,副局长胡智国也抽空到会。在介绍完韩印以及听取专案组成员对各项排查进展的汇报后,叶曦把余下时间交给法医顾菲菲。

        顾菲菲同样也是位美女,年龄应该和叶曦差不多,但与叶曦的成熟大气不同,她给人的是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艳的感觉。高挑的身材,飒爽的超短发,白皙细致的面孔,还有那冰澈的眼眸中透露的不屑世俗的淡漠,让韩印忍不住想起金庸笔下的冷感美女——小龙女。

        顾菲菲摆弄几下笔记本电脑,墙上的投影幕布上,显示出“1·4”碎尸案被害人王莉的照片。

        “死者王莉,死亡时间距尸体被发现应该不超过48小时,也就是说,大概在1月2日上午。死者口唇红肿,牙龈部位有损伤,显示其曾被强制封口。面部和眼睛有点状出血,内脏有瘀血,衣物上检测出小便痕迹,死亡原因为窒息。死者脖颈处无扼痕和勒索痕迹,面部也未出现严重肿胀特征,鼻息部位无损伤,手腕、脚腕处有绑痕,而且我们在用于装死者头颅的垃圾袋中,检测出死者鼻液,综合判断,凶手应该是用黑色垃圾袋套在死者头上将其闷死的。”

        “尸体碎块总共为872块,肉片分割大小相对均等,切面呈弧形,显示这是一种专用的切肉刀。四肢骨骼分割处,切口纹路竖直向下,底部不够平整,切口处有细小骨头碎渣儿,显示这是一种劈砍类、刀身较厚的刀具。经过试验对比,发现是一种专业的切骨刀。”

        “我们把所有碎块复原成人形,未发现骨骼、内脏有明显缺失,也未发现可指证凶手的毛发、纤维、唾液、精液……”

        顾菲菲的声音和外表一样冰冷,听不出任何感情色彩。随着她的声音,投影幕布上相继出现死者的头颅、肉片、内脏、四肢、衣物等照片。韩印注意到,死者面部的妆很浓,手指甲和脚指甲都涂着鲜红鲜红的指甲油……

        随着画面上出现“1·18”碎尸案尹爱君的照片,顾菲菲继续说道:

        “1996年‘1·18’碎尸案,尸体肉片分割大小不等,从切面上看,工具为一般切菜用刀,肉片头颅等经过沸水处理,实为解冻尸体利于分割,并非被煮过;至于骨骼分割面,横纹粗糙,四周见多处凹痕,凹痕笔直且平行。经过试验对比,这是一种手锯切割造成的痕迹。”

        “总体比较,‘1·4’碎尸案,分尸手法以及分尸工具都相当专业。而‘1·18’碎尸案,手法粗糙,工具为家用,很像就地取材。”

        “您的意思是说,两起案件并不是同一个凶手?”见顾菲菲合上笔记本电脑,叶曦忙不迭地追问道。

        “我是法医,只对法证结果负责,至于是否是同一案犯,那是你们的工作。”顾菲菲并没给身边这个同性女刑警队长多少面子,冷着脸继续说道,“好吧,那我就说明白点儿。如果两起案子都放在当下,我可以负责任地说不是同一凶手,但现实是两起案子间隔16年之久,凶手会成长,有可能由业余变成专业,这就需要一个综合判断,才能断定是不是同一凶手。”

        每次开会,顾菲菲咄咄逼人的劲头总是把气氛弄得很尴尬,好在大家慢慢习惯了她的个性,知道她只是说话冲,人品还不错,便不和她计较。

        “我说几句吧,我觉得顾法医说得对,各种可能性都还是存在的。”胡局长打着圆场,适时接过话来说,“从目前的案情看,两起案件是同一凶手所为的可能性最大,所以接下来我们仍旧继续最初并案调查的决定,继续深入挖掘两名被害人之间的关系……”

        胡智国滔滔不绝地做着指示,叶曦皱着眉头呆呆出神,好像并未听进去他的话。

        叶曦的表现没能逃过韩印的眼睛:从开会的情形看,叶曦有自己的保留意见,只是目前没有足够证据支持她去反驳。

        事实也正如韩印所见。

        胡局长和付长林以及组里的部分老警员,都是当年“1·18”碎尸案专案组成员,多年来他们心里从未放弃对该案的惦念,付长林甚至主动要求提前从刑警队长的位置退下来调到分局积案组,就是希望在自己警察生涯结束之前能让案子有个了断。而随着年初“1·4”碎尸案横空出世,他们当然要把握时机,竭力要求重启“1·18”碎尸案,将两起案件并案调查。

        而作为新生代刑警的叶曦则有自己的判断,在她心里其实更倾向于模仿作案。首先,当年“1·18”碎尸案在本地轰动一时,其案件细节也被公众所熟知,如果现在有人想刻意使用相同的碎尸手段,以及采取相同的地点抛尸是完全做得到的。其次,如果是同一凶手两次杀人,他实在没有必要选择在同一地点抛尸。如果非要找出个理由的话,恐怕只能以心理变态来解释。可若是真的心理变态,他能忍到十几年后才第二次作案吗?所以在叶曦看来,当下最应该做的就是集中警力专注在“1·4”碎尸案上。无论从理智的角度,还是从警察的职业道德上讲,都不能拿“1·4”碎尸案被害人做赌注去满足个人的私人情感。

        但是叶曦的理由并没能说服付长林和胡智国,而对凶手行为更深入的解读,还需要专业人士来做,无奈之下,她只好顶着得罪老领导、得罪顶头上司的压力,请示局里“一把手”,把省厅优秀的法医团队和犯罪心理方面的专家韩印请来,就是想得到一个更为客观准确的判断。当然,她至今未对韩印表露实情,因为她不想让韩印牵涉到他们的内部纷争中,也不希望韩印有任何思想包袱。

        叶曦的请求最终得到了高层的批准,这倒不是因为她受宠,而是领导出于对大局的考虑。功利些说,“1·18”碎尸案虽然影响甚大,虽然每每被提起,j市公安系统的人都会觉得脸红气短,但那毕竟是历史,负面影响已经消化得差不多了。而“1·4”碎尸案属于现在时,如果这件案子因为侦破方向选错,再拖个三年五载,那j市的警察还有脸干吗?

        叶曦的想法目前虽然都实现了,但由此也与胡智国和付长林等人产生了深深的隔阂,连带着他们对韩印也是敌意重重,韩印知道自己接下来的工作将会举步维艰……

        散会之后,在韩印的要求下,叶曦驱车载他去了“1·4”碎尸案被害人王莉的工作单位。

        王莉,离婚多年,现单身独居,1月1日凌晨与公司同事泡吧时失踪。王莉在一家小贸易公司做会计,公司加上老板总共八个人。正好大家都在,叶曦把他们召集到一起,由韩印集中问话。

        韩印首先还是询问当晚的情形,可能先前被询问过多遍,几个员工显得很不耐烦,七嘴八舌,牢骚满腹。

        “警察同志让说就说说呗,哪儿来那么多牢骚。”老板显得颇识大体,训斥手下几句,然后说,“还是我来说吧。那天公司做成一笔大生意,我挺高兴的,又赶上元旦前夜,于是晚上请大伙儿聚了聚。公司的人包括王莉全去了,在新界口那儿一家新开的火锅店吃的火锅。吃过饭,我又请他们去ktv唱了会儿歌,从ktv出来,这帮人起哄非要去泡吧,于是便又去了对面一间酒吧。1点左右,王莉说胃有点儿难受要先回去,本来我想送她,她偏不用,说别扫了大家的兴。后来过了40多分钟,我估摸着她回到家了,就给她打手机,但是手机关机了,打家里座机也没人接。一直到第二天上午还没有她的消息,我估计出事了,便报了警。”

        老板说完,韩印盯着众人打量片刻,突然道:“据你们所知,王莉有没有男朋友或者情人?”

        听到这种八卦提问,几个员工顿时精神起来,但是互相对看之后,又都谨慎起来,有的说不知道,有的说不清楚,只有老板比较实在,说没有。

        韩印意味深长地笑笑,对几个员工表示感谢,让他们先散了,只把老板留下,说还有问题要请教。待众人走远,韩印抿嘴笑道:“你就是王莉的情人吧?”

        老板紧张地冲员工方向望了望,压低声音说:“警察同志,我是有老婆孩子的人,这可不能乱说啊!”

        韩印哼了一声,说:“王莉确实没有别的男人,这点你很清楚,因为你就是她的情人,所以才肯定地回答了我的问题。”老板还欲反驳,韩印抬手示意他不必多说,“你放心,我们对这个不感兴趣,只是想问你几个王莉的私密问题。”

        “那好吧,您说说看?”老板等于默认了和王莉的关系。

        “王莉失踪当日穿的是一件红色羊绒大衣,那件大衣她穿了多久?”韩印问。

        “就是当天才开始穿的,说是到新年了,喜庆喜庆。”老板说。

        “她失踪前,有没有和你说过有人跟踪她或者骚扰她什么的?”

        “没有,通常没有特殊情况,她上下班我都会接送。”

        “王莉喜欢化浓妆吗?”

        “还好吧,偶尔会化。”

        “她手上和脚上涂指甲油吗?”

        “脚上肯定不涂,手指甲有时涂。”

        “她失踪当日涂的是什么颜色?”

        “粉色,我记得很清楚,前一天傍晚我陪她去美的甲。”

        ……

        对于抛尸案的调查,一般要涉及五个地点:1.被害人最后被目击的地方。2.初始接触地。3.初始攻击地。4.杀人地点。5.尸体发现地。理论上说,获知的地点情况越多越详细,破案的概率越高。“1·4”碎尸案,目前抛尸地是已知的,韩印已经做过实地勘查,那么接下来,要研究另一个已知地点,王莉最后出现的地方,一家叫作曼哈顿的酒吧。

        “你真行,一句话便套出老板和王莉的关系。”一上车,叶曦就忍不住夸赞韩印。

        “小聪明而已。”韩印淡淡地说。

        “对了,我怎么觉得,你来好像专程就是要问王莉化妆的事?”叶曦问。

        “你说得对。这家公司的老板和员工先前你们已经调查过,我也没什么可问的。但早会上我看到头颅和四肢的照片,觉得王莉脸上的浓妆和指甲油有些问题,虽然那些对女人来说很正常,但我就是觉得那种浓妆和红色的指甲油看上去与王莉的气质不太搭,所以想找个与她关系私密的人问问,没想到那老板自己沉不住气冒出来了。”韩印加重了语气,“当然,现在已经可以确认,凶手在碎尸前给死者化过妆。还有那件红色大衣,也许是凶手选中王莉的原因之一,而且她应该是被凶手碰巧选上的。”

        “当年尹爱君遇害的时候也穿红色衣服,你觉得凶手是同一个人,他专挑穿红色衣服的女孩下手?”韩印的答案多少让叶曦觉得有些不舒服,这等于绕来绕去,还是付长林他们判断得对。

        “不,不一样。”韩印知道这个问题对叶曦来说很重要,便紧接着说,“尹爱君不是凶手刻意选择的对象,穿红色衣服只是碰巧,而且从他处理的方式来看,他并不珍惜那件衣服,甚至用它来包裹内脏。但‘1·4’碎尸案就不同了,凶手把那件大衣叠得方方正正,摆在所有衣物的最上面,显然代表着某种爱意。”

        叶曦长出一口气,从韩印的只言片语中,听得出他目前的判断还是略倾向于自己的,她稍微感到安心了一些。

        新界口,j市最繁华的区域,是集各种商业功能为一体的顶级商业圈。围绕新界口广场中心圆盘,往东是金融服务区和商业百货街,往西是美食街,往北是文化古玩街,往南便是酒吧、ktv等娱乐场所聚集的街道,曼哈顿酒吧是酒吧街中最大的一间,门脸儿也颇为醒目。

        韩印和叶曦赶到时,酒吧尚未营业,但里面有值班经理。韩印和叶曦说明情况,经理让他们随便看。酒吧没什么特别的,但韩印注意到酒吧门口有衣帽存放处,便问经理来酒吧的客人存衣物的多不多,得到了肯定的答复。韩印让叶曦给王莉老板打电话,问一下王莉当晚是否存过衣服,老板说存过。

        这就说明,如果红色大衣是一个刺激诱因,那么凶手不是在酒吧里选上王莉的。那么是哪儿呢?是火锅店,还是ktv?

        两人随后分别走访了这两家店。但时间太久了,店员都回忆不起来当晚的情形,两人只好又回到酒吧。

        酒吧门口正对大街,正常行为分析:当时已经很晚了,王莉又胃疼,回家肯定是要打车的。那么,王莉与凶手的初次接触会是在出租车上吗?

        王莉在家里被劫持的可能性,专案组通过勘查已经排除了。至于出租车司机,专案组早前也考虑过。据酒吧经理说,通常晚上酒吧门前都有出租车排队等客,那些出租车都是与酒吧签过协议的,除非不够用,非签约出租车不准在此等客。专案组早前对签约出租车逐一排查了多遍,未发现嫌疑人。麻烦的是,当晚是新年夜,出租车生意特别火爆,有很多客人在街上溜达很久也打不到车,这排查范围就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