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返八零在线阅读 - 第444章 两眼一抹黑

第444章 两眼一抹黑

        什么情况?

        众人转过头去,还没反应过来,小红就追了出去,大喊:“抓住他!抓贼呀!”

        陆怀安转头看了一眼,也起了身:“跑了。”

        谁?

        反应过来的崔二猛然跳了起来,瞪向老三:“大哥呢?”

        “他,他说喝多了难受,我,我给他倒杯水……”老三捧着杯子,都懵掉了。

        看着他这样,崔二都要气死了:“倒个屁的水,赶紧追啊!”

        大几万呢!他们的房子都让他揣兜里跑啦!

        老三这才反应过来,哎呀一声,水杯都忘了,啪嗒扔地上,赶紧追了出去。

        结果,已经迟了。

        太迟了。

        他们赶到的时候,老大好险还剩一口气。

        村民们一个个劲头十足,捋着袖子还不解气。

        “你们拦什么呢,拦什么呢!”

        “对啊,你们拉我做什么,揍他丫的!”

        “这种小毛贼太可怜了,一定不能放过他!”

        这年头,谁家容易哦?

        他们现在日子过得才稍微好那么一丢丢,结果居然就有人盯上了?

        就连妇女们都很不赞同地看着崔二,让他不要心软:“今天你心软了,放过了他,他不会放过你们的!”

        这说不好就是过来摸底的,踩实了盘子,回头就来偷个大的。

        俗话说的好,只有千日做贼的,没有千日防贼的,打就一次打到他服!

        “就是!不怕贼偷,我还怕贼惦记呢!”

        趴在地上奄奄一息的老大,艰难地伸出手:“我不是贼……”

        他真的没有偷东西啊!

        老三瞅着他这样,到底是有些心软了:“这,怎么,怎么把他当贼了……”

        他媳妇瞥了他一眼,有些不自在地:“呃,我追不上,就喊了一嗓子。”

        那紧急关头,眼瞅着他要爬上车了。

        这一让他开着了车,那还怎么追?

        肯定是怎么快怎么拦住呗。

        她当时都懵了,嘴一快就喊成了抓贼。

        “算了。”崔二叹了口气,让老三搭把手,把人先抬家去:“打都打了,还能咋地。”

        也是老大有错在先,怪他媳妇做什么。

        眼看他们准备把人把家抬,陆怀安一脚抵住门框,不让进。

        “陆哥……”

        陆怀安轻飘飘瞥了一眼,笑了:“哪就至于要抬了,把人放下。”

        真要伤筋动骨,路都走不动了,他们这样一抬,还不得加重伤情?

        伤上加伤,那可不是开玩笑的呢,绝对跟杀猪一样,嚎的没边。

        可这人哼都没哼一句的。

        崔二和老三对视一眼,犹豫了一下。

        “哎哟,好疼。”老大眼瞅不好,连忙抓住他们,恳求他们不要把他扔地上。

        可是他失算了。

        如今陆怀安在他们眼里的地位,压根不是他能想象的。

        虽然也有些不忍,可见陆怀安坚持,崔二和老三同时撒了手。

        “啪嗒!”

        差点没吃了一嘴的灰,老大脸色铁青:“好你个崔二,我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东西!”

        “瞧,这不利索着。”陆怀安冷笑一声,斜倚门框:“我看是没打够,先打完再问钱的去向吧。”

        往家里拉人是不行的,这人眼瞅着生意落空,跑不掉说不得就会赖这了。

        四体不勤的,也不可能喊得动他做事,这是想拉进来个祖宗呢?

        往深里想了想,崔二后背吓出一身冷汗。

        确实,他和老三都被往日情分蒙蔽了双眼,真没想过这些。

        他们大哥……

        也确实是做得出来的。

        眼瞅着他还在嘴硬,死活不承认,崔二别过脸去:“你再不说,我把你扔回去了。”

        后边缀着的村民们眼睛一亮,纷纷捋袖子:“刚好,我刚才有几个姿势不大对,力道不够!”

        “我来晚了点,都没沾上几下就没了!”

        听这意思,还颇为遗憾。

        吓得老大冷汗涔涔,连连求饶。

        老三有些不忍。

        他看过他大哥意气风发的样子,曾经的他有多帅气,现在的他就有多狼狈。

        “要不……”

        居高临下的陆怀安早将他的神情看在了眼里,直接打断了他的话:“把钱还回来,放你一条生路。”

        总得把骗到的钱吐出来。

        想到他的钱,老三又闭上了嘴。

        是啊,老大不容易,他也不容易啊!

        他体谅他大哥,谁来体谅他呢?

        最后,这笔钱到底还是还了回来。

        陆怀安也说话算数,还了钱就让他走。

        毕竟不看僧面看佛面,既然崔二跟老三一心向他,给他们一个面子。

        老大屁都没放一个,利利索索地走了。

        丢人丢大发了,他这么要面子的,怕是死都不会再来这边了。

        崔二和老三也松了口气,对视一眼,还是送他送到村头。

        “大哥,这给你。”

        俩人凑吧凑吧,身上零钱掏出来,给凑了个路费:“多的也没了,也不知道说啥,啊,这个,一路顺风吧。”

        说多了,倒显得他们显摆。

        但他们真没那心思。

        “……”老大迟疑了很久,到底还是接了。

        他接下了,崔二他们也轻轻地吁了口气。

        回来的路上,俩人脚步都轻快子许多。

        只是,剩下的这俩骗子,就没这么轻松了。

        没隔着别人了,村民们直接把人给绑到了树上。

        “警察没来这么快的,我们先揍一顿!”

        毕竟要是警察同志来了,他们可不好再动手了。

        陆怀安抽着烟,挑眉:“说实话,可以省去些皮肉之苦。”

        “这,我真不知道还有人假装过您,这要是,哎哟,这要是我知道,我也不会撞上来是不是?我没这么傻呀我,哎哟哎哟!”

        “行吧。”陆怀安退后一步,免得打出来的酸水溅到他:“下手别太重。”

        村民们兴奋地咧开嘴,连连点头:“放心吧您嘞!”

        都是干粗活干惯的,下手轻还是重,他们心里头可明白得很。

        等到警察同志来的时候,这边已经连自己八代祖宗都交待清楚了。

        “陆厂长。”

        陆怀安跟人寒喧了一下,把事情说清楚。

        又把他们供出来的纸递过去:“他们这是一个组织来的,建议往深里挖一挖。”

        “好的。”

        听说背后还有人,所有人都兴奋极了。

        直接把人弄回所里,准备大干一场。

        这边事情圆满解决了,陆怀安也准备开车回市里。

        “去市里吃饭吧。”

        许经业看了一场好戏,很满足:“我都行。”

        张正奇自然没意见,想到要跟他们谈生意,陆怀安把龚皓和钱叔也叫上了。

        倒是难得的来得这么齐。

        吃饭的时候,陆怀安也给许经业说了一下苍岚县这边的事情。

        许经业听得饶有兴致,现在他这边的生意做得挺红火的:“果然挂了牌和没挂牌,真的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想当初,他办不到证件,上头一个命令,他就得立马关门。

        那真是一个停顿都不带打的,说关就得关。

        可现在,有了证就不一样了。

        “你是不知道,不少人看我不惯呢。”许经业喝了口小酒,哈哈一笑:“可看不惯又怎样?”

        毕竟他的钱庄,挡了不少人的道。

        那些钱啊,多少人眼红。

        要是他这钱庄没开起来的话,这些钱可都是得经银行的。

        可现在呢?

        陆怀安沉吟片刻,也还是提醒他小心点:“说不得什么时候就收紧了。”

        “嗯,放心,我都留心着呢。”许经业感觉做这种金钱生意,别的都好:“就一个字,悬!”

        心永远都是悬在半空的,身体也是在悬崖边边。

        不得有半点差迟,一个不小心就能满盘皆输。

        “但说真的,这钱,赚的真的快!”许经业凑过来,压低声音,给陆怀安比了一下手势:“一个月,这个数!”

        流动资金!?

        陆怀安震惊地看着他,满眼不敢置信:“这么多!”

        一个月,上千万!

        这还是没开张多久!

        “那可不。”许经业笑了笑,捂住自己胸口:“真的,有时候我都有点害怕。”

        钱来得太容易了,看着每日账上流动的这些数额,有时候人会有点恍惚感。

        好像那些,压根就不是钱,只是一个个数字。

        不然,怎么能那么多呢?

        “也是。”陆怀安想想,还是能理解的:“毕竟定州做生意的人可太多了。”

        不仅是国内的,现在开放了,外贸更多了。

        “你们这边才引进啊,我们那边都好些已经开工了。”许经业说着,颇不以为然:“矛盾总是有的,不过人家财大气粗,不会到我这边来。”

        正好,他接触过外资企业,陆怀安也就跟他仔细询问了一番。

        知己知彼,总好过两眼一抹黑。

        “对了,今天这骗子别的都是假的,倒有一点我觉得还行。”许经业眯了眯眼睛,跟陆怀安轻轻碰了下杯:“做家具。”

        家具?

        陆怀安皱起眉头,沉吟着:“可他全是假的。”

        什么渠道,什么门路,什么家具,压根都是个空的。

        啥都没得啊。

        “他没有。”许经业一挑眉,笑得意味深长:“我有啊。”

        想要啥啥没有啊,他刚好有船的,运过来多省事。

        陆怀安想了想,有些意动:“这玩意,能赚钱么?”

        瞧着他那计划倒确实是有点意思,可到底家具这些玩意他没接触过……

        “其实最好呢,是直接开个厂。”许经业踢了脚跟钱叔聊得正起劲的张正奇,抬了抬下巴:“让他给你找点二手的设备,你们这边反正木头到处都有,找几个熟手,做一套出来基本就能行了。”

        “……”

        不止陆怀安,龚皓钱叔都听得瞪大了眼睛。

        开厂哎!

        咋从他嘴里说出来,轻描淡写得跟说晚上吃啥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