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修仙三百年突然发现是武侠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章 百姓人心一念间

第六十五章 百姓人心一念间

        “前面怎么回事?”崔恒从马车里走了下来,看了看前面的鲁郡民众,问向身边的刘立陶。

        “这,这恐怕是孙磐石等人的手笔。”刘立陶气得浑身发抖,咬牙道,“大人,这些人已经无法无天了,这些百姓多半都是被他们蛊惑的!”

        “这怕是有几千名百姓了吧。真是好大的本事!”崔恒冷笑一声,对惠世道,“你过去问一下,到底怎么回事?”

        “是!大人!”惠世行礼领命。

        “那些人,恐怕是在看咱们的笑话啊。”崔恒的目光扫了一眼远处的鲁郡城墙,笑道,“刘郡丞,让随行兵卒准备放粮、放盐!”

        他接受鲁郡太守之位后,将刘立陶留在了身边做郡丞,这有助于他迅速了解鲁郡的各种事务,收集众生七情也更方便。

        “是!大人!”刘立陶连忙点头,赞叹道,“大人真是料事如神,早就料到会有这番阻碍了啊。”

        “去去去。”崔恒摆手笑道。

        这刘立陶官场习性不改,三句话不离马屁,好在做事还算诚恳,后边的兵卒很快就被调动了起来。

        崔恒来鲁郡城的随行人员不算少。

        除了惠世、许丰安、刘立陶、钱沧四人以外,还有十几个原本从大昌县逃难到巨河县的灾民充当兵卒。

        新官异地上任,尤其还是来鲁郡城这种已经挖好了坑的地方,肯定要提前做好准备。

        想要聚拢人心,想要获取百姓的爱戴,收集正面情绪,必须要在一开始就有能用来做事的自己人。

        数量起码要有十几个。

        这些曾经的大昌县灾民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他们对崔恒绝对的忠心,甚至认为自己的命都是崔恒的。

        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崔恒给鲁郡城带来了不少物资,需要人运输。

        诚然他也可以到了鲁郡城之后,再把那些物资用法术制作出来,可那样的话就属于竭泽而渔。

        只能一次性大规模收割一遍情绪,没什么后续了。

        在巨河县城一碗水淹没五万大军之后,他就没再收到多少众生七情了。

        这不符合可持续发展观。

        还是多安排一些人手,循序渐进会好一些。

        ……

        惠世刚来到鲁郡城门前,立刻就有十几个百姓围了上来。

        “官爷,您是郡守大人的人吧,求求您让郡守大人给我们条活路吧,粮食都买不起了啊!”

        “求求郡守大人别抬高粮价了啊,俺们这些小老百姓承受不起啊,求求官爷了,给条活路吧!”

        “还有盐家,我家已经三天没敢吃盐了,孩子的身体越来越虚,可怜他还在长身体啊!呜呜呜!!”

        这些百姓越说越激动,甚至有人开始往前挤,几乎要把惠世彻底围起来了。

        铮!

        惠世轻轻震了一下腰间钢刀,目光冰冷地环视四周,高声喝道:“诸位,太守大人是青天在世,爱民如子,且不要激动,大人他一定会帮你们解决问题的!”

        寻常百姓畏惧刀剑,一看这阵仗,都下意识地倒退了几步。

        “怎么解决,难道他还能把吃进去的银子吐出来吗?!”

        这时候,人群里忽然有人高喊,“我早就听说了,新郡守和粮商、盐商合谋抬高几倍价钱,自己拿一半的提成!”

        “谁在胡言乱语!”惠世厉声怒喝,想要出去查看,却被里三层外三层的百姓给围住,根本就动不了。

        “官爷!这是不是真的,太守大人在商贾那里拿提成?”

        “官爷啊!可怜可怜我们吧!再这样下去,我们都活不下去了啊!”

        “官爷,官爷……”

        无数百姓的声音在惠世的耳边嗡嗡直响,让他心里无比地烦躁,几乎要忍不住拔刀砍人。

        可这些百姓不是巨河县的黄家,不能随意杀戮。

        他便只能强行忍住。

        不过,惠世毕竟是凝气境的武者,用真气慢慢推开这些百姓,回到崔恒身边还是能够做到的。

        “大人,情况不容乐观。”惠世过去禀报,沉声道:“有人混在这些百姓中挑拨离间,说大人您和商贾合伙,与民争利。”

        “探查到是谁了吗?”崔恒询问道。

        “属下被百姓围着,没能查清。”惠世点着头有些惭愧。

        “无妨。”崔恒笑了笑道。“你再过去一趟,告诉这些百姓,来我这里买粮食和盐,可以用平时价钱的一半购买,每人限购二十斤粮食,一斤盐。

        “不过,每一个来领粮食和盐的百姓,都要说一哄抬粮价和盐价的商户,届时你组织人手,把这些都记录下来。”

        “是!大人!”惠世立刻领命返回。

        “大人,我刚才已经发现那个人了。”乔装作老书生的许丰安疑惑道,“为何不让我直接把他抓出来?”

        “你要是露面,可就没办法斩草除根了。”崔恒轻笑道,目光扫了一眼城墙上的门楼,“他们可都是认识你的。”

        ……

        此时,在鲁郡城墙上的门楼里。

        孙磐石和王金圣正对坐饮酒,目光戏谑地看着外面的景象。

        “王贤弟,你说这崔郡守会如何应对这汹汹民意?”

        孙磐石畅饮一杯美酒,大笑道,“这恐怕是有史以来第一个被百姓堵在城门口的新任郡守了吧!哈哈哈!”

        “孙兄,你没发现这新郡守带来的那二十多辆大车吗?”王金圣不答反问,望着外面,轻笑道,“里面恐怕有不少粮食。”

        “怎么可能,难道他还能把粮食从巨河县搬到这来救济百姓?”孙磐石摇头道,“而且巨河县穷困已久,哪有这么多的粮食可运?”

        “这位崔太守先前在巨河县的时候,可是开仓放粮救了数千灾民。”王金圣依旧看着外面,“我倒是觉得,这一关难不住他,我们应该准备接下来的对策了。”

        “贤弟多虑了……”孙磐石还是不怎么相信,但当他看到外面的变化时猛地站了起来,无比震惊地喊道,“怎么可能,他真带了这么多粮食?!”

        “不只是粮食,还有盐!”王金圣的眼睛微微迷了起来,忽然笑道,“哈哈哈,这样才有意思,要是太容易被压制,反倒是让本少爷觉得无趣了。”

        “呵,不过是收买人心之举罢了!”孙磐石依旧不服气,冷笑道,“经过这些天的宣传,新郡守和商贾合伙与民争利的形象已经不可更改!

        “就算他进城之后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去对那些商贾动手,在百姓的心里他的形象也不会好,只是认为他这是过河拆桥!”

        ……

        崔恒带来的粮食总共有二十车,盐有五车。

        这些粮食自然不够卖给这几千上万难民,所以是先到先得。

        然后,再承诺接下来还会有,都可以去郡守官署去购买。

        并且还会全力去压低粮食、盐等民生百业的价格。

        如此,百姓们自然都会散去。

        就算里面有托,在真真的粮食和盐面前,也不会起到什么作用。

        “商户的信息都记下来了吗?”崔恒询问惠世。

        “回禀大人,都记下来了。”惠世点头,一脸怒意地道,“共计十三家粮商,六家盐商,全都不约而同的把价格翻了七倍!”

        “好!”崔恒轻轻颔首。

        “大人,虽然您半价卖给了他们粮食,但依旧有百姓觉得这是收买人心之举。”惠世有些担忧地道,“还是觉得您和那些商贾是一伙的。”

        “无妨。”崔恒摆了摆手,没再说其他,直接返回了马车上,“进城!”

        ……

        在处理过城门事件之后,崔恒成功上任鲁郡太守之后。

        孙磐石等人就等着这个新任郡守出招。

        可三天过去了。

        郡守府一点消息都没有传出来。

        只知道崔恒在安排自己身边的人担任各种职务。

        似乎并没有要动手的迹象。

        而且,这三天里还不停地有粮食和盐通过洪河从巨河县运过来。

        依旧是半价卖给百姓!

        仿佛那边的粮食和盐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一样。

        这让孙磐石等人气的差点骂娘,他们连找百姓去郡守府闹事都找不到了。

        只能心里咒骂崔恒的粮食和盐赶紧用光。

        十几天之后,粮食和盐依旧是源源不断。

        没有丝毫要断绝的样子。

        鲁郡城里甚至已经开始流传起了称赞新郡守的歌谣。

        孙磐石等人还能忍耐,可他们旗下的各大粮商和盐商却撑不住了。

        连续半个多月一文钱进项都没有,是个商贾都会爆炸。

        于是,先是有商贾开始用两倍的价格从百姓手里收购粮食,再把售价改成原价的三倍出售。

        粮食和盐固然重要,但财帛也懂人心。

        难免有人禁不住诱惑把手里的部分粮食和盐卖掉。

        这就导致在不断半价粮食和盐存在的情况下,整体的粮价和盐价竟还是居高不下。

        百姓们很快开始自发的纠察那些把粮食和盐卖给商贾的人家。

        于是粮商和盐商很快又把收购价格提升到了三倍。

        偷偷把粮食和盐卖出去的人更多了。

        可售价也又提升到了五倍,已经快要接近原本的七倍了。

        这个时候,从巨河县那边运来的粮食和盐突然停了!

        郡守官署也发布了告示,实在是没有粮食和盐能运来了。

        粮价和盐价瞬间暴涨到了原本的十五倍!

        孙磐石等人弹冠相庆。

        众商贾大摆宴席庆祝。

        百姓们暴怒不已,却又毫无办法。

        整座鲁郡城几乎成了一座火药桶。

        一点就要爆炸。

        终于,又有大批量的百姓忍不住了,纷纷跑去了郡守衙门去告状,希望郡守大人能严惩这些不法商贾。

        这次没有人从中挑唆,所有人都是自发的,并且都只是去想太守求助。

        而不是去质问。

        在过去的这一个月里,新任郡守以一己之力和全城的粮商、盐商对抗的形象,已经在百姓的心中建立起来了。

        再没有人会相信崔恒与那些商贾是一伙的。

        郡守官署之内。

        崔恒拿着一份名单,向正在待命的惠世道:“十三家粮商,六家盐商,还有九家药堂,十二家碳商,七家……这些都查清楚了是吧。”

        “是的大人,都已查清。”惠世恭敬道。

        “百姓的态度如何?”崔恒又问道。

        “大人妙计,满城百姓现在都已诚心敬佩您了。”惠世对崔恒的做法佩服之至,这才叫真正的聚拢人心。

        要是刚进城的时候就去把这些商贾抄家,绝对不会有现在这样凝聚的人心,说不定还会被套上卸磨杀驴的污名。

        “好!”崔恒点头笑道,现在,第一个目的已经达到。

        于是,他当即将名单拍在桌案之上,沉声道,“惠世听令!以上商贾,全都抄家,择日公审!如有阻拦者,就地格杀!”

        猪养肥了。

        该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