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伏天氏在线阅读 - 第1245章 警惕(二更)

第1245章 警惕(二更)

        太阳城报之上,似有着一座通天大阵。

        苍穹之上的太阳之火这一次没有一分为九,而是全部洒落在叶伏天身躯之上,助他炼祖地之门。

        璀璨太阳神阵之下,烈焰焚天,周围诸人纷纷后退避开这股恐怖力量,不敢靠近。

        九大部族强者以及他们邀请而来的另外八人站在各大方位,目光尽皆凝视叶伏天以及那扇门。

        吴氏部族强者眼眸锋利,尤其是吴庸,他心脏跳动着。

        虽说吴庸曾两次邀请叶伏天,但事实上,他也没有想到这千叶城城主真的能够凭借炼化的火焰击败诸人,尤其是还有界王宫的武皇公主尹天娇以及东皇宫皇子段无极。

        但如今,既然已经成功,他自然希望叶伏天再进一步,开启真正的祖地之门,踏入祖地。

        这么多年来,但凡是踏入过祖地的部族,都会变得更为强盛,实力飞跃。

        他们,自然不愿错过这次机会。

        吴氏部族之所以依附于祝氏部族,便是因为双方的实力逐渐拉大,九大部族面对外地之时会是一条心,但内部之间却也相互竞争厉害,勾心斗角。

        九大部族,都有野心,想要一统各部族,成为九大部族之王。

        然而,除非入人皇之境,否则,很难做到让另外八大部族听命俯首。

        但即便不能一统九大部族,他们踏入祖地提升实力,以后也无需再看祝氏部族的脸色,不再需要听命对方。

        想到这,吴庸眼神锋利,希望叶伏天能够做到吧。

        段无极以及尹天娇目光也都看着叶伏天,他们都听闻过夸皇遗迹之名,传闻中,每一次夸皇以及开启,都会有人入遗迹试炼,实力提升是一部分,对于修行火焰之人,炼化火焰之道即便不能直接让境界蜕变,但对于火焰的感悟必然更深。

        但更重要的是,传闻中夸皇可能在遗迹中留下了什么,踏入这祖地之门的人,应该就有机会前往继承。

        当然,以前也是有极少数的人走进去过的,但即便如此,却依旧没有听说过谁拿走了夸皇所留下之物。

        因此,他们也来闯一闯。

        但没想到,他们连这一关都没有过,被叶伏天踢出局。

        如今,只能成为一名看客。

        两人心中想着,以叶伏天的天赋,开这扇门,是有机会的,毕竟他们认为自己本身便极为出众,叶伏天既然在火焰一道击败了他们,自然要承认对方的强大。

        此时,太阳城堡前有太阳神阵加持,太阳光助叶伏天炼火焰之道,叶伏天身上的气息疯狂攀升,强盛到极致,仿佛助他达到圣道之巅,炼化一切掠夺得到的火焰之道。

        不仅是阵法加持,之前那融入他身体中的身影,也化作璀璨道火,助力于他。

        这时的叶伏天,他的状态应该达到了极点,甚至可以和涅战斗了。

        当然,这依旧是外力,只是助他炼开那扇道门。

        太阳神火笼罩着那扇祖地之门,疯狂冲击着。

        然而,那扇门却岿然不动,稳稳的矗立在那,大道之火无法炼开。

        叶伏天疯狂炼化体内的道意,甚至,刚才那进入体内的身影,他感觉到那是涅级的,也同样融入火焰之中。

        此时他感觉自己便是这片大道之火的绝对中心,集天地之力,去炼那扇门。

        然而,却依旧无法炼开。

        时间一点点过去,叶伏天坐在阵中,沐浴太阳神火之中,没有停下片刻。

        也没有人催促,九大部族诸强者都在看着,都是圣境人物,有着非常强的耐心,都到了这一步,自然不会急。

        那些战败的强者也不曾离开,都在这里看着。

        转眼间,竟过去了数日时间。

        然而,一切如旧,叶伏天身上的大道之火更强了,但那扇门却还是没有任何的变化,仿佛是永恒之门,永远无法开启。

        叶伏天眼眸紧闭,却在思考究竟是何处出了问题?

        他汲取阵法中的大道之火,若是能够炼开的话,必然已经做到了。

        但即便那扇门没有开,必然是哪里出现了问题了。

        “夸皇道火。”叶伏天想到这,一缕缕道火进入他身体所化的大道熔炉之中,意念感知其中道意。

        脑海中,一尊火焰战神身影矗立于天地间,吞噬天地之火。

        叶伏天意念一动,借助阵法之力,开启炼夸皇道火。

        时间继续流逝着,到了圣境层次,一次修行可能便是很久。

        不知不觉中,叶伏天竟炼了数十日时间。

        纵然是那些在这里等待的人,也有人生出离开的想法,但他们还是忍住,便直接盘膝而坐,在这里修行。

        九大部族的强者则是早已习惯,显然,他们更清楚祖地之门的真实,想要炼开,绝非那么容易。

        即便是九大祖地,如今也无人能够开启祖地之门,否则,他们还会坚持自己来开祖地,而非借助外人之力,可想而知其难度有多大。

        叶伏天对道意的感知越来越强,甚至,已经炼化了不少,在他的感知中,仿佛自己要化身火焰战神,大道熔炉之上,有一道虚幻之影凝聚而成,渐渐变得高大。

        这身影仿佛就是叶伏天,但却是虚幻的,由大道之火凝聚而成。

        身躯越来越大,吞噬天地之火,苍穹之上,太阳光更为强烈,和之前相比似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仿佛太阳中的火焰,要顺着天地桥梁流淌到那火焰战神身上。

        火焰焚天,伴随着时间流逝,那道凝聚而生的身影之上,火焰之光直达苍穹,融入这片遗迹天地。

        一股无比强大的意念朝着天地而去,渐渐的,叶伏天他在感知整片遗迹。

        又过了一段时间,在他的感知中,一切都像是变了,他仿佛看到了一尊无边巨大的身体。

        就像是他刚入遗迹之时那样,不过却变得更加的清晰。

        苍穹之上,有着一张巨大的面孔,那璀璨的太阳,似乎是眼睛。

        一缕缕红霞,是长发。

        而这浩瀚遗迹,则是躯体,那岩浆之火,似血液。

        仿佛,这片遗迹,融入了一尊神明,或者说,这片以及本身,便是一尊神明。

        “是夸皇吗?”

        叶伏天心中暗道,天地似变了颜色,整片遗迹都被烙印得通红,太阳神阵的威力开启到极致,那尊凝聚而生的火焰战神身影似要将太阳之火全部吞噬,天地无尽之火,尽皆化作养料。

        一道道神圣之火继续射落在那扇门上,终于,轰隆隆的巨响声传出,那扇门渐渐变了,像是在熔化般。

        整扇门,渐渐变得呈现透明色泽。

        “开了。”

        吴氏强者眼瞳之中尽皆绽放璀璨神采。

        叶伏天,他做到了,开启了祖地之门。

        吴庸双手紧握,纵然身为无暇之圣,此刻依旧显得格外的激动。

        没想到这次误打误撞,竟然真的邀请了一个开启祖地之门的存在。

        他抬头看了一眼烙红的天,只感觉心潮澎湃。

        他吴氏,终于也将有机会入祖地了。

        “叶城主,祖地之门开启,请让我吴氏之人入内,随后你入其中,不要让其他人踏入其中。”吴庸对着叶伏天传讯道。

        “好。”叶伏天回了一声,吴庸目光环视其他人,只见他身旁有一位气息极为可怕的存在,乃是吴氏部族的族长,看向其它部族开口道:“此次,我吴氏部族入祖地。”

        说罢,他们一行人往前迈步而行。

        其它八大部族之人没有动,这是他们九大部族多年以前的约定,一直延续下来。‘

        而且,如今祖地之门实则是叶伏天掌控的,在阵道之下,此时的叶伏天可以说已经强横到了极点,涅怕是都能杀。

        他是吴氏所邀请而来,因而,吴氏获得入祖地资格。

        “开。”叶伏天眼瞳睁开,双眸之中有可怕神光闪耀,那熔炼的祖地之门中间出现了一个火焰之洞,吴氏强者迈步而行,直接踏入里面。

        等到他们走进去之后,叶伏天身形一闪,化作一道火焰之光直接冲入里面。

        下一刻,太阳城堡之上,阵道消失,一切恢复如常,那祖地之门再度凝实,关闭。

        天地变幻,一切归于平静,祝氏部族强者神色极为冷漠,那魁梧身影怒斥一声:“混账。”

        吴氏,竟阳奉阴违。

        若是吴氏听从他们的命令,开启祖地之门的人,将可能会是尹天娇。

        “我们是走还在这等等?”段无极看向诸人说道,他声音平静,无喜无悲,仿佛一切如常。

        “我们会继续留在此地,诸位要走可以先行离开。”重氏强者开口说道。

        “我们在这里修行一段时日没问题吧?”尹天娇问道。

        “可以。”祝氏强者点头,段无极看了尹天娇一眼,随后笑了笑,便也没有离开的意思,继续留下来。

        祖地之门开启之后,也不知里面会发生什么。

        叶伏天他们进去之后,目光望向前方,远处有一座阶梯,通往苍穹之上,那阶梯的尽头,像是便是太阳所在之地,太阳城堡的至高处。

        吴氏强者站在前面等待着叶伏天,吴氏家族的族长见叶伏天进来,目光一直看向他,脑海中一瞬间闪过诸多念头。

        此时,叶伏天已经没有了大阵加持,但他身上,却依旧流动着一股奇特气息。

        他刚才,得到了什么?

        开启祖地之门后,是否只有他,才将有机会继承夸皇所留?

        叶伏天察觉到对方的眼神,朝着对方看了一眼,对方神色虽然很平淡,但他却敏锐的感觉到了一缕锐意。

        这一幕让他内心微动,生出一缕警惕之意。

        这吴氏的族长他一直不曾接触过,莫非,是动了其它念头?

        过河拆桥这样的事情,也并不是什么新鲜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