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伏天氏在线阅读 - 第1145章 一夫当关(二更)

第1145章 一夫当关(二更)

        叶伏天内心微颤,望向颜渊,心中不知是何滋味。

        刚才那一刻,他甚至在想,颜渊是否是来拿他的。

        然而,颜渊说,老师让他来为他送行。

        很显然,可能他走后,离爻入国师府想起了什么,才有此刻的一幕。

        国师,也猜到了。

        “谢师兄。”叶伏天点头没有拒绝。

        此刻,他是剑七,不是叶伏天。

        一旁离爻的脸色则是变了,国师让颜渊前来送行,这是何用意?

        莫非,国师也看出了什么,但却依旧执意要送对方离开。

        此时此刻,他几乎已经有把握能够确定,剑七和叶伏天,便是同一人了。

        “走吧。”颜渊走到叶伏天身边,两人站在空间传送大阵上,道“启动阵法。”

        此时的离阳和离莜完全看不懂发生了什么,怎么感觉气氛这么怪异?

        剑七要去试炼,似乎离爻不允,而国师府首席弟子颜渊,却来送行。

        璀璨的光辉闪耀,可怕的空间道意释放而出。

        “我也送送剑七。”离爻脸色难看,他一步踏出,便带人同时步入阵法之中。

        此时此刻,根本没有时间再犹豫。

        在踏入阵法的那一刻离爻对着身后一人传音,那人独自留下没有离开,而是朝着另一处方向折返。

        “我也去。”不明情况的离莜踏入阵法,她想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

        一道璀璨的光辉扶摇而上,强光射出,一行人的身影直接从原地消失,再次出现之时,已经是大离皇朝下界,离王宫中。

        离爻和叶伏天他们都站在一块,中间隔着一小段距离,此时的他们仿佛都各有心思,没有看对方。

        离王宫中不少人朝着这边而来,一道道意念降临,随后便有声音传来这边,道“殿下和大先生怎么都有空来下界?”

        话音落下,便见一座宫殿中有一道威严身影踏步而出,来到诸人面前,赫然乃是离王。

        他身边之人尽皆躬身道“见过殿下、大先生。”

        离王随后也看到了叶伏天,笑道“剑七。”

        昔日剑七,正是从下界成名,随同律川以及剑山之人入上界,如今已经名动大离皇城,成为国师亲传弟子,看到他有这样的成就,离王自然高兴。

        不过离王说完之后却发现气氛似乎有些不对劲,其他人竟然尽皆沉默。

        “大师兄已送剑七下界,还要继续相送吗?”此时,离爻开口说道,从颜渊和剑七的态度来看,应该都知道了。

        “再带师弟一程,殿下请回吧。”颜渊开口说道,带着叶伏天便踏步往前而行。

        “若我想要留他呢?”离爻开口道,顿时他身周的身影同时往前而行,欲将颜渊的去路截下。

        “殿下。”离王和离莜彻底愣住了,这究竟发生了什么?

        离爻和剑七关系不是很不错吗?

        而且,离爻也是国师名义上的弟子,对颜渊本该非常尊重才对,这怎么感觉要对立了?

        “师命在先,恕难从命了。”颜渊道,说罢颜渊一幅衣袖,脚步横跨虚空。

        “拦下。”离爻开口说道,其他人顿时纷纷朝前呼啸而行。

        “王叔助我一臂之力,将大先生和剑七截下。”离爻对离王开口道。

        离王不解,有些迟疑。

        动国师弟子?

        纵然是皇子的命令,也一样让他犹豫。

        “王叔,剑七是夏皇界奸细,必须截下。”离爻开口说道,自剑七入离皇界以来,他是如何对待剑七的?

        坦诚结交,送功法迦叶之剑,处处照顾。

        如今,却发现竟是他一直想要杀的仇敌叶伏天,可想而知此刻离爻是怎样的心情。

        仿佛,被玩弄于鼓掌之中。

        国师乃是大离皇朝栋梁,如今,竟也助他不成?

        “好。”离王听到离爻的话心头一惊,剑七,竟是离皇界奸细?

        剑七可是从他这里上界的。

        浩荡气息释放,离王也率人往前而去,速度极快。

        “大先生留步。”离王声音于虚空震颤,然而颜渊迈步之时速度奇快无比,周围之人无法跟上他的速度。

        “得罪了。”见到这一幕离王手掌朝着虚空一抓,顿时一股道威笼罩天地,苍穹之上仿佛出现一尊神圣的巨龙,伸出可怕的利爪朝着颜渊和叶伏天的身形扣杀而下。

        颜渊左手挥动,顿时以他的身体为中心,周围天地间悬浮无数大道之剑,环绕于苍穹。

        “去。”颜渊挥袖,剑出,斩苍龙。

        下空之地,许多人抬头看向高空之上,神色震撼。

        那是离王?

        离王亲自出手,在和谁战斗?

        “我要走,离王拦不住,留步吧。”颜渊开口说道,他身上陡然间爆发一道璀璨光辉,天地共鸣,速度陡然间还在暴增变快,将诸人甩来。

        后面的离爻远远的看到这一幕脸色极为难看,颜渊被大离皇城无数人认为是涅??圣境之下第一人,绝非是浪得虚名。

        圣道第四境的涅??之圣不出,谁能拦下他?

        “追。”离爻大喝一声,离王等诸多强者继续追击,意念锁定颜渊。

        与此同时,夏皇城中,摄政王府。

        多年如一日的摄政王听到来人的回禀之后睁开了眼眸,一道璀璨的光芒从双瞳中绽放。

        国师境界超然,乃是真正的贤明之圣,这是他的优点,也是他的缺点。

        这样的错,也去犯下吗?

        若是他站在国师的立场上,会毫不犹豫的将剑七拿下。

        摄政王起身,这一刻,宛若一头沉睡的怒龙苏醒了,一股滔天威压席卷王府,朝着远处弥漫,下一刻,他身体冲天而起,一瞬间从摄政王府消失,宛若怒龙冲九霄。

        摄政王府之中,无数人抬头看天,离?等许多人都内心振奋。

        摄政王,终于出山了。

        这道气息强横至极,即便是极为遥远之地的人都能够感受到,国师府中,大离国师何等修为,自然感知到了。

        国师抬头望向虚空之上,对着身旁的菲雪道“我去送送他。”

        话音落下,他同样迈步而出,一瞬消失。

        …………

        下界,叶伏天被颜渊带着一路往前而行,横穿虚空,快到极致。

        此时叶伏天心中有些不是滋味,他本已经放弃,却没想到在离开前离爻猜测出他的身份。

        如若国师府不出手便也罢了,但如今颜渊亲自到来护送他离开,和离爻爆发冲突。

        这么一来,岂不是依旧累及国师府?

        他不解,为何离爻能够猜到。

        在国师府和离爻擦肩而过之时,离爻分明都还没有察觉。

        难道,是因为他要出行试炼,使得离爻猜测出来?

        他知道,夏皇界发生的事,离爻可能知道他叶伏天在离皇界,但又怎么会知道是他?

        除非,离爻知道他要回去。

        但夏青鸢既派人接应,必然都是亲信人物,也不会弄出太大动静引人注意。

        那么,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他望向身旁的颜渊,道“老师知道我是谁了?”

        颜渊看了他一眼,道“你是剑七,老师亲传弟子。”

        叶伏天目光一滞,随后露出豁然之色,点头道“我明白了。”

        他是剑七,在大离皇朝,只是剑七,大离国师亲传弟子,仅此而已。

        所以,大离国师派大弟子颜渊护送他离开。

        两人一路疾驰而行,后面的人越来越远,但气息依旧锁定着他们,不肯放弃。

        苍穹之上,有一股沉闷的气息降临而至。

        此时,地面之上,无数人抬头看天,只听到一道道低沉的吼声。

        “那是什么?”

        “神迹。”

        无数人心头狂颤不止,呆呆的望向苍穹之上,在天穹之上,有千万金色神龙将天都遮挡住了,一路往前而行。

        这一幕,震撼人心。

        颜渊感知到了这股威压,抬头看了一眼,便见无数神圣的金色巨龙出现在那,他身上气息攀升到极点,准备出手。

        “颜渊,继续前行。”一道声音传来,颜渊便看到一道身影矗立于苍穹之上,顿时无数巨龙同时止步,发出怒吼之声。

        那前方出现的身影安静的站在高空之上,仿佛他在那,便无人能够跨过去。

        颜渊看到这一幕没有说什么,继续往前而行。

        “老师。”叶伏天喃喃低语,下一刻,他看到大离国师身体周围,出现了一幅无边璀璨的图案,宛若一座神圣的阵图,蕴藏阴阳五行,乾坤大道,天地间的灵气在这一瞬间像是被抽空了般,那璀璨无边的阵图竖直的出现在苍穹之上,化作一道天堑,挡住了所有人的路。

        “国师,你弟子乃是夏皇界奸细,你也要拦我拿他?”摄政王朗声开口,响彻天地,无数人都能够听得清清楚楚,仿佛刻意如此。

        “剑七乃我弟子,他做了什么让摄政王亲自出面?”国师回应道。

        “没做什么,但他乃夏皇界之人,国师也要袒护?”摄政王道。

        “我收弟子,不问身世,不问来历,我只知他是我弟子剑七,既是我弟子,且不曾做错过什么,便不允许任何人动他,王爷也一样。”大离国师强势开口,身后离王等人陆续到来,尽皆被阻挡于此,无法前行。

        此刻,站在他们面前之人,乃是离皇座下第一人,大离国师,谁敢往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