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伏天氏在线阅读 - 第1143章 放弃,离别

第1143章 放弃,离别

        菲雪离开之后,叶伏天站在那望向苍穹。

        昔日道宫一战,仿佛历历在目,解语的死,是他心中的痛。

        十六岁两人牵手,多年风雨,却于圣战陨落,一切只因为离爻。

        纵然在离皇界离爻和他交好,但这是因为他是剑七,对离爻有用,而不是当年那在九州之地,离爻视之为蝼蚁的道宫宫主,随意可杀。

        所以他冒险来到了离皇界,然而叶伏天却发现他自己做的似乎并不那么完美,他来到了神秘而强大的大离国师身边,看到传闻中的大离国师同样是一个平凡而又不平凡的人。

        他的心,有些动摇了。

        尤其是在他修行参同契后,发现这功法,有可能是圣级之上的功法。

        然而,国师在他帮助菲雪之前,便将参同契传授于他。

        而且,从菲雪以及律川对他若有若无的暗示之中,他其实明白,对于他剑七的身份可能存在问题,国师府中的人他们都是心中有数的。

        但即便如此,他依旧传授了一部超越圣级的功法。

        这是怎样的一种境界?

        换做是他站在国师的立场上,绝对不可能做到。

        只因为他求道的理念吗?

        他不由得心想,如若他真的以国师弟子身份杀死了离爻会怎样,大离国师在大离皇朝地位超然,也许离皇不一定会动国师,但必然产生隔阂,而且在今日的朝会上他也看到,天忉王为人极为强势,步步紧逼,甚至想要让国师入军中。

        摄政王的隐忍,同样让他感到可怕,王孙被杀死,颜渊当着他的面在王府带他走,摄政王没有出面,直接让放人,颜渊也说摄政王不简单。

        隐忍的背后,自然是处心积虑。

        而且,大离国师是反对界战的,甚至,许多人猜测他能够改造圣人,但他没有这么做,天忉王显然有这种想法。

        那么,离皇有没有?

        天忉王,是离皇的亲兄长。

        今日朝会之上,离皇若是对天忉王所言没有任何想法,为何还要召集国师以及天忉王他们议事?

        大离皇朝,看似君圣臣贤,大离国师地位如日中天,但站在大离巅峰的位置上,也许外人看到的只是表象而已。

        大离国师,地位真的稳固如山吗?

        如若没有意外,或许如此吧。

        叶伏天内心似在天人交战,有些挣扎。

        如若大离国师不是他所看到的这样,也许,他不会有任何的犹豫,甚至如若在以前,能够挑拨大离国师和离皇之间的关系,他求之不得。

        但仅仅是这一段时间,便改变了他的心境。

        国师让菲雪转告,若想要做什么,不必犹豫,问心无愧便好。

        老师杜先生也曾教过他,为人俯仰天地,无愧于心。

        杀离爻,是他所求,但若成,能无愧于心否?

        大丈夫行事,行自己私仇,便能累及他人吗。

        若是不知,便不会考虑。

        但如今,他是明知后果。

        “俯仰天地,无愧于心。”叶伏天喃喃低语,随后长吐出一口浊气,这一刻,似心境清明。

        此瞬间,他竟有种豁然之感,心胸豁达,通达天地,对于天地间的一切,似乎感知更清晰了。

        这是一种极为玄妙的感觉,说不清,道不明。

        “我似乎,触摸到了圣道。”叶伏天心中暗道,天地间的一切,都是如此清晰。

        这一刻,他距离圣道之境,仿佛越来越近了。

        叶伏天盘膝而坐,闭上眼眸,顿时意念和远在夏皇界皇宫中的黑风雕相连。

        夏皇界,公主府,黑风雕此时格外的凄惨,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当他再次来到夏青鸢身前之时,夏青鸢冷淡的扫了他一眼,道:“小青。”

        “是我。”叶伏天的声音传出,夏青鸢一愣,不过脸色并没有因此而改变多少,冷淡的道:“听说你在离皇界要当上驸马了?”

        如今她都在想,这叶伏天以后是夏皇界的人,还是离皇界的人?

        只要当时在朝会上他点点头,立即能够成为大离国师兼离皇女婿,一瞬间地位堪比大离皇子,将是何等显赫。

        而如今,叶伏天在夏皇界,明面上似乎还只是一个公主近侍的身份吧?

        两者相互对比之下……

        “公主这是生哪里的气?”叶伏天淡淡回应道。

        “你何时见我生气?”夏青鸢眼神淡漠,面无表情,自是不会承认的。

        “将小雕暴打成这样,还不是?”叶伏天有些无语,这简直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了。

        “你这妖兽出言不逊,我不能管教吗?”夏青鸢回应道。

        “……”

        叶伏天心想跟女人果然是没有道理可讲,纵然是夏皇界高高在上的公主也一样。

        “我准备回来了。”叶伏天开口道。

        夏青鸢听到叶伏天的话一愣,随后目光凝视黑风雕,道:“何时?”

        “找到合适的机会,我便说外出历练,返回夏皇界。”叶伏天开口说道,就当剑七,从此消失了吧,无人知晓其身份。

        至于解语的仇,只能等以后了。

        “好。”夏青鸢悬着的心似乎也放下了,纵然叶伏天变幻了身份,但终究是在大离皇城,身边都是大离顶尖的人物,甚至连离皇都见过了。

        她总感觉不是那么安稳。

        更何况,上次刺杀一事,也不知是否是有心之人对叶伏天的一次试探,若是如此,有可能消息会传到离皇界。

        虽然叶伏天在大离皇朝的身份是剑七,即便传过去对方也不会往那样一层想。

        但终究,还是有风险。

        如今叶伏天既然愿意回来,她自然是支持的。

        “需要派人接应吗?”夏青鸢又问道。

        “不用,那样反而会有动静,我会以试炼的借口离开,再变换身份回来。”叶伏天回应一声,夏青鸢点头:“小心。”

        “多谢公主关心。”叶伏天道。

        夏青鸢一愣,冷淡道:“只是不想看到你死在大离。”

        叶伏天没有多说什么,夏青鸢继续道:“你从上界还是从下界回?”

        “下界。”叶伏天开口道,更安全些。

        “好,你在下界至圣道宫也有控制妖兽吧,我命人前往下界道宫,带你控制的妖兽一同前往离皇界边界之地,若有意外,也能应对。”夏青鸢继续道,黑风雕依旧留在皇宫,这样一来,能够随时掌控各方动向,以叶伏天为中心进行沟通传讯。

        “公主无需如此。”叶伏天道。

        “就这么定了,你出发之后,随时传讯。”夏青鸢冷冰冰的说道。

        叶伏天看着夏青鸢露出古怪的神色。

        “好。”他没有多说什么,随后意念从黑风雕脑海中退去。

        …………

        大离皇朝,叶伏天又修行了一段时日,他自然不会在离皇刚赐婚的这一天便走,而且还是开年之日,因而等了一段时间,不过都一直在安心修行参同契,时而也会向国师求教,国师每次都会耐心讲解。

        随着修行,叶伏天感觉自己距离圣境也越来越近了,很可能将会在今年破境入圣,这种感觉很玄妙,无法言明。

        这一天,叶伏天来到了国师居住的院落中。

        “老师。”见国师坐在那,叶伏天喊了一声。

        国师看向他,问道:“修行上又有疑惑?”

        “不是。”叶伏天摇头道:“老师,我自我感觉修行已至圣道边缘,想要出去游历八方,破境入圣道。”

        “好,需要人陪同吗?”国师问道。

        “不必,此次是为悟道,一人一剑行走天下,不入圣境不归。”叶伏天都国师道,但他自己知道这是谎言。

        从此以后,大离无剑七。

        看着国师,叶伏天竟略有些不舍,情绪很复杂。

        若不是本身站在对立面,他也许会在国师门下修行很久吧,这是一位值得尊敬的长者。

        “你去哪里?”此时,菲雪走了过来,面向叶伏天所在的方向开口问道。

        叶伏天在撒谎。

        “随处走走,也许是上,也许是下界,行走天下。”叶伏天看向菲雪道,纵然知道瞒不过,他依旧还是如此说。

        他打算先去离王宫,以离莜和他的关系,自然会启动阵道让他下界。

        菲雪听到叶伏天的话沉默了,她感觉到了,叶伏天这一走,怕是很可能不会再回。

        她知道叶伏天有秘密,但为何要一去不回?

        究竟是什么秘密让他如此?

        大离皇朝,皇宫之外何处能比国师府?

        “一定要去吗?”沉默片刻,菲雪才开口道。

        “嗯。”叶伏天认真的点头。

        菲雪又是沉默,随后一笑,道:“剑七,祝你早日踏足圣道。”

        说着,她走上前,来到叶伏天身边,微微张开手。

        这一别,或许便难再相见。

        叶伏天明白她的意思,微笑着张开手臂和她拥抱了下,笑着道:“这样便不算欺君了吧?”

        菲雪心中叹息,着家伙竟还开玩笑。

        这一抱,自然无关情感,只为离别。

        国师看向两人,似乎也明白了什么,他没有问,只是笑道:“大道无界,何处不修行,早日入圣。”

        “大道无界,何处不修行。”叶伏天看向国师,道:“老师,保重!”

        说罢,他对着国师躬身一拜,转身离开,道:“替我向师兄们告辞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