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诸天投影在线阅读 - 第1551章 武道源流,完美之界

第1551章 武道源流,完美之界

        砰~

        那守卫囚牢的守卫看了一眼方云掌中的令牌,神色恭敬的后退,摆手打开了囚牢的大门。

        方云收起令牌,不急不缓的向着囚牢走去。

        “这位大人,囚牢之中皆是些穷凶极恶之辈,虽然他们的修为都已被囚牢所镇压,但也千万不要被他们所蛊惑了.......”

        眼看方云迈入囚牢门户,一个身着黑甲的守卫低声提醒了一声。

        方云脚步一顿,微微点了点头,走入囚牢之中。

        昏暗,阴森,一望无际的低矮山丘,恶臭的血腥之气,诡异的嚎叫之音。

        方云踏入囚牢,只觉一股腐朽衰败的气息扑面而来,让人为之作呕。

        隐隐间,好似能够感受到一股无比深沉的恶意扑面而来。

        四方侯封侯数十万年,这一座囚牢之中不知关押了多少囚犯,更不知有多少死在这个囚牢之中。

        数十万年之中积攒下来的恶意,任何久居其中的人,都会癫狂,疯。

        是以,囚牢之外戒备森严,囚牢之中,却并没有人驻守。

        当然,这囚牢内里也不用驻守,这数十万年来,所有越狱的囚犯,就没有一个是自己突破的囚牢。

        “嘎嘎嘎!又有新人来了?”

        “新人啊,欢迎来到地狱!”

        “地狱?不不不,地狱与这里比起来,都是最为美好的乐土了!”

        一声声好似夜枭一般的怪笑声中,一道道满是腐朽的身影自那一个个宛如坟丘一般的低矮小山丘之中爬了起来。

        注视着与囚牢格格不入的方云。

        “一群行尸走肉,卑贱恶毒的东西。”

        方云一甩袖袍,神色冰冷,眸光之中尽是厌恶。

        这世间,好坏本就是个极为模糊的分界线,好人未必没有邪念,恶人也或许心存善念。

        但这世间论迹不论心,能够被关押进这囚牢之中的,无一不是将自身邪恶之念付之于行动之辈。

        “卑贱恶毒?这似乎不是新人,而是四方侯的鹰犬啊?”

        那一道道好似恶鬼般腐朽的身影顿时有些惊讶,随即冷笑连连,似是现了方云的不同寻常。

        呼呼阴风吹拂之中,一道枯瘦如柴,面目狰狞的老者缓缓爬出坟丘,好似恶鬼一般飘荡过来:

        “老身好久没有打过牙祭了,今日,便取你一条手臂开开荤!”

        “鬼脸老妪,就凭你,也想分一条手臂?依我看,你只能分一截手指!”

        “我只要他的一对招子!”

        “你们太粗鲁了,老子觉得,可以留下他,给各位开开荤,这细皮嫩肉的,怪让人疼的!”

        那老妪刚刚声,一座座坟丘之中便漂浮起一道道奇形怪状的身影。

        或高或矮,或男或女,或老或少,唯一相同的,就是皆是骨瘦如柴,面目可憎。

        “都是一些该死之辈!”

        方云面色冷的吓人,话音低沉无比:

        “我至今都想不明白,大祭司为何会留下你们的命,让你们有重新来过的机会!”

        曾经的人族三大王朝,如今统一的神荒帝国,所有的城池,无论是小城,大城,巨城,侯城,还是王城都是祖庙之中铸就的。

        自然,留在一座座城池之中的囚牢,也是那位传说之中的大祭司,给予他所有“孩子”一次重来的机会。

        可惜,数十上百万年来,能够在这如同地狱魔渊一般的囚牢之中得到救赎的,只有寥寥几人而已。

        更多的,还是这些面目可憎,阴险狠毒之辈。

        呼~

        方云缓缓的闭上了眼,唤动了体内隐藏极深的混沌钟:

        “便让我,来清洗你们的罪孽吧!”

        “装神弄鬼,真以为,没有了修为,我等便弱不禁风吗?”

        看着方云缓缓闭上眼,一道道如鬼如魅的身影全都一动,自四面八方跳起,铺天盖地一般的向着方云扑了过去!

        嗡!

        下一瞬,一道低沉悠扬的钟声缓缓荡漾开来。

        与其一同铺彻的,还有一片至尊至贵的混沌玄黄之色!

        “啊!这是什么鬼东西?”

        “哈哈,好痛,好痛啊!杀了你,杀了你!”

        “我不要死,我不能死,该死的畜生!”

        “不,不,放过我,放过我!你怎么能杀我们,大祭司说过,不允许外界之人杀戮我们!”

        .......

        一道道或是怨毒,或是哀求,或是凄厉的惨叫声充斥了整个囚牢。

        更远处,一座座山丘,闻声,也缓缓动了起来,一只只狰狞惨白的面孔爬出坟丘,宛如恶鬼一般出哀嚎之声。

        砰!

        砰!砰!

        方云双臂张开,衣衫无风而动,面容之上泛起一抹不正常的嫣红。

        这一刻,他的身躯之中,似有两颗心脏在同时跳动着。

        无穷无尽的暖流,便在这一声声的跳动之中向着他的四肢百骸,一切细微之地传输而去。

        “啊!如此美妙......”

        方云忍不住轻叹一声,他能够感觉到,他每一寸肌肤,每一丝肌肉,每一寸骨骼,每一滴鲜血,都在生着奇异而不可无视的蜕变!

        他能够感觉到,他曾经马马虎虎的筑基五关,变得无比完美,立命血气也远远过曾经!

        前后几个刹那,他便已然突破了凝神,勾勒出了属于自己的穹天画卷!

        那是一方苍茫无垠的大地,有日月星辰,有山川河岳......

        轰隆!

        似是刹那,又似是永久。

        穹天画卷之中,下起了一场瓢泼大雨,那是无数无比纯粹的生命源力,比起顶尖元气液还要珍贵的东西!

        他称之为,帝流浆!

        那无数帝流浆滚滚落下之机,那刚刚勾勒出不过几个刹那的穹天画卷竟然生了由平面向立体的演变。

        而随着那荒凉大地之上,响起一声似龙似虎的咆哮之后。

        那虚幻的穹天画卷,好似成为了一个虚幻的世界。

        幻界成就!

        “只要抛去一切伪善,修炼原来如此之容易.......”

        方云幽幽一叹间,缓缓睁开眼,不由感叹自己前世身怀此异宝而不会用。

        只见,漫天的灰烬飘荡在囚牢之中,灰白如雪,凄美而冷酷。

        “邪魔!”

        “你是邪魔!”

        “啊!”

        远远看到这一幕的无数囚犯惊恐万状,哀嚎着逃跑。

        前后几个呼吸而已,成千上万的囚犯,还包括囚牢之中几个“大人物”便在那玄黄光芒之下化成了齑粉随风飘荡,这简直是神魔才有的手段!

        “邪魔?不!”

        方云一整衣冠,笑容收敛,正色道:

        “我将会是拯救人族的救世主,比肩,不,越大祭司的人族真正圣人!”

        呼!

        话音飘荡间,方云一步踏出,便是万里,手掌一压一抹,便是大片的灰烬飘荡。

        这囚牢之中自然是有穹天,幻界,乃至于显圣级数的邪魔。

        但是,在修为被囚牢压制的情况之下,他杀之如屠狗一般容易。

        前后不过片刻时间,便已然杀的数十万里囚牢无人烟!

        ........

        “嗯?!大胆,何人敢屠戮囚牢!”

        四方侯府之中,四方侯突然变色,感受到了什么。

        呼!

        一念起,四方侯便消失在侯府之中,来到了囚牢之前。

        “参见侯爷!”

        囚牢之外,诸多守卫单膝跪下,以刀杵地。

        “今日可有人进入囚牢?”

        四方侯面色威严,冷声问道。

        “回侯爷.......”

        那之前曾提醒过方云需要小心的黑甲守卫恭声回答:

        “是小公子,持侯爷令牌,进入囚牢。”

        “云儿?”

        四方侯面色一变,正要说什么,囚牢的大门已然洞开。

        方云面带惊慌之色,踉踉跄跄的跑出来,见到四方侯,顿时张口结舌:

        “父亲......那囚牢之中动乱,孩儿,孩儿一是惊恐,不小心激了您赐予的令牌.......”

        激了侯爷的令牌?

        那几个单膝跪地的守卫眼皮一跳,四方侯乃是成名数十万年的神魔巨擘,他赐给小儿子的令牌,一旦激,那囚牢之中怕是没有一个活口了。

        “混账东西!”

        闻言,四方侯脸色顿时一沉,反手一巴掌将方云拍倒在地:

        “若非在那囚牢之中,侯城之中百多亿生灵都要死在你手中!”

        他留在那令牌之中的虽然只是随手一击,但若是激出来,也足以镇杀任何神魔五重天一下的存在了。

        若非在那囚牢之中,亿万里大地都要被崩碎成灰烬。

        噗!

        方云脸色一白,强自震破肺腑,吐出一大口血来。

        却还是勉强撑着身子,跪倒在地,瑟瑟抖:“父亲说的是,孩儿知错了。”

        四方侯面上还是阴沉如水,眸光深处却陡然一缩。

        “回去在与你算账!”

        他深深的看了一眼跪伏在地的儿子一眼,拂袖走入囚牢之中。

        “父亲他......”

        方云看着地面,眸光之中闪过一丝复杂。

        这一掌自然没有伤到他,因为此时的他,已然是神魔五重天的修为!

        一步而已,便跨越了寻常人千年万年的修持,几乎已经达到了可以封侯的地步!

        记忆中的“前世”,同样身怀混沌钟,他却还是用了万年才走到如今这一步。

        与前世比起来,他所放弃的,不过是一些微不足道的怜悯而已。

        即便早知晓可能被父亲现,他也要行险一搏。

        十万年看似遥远,实则对很多存在来说,也只是弹指一挥间而已。

        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

        无垠混沌之中,无光无色,静谧无声,唯有潮起潮落,一方方大千世界随波逐流是真正的永恒不变。

        呼呼~~~

        道道气流飘忽之间,一道人影穿梭于混沌之中。

        那人面容清俊好似少年,着白衣,背长剑,神色淡然中带着一丝惊喜。

        因为,行走混沌不知多久,此时的他,终于看到了人影。

        “诸位道友.......”

        白衣少年远远打了个稽,开声,声音震动混沌,远远飘荡开来。

        混沌极远处,几尊围在一方大宇宙之外,正自掐动法诀不知在做什么的大罗身躯一震。

        但却好似没有听到一般,加快了动作。

        “诸位道友?”

        白衣少年摸摸下巴,还是向着那几人走去。

        他当然知晓混沌危险,大罗本身就是一种巨大的危险,无论所见的大罗是否心怀恶意,都是一个巨大的危险源头。

        但他却不怎么在意。

        “这位道友还是止步吧!这方频临破灭的大宇宙,是我等所现,道友若想分一杯羹,那却是痴心妄想了!”

        随着白衣少年走进,那几尊大罗终于也还是按耐不住了。

        一尊外显似老人相的大罗起身,满是戒备的看着白衣少年。

        “频临破灭的大宇宙?”

        白衣少年眸光一转,微微恍然,这几个大罗,是要等这方大宇宙破灭之后收取鸿蒙紫气。

        对于先天神魔来说,任何不至先天的天材地宝都一念可化出,唯有先天材质的宝物,以及鸿蒙紫气,方才最有价值的物什。

        鸿蒙紫气,便好似先天神魔之间,彼此交易的货币。

        不过,鸿蒙紫气难得,获得途径很少,最为简单的,自然是开辟宇宙,或是毁灭宇宙。

        但这几个大罗,显然没有毁灭宇宙以取鸿蒙紫气的魄力。

        毕竟,因毁灭宇宙取鸿蒙紫气,陨落的大罗,可太多太多了。

        “几位道友误会了,在下无意与诸位争鸿蒙紫气。”

        白衣少年驻足在一个安全的距离,微微一笑说:

        “之所以叫住诸位道友,是要问路。”

        “问路?”

        那几尊大罗对视一眼,皆是皱眉。

        还是之前那老者开口:“道友也是玄数修为的大能,莫非是次登临混沌?”

        白衣少年点点头:“实不相瞒,在下的确是次登临混沌。”

        闻听此言,那老者表面上松了口气,遥遥拱手道:

        “在下元晨,敢问道友如何称呼?”

        “元晨道友有礼,在下顾......秦羽。”

        顾羽回了一礼。

        许久之前,顾少伤将他送去了莽荒纪大世界修行,他在那一大界之中,得了师尊纪宁传下的终极剑道,闭关经年后,直到星辰变大成,方才出了莽荒大宇宙。

        至今,至少已然在混沌之中漂流了几千万年了,初时还有些好奇,久而久之却有些枯燥厌烦了。

        “秦道友次登临混沌海,却是有所不知了!这混沌之中无上下无左右无前后,无序而混乱,也难怪道友会迷路。”

        那老人看了一眼身侧腐朽之气越深沉的大界,语加快:

        “不过,虽然混沌无序混乱,但无垠混沌海之中,却有亘古不变的道标,以此道标,便可在混沌之中知晓方位。”

        “敢问,是何道标能够亘古不动?”

        顾羽微微了然。

        “自然是那些无上存在。”

        老者垂下眉眼,决口不提那几个名字:

        “天庭统辖万界诸天,其为上,昆仑山为上古女仙汇聚之地,其地在左,主神殿堂为万界诸天,无数大能交易汇聚之地,其地为右,西游大世界........”

        那老者三言两语,将几尊亘古不曾改变的道标说给顾羽:

        “看道友也是道家出身,也是要前往西游大世界的吧?默念这几个道标,便可知具体方位了.......”

        “原来如此。”

        顾羽微微拱手,向那老者道谢。

        “不对!元晨道友还有一处忘了说了吧?有一世界,居于中央,与主神殿堂一般,也是万界大能交易之地?”

        这时,另一尊大罗忍不住说道。

        元晨一拍额头:“灯下黑,灯下黑,却是忘了,你我此时距离最近的,便是位于太易与太初之间的武道源流,完美之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