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诸天投影在线阅读 - 第1550章 苍茫

第1550章 苍茫

        一长啸,一出拳。

        最初时空之外,无量量寰宇时空便齐齐皆是一震,滔滔不尽的混沌为之翻腾。

        隐隐间,只见一巍峨神山自无垠混沌之中冉冉升起,其气圣,其威烈,煌煌然似衍生出万千大界,无穷次元。

        呜呜哇哇~

        万神万魔哀嚎般的嗡鸣声中,一轮不可形容的巨大轮印徐徐转动间,缓缓显化而出。

        太初不周断,诸天生死轮,天人五衰,六道轮回,十方俱灭,天元一击......

        一道道霸烈无匹的拳意自最初时空垂流而下,贯穿重重时空,层层维度,煌煌赫赫,照耀无垠。

        煌煌赫赫的拳意之中,顾少伤漠然平静的声音也垂流十方,蔓延无垠混沌:

        “敢问诸君,何人为我降劫!”

        谁人为我降劫?

        混沌之中气流隆隆震动,一尊尊混元却无人出手,敢于出手的,都已付出莫大的代价了。

        “太初神拳道啊......”

        一尊混元眸光凝重,那武祖击诸天的一拳,太过煊赫,每一道拳印之中,似乎都蕴含着一道道蕴源头!

        那是曾经在最初时空,开天之劫中与其一战陨落的诸多混元之道!

        包括而不限于拳道主,生死道君,断道真圣.......

        道为其证,陨落的混元是否还能归来,那便是个问题了。

        这一拳,固然是那武祖证道之拳,同样也是那武祖宣示力量的一拳。

        但不得不说,这一拳,足以让人为之深深敬畏了。

        “力道无极,力道无极......”

        看着那力道加身,气息膨胀,几乎不逊色于曾经身化盘古之时的顾少伤,有混元眸光黯淡,心中震动。

        最初之战之时,那武祖之所以强横无敌,某种程度上还是有太易加持,大势加身,但此时,即便无有太易加持。

        都已然近乎无敌了。

        “武祖,无敌了......”

        也有大罗心中惊骇。

        力道为万道之王,鸿钧道人曾持之威压三千大神魔,力道在其推演之下已然有超越万道之象。

        而那武祖,本就已然能以混元之身硬撼无极,此时先成力道,再证无极。

        又将是怎样的恐怖?

        “大罗无灾,混元无劫,原来是这么个意思吗?”

        最初时空之上,顾少伤收回眸光,淡淡一笑,强者无劫,不外如是。

        时至如今,已然经历过最初时空开天大劫的他,晋升混元无极,已然无有灾劫降临了。

        时至如今,纵使源再度出手,他也再无惧怕了。

        可惜,源并未出现。

        呼~

        轻叹之间,顾少伤从容写意的一步踏出最初时空。

        这一步踏出,便是无极。

        如此的轻松,如此的水到渠成。

        无劫,真无劫。

        一步踏出之间,顾少伤淡然开口,震动诸天:

        “今吾成道,诸位道友,当可道入紫霄,共论大道.......”

        神光煌煌照耀寰宇,映彻出一尊尊混元明灭不定的神情。

        许久之后,才有混元微微颔首:

        “善.......”

        ........

        混元洪荒界,咸阳帝宫之中。

        公子扶苏微正衣冠,看着相对而坐的孟奇道:“先生跟随帝师日久,可知帝师是何等样的存在?”

        “不可观,不可视,不可思,不可想.......那般境界,无法形容。”

        孟奇眨眨眼,平静开口:

        “正如始皇陛下一般,不是我等可以揣测的。”

        通过某种特意的联系,孟奇清晰的看到了最初时空,太易洪荒之中他此时所不能够了解的战斗。

        但即便是他,也无法理解那一战之中内在的涵义。

        只知晓似乎是他那老丈人获得了最后的神力,但再过具体的,他自己也看不出个所以然。

        万界通识球,毕竟不可能窥视道一切的奥秘,他所不懂的,万界通识球也不懂。

        “那帝师大人,确实是胜了吗?”

        扶苏为皱眉,问道。

        仙秦建立在人道气运之上,除却始皇帝秉承人道大势之外,仙秦帝国之中的一应官位,也皆是人道果位凝聚,比之那传说之中的至高天庭也相差仿佛。

        扶苏作为仙秦帝国的储君,其位格比之天庭大帝都不会逊色,虽然未入混元,但也毫无疑问的是大罗金数。

        始皇不出,咸阳城中以其为尊。

        “确实是胜了,公子不必担忧。”

        孟奇微微点点头。

        他停留仙秦帝国许久,对于这个与他记忆之中颇为类似的国度了解颇多。

        仙秦帝国,有十大神将,如白起,王翦,李信,蒙恬,蒙毅,章邯,陈庆之等人,尽是先天大罗。

        文官之属,如李斯,尉缭子等人,也皆是先天大罗。

        不过,与武将不同,文官更多依靠的是人道气运,一旦出了仙秦疆域,便要跌落位阶。

        “若帝师归来,或许可助父王镇压那一头老龙.......”

        扶苏深深的看了一眼咸阳城下,那一道流转飘忽的时空之环。

        为了维持那一道时空之环可是大不易,仙秦帝国的十大神将,几大文臣,都被拖在了其间。

        虽然渐渐占据了上风,但要真正镇压那一头老龙,却不知要到了何年何月了。

        “或许不会太久。”

        孟奇摸摸鼻子,他自己都不确定,自然也不可能给予什么承诺。

        事实上,那一头太易成道,横行诸天万万劫的诸天第一龙祖,在仙秦的镇压之下,结局已然注定。

        除非有同等级的巨头出手,否则,那祖龙,必然要被仙秦炼化。

        “数个混沌之前,混元洪荒界便受到了某大的牵引,似乎要与另一方不可形容的大界碰撞,算算时日已然不远了......”

        扶苏心有忧愁:

        “若到了那时父王与诸位将军还未归来,混元洪荒界五***,我仙秦便要垫底了......”

        “阴影啊.......”

        孟奇垂下眸光,看着那无垠时空之外,一方正在不断靠近的阴影,心头也升起一丝忧虑。

        混元洪荒界分五***,若是包括那洪荒祖龙,便是六尊混元无极的存在了!

        难以想象,什么样的恐怖世界,能够拉扯这般庞然大物前进。

        某人把他丢在这,又要坑他吗?

        .........

        呼呼~~~

        阴暗的夜空之中,一艘紫色王侯车辇一闪而过。

        方云立于车辇阁楼之上,眺望无垠夜空,心思转动:“人皇天一战,人皇重伤闭关,妖皇与大祭司齐齐消失,绝世大妖雄巴被镇压帝阙仙碑之下........

        “此战之后,似是有感于大劫将要降临,苍茫大陆之上,再无先天神圣临凡,诸多大能,或是闭关,或是备战,苍茫大陆,至此掀开了崭新的时代,史称,无圣纪元!”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后的机会......”

        方云微微感应身躯之中的混沌钟,眸光泛起涟漪:

        “阴影降临在即,我,有且只有十万年的时间了,欲要参与到人皇,妖帝,大祭司,诸多神圣与有那阴影大陆之中的诸多存在的大战,我必须要成为先天神圣......”

        方云漠然看着晦暗的云层,心中低语着。

        十万年成就先天神圣已然是天方夜谭,要以更短的时间成就无疑更是痴心妄想。

        但只是对于一般人而已。

        身怀混沌钟,他可以掠夺一切人的修为,功法,道蕴法理,毫无疑问的,可以能以超越任何人想象的速度晋升。

        什么样的绝世天才,天之骄子,都远远无法与他相比。

        这,是他“前世”已然印证过的东西。

        而一旦成就先天神圣之后,他便有资格前去寻找上古八皇,以及苍茫万族归来的无数老古董了.......

        呼呼~

        夜幕之中,紫色车辇瞬息亿万里,再度行了三年四个月之后,终于在一个正午时分,来到了四方侯国。

        “终于回来了.......”

        方云微微松了口气,这一路上,天雷滚滚,血雨瓢泼,任何赶路的人,心中都不会轻松。

        至少此时。

        车辇落下之后,方云告别父兄,独自行走于四方侯府城之中。

        一门两侯,四方侯,情义侯,彼此领地相连之下,比之其他的侯国还要大得多。

        四方府城之热闹,也不会逊色于此时的逍遥侯城。

        不过方云却无心观看这一切,匆匆向着四方城西北之处的死牢而去。

        自古侠以武犯禁,四方侯国与情义侯国之中人口超过八千万亿,自然不缺乏以武犯禁的武者。

        或者说,那死牢之中囚禁的武者,多的超乎一般人的想象。

        穹天,幻界,乃至于神魔级别的囚徒,可说是应有尽有!

        而对于此时的方云来说,这可是比起什么天材地宝都要宝贵的好东西。

        混沌钟可化万物万灵成为他的底蕴修为,而那囚牢之中,尽是可让他为予取予夺的高手!

        一尊神魔级数的强者,一滴血便可淹没千万里山川大地,其精血修为何其之深厚?

        而那囚牢之中,只他亲眼所见,被他父兄关押进去的神魔囚犯,便不止一个两个了!

        这,便是他的造化。

        他崛起的第一步!

        “来人止步!”

        “死牢重地,无侯爷手谕不可擅入!”

        “擅闯者,格杀勿论!”

        死牢之前,两尊罩在神甲之中的守卫横起长戈,拦住了方云。

        “四方侯令牌在此。”

        方云反掌取出父亲的令牌,淡淡说道:

        “速速带我前去死牢十八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