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娘子她娇心似铁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八章 出息不错

第二百八十八章 出息不错

        苏青媖也送了好些蜡烛给刺史府,裴大人和马夫人非常喜欢。

        裴念还特地关起门来和苏青媖说了好一番话。

        他境内有如果特产土产,是妥妥的政绩啊,史书上都能留下重重的一笔。

        有裴大人愿意保驾护航,苏青媖便安心多了。

        马不停蹄地回了寨里,赶工加点,把所有的腊花都提练了,制成了各种蜡烛。因为把香熏烛的生意让给了李管事,又留了一部分半成品白蜡。

        不到一个月时间,提练了所有的蜡花,除了给家里留一些自用和往刺史府送了一些,全部售给李管事。

        扣除掉给刺史府和马明温那边的两成,她还得了好几万两。

        已把她之前买田的钱全部赚回来了。

        喜不自禁。

        数银子的感觉就是那么美好。

        高高兴兴地从李管事那里买了不少布匹回来,又从各寨购得不少毛皮,大手笔地分发给新更寨的下人。

        让他们温暖过冬。

        跟着她这个东家,不仅要让他们吃好住好,还得穿得暖暖和和的过冬,大山里冬天冷着呢。

        得了布匹和毛皮的下人无不欢喜雀跃。

        个个都欢欢喜喜地跑来向她道谢。

        梁陈氏倚着门扉,捧着一把坚果,看得眉头直皱:“为什么我们没有?”

        梁思心情复杂,她没想到卖身的下人比她们这些良民的日子还过得好。

        “娘!我们又不是苏家的下人,人家为什么要发给我们?”

        “我们也住在这个寨子里,哪里能独独漏了我们一家。”

        梁陈氏觉得苏青媖有些针对她。一定是两个寡妇看上苏大虎了,对她不满呢。

        “娘,你别乱说话了。你要觉得不好,要不我们也卖身给她?”

        “我又不发疯,好好的良民不当,给人当狗腿子。”

        “娘!你别乱说话。给人听见了,多尴尬。”

        “在我们的家里,还不能自在说话了?”梁陈氏撇嘴。

        “娘,我们今年已比往年比过多了。以前爹在家,我们家也没多少余粮。今年我们住新房子,有吃有喝,手里还存了三两银子,真的很好了。”

        三两银子够干嘛的!瞧人家苏家大手笔地就买了那么一大车的布匹,那得是多少银子!

        心里想着毛皮的事,没想到苏大虎就给她送来了。

        苏大虎吃住在苏家,跟苏家的另一个儿子一样,平时吃穿都由苏母料理,平时给苏青媖做事,苏青媖也会给他不少工钱。

        平时他自己进山找了好东西,卖的钱苏青媖也不要,都让他自己留着。

        身上便存了些银子。

        这次苏青媖给寨子里发过冬的衣物,自然不会漏过他。

        他知道梁家母女没有,想了想,用自己存的银子,在集镇上向山民们买了几身毛皮,给梁家送了去。

        “哎呀,大虎来了啊,快进来快进来!”梁陈氏热情地招呼着他。

        “不了,婶子。我就是给你们送些东西。我听说这山里冬天很冷,怕你们冬天没有过冬的衣物,就给你们送了几身毛皮,你们看着裁,做过冬的袄子穿。”

        “哎呀,这真是送到婶的心坎上了。方才我还和你妹子说,今年过冬怕是难了,听说山里比外边冷呢。话才落,你就送过来了,婶子真是多谢你了。”

        梁陈氏接了过来,拿在手里翻看起来,喜在心头。

        梁思听到他过来,从屋里出来,见她娘都不推辞一番就接了过去,有些难为情。

        “谢谢你,苏大哥。”

        “不用客气。过冬的柴火不知道你们准备了没有?怕到时候会大雪封山,不好砍柴火了。”

        “我们……”

        梁思才张口,就被梁陈氏打断:“哎呀,可不是说嘛,这大雪封山就难办咯。我们两个女人,也打不了多少柴,正愁着呢。”

        “娘!”

        苏大虎看了看她母女二人,道:“行,婶子我知道了,我给你们打一些来。”

        “好好,那真是太谢谢你了。”

        “苏大哥,进屋喝杯热水吧?”

        “不了,我走了。你们进去吧,外头冷。”

        苏大虎走后,梁思皱着眉头看向她娘:“娘,家里我已经打了不少柴火了,再多攒一些,足够我们用了。”

        “够什么够!你傻啊,这种吃力气的活,有人帮着做为什么要拒绝!你一个女人抛头露面的,到山里砍柴,孤身一人,出了事怎么办?山民们刁钻着呢。”

        “那娘陪我去。”

        “……有人干了,干嘛要拉着我去。”梁陈氏说完进了屋。

        梁思看着她娘的背影,心里一阵悲伤。

        以前爹在的时候,明明娘很勤快的。现在爹走了,娘以后都只能跟着她了,哪个男人愿意娶个娘子再附送个岳母啊。

        梁思心头一阵恍惚。

        往苏大虎的方向望了一眼。

        而苏家这边却和和乐乐的,已经准备猫冬了。

        “我听说山里冬天可冷了,会大雪封山呢。”苏母一边说着一边拿着夹子,从火盆里把板粟坚果等吃食往外拔拉。

        “怕什么,咱家我姐让人做了火炕,烧了火,睡得热呼呼的,都不用盖被子。我冬天就准备呆在炕上不下来了。”青杏半点不在意。

        冬天没准比夏天还舒服。

        苏母见她才拔拉出来的板粟,被青杏很快就抓到了手里,狠拍了她一记:“跟你两个外甥抢吃的!出息!”

        “出息。”小宝学着苏母的话也朝着青杏念了一句。

        小模小样,板着脸装大人的样子,引得大家哈哈大笑。

        青杏刚剥完板粟,手还是黑的,笑着在小宝的脸上轻轻划了一道黑痕。

        “娘!看小姨!坏!”

        小宝生气了,一边往脸上擦一边找苏青媖。

        丫丫一看弟弟被小姨划脏了脸,小手往火盆上一抹,也往青杏脸上抹去,小宝一看,乐了,也学着姐姐的样,追着青杏要抹花脸。

        在屋里追来追去,闹成一团。

        “出息了你,你两个外甥加起来都没你大,你都大姑娘了,还好意思跟他们闹。”

        苏母一把抓了她在身边,拍了她一下,定住她,让丫丫和小宝在她脸上抹了花猫脸。

        青杏跺着脚:“娘,你有了外孙就不要女儿了。”

        “要你干嘛,还没你外甥懂事。”

        一家人都笑咪咪地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