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暮虎识香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五十三章 百思不得其解

第五百五十三章 百思不得其解

        众人好不容易才把哑巴尹卫军拉开,可他情绪仍然非常激动,指着于庆东“哇啦哇啦”叫个不停,若不是大家拦着,他肯定会再次冲向于庆东。

        于庆东不明就里,不清楚哑巴为什么好像和自己有仇一样针对自己。

        “马局长,这是谁啊?怎么回事啊?”于庆东满头雾水。

        “你先回去吧,回头再跟你解释!”马局长看现在的情形,于庆东根本无法记录,于是就让于庆东先回卫生院。

        于庆东走后,哑巴尹卫军的情绪慢慢稳定下来,尹大力和他沟通了一会儿,对马局长说道:“马局长,刚才那个小伙子是你们医疗队的吗?”

        马局长点了点头问道:“他是负责跟队报道的于庆东,尹卫军认识他吗?她看见于庆东反应怎么这么强烈呢?”

        “我刚才问卫军了,他说于庆东就是那个见死不救的人,他说要是于庆东当时帮忙,肯定能把邸老师救上来,所以对他有敌意!”

        “什么?当时尹卫军求救的人是于庆东?不可能吧?你问他看清楚了吗?”马局长大吃一惊。

        尹大力和尹卫军又沟通一番,尹大力说道:“卫军说肯定错不了,虽然说他没有看清于庆东的脸,可他脖子上围着的红黄相间的围脖很显眼,绝对错不了!”

        于庆东的围脖是小兰给织的,当时因为红色毛线和黄色毛线都不够,所以小兰就用两种颜色的毛线给于庆东织了个围脖,于庆东非常喜欢,天一冷就开始围上了。

        马局长办事沉稳,又让尹大力和尹卫军核实一番,最后相信了尹卫军的话。

        “这人见死不救,人性也太差了!”派出所所长赵元说道。

        “也许于庆东同志没看见吧!”马局长说道。

        “他在高处,尹卫军在低处,怎么会看不到?我看这人就是冷血!”赵元愤愤地说道。

        “即使他看见了尹卫军,也不知道邸老师遇到了危险,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我们还是不要轻易下结论!”马局长摆手说道。

        “就是他见死不救,这也是道德问题,我们也不能把他怎么样,我只是不明白他究竟是怎么想的,伸把手有那么难吗?”赵元说道。

        ……

        马局长回到卫生院后,点了一根烟后陷入沉思。

        马局长知道于庆东是小兰的对象,小兰是这次抗击疫情的功臣,如果直接找于庆东调查这件事,恐怕小兰会有意见影响工作,毕竟于庆东没有违法,只是道德问题。

        可用这样冷血的人做跟踪报道,马局长觉得肯定不合适,但于庆东不是卫生系统的人而是文化局派来的人,他要撤了于庆东,肯定要和文化局打招呼,好让文化局再派人过来。

        马局长拨通了文化局局长杨双喜的电话,结果杨双喜不在,只好打给了副局长谭勇。

        一个小时后,马局长让人把于庆东叫了过来。

        “于庆东同志,你们局里有新的任务给你,你这次的任务结束了!”马局长说道。

        “可疫情还没有完全结束,我就这样走了,这次的报道不是半途而废吗?”于庆东很不理解。

        “你把你的手稿留下,然后对接一下就行了,剩下的事就不用你管了!”马局长不咸不淡地说道。

        这次疫情暴发,于庆东看到了很多让他感动的人和事,所以对这次的报道很有感触,也相信自己肯定能写出一篇精彩感人的文章,如今就这样半途而废,他心有不甘,于是就据理力争,希望能把自己留下。

        可马局长主意已定,于庆东最后只能听从安排。

        于庆东要离开医疗队,他很不舍,除了报道的事情外,他还舍不得小兰,他留在医疗队,时不时能见到小兰,也能照顾到她,可自己一走,小兰干工作这么拼命,万一累病了自己都不知道,所以他心情沮丧。

        于庆东收拾好行李,然后想去和小兰道别,于庆东来到小兰休息的房间门口,刚要敲门却又停住了。

        小兰这段时间体力透支,睡眠严重不足,于庆东心疼小兰,怕把小兰敲醒了影响她睡觉,于是写了个便条,顺着门缝塞了进去。

        于庆东离开兴隆后,直接去了文化局,结果被告知新的任务已经取消,让他直接回明德公社正常上班就可以了。

        于庆东头脑聪明,觉得自己被调离医疗队肯定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可他又不知道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他百思不得其解,郁闷地返回了明德。

        尽管心情不好,于庆东还是在返回明德的第一时间带着礼物去拜访了自己的准丈母娘——呱啦板子。

        于庆东长得一表人才,有文化又有一个体面的工作,呱啦板子对这个准女婿非常满意,特意做了几个菜留于庆东吃饭。于庆东第一次见呱啦板子,有些紧张,好在吃饭的时候有崔喜作陪,这才让他没那么局促。

        “庆东啊,你和小兰准备什么时候结婚啊?”呱啦板子给于庆东夹了一块鸡蛋问道。

        “婶子,我听小兰的,她说什么时候结婚就什么时候结婚!”于庆东说话的时候,为了表示尊敬,把筷子放下,规规矩矩地回答呱啦板子的问题。

        “你们都老大不小了,等小兰从兴隆回来,你们就把事办了吧!”呱啦板子说道。

        “婶子,这……这……有点太急了吧?现在结婚的东西什么都没准备呢!”于庆东很意外。

        “我和你叔住七台河,离这儿实在太远了,你叔请长假又请不下来,我寻思趁我现在回来了,正好把婚事办了,不然你们结婚的时候我们都回不来,小兰该难受了,你们家老人也肯定会有意见!”呱啦板子说道。

        “婶子,只要小兰同意,我没有问题!只是婚礼太匆忙了,有些地方肯定不会周全,我怕委屈了小兰!”

        “只要你们感情好,将来能把日子过得好,其他的都不重要!”

        “我觉得也是,你们早点结婚,婶子也能少点惦记!”崔喜接口道。

        “我听婶子的!”于庆东点头说道。

        “你和小兰结婚,我没有啥要求,只是有件事你必须答应我!”呱啦板子正色地说道。

        “婶子,你有啥要求尽管提!”

        “小兰这孩子命苦,你俩结婚后,一定要对她好,要是你敢欺负她,我这个当妈的可不饶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