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乾隆朝的造反日常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七十一章 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倚

第三百七十一章 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倚

        乾隆五十年的七月份,大青果这座大舞台上的‘戏剧’不要进行的太热闹了。

        中原枪声未落,齐鲁就已经炮声连连,而紧接着东南沿海杀声四起。

        一时间都叫人觉得有种风雨飘摇之感。

        但南阳府却已经‘平静’了下来。

        王经隆所部已经席卷了整个豫西南,现在正忙着围攻襄阳呢。

        鄂北境内清军兵力还是很雄厚的。

        别看明面上只有两镇绿营,除了郧阳镇就是部守在三峡地区的宜昌镇,但湖广提督手下还直属着提标五营,兼辖黄州、汉阳二协,及荆州城守营等。

        兵力之雄厚更胜一镇绿营。

        而且除了绿营兵外,鄂北还有一支满清的重要武装,那就是荆州驻防八旗。

        作为清廷辖制湖广大地的重镇,荆州驻防八旗可不是河洛潼关的驻防八旗能比拟的,在康熙平三藩设立荆州将军一职之初,首批入驻的满蒙汉八旗兵就有五千七百人左右。

        百十年的繁衍生息,荆州驻防八旗兵力与日俱增,至今已经有不下七千人,连同家眷几乎有小四万之众。

        那如果把所有的余丁也都武装起来,足可以拉出上万人马。

        当然了,八旗大爷们的小命是很珍贵的。自从满清入关后,历次大战,不管是平三藩还是平准噶尔平海清蒙古平西域,真正出力卖命的都是绿营。

        虽然每每驻京八旗都会抽调兵马出击,战事打赢了后他们也会再耀武扬威的转回来,可那都是忽悠人玩的。

        战场上全是绿营去打头阵,八旗大爷们在后头放枪放炮,尤其是到了乾隆朝。

        八旗和绿营兵的配置能一比五就已经是大爷们很卖力的情况了,大多数是一比十,乃至更低,战场上纯粹就是打酱油的。

        拼命卖力的差事全是绿营兵的。

        所以乾隆传旨荆州,荆州驻防将军兴肇只派了一千旗兵汇合湖广提督俞金鏊,北上平叛。

        王经隆刚拿下南阳就立马出兵进去襄阳,但还是晚了一步。

        俞金鏊走水路带兵已经抵到了襄阳城了,强攻一遭未能得手,那就只能隔着汉江与其对峙了。

        在郧阳战场上还没有彻底分出一个胜负的情况下——得到了乾隆御旨的福康安已经动了起来,陕安镇和汉中镇兵马正远远不断的进入郧阳,所以到现在孟灿也没能彻底拿下穆哈喇。

        只王经隆手里的兵力显然不足强攻襄阳,只能在樊城隔着汉江与清军对垒。

        当然清军一时半会儿的也进不了汉江北。

        这种情况下怎么看都像是赵军在经过了最早一段轻松的时期之后要迎来清军的强烈反扑了。

        反正豫南鄂北这一块的局面挺是这个模样。

        汉江以北,清军援军依旧源源不断的赶到,郧阳那里,重重大山之中的崎岖道路虽然不好走,可陕南的清军也在不停的增援着穆哈喇。

        很明显的,赵军起事之处的‘福利’已经逝去。

        满清在被猛打一个措手不及下终于回过了神来。

        故而南阳府城虽然依旧在赵军的控制之下,但城内的一些豪门大户却全都大松了一口气,因为他们已经看到了希望,预感着黎明将至。

        甚至彼此之间都暗中进行着沟通和联系。

        城西一座占地不小的府邸里。

        “少爷,……”一眉清目秀的小厮小心带谨慎的对刘煜说着。

        福瑞弯着腰,他没办法不小心谨慎,自己伺候的这位主儿,身体打小就不好,为人本就阴沉,颇有点喜怒不定。身边的小厮、丫鬟伺候的时候,谁个不要提着一颗心?

        尤其是去岁入冬时候出的那场变故后,这位主儿的性情就更是阴晴不定了。

        那心思儿,不说别人,连他们这些打小就侍奉的人都摸不准。

        刘煜双目定神的看着身前的镜子,半身的大玻璃镜,把他脸上的那道疤痕给照应的清晰无比。

        边上的下人都以为他是看着疤痕心烦气恼,却没人知道刘煜实则在感叹这道伤疤的奇妙。

        自己因为它丢了满清一朝的前程,面上有伤疤者,掏再多的钱可也进不了官场的,何况他还是个瘸子。但也因为它让自己轻易地说服赵军主事,让他相信了自己的真心。

        真的是一得一失,极其的玄妙。

        甚至联想到自己的身世,那也逃不脱老子的那句话——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倚。

        不是这道伤疤和瘸腿毁了自己的前程,不是这道伤疤和瘸腿彻底打碎了那最后一份亲情,自己还下不定那个决心呢。

        “抬走!”

        手都不用抬,话也不用说,刘煜眼皮子只是一挑,福瑞便知意的叫人做事。

        刘煜心里又叹了口气,背靠在椅子里,有点艰难的动了动发木的腿。

        这福瑞还是很好用的。

        可惜了!

        旁边立刻有侍女跪下来轻轻的为刘煜敲腿。

        作为南阳府第一流的高门大户,刘家是绝对的官宦世家,从刘煜的曾祖那辈儿刘家开始发迹,然后是祖父跟他老子这一辈,代代都是官儿。

        特别是他那祖父大人,二甲进士,庶吉士出身,没能留馆翰林院虽是一大憾事,然能进入到户部,能一步步做到户部十四司之一的郎中,然后外放为知府,接着爬上了道台、按察使,最后以从二品的直隶布政使致仕,刘煜他爷爷的做官水平绝跟做八股文一样的高杆。

        但可惜的是,四年前他爷爷就入土为安了。而这也是刘家命运的转折点,为了给老头子守孝,刘煜的父亲和两个叔叔,全麻溜的回南阳家里蹲了。

        直到孝期过了,刘煜的两个叔叔才起复重返官场,而刘煜的老子却以侍奉老母为由,继续蹲家里不动了。

        也是,他一个举人入仕的人,哪怕比捐官要强,但实则也没有太大的前途。若李卫那般好运又好命的人,可是百年难寻一个的。

        刘霖混迹官场十年了,也只是做的一七品知县。

        也就是之前有一个好老子在头上顶着,哪怕老爷子退了,那也留了三分薄面在。

        现在他爹刘霖的头上没保护伞了,今后再混迹官场,也难有大的作为,还是赶紧回老家来扒拉家底为上。

        作为南阳府一等一的大户,刘家的家底真的是很富裕很富裕,田地那是以万亩做单位的,还有诸多店铺、街面,以及果园、林地、水塘等。数代人为官,更有一个坐上了布政使的爷爷在,哪怕割出一块肉来做了刘氏一族的公田,刘家产业之众,依旧可想而知。

        但身为长子的刘霖对自己究竟能分得多少家产,心理面却半分也没有谱。

        因为对比他这个刘家长子,他老娘,刘家的老太君,更喜欢自己那考上了进士的二儿子。

        一大原因是刘家的老三,一个只比老二小了一个月的庶子,却与比他大了三岁多的刘霖一同考中了举人,稍后一年更金榜题名,一举成为了刘家三兄弟里第一个考中进士的人。

        这叫如意了大半辈子的老太太如何忍得住这口气?

        也就是刘家老二也考中了进士,哪怕晚了几年,但进士就是进士,叫老太太狠出一口气。不然啊,还真难保不会有什么残酷的家庭伦理大戏上演。

        生存在这样一个复杂的‘家庭环境’之中,刘煜那老子自然要担心自己到手的家产能有几分了。

        当然,这一切跟刘煜都没啥大的关联。因为他那老子的家当,十有八九是不属于他的。

        别看他是刘家的长子长孙,可事实上,他的生存环境比他老子在丁老太太面前还要艰难的多了。

        刘家的老太君,闺名丁姓。

        因为刘煜他亲娘死的早啊。

        生刘煜的时候落下了病根,在床上躺了一年多,人到底还是去了。

        一个没了生母的奶娃娃在这高门大户中岂能得好?何况刘煜的身子骨也一直不怎么好,这是娘胎里带出的病根。

        先天上就让长辈人没了期望。

        这个时代的科举,那可是很耗精力和体力的。就刘煜这身子骨,别说他读书也就一般般,那就是真的有神才,也下不了场啊。脑门上打着‘没前途’三个大字的他,就是再长子长孙,也顶多是叫长辈人怜悯,时间一久,就也没有爱了。

        且刘霖死了老婆后也不是不娶妻了,事实上他不止娶妻了,娶得继室还是刘煜的亲小姨,也就是刘煜老娘王氏的亲妹妹。

        这种勾当在现在并不罕见,这般的,一是叫两家人不至于生分了;二是亦也保证了王家姑娘的骨血利益。

        可是当刘煜他小姨也生下了儿子,而且身体健康,还聪明伶俐的时候,刘煜在家中的处境就真贼叽霸尴尬。

        就是在王氏孝期的那三年里,经常对他这个外孙嘘寒问暖的王家老太太,那心思儿也慢慢的变了。

        没办法,这就是现实啊。

        如今的刘家大宅里,那是两强争霸。

        作为大房和二房的开路先锋,代表着大房利益的小王氏和代表着二房的祝氏,那是你争我抢,“打”的不可开交。

        扯后腿,下套子,挖坑掘井,什么招都有。

        至于三房,嗯,不是丁老太太的骨肉,在刘家内部是没啥实际地位的。甭管刘煜那三叔本性如何,官做的高低,那就是一百个也入不了老太太的眼。

        就像那红楼里贾敏的那几个庶出姐姐,都是被一笔带过。

        所以二房的堂弟在亲祖母那里的地位虽然不如红楼里的大脸宝得宠,却也不差即使,那是老太太绝对的心肝宝贝,可对刘煜却跟对贾环一样从来都是熟视无睹的,似乎这个孩子根本就不是她的孙子。

        但刘煜毕竟是原配嫡出的。地位比红楼里的贾环贾琮可要强不少。

        因为这是个礼法当道的世界不是?

        不过刘煜的‘尊贵’更多是在‘表面’上。那环老三与内有他亲娘帮衬,余外——在贾府内好歹也还有亲戚呼应,先是赵姨娘的兄弟,他亲舅舅赵国基伴随前后,赵国基死后又是赵姨娘的内侄钱槐来跟着作小厮,鞍前马后。而钱槐的父母则在贾家的库上管账。身份是低了些,但也肯定有用不是?

        这上面刘煜就差多了,他现在屁的帮衬都没有。

        他老娘昔年的陪嫁丫鬟仆人早就‘烟消云散’了,他身边就只有俩小厮俩丫鬟,还有一个管事的姑姑。但就是这少少的五个人,他么当中都有人叛变革命!

        “福瑞啊,你说,这些年少爷我对比不好么?”

        明明是自己身边最得力的人了,为什么要背着自己朝小王氏献上膝盖呢?

        刘煜真十分的不解。

        他看着脸色有点生硬的福瑞,这小厮对刘煜太了解了,一听这口气就立马感觉不对了。

        “你跟我也该有十年了吧?”记忆里,这个小厮是他开蒙之后就被调到身边听用的人,现在刘煜都十八了,都要成亲了,至少也有十年时间了。

        “小的服侍大爷已经要十一年了。大爷对小的好,小的一辈子也感激不尽。”福瑞虽然意识到不好,但还是跪的干净利索。

        这家伙脑袋灵活,比另一个叫福寿的小厮更得刘煜亲睐,那不是没有道理的。

        不过这也都是过去式。

        “你是个聪明人,脑瓜子比福寿好用多了。怎么就不明白衣不如新人不如故的道理?”刘煜伸手接过身边张姑姑端上来的茶盏。“何况你连跟了十一年的主子都能卖的干干净净,你就觉得那边那位当家主母,还真能信的过你?”

        福瑞的脸色立刻僵住了,但事已至此,他又能如何?开弓没有回头箭啊。

        “大爷说这话就太伤小的心了。小的之所以禀告夫人,这完全是为了大爷您啊。您竟然要跟那群逆贼有牵染,这不是去寻死路吗?小的苦劝大爷多次净都无果,这才无奈的禀告了夫人。这都是为了大爷好啊,小人是一片真心啊。”

        “说的比唱的都好听,你可真长了一张巧嘴,但也别把我当傻子糊弄。之前你与我那好母亲就没有联系吗?去岁我这场大难是怎么遭的?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大爷实冤枉小的了,小的敢对天……”

        “你那时候的确还是个好奴才,但你那个相好的呢?”

        福瑞整个人都僵住了。

        刘煜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他还有什么好狡辩的呢?

        “我从来就没想过跟老二争什么,可就这样了她还不容我,她是我亲姨妈啊。我还不能反击了是不是?”

        “老头子也心中有数,甚至是老太太都明白着呢。大家一直揣着明白装糊涂,他们可还有把我当儿子孙子看吗?”

        “既然这个家业他们都那么重视,那我就全给他们毁了,这下子你说他们还会不会揣着明白装糊涂了啊?”

        刘煜脸色很平静,但眼睛里流露出的疯狂叫福瑞赶到害怕。如果知道他伺候的这位爷怎么有脾气,他一百个也不敢背主啊。

        “把他送去矿场吧,我不想再看到他。”

        刘煜把身子靠进了椅子里,两眼闭上。

        而随着话音刚落,旁边的厢房里走出了两个壮汉,一把将福瑞给拿住了。

        后者震惊极了,“你们是谁,我怎么从没见过你们?”挣扎着就想大声的嗷嗷,但嘴已经被堵起来了。

        “大爷,现在咱们……?”张姑姑问道。

        “那边的事儿也该结束了,咱们去见老太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