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药植空间有点田在线阅读 - 第五百九十二章 尽人事听天命

第五百九十二章 尽人事听天命

        桃花村老宅这边,围在院外的村人嘴上虽然说的不客气,可听着赵氏不间断的哭诉声,有几人不忍心,还是进了屋子,帮忙把叶方抬上了炕。

        不过之后,这几人一个都没多停留,转身就走。

        在马氏带郎中回来前,就只有赵氏两人孤零零的待在正屋里,怎是一个凄凉了得。

        “娘,我把李伯给请来了!”

        屋里背对着几人,坐在炕边正难过的赵氏听了这话,飞快的用袖子抹了把脸,让开位置。

        殷切的冲李郎中说道:“李老哥,快,快给我老伴儿看看,儿子不孝啊,竟把他给气成这样!”

        李郎中来的路上,就已经从周边人们的嘴里大概听说了发生的事儿,闻言叹息一声,也没二话,坐下就号起脉来。

        十几息后,他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脸上的神色很是严肃,半晌都没说话,直看得一旁的赵氏心里忐忑不安。

        “李老哥,你别不说话啊,我老伴儿咋样了到底?”

        李郎中闻言沉沉的叹息一声:“不好,很不好,叶老弟的身体本就还没养好,这才隔了多久,就又出了这事儿?”

        “只怕这次等他醒来后,能不能起身都是两说,唉,我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一会儿我先给他施针,连施五日后再看吧。”

        赵氏哪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她要是早知道这个,她一定会忍住自己的脾气,好声好气的和丈夫说话。

        可现在说啥都晚了!

        李郎中施过针,开过方子,正准备离开,就见一旁的赵氏上前几步,抓住他的胳膊,冲他哀求道:“李老哥,你医术高明,你再想想法子啊?”

        “老伴儿他先前才在屋里待了一个多月,就受不了了,要是他起不来炕,还不知道要急成样呢?”

        李郎中摇摇头:“赵娘子,不是我不想救,实在是我医术有限,叶老弟这病我是真救不了!不过.......”

        “不过啥?”赵氏双眼一亮,心头升出一丝希望。

        李郎中捋了捋胡须:“或许镇上的郎中有法子医治叶老弟,你们先前请他给叶老大看过病。”

        “应该也清楚,那药费可不便宜,话就说到这里,你看看让谁和我回去拿药?”

        果不其然,这话一出,赵氏立刻就犹豫了,若是那三十两银票还在,镇上的郎中她一咬牙,请就请了。

        可现在家里的银子被老大一下拿走了大半,就剩了二十两银子出头,估计就连一次的药,都买不起!

        想到这里,她脸色难看的冲屋里的马氏吩咐道:“老大媳妇,你跟着李老哥去拿药吧。”

        马氏迟疑了下,才出声问道:“娘,您这银钱还没给我呢?”

        这话彻底点燃了赵氏这个火药桶,就见她腾的一下就从炕边站起,指着她就骂开了:“你个没用的东西,你还有脸要银钱?”

        “要不是你没能笼络住老大的心,他咋会跟着那个狐狸精跑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手里私藏了银子!”

        “你也不看看家里现在都成啥样了?你还准备藏银子?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

        就算马氏已经习惯了类似的事儿,被赵氏这么不客气的骂,脸色依旧不咋好看。

        闻言迟疑了几息才回道:“娘,我......我屋里的银钱,也被夫君他翻走了!”

        “什么?”

        赵氏愣了一下,小眼很快就狐疑的瞪向她:“你哪儿才有多少银钱?值顾老大他费劲的去扒拉?”

        马氏抿抿唇,头低下,犹豫了好一会儿功夫才说道:“大郎他....他先前给了我三十两银票。”

        “你说啥?那么多银子,你竟然敢瞒着我?看我打不死个你个黑了心肝的东西!”

        赵氏听到这话,立马就炸了,挥舞着巴掌就向马氏打去。

        另一旁的李郎中实在是看不过眼,皱眉咳嗽了几声:“咳咳,我知道赵娘子现在不容易,这药钱就算了吧,还请马娘子现在和我回去拿药!”

        赵氏心里先是一喜,紧接着就又心痛起来,那可是三十两银子啊!竟然就这么没了!

        李郎中离开前,瞧见她的神色,突然出声劝道:“赵娘子,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啊。”

        “就算这三十两银子到了你手里,你又如何能确保,不会被你儿拿去呢?不如好好想想,这接下来的日子要咋过更妥当呐!”

        说完这话,他不再看对方,摇了摇头,出去了。

        叶方病的重,光是药的本钱,就需要五百多文呢,这么多钱一下舍了去,他的心好痛啊!

        可是叶老弟家发生了这事儿,他要是不做点儿啥,心难安啊,只期望叶老二家听到消息,能主动把银钱给他吧。

        ...............

        下午申时,等叶蓁一行返回新宅,就从刚登门的王氏这里,听到这个消息,满屋子的人,顿时全都惊住了。

        “什么?大伯父他和于娘子偷钱跑了?”叶蓁楞住了。

        “你说啥,大哥他抛下娘和父亲不管,还偷拿了银子?”叶正明不可置信。

        至于邢氏,惊讶之下,一时间竟没说出话来。

        李氏和丈夫对视了一眼,眼神中表达出的意思很是相似:大哥他疯了吗?

        王氏点点头:“是啊,这事儿别说你们不相信,就连我刚知道时,也不敢相信呐。”

        “现在外头这么乱,他们拿着那么多银子,还带着个孩子,你说他们做的这叫啥事儿啊?脑袋被驴给踢了吧?”

        叶蓁回过神,对这样的结果倒是不怎么意外,只能说,大伯父他再也承受不了祖母压迫下的日子了!

        啧啧啧,这才多长时间,他就受不了了?还真是娇气呐!

        他们一家,可是忍受了十多年呢!

        就听王氏又说道:“我听别人说,叶叔他又晕过去了,李郎中给瞧的病,好像是说....情况不老好呐。”

        叶正明心中一惊,腾的从凳子上站起,抬腿就想往外走:“我去看看父亲!”

        被于氏一把拉住:“等等,你就准备空着手去?你先等会儿,别着急,家里还有小人参,你再杀只鸡,我给炖好了,咱们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