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在忍界运营FGO在线阅读 - 第54章我不是我没有别乱说啊【求推荐票】

第54章我不是我没有别乱说啊【求推荐票】

        因为猿飞日斩强制要求好友转发消息的缘故,“认真的金闪闪无敌于从者”的消息,在木叶玩家群体中不胫而走。

        面对这fgo的首个限定卡池,大多数玩家都焕发出了前所未有的热情,其实他们也只是刚入坑而已。但公告上明明白白的写着,限定从者过期就下架,反正剧情池也是抽,为什么不抽这个卡池呢。

        小酷哥面色凝重的坐在桌前,在桌子上摆放着一台游戏机,屏幕上则是fgo的最新公告。虽然没来由的对这个名为吉尔伽美什的从者感到不爽,并且自己已经获得了卫宫的宝具【无限剑制】。

        但谁会嫌好东西更多呢?传闻中拥有无敌于从者力量的英雄王,抽出来终归是不亏的。

        佐助一番心理斗争之后说服了自己,这就是集卡游戏的魔力,这个角色我可以不喜欢,但是不能没有。

        那么首先就需要解决资金问题,正巧自己也没钱吃饭了。佐助下定决心,趁着夜色首先在自己家里翻箱倒柜,这样能够减轻一些负罪感。

        第一个目标是父亲母亲曾经的房间,身为一家之主一族之长的父亲肯定有不少珍藏,找出来卖掉绝对能解自己的燃眉之急!

        在翻遍每一个抽屉、柜子之后,佐助失望的看着手里的一些金银首饰,还有散落在地上的忍具,只有这些的话,完全不够满宝英雄王的啊!

        宇智波富岳的珍藏,早在几年前鼬自灭满门后,就被暗部搜刮的七七八八,只剩下一些不怎么值钱的忍具,小酷哥找不到也很正常。

        反倒是母亲留下的一些金银首饰更加值钱,虽然一向生活简朴不喜欢穿金戴银,但身为宇智波族长夫人的美琴,结婚时的排面可不小,虽是族内通婚但该带的嫁妆一点都没少。

        “这些可是母亲的遗物,到底要怎么办才好呢?”小酷哥看着首饰犯起了难,陷入纠结之中。

        记忆中父亲总是很严肃,喜欢板着脸拿鼬压自己,一旦在训练上稍有懈怠就是劈头盖脸的责骂,天才如你的哥哥都那么努力,你还有什么理由怠惰下去?

        这个时候母亲一定会站出来,慈祥的将自己护在身后为自己说情,问自己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然后叮嘱自己不要因为忍校的成绩就骄傲,年级第一代表不了什么,你的哥哥在你这个年纪时已经从忍者学校毕业了。

        虽然都是拿自己和鼬做比较,小酷哥还是更喜欢温婉的母亲一些。

        算了,还是先卖掉这些忍具吧。

        佐助将首饰塞进口袋里,然后找了件衣服打包好所有的忍具背在身后,顺手抗起一张桌子,踏上了前往当铺的路。

        家里只剩自己一人,却有那么多的桌椅,放着也是浪费不如卖掉氪金,也算是为自己的复仇大业贡献力量了。

        夜色下不时传来几声乌鸦的叫声,虽然宇智波族地处于木叶的边缘,少有人前来,佐助还是用毛巾系在脸上,生怕被熟人看见。

        一路上扛着桌子的佐助鬼鬼祟祟,打算卖的都是自家东西,却莫名有种做贼的感觉。待行至木叶的闹市区,心中更是慌乱无比,不由得加快的脚步,想早点赶到当铺卖掉东西,结束这一次糟糕的体验。

        “砰。”

        心急的佐助一头撞到了路人身上,因为心虚的缘故没有控制好力道,扛着的桌子摔在地上,背后的包裹也被撞开一个角,打包好的忍具散落一地。

        “宇智波佐助?你这是要去哪?”

        叶和华揉了揉被撞的有些酸痛的腰,防御宝具系统被他添加了限制,只会在面对能威胁到他的攻击时才会显形,否则木叶人那么多,逛个街难免会和人有身体接触,几道落雷就这么莫名其妙的砸出去,未免显得自己太过霸道了一些。

        今天夜色正好,是个陪美女逛街的好日子,正吃着丸子有说有笑的和纲手一起逛街呢,突然就被人给撞了,低头定睛一瞧,罪魁祸首还是个熟人。

        招牌式的刺猬头深蓝色短袖,衣服后面隐约还有个乒乓球球拍的图案,不是小酷哥佐助还能有谁?

        “我不是我没有,别乱说啊!”

        小酷哥惊慌失措的拉了下遮住脸的毛巾,否认三连。可惜这里是忍界而不是哥谭市,一条毛巾就想隐瞒身份,未免想的太年轻、太简单了一些。

        “呵呵,你这是要去哪里啊,背后大包小包的还扛着个桌子,难道是在锻炼身体?”

        叶和华瞅了瞅地上的忍具,再结合自己最近新放出的公告,哪里还不晓得身无分文的小兔崽子是想卖家产氪金,明知故问道。

        见身份被识破,正想着该如何编借口否认卖家产的事实,没想到叶和华自己替他找好了理由。

        “没错,我就是在锻炼身体,只有身体更强劲了体术才会更有威力!”

        小酷哥不假思索的,顺着叶和华的话接了下去,顺便捡起地上的忍具塞回包裹里,重新系成死结背在身后。

        “我看你就是卖家产吧,没记错的话这条路的尽头刚好就有一家当铺,要到很晚才会关门。”

        一旁的纲手无情拆穿了佐助的谎言,年轻时的纲手因为赌博的原因,一度也沦落到卖嫁妆的程度,木叶没有人比她更懂这条路。

        谎言被拆穿的佐助一瞬间涨红了脸,憋了好久才从嘴里吐出一句:“既然知道了就不要说出来啊,你这可恶的老太婆!”

        抄起桌子扛在身后,小酷哥撞开围观的人群逃之夭夭。

        “该死的小鬼,你说是老太婆呢?”

        被揭穿老底的纲手火冒三丈,撸起袖子正要收拾佐助,却被叶和华拦了下来。

        “别生气嘛纲手,年轻人不懂事。”叶和华一把拉住纲手的手臂,安抚年近五十的老姑娘,试图让她冷静下来:“再说也是你先拆穿他的,倘若不是你先说佐助卖家产,小家伙怎么可能骂你老太婆?”

        “小兔崽子做不得我就说不得?他卖家产本来就是事实!”纲手挣扎了两下,无果,稍微冷静下来寻思着自己这话不对,自己年纪大也是事实,如此说来小兔崽子骂自己老太婆也没有问题了。

        越想越气,纲手转头嗔骂叶和华:“说到底还是你的不对,倘若不是你安利给佐助fgo,他又怎么会卖家产?”

        “我的锅我的锅。”叶和华尴尬认了下来,这锅是怎么甩不掉的,谁能想到佐助会这么早就打起家产的主意,还好巧不巧的撞到自己身上。

        我这还没出招呢,小兔崽子就自乱阵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