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兼济大明在线阅读 - 第一四四章 秀色可餐

第一四四章 秀色可餐

        雅室内,茶香氤氲。

        “对,对,对!”

        陈宪拊掌盯着正在细细斟茶的卫清清,叫好道:“手法不错!”

        卫清清被陈宪这么一夸,心中便有些欣喜,抿了抿唇将斟好的茶水推到了陈宪的面前,继而乖巧的坐了下来。

        “啧啧——”陈宪呷了一口茶,认真的品了品,评价道:“虽然茶道的水平有待提高,但至少秀色可餐!嗯——”

        “若是你姥爷的茶卖不出去,那本公子可要认真的考虑考虑了……”

        “姥爷?”卫清清哪里会懂这个梗,她怔了怔,美眸之中尽是茫然,说道:“清清没有姥爷!”

        “胡闹!”陈宪探出手去,揉了揉卫清清的脑袋,笑道:“怎么可能没有姥爷,所有人都有姥爷!便是阿猫阿狗,都有姥爷!”

        “可是……清清从未听说过,也从未见过……”卫清清认真的说道。

        “哈哈!”陈宪洒然笑了笑,再次伸手揉了揉对方因为认真而紧绷着的小脸,正打算再和她探讨一下阿猫阿狗是如何出生的这种高深莫测的问题的时候,突然门便响了起来。

        “行之——”于康的声音之中夹杂了些许欣喜和兴奋,话音刚落还未待陈宪回应,这厮便一把将门推开了。

        “行之!”于康大咧咧的走到了桌前,顺手抄起陈宪适才呷了一口的好茶,一口饮了个干净,继而才噗通一声坐了下来,满脸兴奋的说道:“你猜猜叶希八他们怎么了!”

        瞧你这激动的劲儿,便是我身边的卫清清都知道该是这帮子反贼分崩离析了吧。

        陈宪心中虽然这般揶揄,但嘴角却一扬,笑道:“于兄可知道,世界上最难回答的问题,就是一个天才提出的问题了?”

        “哈哈!”于康被陈宪这记马屁拍的十分受用,忍不住咧嘴嘿笑了两声,旋即才正色道:“你放苍火头回去这一招,可真是够狠!”

        “据陈容那边来报,这支叛军先是在他们驻扎的山谷之中发生了内乱,死伤无数,随后又被陈容率领的官兵衔尾追杀,眼下只余下九百余人过了分水关,在往东边逃去。”

        “内乱?”陈宪一愣——他之前只是设想着让苍火头回去给陈鉴胡造成一些麻烦,却想不到苍火头威力不小,竟然直接挑起了叛军之间的战争,让陈容平白捡了个偌大的便宜。

        “是啊,据说是杀的血流成河,陈容刚到的时候还以为咱们的人马正在前面攻打呢!”

        “叶希八、陈鉴胡这帮匪首如何了?”陈宪眯了眯眼。

        于康挠了挠头,旋即摇头道:“叶希八、陈鉴胡、苍火头都在乱军之中不知所踪。”

        说到这里,他又一咧嘴,说道:“不过陈恭善的尸体倒是被发现了!”

        其实对于现在的官兵来说,这几个匪首已经不足为虑,号称两万人马的叶宗留派系,基本上已没有任何威胁性了,接下来的战略目标自然要放在人数虽少,但战斗力却更加强悍的邓茂七派系上面了。

        “哦,对了,那老头怎么样了?”陈宪突然挠了挠脑袋,想起了一个人来。

        “老头?”于康先是一愣,旋即便醒悟了过来,咧嘴道:“这老家伙倒是个硬骨头,你说他是白莲教的长老,若不是他挣脱了捆绑又伤了几个士兵,我还真不相信。”

        “这老头成天都在牢里头骂,嚷嚷着要见你,说什么一定要把你千刀万剐之类的,我已经让徐如勇把他的裹脚布送过去了……”

        徐如勇是从京城跟随于康一下南下的,这厮哪怕在糙汉子辈出的军营之中也是一朵奇葩,据说他自打记事起,从来没有洗过澡,裹脚布也总是裹到长到脚上才舍得换上一换……

        若是把于康的脚臭比作超越常人的话,那么这位徐如勇的脚臭已经超越了人的范畴,已经可以当做生化武器来用了。

        陈宪想到徐如勇这厮那即使穿着靴子也能让人敬而远之的浓郁脚臭味,忍不住心头一惊,暗自感慨——曾五这糟老头子,可别叫他直接熏死了吧?

        于康眉飞色舞的说道:“怎么地?要不要去瞧瞧他?”

        “不用了!”陈宪笑了笑:“我只是问问。”

        事实上,陈宪着实提不起再见一面这老头的兴趣,对方虽然从身份上来说是白莲教的三长老,但却长期独自行动,并且鲁莽无知,傻到了一个人来刺杀自己的份上。

        他当真以为自己会毫无防备的在城里瞎晃悠,等着别人过来一刀把自己给咔嚓了吗?

        在松江县经历了那次险象环生的事件之后,陈宪就打消了以最大善意看待这个这个世界的想法——自保以及保护好身边的人,自打那时候就已经成为了他最为看重的事情。

        至于曾五这种满脑子扒灰思想,卑鄙无耻下流,外加连自保都没有考虑过的傻不溜秋的人……再去见他岂不是拉低了自己的智商?

        “那接下来……咱们怎么办?”于康说了半晌,最终才引入了正题——事实上他之前的一应战略方案,基本上都是按照陈宪的思路来走的,到了现在已经形成了对于这位书生的依赖心理,但凡有个大事小事,都要征询一下陈宪的意见。

        “既然这些人已经从分水关回来了,那咱们就按照之前既定的思路,开始铺开包围圈吧!”

        于康点了点头:“陈容这两万人尽数都是步卒,就让他们一路追赶,直到……”

        “将军!将军!”于康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门外的亲兵叩门唤道。

        于康一扬眉,总兵的气场便出来了:“怎么了?我不是说过没有要事不要打扰我吗!”

        “可是……”亲兵犹豫了几秒钟,方才开口说道:“张韶,张大人回来了!”

        “啥?”于康愣了愣,扭头望向陈宪。

        于康翻了翻白眼,站起了身来,开口便朝门口行去:“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莫非是被陈鉴胡那帮人给撵回来的?”

        “他还带了一个快死的人一起过来的,问他这人是谁,他也不说,只是说要见到您或者军师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