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有一个祸水群在线阅读 - 二六六:

二六六:

        既然冯念出了面,嬴政那边就不用特别去参见了,照计划,这晚皇帝陛下将会在宫中宴请梁国两位皇子,这之前的时间他们大可以自由安排。

        冯念就说带他出去转转,赔光光刚才内疚自责了,这会儿对母亲孺慕正深,自是非常愿意。

        “别穿这么正式,去换身轻薄凉快的。”

        昨晚还死抠着皇家体统不放的小太子这就换上了他娘让人准备的衣裳,跟着他娘他姐姐出门去了。

        从梁国来保护太子的还想追上去,被裴珩拦了下来。

        “人家母子出门你们跟着走什么走?”

        “皇上派我等前来贴身保护太子……”

        “得了吧!你觉得哪家当娘的能让儿子在自己跟前出事?你是没母亲?”

        侍卫:……

        你才没母亲!

        这话听了气归气,道理还是在的,以秦国现在的繁荣度连迫害别家皇储的理由都没有,他们确实可以省点心了。

        “那咱们做啥?”

        “没睡好的再去歇歇,歇不住的想出去看看也可,别走太远,差不多时辰就回来。”

        裴珩安排好手下的人,自己把门一关,倒床上躺了会儿。

        虽然昨晚已经睡过一夜了,他还是觉得这里很神奇,不需要引火拉下绳子灯就会亮,还有那个风扇,可比打扇凉快多了,床非常的软,躺上去好像整个人都陷进去了似的……来到这边之后,裴珩每天都感觉像在做梦,人家一个国宾馆比他们皇宫住着还舒服,不是做梦又是什么?

        裴珩忍不住去想,要是当初父皇没跟皇后娘娘闹翻,梁国又是何等光景呢?

        会不会也像这么好。

        不,不需要像这么好,有这一半都能让人高兴死了。

        裴珩躺平盯着头上吊灯发了会儿愣,之后翻身起来,走到外面阳台上去,昨天住进来的时候天色暗了,从阳台眺望出去只能看到一点夕阳余晖,现在是白天,太阳高高升起,从四楼望出去,前面这一片一览无余。

        大概因为发展的时间还不长,除了有两栋四五层的高楼,他们其他的房子还是在一二层高,应该翻新过,看着很是整洁规范。从裴珩站的这里能看到楼下街对面,整排商铺全都开门营业了。

        银行、邮局、百货商店、皮具店、药房、照相馆、烘焙坊……挂出来的招牌五花八门的,有些还做了玻璃橱窗展示商品,并贴出诸如“本店上新”“优惠巨大”的宣传海报。

        这些东西对冯念来说是复古,对裴珩这个第一次出国的土包子来讲,真大开眼界了。

        他在楼上,还看到自己人从国宾馆出去,就是刚才被他打发走的侍卫。

        他们应是看过摆放在房间里的攻略,拿着钱袋子就去了斜对面银行里,将带来的银两换成这边的纸票,这个过程用了一刻钟大概,等他们从银行出来,就跟土包子进城似的,一家家店看过去了。

        裴珩在四楼阳台上都听到他们此起彼伏的惊叹声,油然而生一种丢人现眼的感觉。

        这还不算,他听到下面三楼在笑,接着是一串儿鸟语,负责任说裴珩一句没听懂,但他品出笑话的意思了,楼下住的绝对在说看那些个土包子!

        他们可是梁国来的,十年之前,梁国还是受八方朝贡的超级大国,如今竟然被笑话了。

        最难受的是什么?

        随他们赴秦的在国内都是有身份的人,哪怕侍卫也不是普通侍卫。这些人到了秦国之后却跟乡下人头一回进城似的,看什么都新鲜,随便进一家店都想买东西。

        裴珩觉得,其实最应该过来看看的还是父皇,他们看到再多,回去说得天花乱坠没来过的人也未必信的。

        哪怕现在,还有些大臣觉得秦国也没有那么好,只是做出了一些别处没有的东西罢了。

        要怎么让这些人相信,把可笑的傲慢收起来,放低姿态去学习别人,这才是他们最要考虑的。

        阻碍大梁腾飞的从来不是外人,是自己人啊。

        裴珩冥思苦想了至少两个小时,他还没个章程,出去转悠的抱着大堆的东西回来了,人在房里都能听见外面的喧哗声,出去的侍卫还在可惜他们离京的时候没多带点钱。

        这群丢人现眼的东西!

        裴珩满头黑线拧开门:“都在吵什么?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不嫌丢人?”

        兴奋过头那几个才把分贝降下来。

        “对不起殿下,今后我们一定注意。”

        “您没出去看看可惜了,底下那些铺子里卖的东西是真好!那个钟表行里的金怀表太漂亮了!”

        “皮手套皮箱皮鞋做得也好!”

        “我们在烘焙坊买了好吃的,还去照相馆照了相,明天就能拿相片。”

        裴珩刚才就在琢磨,照相馆是卖什么东西的,听这些个侍卫说到他便问了。

        侍卫们用夸张的表达同他解释了何为照相,还说秦国这边刚才更新了一代身份证件,那上面就是贴相片盖钢印的,办事的时候拿起来一看就知道是不是本人,方便得很。

        这下子裴珩豁然开朗了。

        他可以请人照相然后带回去给父皇及没出过国的大臣们看啊!

        “那个只能在房里拍吗?可不可以拍外面?”

        “咱没问,但应该可以。照相馆里有面墙上贴了不少相片,我看了里面就有到外头拍的。”

        裴珩问了下,太子还没回来,他亲自下去一趟到照相馆看了。

        亲眼看到那一张张的照片才感觉这很神奇,拍出来的人和景色都太真实太清晰了,裴珩看的时候,有人来招呼他,问先生拍照吗?

        “我想去外面拍行不行?”

        “您想让没来过秦国的亲友看看这边的风景可对?”

        “没错。”

        “那您买一套风景照就成了,现成的,还便宜。要出去拍很耽误事收费也比较贵。”

        那人说着拿出个相簿,给他看了专门卖给外乡人的风景照长什么样子。就有点像后世旅游区卖的明信片,黑白的,没那么高级而已。

        里面涵盖了都城里所有的标志建筑,比如说斜对面的国宾馆,还有一些在其他国家看不到的店铺,有他们在节日庆典上拍的照片,载满人的客车,皇室专用小汽车的远景等等。

        裴珩拿了钱袋出来,这就去换了纸票,过来买了好几套。

        买好出去迎面撞上个报童,他又拿了份报纸在手上。

        ……

        这边裴珩为了让他父皇和各位大臣真正明白两国间的巨大差距操碎了心。另一头赔光光坐上他娘的白色轿车,将都城看了个遍,他比同行的哪个待遇都好,看的时候还有母亲这个专业人士为他解释。

        路过国立大学正门口的时候,赔光光眼都看直了。

        六六特骄傲说:“这是我们秦国最高等学府,地位堪比你们的国子监,这里教授的课程比国子监多多了,要不你来读几年?”

        “我可以???”

        “各国都想向咱们学习,娘说咱们不应吝啬,这边有计划开国际班,只要语言能力过关,符合录取标准的交上赞助费就能来读。”六六说罢,斜他一眼,“你年纪有点小了,你求求我的话,我可以考虑替你安排一下。”

        求你?

        你踏马都那么对我了我能求你?

        赔光光瞅向自家娘亲――

        跟裴乾一般无二的眼型,配上这个小鹿斑比的表情,有点刺激。

        冯念没忍住笑道:“国际班从明年开始招生,只要你父皇同意,娘给你写推荐信。来学学也好,像现在,你就算看到这边是什么样子,回去之后你还是可能无从下手,大学里面能教你很多,多在这边待些时候也能让你更清楚我们是如何做事的。”

        赔光光非常心动,他更加相信了冯念之前的说法,认为母亲当初是迫不得已,她心里一直很念着自己,是为自己好的。

        作为梁国的储君,赔光光认为自己很有必要出来学一学这边的先进知识。

        他现在也做不了父皇的主,最好就是趁父皇身体还不错的时候把该学的学齐活,以后他老人家年事高了,轮到自己发光发热的时候,肚子里有东西才知道该怎么安排,不至于被底下大臣牵着鼻子走。

        “我回去同父皇说说,争取求得他同意,拜托母亲预留个名额给我。”

        “行啊。”

        一圈转下来,时候也差不多了,冯念带他和六六一起吃了顿,之后将人送回国宾馆,让他歇歇,晚上还有宫宴。

        看赔光光进去了,冯念笑着看向自家女儿:“怎么想到邀请你弟弟来这边读书?娘以为你对他成见颇深,巴不得人早点回去。”

        “我对他是有不小的意见,所以才要留他下来方便观察,这人能装得了三五天,还能装得了三五年?他要是真的深刻反省了改好了,后面的事咱们再说。要是装这样子骗好处来的,给我拆穿了看我不轰他回去!”

        冯念笑着摇摇头。

        “你啊你。”

        六六一点儿没觉得自己小心眼了,特理直气壮说:“是舅舅教我的,舅舅说不能只看表面,凡事要往深了想,选择须大胆,做事得谨慎。咱们跟弟弟毕竟分开八年了,今儿个刚刚重逢能看出什么?还是应该长期考察。我就怕他心里有成见,嘴上却不说,哄得娘把心肝都掏了,回头他本性暴露出来您又要难受。”

        这个说法听着倒是没毛病。

        冯念只是纳闷,六六对她弟弟的信任度也太太太低,今儿个这般交流过后,一般人都该撤下心防,姐弟咋都和解了,他俩还是老样子。

        群里说,兴许是因为裴乾。

        因为裴乾当初就是大小心肝的喊着,到头来两个加起来都比不过他大梁江山,冯念跟裴乾闹翻那会儿赔光光不记事,六六却都七岁多了,她什么都知道,就从那时起可能就对甜言蜜语有抵抗了。

        你说任你说,我信不信再看看。

        普通人这样挺不好的,以后要当皇帝的人谨慎一点倒是没坏处。

        冯念说:“你有你的想法,你弟弟也有他的苦衷,互相之间多体谅一些。人的一生都会犯错,也不能总是揪着之前不放,多看看现在,知道吗?”

        “女儿知道,不会叫您夹在中间难做,我和赔光光的问题我们自己解决。”

        *

        赔光光上楼去之后,发现他娘的小轿车还在楼下停了好一阵子才开走的,看车子开走了,他回到屋里。

        昨个儿看到这间屋子,他心情复杂得很。

        这会儿再看竟然好很多了,就觉得母亲真是很厉害啊,她和别人描述的很不一样。

        在东宫那边赔光光听到的版本是,他母后来历不凡,因为这,所有人都捧着她,她也视为理所当然。

        当时她作为正宫皇后其实没怎么管过宫里的事,每天就是翻翻小说睡睡觉,要不就喊人来做衣裳打首饰,父皇总是惯着她,得了极品翡翠也是直接分她一半,那一半就装满了整个库房。

        哪怕像这样,父皇依然没留住母后,人嫌宫里待着不开心不自在说跑就跑了。

        之前冯念在赔光光心里的人设是这么立的,所以他觉得母后不对。

        重逢之后,他发现自己想的完全错了。

        他的母亲个聪明的、睿智的、有胆识有才学有眼光的大女人。

        她什么都懂,在秦国很受百姓爱戴。刚才只是小轿车开过去就有好多人冲她挥手向她致敬,透过车窗看出去就知道,那些人全是发自内心的,是真的感谢她,感谢她带来了好生活。

        父皇埋没了她呀。

        如母亲这般,被怎么优待都不过分。之前还有大臣笑话过,说秦国竟然立了个女人为储。

        看姐姐现在的样子。

        她和梁国那边谨小慎微的姐妹不同,她很潇洒大气。

        半日之间,赔光光整个想法都颠覆了。

        裴珩拿着相片过来就看到陷入沉思的太子九弟,心说父皇恐怕有麻烦了,好狐狸精娘娘真不是个简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