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挂机死神就能变强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章 投降

第一百一十章 投降

        清晨。

        林黎川一边吃着早餐,一边翻看着义骸从外面买来的报纸,目光随意地扫过上面醒目的黑色字体。

        ‘市研究所于昨日深夜发生一起大型爆炸事故,造成多人伤亡,经调查为研究人员操作失误引起,目前官方正在追责相关人员......’

        “联邦官方还是一如既往的老套路啊。”林黎川忍不住感慨了一句。

        将超凡事件定性为意外事故,从而掩盖超凡力量的存在,这便是白冠联邦欺瞒普罗大众的常用手段。

        也是得亏这个世界没有互联网,信息传递受到限制,官方才能如此行事。

        不过所谓的遮掩,也仅仅是针对普通民众,但凡有些社会地位的精英人物,恐怕或多或少都已意识到,或者知晓超凡世界的存在。

        “不知道其他国家是不是也是如此。”

        自言自语了一句,林黎川咬了口面包,翻到政治版面,看起了有关战争的新闻。

        最近大半个月来,与塔尼亚和千院的战争可以说是联邦内最受人瞩目的事件,无数人都在关注着战争的进展。

        然而报纸上与战争相关的新闻却是少之又少,仅有的一些也都是官方套话之类的无足轻重的报道,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联邦的局势很不妙。

        这是很明显的事,以联邦现在的处境,哪怕只有一点小胜利,肯定都会拿出来在报纸上大肆渲染报道,好安抚民众的情绪。

        然而事实上却并没有,这便足以说明一切了。

        好半晌,林黎川才收起报纸,转而打开监视光屏。

        画面上,吕刚正在路边一间小餐馆里吃着早餐,神情憔悴,脸色异常灰败。

        这些天林黎川偶尔会打开光屏关注吕刚的动态,不过后者大多数时间都待在房间里修炼,似乎是想尝试逼出体内的腐毒虫,只是看情况并没有成功。

        在千重覆灭的当下,吕刚就算肯冒着被严厉惩罚的风险返回组织,也是办不到了,没有解药,再过几天腐毒虫便会自我消亡,而他也会惨死在腐毒的猛烈毒性下。

        原本林黎川留着吕刚是想看能不能将其当成棋子,引来更多千重的成员,不过现在随着千重的灭亡,这个棋子也失去了原有的作用。

        “说起来这家伙身上的监视细菌,有效期好像就到明晚了,刚好是新年时分。”

        这个世界没有新历农历之分,新年便是指的每年1月1号,而今天已是12月30号,再过两天,就是林黎川在这个世界的第一个新年。

        “新年么......总觉得没什么实感。”

        关掉光屏,林黎川起身准备离开公寓,找个地方继续修炼灵子滞空技巧。

        候在一旁的义骸则是立刻上前,收拾起餐桌上的餐具和报纸。

        时间在修炼中飞快流逝,转眼便来到31号当晚。

        从废弃工厂回家的途中,林黎川发现街道上一片冷清,行人寥寥无几,完全没有记忆中以往过年时热闹的气氛。

        不过想到眼下联邦的现状,也就释然了。

        回到公寓,林黎川刚降落在阳台上,听到声响的义骸便从卧室里走了出来,将手机递了过来。

        “姑姑打来的电话,我没有接。”

        林黎川将天踏绚收入背包,随手接过手机一看,果然有个姑姑打来的未接来电,于是立刻回拨过去。

        “黎川?”

        “是我,姑姑,刚才有事在忙,没看到电话,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大事,我下周就要回临阳了,提前和你说一声。”

        林黎川心中一动,问道:“你的工作弄完了?”

        “算是吧,接下来可以休息一段时间。”

        “大概几号回来?”

        “3号。”

        “好,到时我去车站接你。”

        “嗯。”

        两人又聊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望着渐渐黯淡下去的手机屏幕,林黎川不由暗叹一声。

        姑姑这一回来,自己往后再想修炼或者进行某些隐秘行动,可就十分不方便了。

        而且作为最熟悉他的亲人,想在姑姑面前通过义骸来替代多半也行不通,被识破的可能性很大。

        “好在姑姑在临阳市应该待不久,等过完新年假期多半就会回去。”

        定了定神,林黎川又打开监视光屏,想要最后看看吕刚的状况,结果画面一闪出来,却惊讶发现后者正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双目圆瞪,已然没了气息,身下殷红的鲜血汇聚成一滩血池。

        透过窗外照射进来的月光,可以清晰见到吕刚面庞上犹自残留着惊惧与绝望的神情。

        望着这一幕,林黎川目光顿时一凝,随后便听到光屏内传来了隐约的交谈声,于是立刻转动视角。

        很快,画面上就出现了两个人影。

        两人的上半身隐藏在房间的阴影中,看不清容貌,只能从身形中隐约分辨出是两个男性。

        “为什么要杀了他?好歹是个黑铁阶战力,让他参与进来,为接下来的行动出份力也好。”

        “他体内有腐毒虫,还有两天不到就会毒发,我身上可没有解药。”

        “啧啧,腐毒虫,你们千重还真是喜欢弄这种狠辣阴毒的东西。”

        “彼此彼此。”

        顿了顿,那低沉淡漠的声音又继续道,“接应的人手安排得怎样了?”

        “差不多到齐了,怎么,你着急了?呵呵,不过也是,这次千重的惨败给上面带来了难以估量的损失,大人们对你的表现极为不满,如果不做出点成果,回去后你怕是要坐上七八年的冷板凳了。”

        闻言,那低沉声音默然数秒,随后才冷冷道:“你用不着冷嘲热讽,你们绑架林真衣侄子的行动不也失败了,还损失了两名白银阶成员,如果不将功补过,恐怕在大人们面前也得不到好。”

        “......好吧,的确如此,我们现在是一条船上的蚂蚱,总而言之,这次的行动必须成功。”

        另一个声音没有回答,似乎只是轻轻点了点头,旋即便转身离开房间。

        经过门口时,他的身影终于显露在月光下,却是个体型单薄瘦弱,脸窄瘦削,两颊无肉而塌陷,瞧着其貌不扬的男子,然而目光逡巡间,眼底偶尔掠过一抹毒蛇般的幽光,浑身上下更是透着阴冷渗人的气息,令人望之心悸。

        隔着光屏,目光落在画面中的男子身上,林黎川心中隐隐泛起一丝威胁感。

        “黄金阶!”

        他脑海中瞬间闪过一个念头。

        “这家伙的生物能量等级绝对超过了15级。”

        虽然还没真正遇见过黄金阶的超凡者,但此时林黎川的直觉却告诉他这个浑身散发着毒蛇般阴冷气息的男子就是黄金阶无疑。

        相比之下,另一个身材中等的男子便瞧着十分普通了,整个人气息内敛,看不出具体实力层次,不过既然能与阴冷男子平等对话,想来实力应该不会比后者差到哪儿去,多半也是黄金阶超凡者。

        “两个黄金阶么......”

        画面上,两人已经离开,房间恢复死寂,林黎川盯着吕刚的尸体,面上不禁泛起凝重之色。

        显而易见,这两个黄金阶超凡者正在图谋着什么,而且看样子多半与夜歌有关,甚至还有可能是针对他,最终目的便是为了姑姑。

        “一个是千重的人,应该就是宗野所说的千重残党,首领或副首领级别的人物,不过他们不是正在宁安市被夜歌追杀吗,怎么会跑到临阳来的?”

        “另一个家伙应该是和先前意图绑架我的两人同一势力,只是他们到底是哪个组织的?”

        林黎川轻皱眉头,吕刚一死,他埋在千重内部的监控顿时瓦解,无从再追踪他们的行动,而且那两人还都是黄金阶超凡者,就算想用监视细菌监控他们也办不到。

        “不知道夜歌知不知道千重的人来了临阳,如果不知道的话,得找个机会提醒一下他们才行。”林黎川暗暗想道。

        无论是姑姑与夜歌的关系,还是为了自身安全考虑,这件事都得知会夜歌,让他们早做准备,如果能就此将千重和那神秘组织的阴谋湮灭在摇篮中,那最好不过。

        “不过实力的提升也不能落下,终究还是得自己拥有足够实力,那样的话无论什么阴谋诡计,都能凭借力量直接碾灭。”

        从沉思中回过神来,林黎川长长舒了口气,打开个人面板看了一眼。

        经过这些天的积攒,强化点数已有3011点,只要再等多半个月左右,就能凑够升级灵压的点数。

        灵压Lv6毫无疑问是一个重要的关节点。

        只要突破到这一等级,始解就能成为常规战斗手段,而威力同时也能大幅度提升,正式突破15级,达到黄金等阶。

        从以往的所见所闻来看,黄金阶超凡者在任何国家都称得上是一方人物了,哪怕在千重和夜歌这等大型超凡势力中都能担任高层职务。

        到了那个层次,自己才算是在超凡世界真正站住了脚跟吧?

        林黎川正沉思间,突然被一阵剧烈的轰鸣声惊醒过来,连忙走到阳台一看,发现远处一股粗壮的烟柱直冲天际,汹涌的火光将夜空照得一片红亮,似乎是发生了十分猛烈的爆炸。

        “那个方向......我记得好像是港口?”

        与此同时,从远处还传来了细碎的毫无节奏的古怪声响。

        林黎川心中顿时生起好奇,犹豫数秒,还是取出天踏绚和面具,披戴在身上,整个人当即跃出窗外,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极速飞去。

        从小区大门上空飞过,横穿街道,越过一排排高低不一的房屋大楼,不多时,他便看到了声音的源头。

        入目所见,是一辆辆被漆成红啡色的装甲车,正缓慢而坚定地驶入临阳市街道。

        宽敞的街道上,所有拦路的汽车都被装甲车硬生生挤开,推到一旁,为后面的大部队士兵开路。

        一队队身着红啡色军装的士兵快速经过,他们头戴印着鹰狮标志的头盔,手持式样先进的冲锋枪,犹如蚁群般迅速而精准地流入市区,飞快击毙隐藏在各个黑暗角落里不多的反抗者,零星的枪鸣声和短促的榴弹爆炸声在深夜里远远传开来。

        再往后看去,则是一辆辆透着厚重与萧杀气息的坦克车,巨大的履带轰隆隆转动,自混凝土地面上碾压而过。

        当头一辆坦克上还插着一面漫卷飞扬的旗帜,象征着塔尼亚帝国统治权威的黄金鹰狮仰天咆哮,散发出摄人心魄的压迫感。

        街道两侧的房屋建筑一片黑暗,灯光熄灭,人们藏在窗帘后,神色呆滞地望着外边的军队,怔怔说不出话来。

        当!当!

        远处,塔楼的方向传来了十二点的钟声,悠远洪亮的钟声回荡在临阳市上空,久久不息。

        新年第一天,塔尼亚帝国军队攻占了临阳市。

        随后不久,白冠联邦正式宣布投降,领土并入塔尼亚帝国国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