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另类千金归来在线阅读 - 第480章 都崩溃了(3更)

第480章 都崩溃了(3更)

        牢房里,三人闻声抬头。

        颜瑾虞才看清她们的样子。

        头发凌乱,脸被抓花了,还能看到脸上的指甲印,身上的衣服也破了好几处。

        据秦灏的说法,是没给这几人用刑的。

        也就是说,她们弄成这副鬼样子,完全是她们自己打起来造成的。

        “颜瑾虞,你居然敢来!”

        “颜瑾虞!”

        “瑾虞,你放了我吧!就算不放,能不能将我关在别处,别和这两个疯子关在一起,就当我求你了!”

        前两道声音是楚伊然和闵丝丝,后一道是王枝。

        三人看到颜瑾虞,都一副恨不得吃了她的模样。

        不过王枝比较聪明,很快将恨意收住,爬过来求情。

        是的,爬。

        应该是被打得有点厉害,有些站不起来了。

        听到王枝的话,闵丝丝眼睛一亮,“颜……颜大小姐,我也求你,求你把我和这个疯子分开,再这样下去我会没命的!”

        楚伊然一听,不得了了,又要去打她,扯着她的头发,“你说谁是疯子?啊?你说谁是疯子!”

        确实和疯子没什么两样。

        其实一开始,这三人并不是这样的,关了这几天,她们被彻底逼得崩溃了。

        牢饭阴暗潮湿,还要老鼠蟑螂,三人又关在一个空间,一有精力就打架,加上吃喝拉撒都在这里……

        从小养尊处优,别说待在这里两三天,就是一两个小时,她们都觉得是煎熬。

        待了几天,不崩溃才怪。

        她们打,颜瑾虞冷眼旁观,丝毫不为所动。

        约莫三分钟过去,看她们又增了新伤,才说:“你们还要打吗?如果要打,我先离开,等你们打够了再来。还别说,这里可真臭,待这么几分钟我就有点忍受不了了。”

        “你们真厉害,能在这里住这么多天,啧啧,瞧你们这样,几天没洗澡了吧?隔这么远都能闻到一股臭味呢。”

        说着还捂住鼻子,十分嫌弃的模样。

        这无疑是在拉仇恨。

        闵丝丝和楚伊然眼神恶狠狠。

        王枝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只是她的怒她的恨都被她忍住了。

        “瑾虞,别管她们,我求求你,看在我从没做过什么对你不利的事的份上,把我和她们分开吧,我不求你放过我,只求你把我和她们分开,我真的不想和她们待在一个空间了!”

        王枝爬过来,说着就要拽颜瑾虞的裙角。

        颜瑾虞后退两步,她抓了个空。

        隔着铁栅栏,怎么都够不到人。

        闵丝丝也还算理智,忍了忍,将怒意压下,“颜大小姐,你也看到了,她就是个疯子,再这么下去,我真会没命的,你将我和她分开关吧!我求你了!”

        楚伊然一巴掌扇过去,“蠢货,谁让你求她?你以为你求她,她就会放过你?她巴不得你死在这里,巴不得我们自相残杀!”

        闵丝丝也不吃亏,还她一巴掌。

        “既然知道她巴不得我们自相残杀,为什么还要顺着她的心意来?你如果不对我动手,会有这么多事?我身上会有这么多伤?”

        “真是搞不懂,父亲到底是看上你哪里了?明明知道敌人想看什么,却还要顺着敌人的心意来,到底是我蠢还是你蠢?”

        三人里,身手最好的是楚伊然,只是很多时候,扭打到一块,都是王枝和闵丝丝两人打她一人。

        所以楚伊然的情况其实不比她们好多少。

        一开始王枝就劝过她们,让她们别自相残杀,因为打起来反而如了颜瑾虞的意。

        她们开始会听,但还没到一个小时,因为受不了这里的环境,就开始一个怨一个,骂骂咧咧,然后就打了起来。

        王枝劝架,不知道说了什么,两人就都同时对她出手。

        于是两人战就变成了三人战混战。

        越打越得劲。

        王枝无比后悔。

        当时在咖啡馆她为什么要多管闲事?如果她藏着不露面,颜瑾虞又怎么可能知道她的身份?

        让闵丝丝和楚伊然斗不就好了?

        她要教训楚伊然,借颜瑾虞的手就可以,为什么非要掺一脚?

        现在好了,连自己也搭了进来。

        她很清楚柳广是什么样的人,她落入颜瑾虞手里,柳广基本上就不会管她的死活了。

        即使和她一起被抓的,还有柳广的两个女儿!

        “瑾虞,不不,颜大小姐,就当我求你了,虽然我是先……柳广的人,可我真没做过什么对你不利的事啊,你就放过我吧!不然给我个痛快也行!”

        有颜瑾虞交代留着她们的命,有人盯着,王枝想死都不能。

        一番苦苦求饶,抬头却对上颜瑾虞似笑非笑的双眸。

        王枝一颗心跌入谷底。

        是了,她怎么忘了眼前这位是什么人?

        她根本不是什么心慈手软之辈。

        就算她没做过什么对颜瑾虞不利的事,仅凭她是柳广的人,落在颜瑾虞手里,她就注定只有死路一条。

        求颜瑾虞是不成了。

        于是王枝就将主意打到一旁的殷九烬身上,“九爷,求您高抬贵手饶过我这一次,我以后再也不会和你们为敌,不然我投诚,我投靠你们,将我知道的关于柳广的事都告诉你们,只求你们放过我!只求你们放过我!”

        殷九烬当然没搭理她。

        从始至终,殷九烬只淡淡扫过她们一眼就没再多管。

        一双眼睛都是盯着颜瑾虞看的。

        这会儿颜瑾虞还在这里,王枝就求情求到了他面前,殷九烬能高兴才怪。

        一道凌厉的目光扫过去,阴婺慑人。

        王枝的话就这么卡在了喉咙里。

        莫名的有种被人扼住喉咙的感觉。

        分明只是一个眼神而已。

        “你很能啊,当着我的面求我的人饶过你。看来这两天你确实被折磨得不轻啊,连点脑子都没有了。如果你刚才这番求情是求我,说不定还有点用,毕竟我的确对柳广的信息比较感兴趣……”

        王枝一喜。

        然而,颜瑾虞下一句话就泼了她个透心凉。

        只见颜瑾虞继续说:“现在嘛,因为你刚才的举动让我很不高兴,所以就算你真的有关于柳广的重要信息,也救不了你了呢。”

        “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竟会觉得求我没用,求我九哥就有用。是什么给你的错觉,让你觉得旁人都要尊称一声九爷的人,是个好说话的呢?”

        王枝闻言,顿时心凉一片。

        她确实犯蠢了。

        大名鼎鼎的九爷,心狠手辣的程度比之第一杀手“魑”来,只会有过之而无不及。

        她刚才到底是怎么想的?

        是脑子抽了吗?

        居然会求九爷,还是当着颜瑾虞的面!

        “我……我不求你放过我,颜大小姐,我用我知道的信息换一个单独的牢房,我不想和她们关在一起了!”

        “啧,要我说你什么好呢?我对柳广还算了解,如果你真掌握什么有用的信息,我可不觉得你落到我手里这么久,他还无动于衷。”

        王枝面如死灰。

        确实,她虽然是柳广精心培养的人,但她知道的关于柳广的信息,其实并不比颜瑾虞多多少。

        也就是说,她确实没有掌握什么有用的信息。

        “好了,打也打了,闹也闹了,我没有太多时间在这里和你们耗,说正事吧。”

        视线掠过王枝,扫向那边停手的两人。

        “你、你到底想怎么样?”王枝说了可以用柳广的信息做交换,颜瑾虞都不为所动,闵丝丝彻底怕了。

        她知道,无论如何,颜瑾虞都不会放过她们!

        “也不想怎么样,就是来送你们最后一程。毕竟,你们已经没什么价值了。”

        “什、什么叫我们已经没什么价值?你可以拿我们去和我父亲谈条件,他不可能不管我们!就算父亲不管她们,也不可能不管我!”楚伊然喊出声。

        初见楚伊然,她一头短发很有个性,还觉得她是个又冷又飒的美人,这会儿……

        不得不说,现在颜瑾虞有点失望了。

        有种高开低走的感觉。

        她还以为能潜伏在殷九烬和秦灏身边多年,还得当初那个什么柳俊青拼死相护的人会有多大的能耐,没想到……

        本以为是个王者,原来是个青铜。

        不过想想也是,如果楚伊然是个能耐的,也不可能在和秦灏一起执行任务的时候私自行动,让秦灏有罚她的机会。

        换一个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这么做。

        其实她很好奇,楚伊然这样的脑子,是如何在部队里潜伏这么多年不被发现的?

        想了想,颜瑾虞觉得只有一种可能。

        那就是,楚伊然潜伏这么多年,根本没送出什么关键信息,不然压根就藏不了这么多年。

        “楚小姐倒是很自信,你确定,在你和闵大小姐之间,柳广如果要救一个人,是救你而不是救她?”

        颜瑾虞笑着,一副什么都看透了的神情。

        见此,楚伊然根本没办法反驳她这个话,就算反驳,也是底气不足,“当、当然!我和这个蠢货谁更有价值,父亲会不清楚?”

        父亲为什么护着她,她很清楚。

        闵丝丝是由父亲亲自教养,她却是自己一步步走到今天。

        足可见她和闵丝丝,谁在父亲心里的分量更重。

        “可真给你脸,我从小是父亲教的,你呢?在父亲眼里,我明显比你重要多了!”如果不是怕伤上加伤,闵丝丝这会儿都冲过去打楚伊然了,而不是在这里一脸愤恨。

        闵丝丝这话,无疑是往楚伊然的伤口上戳。

        两人又一副要打起来的架势。

        颜瑾虞适时开口:“你们也不必争,这里有一段录音,是我专程录来放给你们听的。”

        说着就点开昨晚那段交换人质的录音。

        颜瑾虞不是恶趣味,她特地跑这么一趟,并非只为来放一段录音打击她们。

        虽说放了录音看到她们脸上不停变幻的表情,她心情很是舒畅。

        录音放完,包括王枝在内,三人都嚷着诸如“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之类的话。

        “录音就在这里,你们都已经亲耳听到,又何必再自欺欺人呢?”

        说完,颜瑾虞就没再管她们,而是看向隔壁牢房。

        彼时,牢房里关着一个被蒙了头套的人。

        一直没出声,是因为她的嘴也被堵住了。

        “那么这位应该也听清了这段录音吧?柳广不会管她们的死活,大抵也不会管你的死活呢。”

        牢房里的三人一惊。

        也看向隔壁牢房。

        这人是昨晚半夜带回来的,头套蒙着头,嘴巴又被堵住,她们根本不知道是什么人,还以为是秦灏新抓到的什么犯人。

        现在听颜瑾虞这么说,才知道极有可能是她们的自己人!

        难怪昨晚这人来到这里之后,她们打架,她挣扎得十分厉害,像是要阻止她们。

        “她、她是谁?”楚伊然下意识的开口问。

        “楚小姐不必着急,你很快就会知道。”

        颜瑾虞招手,让那个给他们领路的人打开隔壁牢房的门,去将那个人的头套取下并将人拖出来。

        人拖出来,头套也取下。

        看到她的脸,楚伊然反应最大,“妈!”

        颜瑾虞看着楚英,有一种居高临下不将她放在眼里的睥睨感。

        楚英有点被她的气势吓到,贴在嘴上的胶布被撕开,她看向颜瑾虞,惊恐又无措,“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抓我?”

        朝那边的楚伊然看去,她一脸心疼担忧,“为什么要抓我女儿?”

        颜瑾虞眨眨眼,对楚英的反应有点意外。

        “该说不愧是连柳广都能威胁的人吗?就连装无辜也装得挺像那么回事。”

        “好了,我也懒得和你废话,既然将你抓了来,你觉得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我看这里的刑具类型不少,不想你女儿受皮肉之苦,就将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吧。”

        ------题外话------

        *

        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