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娘子,别拿我当坐骑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第十三章: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其实没有逗弄悯生的意思,只是从前一直都作为一片莲叶生活了许久,没手没脚,没头没脸,哪里知道衣服是怎样穿的。虽然到如今,也算是活过了许多年了,各式各样的人也见到了不少,可是深交的却只有悯生一个,一起聊过天的,说过话的,顶多也就再加上一个无觉老和尚……

        示意莲叶虽然知道人身上都得穿着“衣服”这个遮羞布,可是从来都不知道这玩意儿究竟该怎么被人穿在身上。此时此刻,能帮她的,显然就只有一个悯生了。

        可是悯生几乎连看都不敢看向莲叶,他仍然偏过头,守着那些所谓的礼仪与戒律,轻声道:“男女有别,无量宗内没有女施主,也没有女和尚,你还是自己琢磨琢磨……”

        “男女有别?”莲叶口中念着这句话,忽然有些恼怒,道:“什么叫男女有别,我就是个莲叶,你做什么想的那么复杂?你到底帮不帮我穿衣服,是不是我变作男相你就肯帮忙了?”

        悯生十分无奈,道:“不是这个问题……”

        他一时十分无奈,再加上莲叶又开始扯着他的衣摆防着他离开,这样他方才刚生出了一点儿要落荒而逃的念头,立刻又被打破了。悯生在心里告诉自己,这个就是莲叶,是他的好友,不是什么别的东西,他们往日亦是十分的亲密无间,而且从前莲叶拼死保护他,如今遇上了这么一点点找麻烦,他总不能连忙都不帮……在心里做了这么一到思想建设,悯生仍是默念了两遍清心经,这才回过头去,将莲叶从水中带出来。

        少女的身体纤细美丽,犹带着一片湿漉漉的水渍,漆黑的长发贴在雪白的身体上,就像是盘旋不定的游蛇,清纯与妖娆的完美结合,有一种震慑人心的魅力……悯生只是匆匆扫过了一眼,就立刻闭上眼睛,偏过头去不敢再看。

        方才念的两遍清心经仿佛都念到了狗肚子里去,好不容易压下来的泛红的耳根子,此刻又是蠢蠢欲动。

        莲叶猛的被他拉住臂膀,还没有反应过来呢,就从水中出来了,整个人赤条条的站在岸边上,她自己初为人身,倒是不觉得羞涩,反而坦坦荡荡。反观悯生,握着莲叶手臂的那只手就好像是碰到了烙铁,又像是捉住了一条滑腻的小鱼,不敢将手握得太紧,可若是握的松了,又怕手上的人儿就这么溜走,简直难耐。

        莲叶本就是活泛的性子,面上的表情也十分的生动,看见悯生窘迫的性子,挑眉笑道:“小和尚,你害羞啦?跟我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这人身本就是为你而修的,你想怎么摸就怎么摸,想怎么看就怎么看,想要看多久都可以,我没意见的哦!”

        听听,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虽然莲叶说的这句话也是坦坦荡荡,她不懂情欲,说出来的话也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她怎么说,怎么听就是了。可是这话听在悯生的耳朵里,就免不了多了几分别的色彩。

        见悯生不搭话,甚至连看也不看她一眼,莲叶借着悯生一条胳膊稳住身形,又去够悯生的另一只手,她捉住悯生的手,轻轻的抚上自己的面庞,笑嘻嘻道:“你若是睁开眼睛看一看我,就知道我生的很好看,我可没有同你说假话,我当莲叶的时候是一片漂亮的莲叶,现在化成人形了,也很好看的呦!”

        就像是被什么烫到了似的,悯生连忙抽回手,他显然是听不下去莲叶的“浪言浪语”,于是道:“叶子,你还是暂时不要再说话了……”

        莲叶嘟了嘟嘴,不情不愿的闭嘴不说话了。哼,男人的嘴,可真是骗人的鬼,当初听不见人家说话的时候,都着急成什么样了,想方设法要听见她的声音,如今能听到她说话了,却又想要她闭嘴,这叫什么事啊!

        不过因为莲叶安静下来了,悯生总算是能定下心神来给她穿衣服了,只是因为闭着眼睛,看不见,所以套了好几次,那衣服总是套不对。悯生心中着急,他衣服穿不上去,手却总是不经意的会摸到莲叶的身上,倒让人有些怀疑他是不是在故意占人家便宜了。

        自然,占便宜什么的,当然是无稽之谈。莲叶忍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了,无奈的开口道:“小和尚,你这到底是在给我穿衣服呢,还是在故意折磨我呀?你不睁开眼睛,要怎么给我穿衣服?”

        悯生:“……”

        无奈,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悯生只好睁开眼睛,他唇角紧紧抿着,显然是紧张到了极点。

        往常,那位精通佛理、清心正气、被赞誉为近百年内最有可能立地成佛陀的悯生,再正经不过的佛门名士,此刻就像是一个毛头小子一样的手忙脚乱。衣带系错了许多次,又只好一个一个拆开来重新系,只不过是帮人穿上一身衣服,花了不知道有多少时间。每次指间轻轻触碰到莲叶皮肤的时候,就会引起一阵颤抖,连心中都是酥软一片。

        这是极乐之境,亦或是人间地狱?

        悯生分辨不出来。

        好不容易才将莲叶的衣服穿完了,莲叶全程都十分乖巧,站立着不动,任由摆布,完全配合悯生的动作。可是悯生仍然就像是完成了一个什么艰巨且困难的任务似的。

        衣服穿完了,悯生的头也快要垂到地上去了。总算是结束了,悯生轻轻呼出你口气……只是还不等他这口气呼出来,也不等他彻底放松下来,他面庞忽然被一双柔软的小手轻轻捧起来。

        莲叶十分的不满,她捧着悯生的脸,又忍不住在他面上掐了掐,把他一张俊脸掐成奇奇怪怪的形状,她生气道:“小和尚,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自化了人形以后,你就不拿正眼看我,你必须给我解释解释,这是为什么?”

        莲叶的手指冰冰凉凉,就像是刚从冷水中拿出来一样,捏在悯生的脸上,确实是十分舒服的。这样被半是耍赖半是胁迫着抬起头来,悯生一个恍神,不经意间就撞入了一片清澈的眼瞳深处。莲叶的眼睛生的滚圆,又很大,就像是一个不经世事的孩童一样,偏偏她眼尾又些微微上翘,透着一股非人的妩媚,趁着清透如水眼瞳,有一种自相矛盾的奇异美感。

        悯生张了张口,却说不出话来。

        莲叶逼近他,两人的鼻尖几乎相触,呼吸近乎可闻,道:“我知道你为什么不敢看我了,你们佛门有清规戒律,要让你们将清规戒律,不许你看女人对不对?”

        悯生连忙从她手中挣出来,退后两步,面色通红道:“既然你知道,为什么还要在问我!”

        莲叶不依不饶,道:“可是我化形出来就是这个样子,这也不是我自己能选择的了的。若是我可以选择,那我定然是要和你多亲近亲近,一定会化成一个男相的,哪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莲叶越说越委屈,腿上一软,竟然直接摔倒在地上,道:“我若是知道化成人形之后,你竟然这么疏离我,那我定然是不练这什么破劳子功法了,你等着,我这就变回去……咦,怎么变不回去了?”

        莲叶摔在地上,悯生心中一紧,下意识的就过去要扶,只是手伸了过去,还是忍住了,只招了一阵清风,将莲叶给托起来。

        莲叶急了,连忙问道:“小和尚,你说我练的这个功法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呀,往常化成什么别的东西,再变回去的时候就很简单,怎么今天变成人形之后,就变不回荷叶了呢?”

        看莲叶简直都要急坏了,眼尾含泪欲滴,悯生轻轻叹了一口气,安慰道:“叶子,你不要着急,这应当是你初为人身,尚不能操控熟练,还需适应适应,过些日子,等你将身体操纵自如了,自然还是能变回去的……”

        他顺着,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问道:“叶子,你能不能走路?走上两步让我看一看。”

        莲叶抽了抽鼻子,虽然不知道悯生为什么提出了这个一个要求。不过就是走路嘛,这还是很简单的,莲叶依言挪了挪腿,不曾想,她往日里是飞习惯了的,突然开始抬腿走路,腿上却瞬间好像失了力气似的,整个人控制不住,直直栽到下去。

        莲叶惊呼一声,眼看着地面越来越近,她竟然还有心思在想,自打她化作人形之后,小和尚就不再亲近她了,想必这下栽倒,他也不会出手相助了……唉,不会这么惨吧,才刚刚化作人形,难道这就要破相了吗?

        不过莲叶的担忧并没有变成现实,她没有栽倒地上,她直直撞进了悯生的怀抱之中,那是一个溢满了白檀香的怀抱,既温暖,又好闻。

        悯生的双手牢牢扶在她肩膀上,十分的有力,支撑着她不滑轮下去……莲叶一时之间有些恍惚,原来小时候的那个需要人保护的小豆丁,如今也已经长成了一个十分可靠、让人安心的角色,那个小小的男孩,如今已经变成男人了……

        悯生要比莲叶高上一头,接住莲叶的时候,刚好将她靠在自己的胸膛上,一开口说话,声音就在她头顶上响起。悯生就好像抱着一个烫手山芋似的,继续抱着也不是,撒手将她放了也不是,于是只好低声问道:“你怎么样?”

        莲叶这才回过神来,她赖在悯生怀中不肯离开,撒娇耍赖似的道:“我腿软,我走不动……”

        悯生干咳了一声,道:“我知道,刚化成人影就是这样,尤其是你这样从前没有腿脚的……多习惯习惯也就好了……”

        莲叶揪着他的袖子,然后扶着他的胳膊勉强站稳了,但仍然是很吃力。她试着迈出一条腿,仍然是使不上力气,亏得她几时抱住了悯生的胳膊,这才不至于再一头栽下去。

        莲叶抿了抿春,有些懊恼道:“我自己一个人不行的,你得帮我!”

        悯生这回倒是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道:“自然。”

        自打莲叶穿上了衣服,他就觉得自在的多了,虽然仍然有些心跳加速不敢看她,但是控制住自己不要落荒而逃这点还是可以做到了。

        他扶着莲叶,到岸边的亭子里坐下,轻声道:“你先在这里等一等,我早上缺了早课,要去跟师傅说一下,还有你化成人形的这个事情,师傅知道了,一定很高兴,他会夸你的……你乖乖坐在这里,等一等我,我很快就回来。”

        实在是难为悯生一气说了这么多话,他扶着莲叶,觉得她身上软软的,仿佛一掐就破了,于是很谨慎的让她靠在自己身上。他脸红的不像样子,心跳也如擂鼓,悯生心想,莲叶离得这么近,一定也听见了他心跳的声音。

        有些不好意思……

        莲叶乖乖点了点头,对着悯生笑了一下,一双眼睛笑的弯弯的,露出雪白的贝齿,比花儿还要美丽,莲叶笑嘻嘻道:“你要快一点回来,我一个人等的久了,会很无聊的!”

        悯生最终还是落荒而逃了……

        说实在的,悯生逃了早课,无觉并不是觉得很意外,年轻的僧人嘛,总是会有厌学的时候。

        因此当悯生越来认错的时候,无觉便很是直截了当的道:“往后的早课,你都不用过来了。”

        悯生十分惊愕,道:“弟子已经知错了,往后再也不会缺席早课了……”

        无觉十分慈祥和善,宣了一声佛号,道:“为师并没有生气,只是因为早课实际上是给寺内的年轻僧人准备的,以你如今的修为,确实是可以不用来参加的。”

        他想了想,又道:“俗家有一句话,师傅引进门,修行在个人,为师觉得说的十分在理。你佛法参悟的十分透彻,已经不需要别人在逐字逐句解释佛理了,如今也该到了自己参悟的时候,要抓住时间啊!”

        既然师傅都已经这么说了,悯生也只好点了点头,道:“谨遵师傅教诲。”

        他顿了顿,组织了一下语言,刚想将莲叶化成人形的事情告诉无觉,却看见无觉眨了眨眼睛,颇有些玩笑的意思,道:“况且这些日子,你的那位小友修行也到了关键的时刻,恐怕正需要你帮忙呢!”

        悯生十分惊讶,又有些了然的点点头,他师傅无觉法师修为高深,自然知道这无量宗内的一片莲叶已然化了人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