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生逢其时三部曲在线阅读 - 第286章 决策不能只靠情绪,还要有逻辑

第286章 决策不能只靠情绪,还要有逻辑

        周二晚上,aimee就把搜集的关于cbc和sm的资料,从做竞品分析的专业角度,做一个比较。她打开电脑,对着上面的表格,分定量和定性两条线,给白昼做分析,有理有据,专业周到。白昼听的过程中,没有像平时和aimee在家里那样,打情骂俏、嘻嘻哈哈,而是仿佛在听投委会做项目评估一样,专注、冷静。

        “芫芫,你居然想到用思维导图来分析,真是太厉害了!”白昼听完宁芫的介绍,直接竖起了大拇指。

        思维导图,是英国记忆力之父托尼.博赞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创造的笔记方法,焦点集中、主干发散、层次分明、节点相连,用来整理思路效率极高!

        “我见过不少女性,遇到问题,都是用情绪来反应,毫无逻辑可言,我这是找了个什么仙女老婆,做决定的时候,要智商有智商、要情商有情商、要方法有方法、要效率有效率!看你的分析,就是在享受思维和决策的快乐!如果我的投资决策会,都是你这么漂亮聪明的女孩子来讲,那我会有多喜欢工作啊!”

        宁芫紧紧地搂着白昼的腰,把脸贴在他温暖宽厚的胸口蹭来蹭去:“来,让夸奖来得更猛烈一些吧!就算你的赞美排山倒海,我也一样能搂着你傲立风中!”

        白昼马上意识到不对:“我错了!这世界上这么又漂亮又聪明的女孩子,只有这一个!”他把宁芫揽在怀里,深深地吻了一把她饱满的额头、深邃的眼窝:“我只能用我自己来嘉奖你了!”

        “我还就吃这套,就喜欢你这么没有原则地宠我。”宁芫只有在白昼面前,才会有这样的娇憨。

        “怎么宠你都不够!”白昼双手捧着她的脸,两只大拇指轻轻地从她的鼻尖摩挲到面颊。

        “老婆,你怎么这么好看呢?”白昼的眼睛里星光闪闪。

        宁芫撅着嘴打算亲白昼,白昼闭上眼睛,准备结结实实地浪漫一把,却感觉到宁芫突然笑得肩膀一抖一抖的。他睁开眼,果然看到她一个人在傻笑。

        这个家伙,总是在气氛极其美好的时候,突然坍台。

        “不要一个人笑嘛,说出来让我也乐呵乐呵。”白昼拧了拧她的脸。

        “你刚才不是问怎么这么好看吗?我脑子里立刻跳出来了三个答案。”

        “那我来猜猜是哪三个,好不好?”白昼也笑得很顽皮。

        “行啊,来,交换灵魂!”宁芫两只胳膊吊在白昼脖子上,眨巴着眼满怀期待地望着他。

        “第一个答案:王八看绿豆呗!”

        两个人一起爆笑起来–“快说,谁是王八、谁是绿豆?”

        “必须你是王八,我是绿豆啊!”白昼反应飞快。

        “为什么?”宁芫好奇他的逻辑。

        “因为你会生蛋,我不会啊。”白昼的答案,让宁芫敲了他一下:“你这是连小伦一起骂了啊!”

        “不能不能,我怎么舍得骂你和小伦啊。”白昼赶紧亲了亲宁芫。

        “你一大老爷们,说绿豆,像是被绿了似的,不好不好。”宁芫赶紧摇头。

        “这确实是三个答案之一,不过最不合适,我们俩不适合说王八看绿豆。”宁芫断然给这个答案打了叉。

        “那第二个答案是,情人眼里出西施。”白昼又亲了一下眼前他的西施。

        “这个也是对的哦,老公。”宁芫也回亲了一下他的眼睛,她的唇感受到他的睫毛和眼珠,心里泛起似水的柔情。

        “第三个答案嘛,一定是一个成语。”白昼这肯定的语气,让宁芫直呼:“太可怕了!看来我在你心里没有神秘感了!你一定会猜对的!”

        “那我就公布第三个答案了啊:一双两美!”白昼得意洋洋的样子,让宁芫瞬间晕倒在他怀里。

        “受不了了,受不了了,果然你是另一个我!”

        “一双两美还有一个一字之差的成语,你知道吗?”白昼继续炫耀。

        “那你说我知不知道呢?”宁芫趴在他胸口,抬起头俏皮地问。

        “小娘子你当然知道咯。来,说给你相公听听。”白昼摸着宁芫的头,撩拨着她。

        “一双两好啊,相公。”宁芫起身作了个揖。

        这对一双两好的夫妻,当时做的决定,就是brennan不离开sm,今天谈的目标,就是不让norman夫妇失望,尽量让他们理解和谅解brennan的决定,交流的时候,千万不要反驳,互相说的话,意见相合的就交织、强化、升华,意见分歧的就平行、耐心、淡化。

        不过今天和norman夫妇的见面,比他们俩预想的轻松很多,因为李俐一直在拆norman的台。norman劝brennan的两个突破口–可以base在上海照顾家庭、可以多赚钱,都被李俐一一击破:brennan怎么会舍得这么漂亮的老婆,肯定早就已经调整好了嘛;brennan家里又没什么负担,要挣那么多干嘛?

        如果是以前的norman,听到老婆说这些话,肯定会气得以后再也不带她出来应酬,甚至羞愧得很久都放不下这件事情,但现在的他,觉得老婆说什么都有道理,是他考虑得不周到。他这样表态,让李俐自信起来,越来越放松。

        “其实我也吃不准我家norman去cbc能干多久,毕竟是新公司,压力肯定大的。”

        “我听说过,跳槽去新公司,职位越高,要求也越高。人家那么多钱不是白给的,你一去那里,就要给人家公司赚钱的,能不能赚到,几个月就见分晓了。唉,我其实也很担心的。”李俐这么真实的想法,对他们来劝brennan,真是负作用–想想啊,norman这个当老板的都吃不准新工作能干多久,跟着他去的马仔能有安全感吗?这一脚跳空,崴了脚、甚至跳到坑里了,可咋办?

        norman听到这些话,居然也跟着叹了口气:“你说得对。我现在脚跟还没站稳呢,就这么拉brennan一起过去,风险太大了。万一不合适,我留不住不说,还拖累了brennan。我想要brennan继续帮我的想法,我还是要表达的,不过,这件事情,可以等过一段时间,看看我在cbc的发展,我再来找你。”

        本来一门心思过来挖墙角的norman,这么快就放下目标,偃旗息鼓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