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帝妃凰图在线阅读 - 第415章 脸是什么

第415章 脸是什么

        想知道的事情都知道得差不多了,南姒和夜小七转身先走了出去。

        姬凰羽还有些话要跟东华大祭司探讨。

        走出祭司殿之后,南姒和夜君陵的神色肉眼可见的轻松了许多,他们并不担心东华会泄露什么给姬凰羽知道,事实上,那些并不是非瞒不可的秘密。

        只是能不说,当然还是不说的好。

        况且东华其实也不算是个嘴碎的人,他既然知道南姒想隐瞒些什么,大抵上是愿意配合她的。

        此行得到了两个好消息。

        其一是短寿之命因他们的女儿而得到了扭转,其二是他们的女儿安然无恙。

        南姒忍不住有些小人之心:“夜小七。”

        夜君陵偏头:“嗯?”

        “你说当初我们生下女儿的时候,东华是不是早就知道女儿的出生会改变我短寿的命格,所以他才不想我们生下孩子?”

        毕竟夜君陵的命运已经跟南姒绑定在了一起,所以假若南姒短寿之命已改,那么夜小七的寿命便也跟着南姒一起改了,那东华就无法得到夜小七多余的寿命。

        这么一来,他们之间的交易岂不是就自动作废了?

        “姒儿说的对。”夜君陵点头,“他心里应该就是这么想的,所以才说孩子来的不是时候。”

        东华心里怎么想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姒儿觉得他是怎么想的,他就是怎么想的。

        南姒斜睨他一眼:“现在什么感觉?”

        夜君陵抿唇浅笑:“没什么感觉,就是想跟姒儿驰骋江山,享受余生。”

        毕竟生命如此美好。

        毕竟他们占据了这么多的优势。

        毕竟他们都还年轻,太平淡的生活方式似乎不太适合他们,夜君陵想要给姒儿一个荣耀天下的身份——

        她是东陵公主,起点太高,但东陵不是她最终的归属。

        东澜才是。

        不,应该是夜小七才是她的归属,或者说,她是夜小七的归属。

        他们都是彼此生命中最重要的存在,是生命中无法割舍的牵绊,也是这一生将要携手终老的人。

        东澜的江山将是夜君陵送给南姒最好的聘礼。

        “姒儿。”夜君陵沉吟,“为了表达我的诚意,以及少受一些磨难,你说我直接用东澜江山作为嫁妆来迎娶你,岳父大人那边是不是会比较好过一些?”

        南姒抬眸:“你要是愿意放弃江山,做我的驸马,他们大概更愿意让你好过。”

        “可是东陵的江山以后会由你的皇兄来做。”夜君陵低笑,“就算你贵为公主,等我们以后有了孩子,那也就只是个郡主,一代代之后,就渐渐淡出皇族视线了。可东澜天子不一样,我们的孩子可以一直都是皇帝。”

        南姒道:“万一生了孩子多,自相残杀呢?”

        “我们只生一个。”夜君陵道,“而且不管是公主还是女皇,他们在意的只是我的态度,我甘为姒儿附属,岳父大人应该挑不出毛病。”

        什么意思?

        南姒皱眉:“附属?”

        “就是你为皇,我为臣。”夜君陵伸手环着南姒的腰,声音低低的,绵软柔情,“岳母大人是个圣明无双的女皇,我相信姒儿会做得比岳母大人还好。”

        “夜小七。”南姒嗓音冷静,“你这个想法很危险。”

        “怎么会危险?”夜君陵低眉看她,“我方才不是说了,以江山为聘,既然是聘礼,那自然都是你的。”

        “东澜大臣们不会同意,他们会骂你是昏君。”南姒说着,漫不经心地补充了一句,“千古昏君。”

        夜君陵撇嘴:“我喜欢的人又不是他们,管他们怎么说怎么想。”

        南姒一时无言。

        “就这么决定了。”夜君陵轻叹,“我为皇,大臣们隔三差五又要让我选秀,干脆皇帝让你来当,看他们还敢说什么。”

        顿了顿,“他们若是不同意,就说这说岳母大人的意思,看东澜臣民敢不敢反抗。”

        南姒:“……”

        “一国储君做到这份上,也算是古往今来仅此一家了。”姬凰羽走出祭司殿,听到夜君陵这番话,不由冷笑,“若是让东澜君臣听到,不知道会不会气得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连夜思索着该怎么废储另立。”

        夜君陵转头,俊美眉眼间不经意地浮现几分孤傲:“现在已经不是他们想废就能废的了,这江山除非我跟姒儿不要,否则他们谁也左右不了帝位归属。”

        姬凰羽挑眉,眼底浮现几分意外。

        他还以为这小子一味地只知逆来顺受,没想到看起来还挺有帝位威仪。

        “况且姬叔叔当年不也是为了岳母大人,而心甘情愿放弃了南疆的江山?”夜君陵眉眼淡淡,“姬叔叔可以做的事情,君陵同样能做。东澜虽没有祭司殿加持,可我有强大的岳家作为后盾,到时候就算朝臣们如何反对,他们也不会敢于真的跟东陵帝国抗衡。”

        姬凰羽皱眉,“你的意思是,利用岳母家的势力作为倚仗,把东澜江山送给小六?”

        这人莫不是个傻子吧?

        夜君陵点头。

        “凰爹爹别听他胡说八道。”南姒语气淡淡,“我跟娘不一样,娘亲是女皇,有野心有魄力。我生性懒怠,对江山社稷一点兴趣都没有,别把责任往我身上推。”

        夜君陵低眸:“姒儿,我只是觉得东澜皇后的身份委屈了你。”

        “委屈?”南姒散漫道,“那就把我当祖宗供着吧,一日三炷香别忘了,还得早晚请安磕头——”

        “越说越离谱。”姬凰羽嘴角一抽,简直服了他们,“果然是天生一对。”

        夜君陵勾起唇角,低眉垂眼:“多谢姬叔叔认可,我也觉得我跟姒儿是天生一对。”

        姬凰羽:“……”

        南姒抬手,揉了揉某人的脑袋:“脸呢?”

        夜君陵抓着她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亲:“要姒儿就好了,要脸干什么?”

        的确是连脸都不要了。

        姬凰羽没什么表情地看了他们一眼,语气不冷不热:“先回王府住下,在这里休息一晚,明天早上赶路。”

        夜君陵心情好,南姒心情也好。

        两人不约而同地点头,眼底掩不住柔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