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全球战国在线阅读 - 第五九五章 流通货币不足

第五九五章 流通货币不足

        “黎塞留先生,在北京住了快一年了,还习惯么?”

        “尊敬的陛下,这里除了夏天太热,冬天太冷以外,其他的都挺好。”

        你这回答,真是让朕无言以对啊。

        “咳咳,先生对我大明的机构大改怎么看啊?”

        “哦,陛下,这是贵国不断追求完美,并不断超越自身的伟大举动,在我看来,以前的大明官制已经非常完美了,但经过陛下的改良后,让我看到了完美之上的世界。”

        看来跟你这个糟老头子是没法沟通了。不对啊,据方正化、田尔耕等人传递过来的消息,这家伙在本次机构大改中,给孙承宗等人提出了很多行之有效的意见啊,怎么见到了朕就变成了一只舔狗?

        罢了罢了,你还是不要在朕身边了,不然咱们两个迟早都要废掉。

        “呃,这个,今天请先生来呢,是有一件事情需要先生的帮助。”

        “请您指示,陛下,我愿意为了您......”

        “好了好了,朕直接切入主题吧。大约在十一、二年前,朕在仰光组建了一个针对西班牙的特殊学校,主要是用白人孩子进行培养杀手、间谍、妓女......现在,这个学校里的第一批学生,年纪大的二十多岁了,小的也有十六七岁了。也就是说,这会儿已经到了他们该发挥作用的时候了。

        不过呢,培养他们的老师,到底还是我大明的官员。虽然他们已经竭尽全力,但到底对于欧洲的各种宫廷礼节、欧洲各族的风土人情不是很了解,所以......”

        “在仰光还有这样的学校?哦,那个时候我还没有见到陛下,他们不跟我讲也情有可原。”马上自我开导后,黎塞留立刻摆正了自己的位置:“我明白了,陛下,如您允许,我会尽快启程前往仰光。”

        “非常感谢您的帮助,黎塞留先生。这样吧,为了方便您在我大明境内办事,朕封你为大明的子爵吧。”

        先前一直献媚的脸不见了,取而代之是一种很委屈的声音:“只是子爵吗?”

        “嗨,黎塞留啊,你来我们大明也很久了,应该听过‘无功不受禄’这话吧?这一下子拿出一个子爵,朕的臣子们知道了,朕解释起来也是很为难的。你且去仰光好好工作,只要做得好,朕怎么会吝啬爵位呢?”

        “好吧,如您所愿,陛下。我会通过我的工作,让那些嫉妒我的人闭嘴的。”

        看着圆滚滚的黎塞留迈着艰难的步伐走了出去,刚才一直沉默不语,站在朱由栋身后的方正化轻轻的哼了一声:“这个红夷,忒不知好歹了。”

        “哈哈哈,方正化,你不要小看他,这个家伙还是很有本事的。嗯,先让他去帮朕把那个专门针对中东、欧洲的间谍学校完善了。然后朕还有新的差事给他。”说完这话后,朱由栋又遥遥的看了一眼几乎就要消失在自己视线里的黎塞留的身影:“待会你派人去海军那边招呼一声,这次远航去仰光,要直航,不得沿途停靠,让这家伙在船上饿上一段时间。猫逼的,再这么让他在北京吃下去,迟早搞出一身病来。”

        “是,奴婢遵旨。”

        “嗯。”抬头看了一眼屋子里的座钟:“今天下午还有什么事?”

        “万岁爷,今天下午还有两件事。第一,大冢宰向您汇报明年的公务员考试事项。第二,新任皇家银行行长李国俊有经济类的问题向您单独请示。现在他们都在外面候着了。”

        “咦?看来今天的事情不是很多了嘛,朕晚上可以好好安排一下了。那个,皇后和贵妃都还没有回来吧?”

        “皇后按照万岁爷的旨意去了湖南看望当地的血吸虫病患,贵妃娘娘去了新建的吉林布政司慰问当地农场的福国、桂国、日本劳工。都还没有回来。”

        “啧啧,这可是难得啊,咳咳,你先叫孙先生来。然后把黎塞留的事情安排了,剩下的事情?”

        “噗嗤~”实在是忍不住了:自家这位皇上啊,在朝廷上已经实现了一言九鼎,除了不太爱杀人以至于让官员们不是很惧怕之外,其威望已经超过了本朝的太祖和成祖了。但是在后宅里,这位好像有点怕老婆?连尝个鲜都要偷偷来?

        “是,奴婢知道了,奴婢一定安排得万岁爷满意。”

        看着方正化一脸暧昧的走了出去,朱由栋嘴角扯了扯:你个宦官懂个屁,朕是怕媳妇嘛?这天底下除了软饭男,就没有怕媳妇的男人。所谓怕,不过是爱的另一种表现而已。这是生活的一种情趣,你不懂!

        “臣孙承宗拜见皇上。”

        “孙先生不必多礼。”

        “礼不可废。”严格而精准的走完流程后,孙承宗道:“皇上,按照本次机构大改的要求,从明年开始,国家和地方公务员考试的职责全部从教育部转移到人事部。臣接到这个任务后,鉴于脱胎于吏部的人事部以前从未组织过大型的考试,臣遂与大宗伯多次交流沟通,幸赖君一为人不愧谦谦君子,对臣倾囊相授。然后臣与人事部的同僚们又经过反复商讨,至此做好了考试方案,请皇上审定。”

        这个方案里,考试内容是没什么好说的:诗词10%,行测40%,申论50%。最后根据考试成绩排序,按照一定比例进入面试......可以说,除了要照顾到这个时代的读书人大多都寻章摘句的习惯,在考试里放了一点诗词内容外,其他的,已经跟后世无异了。

        但是后世的公务员考试,是处于信息时代:报名、身份验证、防替考、防作弊、防止考官徇私等,很多都有信息技术支撑。而这个位面的大明,才刚刚进入蒸汽时代。所以,考试本身没什么好说的,反而是考试之外的事项,君臣二人探讨了很久。

        “孙先生,本次考试的考官,人事部为主,抽调教育部、礼仪总局等相关部门协助。因为各省区的地方公务员是各自招录,所以地方考试的时间倒不必统一。

        朕意,地方公务员考试分两轮,第一轮由各府组织,主要工作是初筛,防止那些大字都不认识的家伙来捣乱。第二轮由各省区组织。国家公务员考试也如此办理,没能通过府试的,就不要来北京了。”

        “是,臣领旨。”

        “至于防舞弊的事情,朕刚才说了那么多,孙先生也提了很多办法,就照着孙先生的意思来办好了。总之呢,今年先招收国家公务员五千人,地方公务员十万人,总之是先把架子搭起来。然后,争取用三到五年的时间,逐步充实各级衙门的人员。”

        “是,臣谨遵皇上旨意。只是皇上,现在各地的武警部队尚未组建起来。这地方上的吏员、差役,原本以为皇上是直接让他们专职为地方上的公务员。这要是整个考试方案一公布,臣只怕地方上会乱。”

        “哼,能有多乱?造反吗?朕倒是想看看地方上的那些地头蛇能够掀起什么花来。朕的很多矿场这会儿都还缺苦工呢!”

        这个......看了看在自己面前,正值盛年的皇帝,已经六十八岁的孙承宗苦笑着摇了摇头:军队的绝对效忠,就是这位皇帝的底气所在啊。

        “皇上,臣还有一事。”

        “孙先生请讲。”

        “国家公务员考试还分南北榜么?”

        “这个嘛......”仔细想了想后,朱由栋无奈的摇了摇头:“还是按照老规矩办吧。”

        没得办法啊,江南的经济本来就比北方发达,在工业革命之初,北方这边除了晋商有资本进入工业外,其他各省的士绅们本来底蕴比起南方的士绅们就差了太远,关键是意识还没有跟上——结果一步慢步步慢,现在北方的经济虽然也在发展,但比起南方差得更远了。

        经济差,自然能供孩子读书的钱就少。而国家推广义务教育才刚刚起步,还没有做到全覆盖。所以,这会儿还得弄个南北榜出来。

        “皇上圣明。不过皇上,这比例估计得调整一下。”

        “怎么了?”

        “臣已经接到福王、桂王、日本关白的亲笔信,他们国内的士子,也想参加这个考试。”

        “啊?哎哟,这是好事啊。这样吧,孙先生给大明本土之外的士子,5%,不,3%,不不不,1%的录取名额吧。这1%呢,就从南方的55%里砍吧。”

        “是,臣明白了。如此,臣告退。”

        “孙先生慢走。”

        孙承宗退下后,新任皇家银行行长李国俊被引了进来。

        “李行长,新官上任感觉如何啊?朕听司礼监说,你有重大经济事项要和朕面谈?”

        “皇上,臣坐在这个位置,觉得比以前的收税麻烦多了。至于今日求皇上接见,是因为臣去了银行三个月后,发现了一个巨大的隐患。”

        “嗯?”

        “皇上,市面上流通的银子,好像有点不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