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娘子请住手在线阅读 - 第17章 依仗

第17章 依仗

        所谓妖兽虽然带了个“兽”字,却和普通野兽完全不是一码事——这东西天生会吸纳天地灵元来修炼,凶猛异常,有的还能施展强横的妖术!甚至有人说,这世上最为强大的妖兽可与真仙一搏!

        不过那种妖王级别的存在大多深居崇山峻岭之中,极少与人类发生冲突。不过偏远村镇被低阶妖兽屠戮事情却时有发生,动辄死伤成百上千人。

        “没想到溪山边缘竟有妖兽出没。”凌月站起身来,朝许扬恭敬施礼,“幸有许少师出手,否则我等今晚难免一番苦战。”

        宋小南肃然道:“这头二阶妖兽论灵力,虽只与炼气二重之人相近,但其筋骨强健,皮糙肉厚。若是凶性爆发拼起命来,小璇多半会受不轻的伤。”

        宋璇不住点头,“月黑风高之下,极易被这畜牲偷袭,也就许少师能如此从容不迫。”

        “就是,就是……”

        许扬在凤鸣城时没机会见到妖兽,今晚倒是零距离接触了一次。

        他心中惊疑不定,方才真是命悬一线,这头嗜奎猲明显是想偷袭自己,但为何没有下手?就我这小身板,恐怕连它样子还没看清楚就变成狼粪了。

        他思来想去,觉得只有那妖兽中了自己的媚术一种解释,当下更觉这天韵缠心功着实不凡,竟连妖兽都不放过……看来就算这功法提高修为的能力有限,但仅凭这媚术“迷心”,自己也能多个不错的依仗。

        另一边,宋璇利索地从嗜奎猲身上切下两大块肉来,乐呵呵地递给宋小南,“这妖兽皮糙肉厚,大部分皮肉都跟木头似的嚼不动,唯独耳朵后面这两块肥美鲜嫩,最是好吃。哥,你手艺好,就交给你了。”

        “好,”宋小南接过妖兽肉,喜滋滋道,“那我们加顿夜宵。”

        随着几人说说笑笑地返回篝火旁,许扬逐渐压下了心中惊慌,却又暗自苦笑,刚才自己竟在这黑灯瞎火的地方,对一头妖兽抛了半个来小时的媚眼……

        宋小南清洗了那两块肉,切成条状,又以树枝穿起来,却不用篝火去烤,而是右手一翻,掌心瞬间覆盖蓝紫色的火苗。

        那看似不大的火焰添在妖兽肉上,立刻发出滋滋声响,显然温度极高。不多会儿工夫,一股肉香便在山石附近蔓延开来。

        众人就着山泉,谈笑间瓜分了妖兽肉,皆是吃得满嘴流油,不住挑指称赞。

        吃喝完毕,几人在巨石间各自找了空地,和衣沉沉睡去。

        许扬刚躺下身,就觉得腹间有暖意向四下漾出,忙凝神查探其中缘由,却发现竟是一缕缕稀薄的灵元。

        说是“稀薄”,却也足抵得上他全身气血中所含的灵元精华。

        难道妖兽肉能补充灵元?他大为惊讶,从没听说有这种补充灵元的方式啊!

        他坐起身来,正看到不远处值夜的宋璇,于是便旁敲侧击地问她妖兽肉、灵元之类。

        而宋璇却只说“味道鲜美”,以及她哥厨艺高超日后必是贤夫良父等“废话”,根本没提到半句灵元。

        许扬无奈,只得放下疑惑继续睡觉,白天修炼天韵缠心功心法对魂魄压力极大,加上旅途劳累,疲倦感迅速涌出,令他的意识很快便模糊起来。

        ……

        子时。

        距许扬等人二里外的小山丘上。

        一只白喙白爪,头顶长翎的乌鸦在空中盘旋一圈,收翅落在一名长着锥子脸,身材瘦高的中年女人肩上。

        那乌鸦凑在她耳边不住张嘴,如在低语。

        片刻,乌鸦抬起头来。中年女人把玩着食指上的粗木戒指,侧身看向身旁的三当家,“一高、两矮、一胖,共四人。哦,还有个男的。”

        “大当家的,是他们没错!”柳眉樱桃嘴的女人兴奋点头,“两个矮的里面有一个便是许家那小子乔装的。许家到处张贴告示,只要能将他带回去,酬银五万两。”

        “哼,凤鸣城许家的大少爷,五万两怎够?”旁侧一名背盾的独眼女人冷声道,“至少得让他们拿出五十万两赎人。”

        “二姐说得对!”三当家乐呵呵道,“还有那个胖的,虽不知她是什么来历,不过一顿饭能花五十多两,肯定也不是普通人家。”

        “嗯,抓来拷问一番即知她底细了。”大当家满意点头,“有了这一大笔钱,换成武器、灵符、丹药,那件事便能增加三分成算!”

        独眼女人却谨慎道:“老三,这几个人的实力如何?”

        三当家收起了笑脸,道:“经我这一路观察,其中背铁尺那人是炼气三重无疑。中等身材挎剑之人差不多也是此等实力。

        “那个胖子虽带着剑,但从她花钱雇护卫才敢上路来看,实力应该不高。我估摸着至多炼气一重。

        “至于那两个男的,都未携带兵刃,应该……”

        大当家摆手打断了她,“男人就不用管了,随便找两个人擒住他们便是。”

        不远处几个小喽啰拍着麻牛的肩膀,奉承道:“麻姐这次可是立下大功!”

        “可不是,等麻姐升了头目,可别忘了兄弟们。”

        麻牛满脸得意之色,却“谦虚”道:“这活还没干完,说头目什么的还早哪。”

        立刻有人接道:“嗐!咱大当家的炼气四重实力,一个人对付这几个货色都没问题。再加上炼气三重的二当家,二重的三当家,还有咱们几十号姐妹,这一票绝对手到擒来!”

        “要我看,麻姐或许能升作大头目!”

        “对,对,对!”

        三当家这边舔着嘴,对锥脸女人拱手,“大姐,既然众姐们儿都到齐了,咱就动手吧?”

        二当家抬头看了眼天上遮住弯月的薄云,摇头道:“晚上黑麻麻的,这儿又有密林,极易被他们逃了。”

        “那二姐的意思是?”

        二当家朝土丘下扫了一眼,冷哼道:“咱们连夜从两头围住,待天亮时突然杀出,必定万无一失。”

        肩头站着白喙乌鸦的女人从青石上站起身来,摆手道:“就按老二说的,明早动手。”

        “是!”